第384章 说多了都是泪

蜜月的由来,历来有许多种不同的说法。

其中一条比较有趣的传说是,古代日耳曼人的一支,条顿族中,有“抢婚”的习俗。

丈夫为了避免妻子被人抢去,婚后立即带着妻子到外地去过一段旅行生活。在这段旅行生活中,每日三餐都要喝当时盛产的由蜂蜜酿成的酒,人们就称这段日子为蜜月。

丁少阳的蜜月,在他看来还是比较完美的,当然,如果没有叶落新歌的骚扰,可能会更完美一些。

周五,丁少阳携新婚妻子邓琦,回到了天京。蜜月虽然很甜,但作为天籁唱片公司的灵魂人物,既然他不打算退休,就得早点回来主持工作。

周六上午,天籁唱片公司总部,所有的音乐制作人集合在一起,开会商量开年之后,天籁唱片公司的音乐发行计划。

“有一个利好消息……”丁少阳坐在主席位上,慢悠悠地说道,“我们最强大的竞争对手叶落,今年的工作重点不在国内,所以,我们的压力会减轻一些。

眼下所谓的天籁、环球、梦想三足鼎立,其实是怎么回事,大家应该都清楚。

叶落手里一小半歌手在环球,另外一大半歌手在梦想,但是环球,他放了王牌楚沫儿。

去年整一年,唱片销量统计下来,环球第一,我们第二,梦想第三,百代第四。但实际上,是叶落第一,我们第二,双鬼他们第三。然后再把我们跟百代合起来,还是人家多。而且我们的宣传投入,是梦想加上环球总投入的几倍之多。

总销量确实还行,但人家赚大把钱,叶落今年收入近亿,咱们,将将落一个不亏钱。

我说句不好听的话,这是人家让着一只手,在吊打我们呢。

在坐的各位,都是在国内音乐圈里扬过名立过万的,难道我们这么多人合在一块,就注定了只能当个陪衬?

甘心吗?诸位?”

丁少阳这番话说出来,底下九大制作人,再加上李逸鸣,一片寂静。

“要说起来。”丁少阳继续说道,“我们的命不太好,叶落这根大腿,陈天华抱得上,沙赴海也抱上了,我们却抱不上。但是反过来,我们的命其实比他们都硬,因为我们抱不上这根大腿,所以我们变成了他的对手。

什么叫对手,旗鼓相当,才是对手。

今年,人家主要搞欧美音乐,冲着格莱美去了,等于还没开战,就损失了大部分的精力。

要是这样,我们还被他吊打。得了,这碗饭我是没脸继续再吃下去了,你们怎么说?”

骆星洲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确实啊,去年下半年我们出山的时候,声势也算浩大,现在看起来,更像个笑话。如果今年的这个形势下,我们还是只能这样,是没法混了。”

“总监。”马景逸说道,“您有什么安排,吩咐就是,我们必定全力以赴。”

“安排嘛,谈不上细致。这是我的初步想法,你们先听听看。”丁少阳说道,“我去年的战略思想,是我跟叶落扛正面,你们几个,一人盯一个我们的王牌歌手,抓整体的音乐质量。

现在看下来,这样不行。

无论是全面性,还是出精品的能力,叶落我已经正面见识过了,我不是他对手,你们也不行。

但是我们人多,而且各有所长,这是我们的优势。

今年开始,你们几个精英制作人,就别再一个人盯一个歌手了,一定要互相之间取长补短,要耐下心思来,一首一首地打磨精品。

四王三后的每一张专辑里的所有歌,都要出自你们不同人之手。

我呢,抓整体创意。”

“那您的爱情战争怎么说?”李逸鸣问道。

“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,不搞了。”丁少阳摆了摆手,“之前搞这个专区,是把我立起来,跟叶落硬碰硬。结果半年下来,我发现这不明智。

今年,我们要整体,不要个人。

我们必须要拧成一股绳,因为无论我们哪个人,单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。只有放下架子,整合在一块,才有可能跟他抗衡。”

……

这场会议,前半段是战略部署,后半段是今年三王四后第一张专辑的细节安排。

一场会开完,已经下午一点来钟,几个制作人都还饿着肚子。

“行了,散会。”丁少阳摆了摆手。

从会议室出来,丁少阳钻进了甲庆车子:“赶紧的,吃饭去。”

甲庆摇了摇头:“我还以为你娶了新媳妇儿,就不用上我家蹭饭了。”

“别提了。”丁少阳挠挠头,“小琦啊,茶道是一套一套的,可是一到厨房就歇菜。每天我做饭,她洗碗。现在这个点,她早就吃过了。”

“这个倒也正常。”甲庆笑道,“我估计啊,她之前以为自己这辈子就不嫁了,厨艺就没去学。”

一点多了,再回甲庆家做饭吃饭,来不及。两人就在外面随便吃了点,然后就一头扎进了后海,丁少阳蜜月是渡得很开心,可是活儿也积压下来不少,下礼拜还要录节目,他得赶紧去做。

之前丁少阳在天籁办公,但是电话一个接一个,太吵。最近两个月,他索性把办公室搬到了甲庆的录音棚里,反正做歌录歌都是这儿。天籁总部的事儿,就让李逸鸣酌情处理,实在拿不定主意的,再来找他。

在棚子里听了几张刚刚做完的专辑,丁少阳笑了笑:“这几张还行,比之前的好多了。”

“那是,你过年跟老婆全世界到处玩儿去,我可没休息。”甲庆白了丁少阳一眼,“这几张新歌手的专辑,是我一首一首盯出来的,头发都白了不少。”

“知道你幸苦。行了,抽颗烟休息一会儿吧。”丁少阳掏出雪茄烟,扔给甲庆一支。

甲庆拿起雪茄,入手感觉有些不对,说道:“嗬,这烟都潮了。”

“没办法,一天就只能抽一根,这包烟开封的时候我人还在澳洲呢。”丁少阳苦笑道,“我一般都晚饭后才抽,今天礼拜六,没办法。”

甲庆听了摇了摇头,知道丁少阳这是要听歌了,抬头一看钟表,正好两点。

甲庆一边联着叶落的音乐专区,一边说道:“这礼拜是叶落第几轮主线了?”

“第十七轮。”丁少阳回道。

“总数二十轮,剩下的可不多了。”

“加上番外,大概还有十来首吧。”丁少阳说道,“总算是快完了,他要是再开一条主线,我铁定不陪他玩。”

“也对,何必给自己找不自在呢。”甲庆笑了笑,点开了叶落本周的主线歌曲。

第一首主线歌,是叶落自己演唱的,同样的,这首歌曲在另一个世界原唱是一个女歌手,自己的这首相反。

他在处理这首歌的时候,做了一些降调,倒不是唱不到这首歌的女声原调,而是情绪没必要那么强烈。

“没那么简单,就能找到,聊得来的伴。

尤其是在,看过了那么多的背叛。

总是不安,只好强悍。

谁谋杀了我的浪漫。

没那么简单,就能去爱,别的全不看。

变得实际,也许好也许坏各一半。

不爱孤单,一久也习惯。

不用担心谁,也不用被谁管。

……

相爱没有那么容易,每个人有他的脾气。

过了爱作梦的年纪,轰轰烈烈不如平静。

幸福没有那么容易,才会特别让人着迷。

什么都不懂的年纪。

曾经最掏心,所以最开心,曾经。

……”

歌名:《没那么简单》

“二十来岁的人,写四十来岁的歌。”甲庆听完之后,问丁少阳说道,“这种事儿我们见过几次了?”

丁少阳想起自己蜜月期间,邓琦被叶落的歌曲左右了情绪,自己一度狼狈不堪的往事,不由得苦笑了一下:“别提了,说多了都是泪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