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2章 礼物

秦时月的喜怒哀愁,叶落虽然心中隐隐作痛,但也只能隔岸观火。

这种无力感,让叶落甚至觉得有些烦躁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跟秦时月的关系,居然会转变成这个模样。

这绝对不是叶落想看到的状况。

秦时月是他的引路人,甚至可以说是他的恩人,没有她的引介,楚沫儿和自己就没有新锐女生这个舞台,没有她的开车打瞌睡,叶落甚至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大学生,跟现在的郭振差不多。

叶落不敢严词拒绝宋嫣,是因为宋嫣的性子太烈,叶落怕她出事。

而秦时月,是因为叶落真的很珍惜这个学姐和朋友,不想跟她断绝了来往。

但是如果,这种交往再继续下去,只能带给秦时月痛苦的话,那叶落只能考虑去忍痛割爱了。

一想到或许要跟秦时月断绝来往,叶落心里就愈发烦躁,中午吃午饭的时候,整个人都处在神游天外的状态。

叶落有个习惯,如果一边想着事情,吃饭的时候就会忘记吃菜,只记得扒饭,往往一件事想明白了,一低头,饭碗空了,菜还一口没吃过。

好在,今天陈露给他准备了便当,里面是金钱鱼寿司和鳗鱼寿司,菜和饭是包在一块儿的,所以在唐锦绣和虞依依面前没出这个洋相。

虞依依一边吃着盒饭,一边在偷偷地看着叶落。

看到叶落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,虞依依午饭之后就没有回自己的工作室,而是搬了把椅子坐到叶落身边,说笑卖萌,逗叶落开心。

“指导老师,我爸爸说,让你别发给我这么多钱。”虞依依说道。

“啊?这是为什么?”叶落没明白。

“过年我把你给的红包拿回家,家里都快打起来了。因为我妈妈去年从我爸那儿拿到的钱,还没我的年终奖多。”虞依依说道,“于是我妈妈对自己家庭妇女这份职业非常不满,也要出去工作。我爸爸只好又补了她一百万,然后让我给你捎这句话。”

“哈哈。”叶落笑了。

虞依依的家,虽然比不上宋家那么家大业大,但她父亲虞睿,也是岭南数得上的富豪之一。

虞睿是白手起家的,虽然现在很有钱,但是小时候吃过苦,所以平时生活并不十分奢侈。

“你爸爸那么有钱,每年给家里一百万都不到,那确实算节俭了。”叶落笑了笑,“我发现他对你也挺抠的,我整天都听到你在哭穷。”

“我爸爸很傻的。”虞依依挠了挠头说道,“他挣来的钱,基本都去做慈善了。光他助学的贫困儿童,就有将近一万人。”

叶落眼中闪过一丝钦佩:“虞先生真是令人肃然起敬。”

“他说啊,他做慈善,是为了给儿女积德。”虞依依笑道,“想想也对,你看,我这不是遇上指导老师你了吗?我福气还是不错的。”

“呵呵。”叶落摇头笑道。虽然虞依依年纪太小,哄他开心的法子显得很生硬。不过这妮子的这份心意还是让叶落很欣慰,没白疼她。

吃完了午饭没过一会儿,方玉来了,手里拎满了东西,大包小包的,而且看起来分量还不轻。

“干嘛啊这是?”叶落看着一头大汗的方玉,问道。

“呵呵。”方玉把手里的包裹放下,说道,“过年您去春晚,后来又去了老家,我也去了港岛,也没登门给您拜年。好在正月未过,就还在年里。叶先生,方玉这半年来承蒙您的关照,感激不尽,我给您拜晚年了。”

“嗯,过年好。”叶落点了点头,然后又摇了摇头,“你啊,为人就是太拘谨了。我们是合作关系,是工作伙伴,并不是上下级,不用这么客气。而且你年纪也比我大,别老是叶先生叶先生,都把我叫老了。”

“这个不论长幼,达者为师。”方玉浅浅一笑,对唐锦绣说道,“唐小姐,这些东西,录音棚里的都有份,我在每个袋子上都贴了标签,回头麻烦你帮我分一下。”

一边说着,方玉从自己脚下大包小包中,拿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织锦盒子,双手呈给了叶落:“这个不成敬意,请您务必收下。”

叶落看了看这些包裹,好像就属自己的这个最小,拿过来一掂量,很轻。

不过叶落当然不会在意这些,而是大大方方地当面拆封,掀开盒子一看,发现里面是一副卷起来的画卷,裱得很精致,看起来不太一般。

叶落神色一动,把这幅画放到自己工作台上,缓缓展开。

“哦,这是已故国画名家,黄石老人的岐山图。”方玉笑道,“我听说楚小姐的父母亲,对于书画很有喜好。正好,过年港岛有个拍卖会……”

叶落听着觉得不对:“方兄,这副画,你拍了多少钱?”

“不算多,一千三百万港币。”方玉如实说道。

“这还不算多?”叶落蹙眉道,“方兄,你去年在大陆挣了多少,我大概有数,你拍了这幅画送给我,那在我这儿,你是亏钱。这幅画,我不能要。”

“叶落。”方玉第一次直呼叶落的名字,沉声说道,“我跟你合作,并不是为了挣钱。我虽然是个庶子,没有继承家业的资格,但是一生富贵,却是不用愁的。

我之所以来大陆唱歌,一是为了梦想,二是为了独立。这些,你都帮我实现了。

今年我回去,在家宴上,父亲提我的名字,比兄长方白还多,这对我来说,就足够了。

这幅画,你还是收下,从此你我就是朋友,否则,我只能永远叫你叶先生了。”

“哎,方玉啊。”叶落叹了口气,不再多说什么了,把画卷好,放进盒子里,收下了。

看到叶落收下了这幅画,方玉显然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钱,不算什么,交情贵重。再说了,只要我们继续合作下去,这些钱,对我来说,马上就能回来。我反正是不会亏的。”

“理是这个理,不过说出来就没意思了。”叶落微微一笑,说道,“好了,录歌去吧。”

……

从上都的秀水片区,到梦想唱片总部,正常来说,只要不堵,十分钟左右的车程,挺近。

今天周六,中午时分,不算高峰期,路面比较通畅。只是这段路,秦时月却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。

等开到公司,秦时月停好车,又坐了一会儿,翻下驾驶位的遮阳板,用遮阳板背后的小镜子又整理了一下仪容,这才下车走进公司。

一路走去,秦时月笑脸盈盈,依旧是全公司里一道最令人赏心悦目的风景。

走进办公室,对着自己的私人助理兼闺蜜小金,秦时月坐到自己的办公椅上,一脸疲态。

“秦小姐,你这次去录歌时间比以往长不少啊。”小金八卦地问道,“有没有事情发生呀?”

“没有。”秦时月强打精神,微微笑道,“只是有阵子没练歌了,歌艺有些退步,所以多录了几遍。”

“嘻嘻,你是故意的吧,这样就能跟叶落多待一会儿。”

“小金!”秦时月有些嗔怒。

“好了,好了,我错了。”小金笑道,“饭吃了没有啊?”

“还没呢,不想吃。”秦时月说道,“而且现在快两点了,过了饭点,就当减肥了吧。”

“那我给你冲杯麦片吧。”小金说道,“一边喝麦片,一边听叶落的新歌,会很甜的哦。”

“小金!!!”

“好了好了,我这就去冲麦片。”小金吐了吐舌头,一溜小跑地出了办公室里间。

秦时月的办公室,分内外两间,外间是助理小金,秦时月自己在里间。

不一会儿,手脚麻利的小金端着麦片就进来了。麦片是用咖啡杯冲的,上面还有秦时月最喜欢的那支咖啡小勺。

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麦片,喝了一小口,一股温热落入肚内,让秦时月的心情变得好了一些。

这时候正好下午两点,秦时月点进了叶落的音乐专区,开始欣赏本周叶落出的新歌。

本周是主线周,两首歌都是主线歌,这两首歌,叶落跟第十四轮一样,暗地做了一个反串。

第一首歌是楚沫儿的,但是另一个世界的原唱,是一位男歌手。

这首歌比较老,叶落重新做了编曲,前奏用了中提琴和钢琴的组合,钢琴编的有些欧洲古典钢琴的味道,之后又加了一段和声。

“每个人都在问我,到底还在等什么。

等到春夏秋冬都过了,难道还不够。

其实是因为我的心,有一个缺口,等拿走的人把它还给我。

每个人都在说这种爱情,没有结果。

我也知道,你永远都不能够爱我。

其实我只是希望你,有时想一想我。

你却已经渐渐渐渐,什么都不再说。

……

你知不知道,你知不知道。

我等到花儿也谢了。

……”

歌名:《我等到花儿也谢了》。

小金这时候正在外间忙着,没空听歌,这时候随口问道:“秦小姐,叶落的新歌怎么样,好听吗?”

“好听。”

“麦片甜不甜啊?”

“苦的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