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1章 影后

今天是周六,下午要发布两首第十七轮的主线歌曲。

不过在此之前,今天上午,叶落要录两首歌,这两首是下周六要发布的番外,胡贾宁伴奏已经做好了。

上午九点多,秦时月先来了。

秦时月今年春节,跟往年一样,一个人在租的公寓里渡过。

她父母早亡,也没有成家,所以每到春节,别人合家团聚,热热闹闹,她却冷冷清清,过年对于秦时月来说,其实更像是在坐牢,并不开心。

但是这女子生性是很好强的,此时走进叶落的录音棚,依然是顾盼生姿,神采飞扬。

秦时月跟宋嫣又不一样。宋嫣非常艳丽,但是她的面部表情,要么过于僵硬冷漠,要么过于明显直接,在叶落看来,宋嫣一直找不到面部表情的最佳状态,这可能是她内心在受煎熬所致。

而秦时月的一笑一颦,就是女人表情的完美答案。这个女子的姿色,比起宋嫣不差分毫,甚至更有一种成熟女性的妩媚。

每当她忧愁的时候,她的每个表情都是那么楚楚可怜,而她开心的时候,仿佛整个世界都会被她点亮,这个女子,对周围人的感染力十足。

一个女子想提升自己的气质,有两种非常有效的途径。一种是读书,腹有诗书气自华,比如楚沫儿。

另一种,是学表演。

表演的核心目标,就是把各个细节或人物特性表现出来,抓得是人类审美的共性。所以当一个女子身上有表演天赋或者功底,那么她在平时的一言一行,就会比其他女孩子更加规范,也更加好看。

所谓气质,就这么来了。

而秦时月,她刚刚拿到了法国戛纳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。

跟秦时月交往,叶落一直以来都觉得非常舒服,有如沐春风之感。

只是最近,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,这对叶落来说,是一个危险的信号,所以他有意地跟秦时月保持了一定的距离。

这种若有若无的疏远,秦时月显然也察觉到了,她没有选择抵抗和挣扎,而是尊重和顺从。

那场大病之后,秦时月跟叶落的关系,仿佛又回到了两人刚开始认识的时候,偶尔一个电话说说笑笑,谈得更多的是工作上的事情。

只是,俩人之间的这种关系,到底是真实的,还是一种被刻意维持的表象,叶落不得而知。

因为毕竟,此时这位站在自己面前的学姐,是新晋的戛纳影后。

“影后。”叶落调笑道,“再回来唱歌,还习惯吗?”

秦时月白了叶落一眼,回敬道:“歌王,过年回家还顺利吗?有没有带女朋友回家啊?”

“您这话不对。”叶落笑道,“歌王是你给我现封的,影后那是法国人颁给你的,这叫国际认可。眼下您的腕儿,可比我大多了。”

“你少来了。”秦时月说道,“原创好歌曲你把丁少阳他们揍得不要不要的,春晚票选你又过了一亿票,国内做音乐你现在是稳稳的第一。过阵子的金曲奖,你拿金曲歌王的美誉毫无悬念。

我这个戛纳影后算什么啊,国内比我厉害的女演员多了去了,又不是奥斯卡影后。”

“好。”叶落点点头,“既然秦姐你有这个心,下回我们就去捧个小金人玩玩。”

“真的吗?”秦时月眼睛一亮。

“回头试试吧。”叶落笑道,“机会总是有的,不过啊,咱先把正业干好。”

一边说着,叶落从控制台上拿起今天要录制的歌曲谱子,递给了秦时月。

秦时月微微一笑,接过了乐谱,开始坐下来看。

胡贾宁在一旁睁着一双八卦的眼睛,也不插话,看了半天发现没好戏看,颇有些意兴阑珊地摇了摇头,转身把监听耳机戴上了。

秦时月看了会儿谱子,脸上原本微笑的表情逐渐收了回去,轻轻抿着嘴,抬头看了叶落一眼。

“曲子还行吗?”叶落问道。

“这首歌,你敢让我唱,沫儿没意见?”秦时月问了一句。

好戏来了,胡贾宁赶紧又把耳机摘了下来。

“工作嘛,她当然不会有意见。”叶落笑着说道,“而且番外,我现在不找你找谁?”

“对哦,宋嫣不在了。”秦时月说道,“不然的话,我看这首歌还轮不到我吧?”

叶落无奈地说道:“当然不是了。您是我姐,别闹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秦时月苦笑摇了摇头,随后起身推开了录音室的门。

等秦时月进去之后,胡贾宁关了麦克风,对叶落说道:“我说,这首歌你让她唱,真没问题?”

“能有什么问题啊?”叶落不解道。

“技术上,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胡贾宁轻声说道,“不过眼下宋嫣去了美国,八卦娱乐杂志对你跟她之间,暂时没什么新闻点可以曝了,这下你让秦时月唱这首歌,他们活儿又来了。”

“这有什么,沫儿又不看那种东西。”叶落淡淡说道,“这首歌摆在这里,是恋之旅程剧情需要,其他的我管不了那么多。”

“看你这命犯桃花的样子呦。”胡贾宁摇了摇头,“对了,你跟沫儿什么时候订婚啊?日子你爸定下来没有?”

“订下来了,下周六。”

“行咧。”胡贾宁点点头,“不过,我看着你这女人缘,说不定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。”

“去你的。”叶落笑骂了一句,随后瞄了瞄录音室里面的动静,说道,“胡哥,别只顾着调戏我,里面的那位好了。”

胡贾宁隔着监视玻璃往里一看,可不是,秦时月正抬头看着自己呢。

胡贾宁赶紧点头,手上鼠标一抖,直接把伴奏音量推了上去。

这首歌,在另一个世界中,原本是一部爱情电视剧的插曲,非常好听。

为了电视剧的场景剧情需要,这首歌在原版的编排上面,一开始就把副歌高潮拎出来了,开门见山。

叶落的这个版本,没有电视剧作为背景,而且这首歌昨天做的时候时间也充裕,所以在编曲上,他没有遵从原版,而是推翻重做,还是循序渐进的节奏,主歌在前,副歌在后。

前奏是一段细碎而又优美的钢琴,随后在叶落耳机里,秦时月的歌声响起。

“可能是我感觉出了错,或许是我要的太多,是否每个人都会像我。

害怕相见的人已走了,也许从未曾出现过,怎样去接受才是解脱。

是否爱情都会有折磨,可我不承认这么说,注定等待你我已足够。

所以放心才能更快乐,当你有一天对我说,我一样会在这里等着。

等你爱我,等你爱我。

哪怕只有一次也就足够。

等你爱我,等你爱我。

也许只有一次才能永久。

……”

歌名:《等你爱我》。

这首歌,毫无悬念地,被秦时月唱绝了。

叶落在听这首歌的时候,其实心里有些虚,这首歌他敢给秦时月唱,他自己都觉得还是蛮拼的。

秦时月在平日的接人待物,时常裹着一层微妙的伪装。一笑一颦云淡风轻,举手投足挥洒自如。

秦时月的这层伪装,非常完美,只要身体不垮,运行无碍,唯一会出现纰漏的地方,就是她在唱歌的时候。

这是一个真心热爱唱歌事业的女子,所以在唱歌时,她的感情是真挚并且热烈的,内在的情感会突破这层伪装。

所以才有《囚.鸟》时的流泪不止,还有《阴天》时的情绪失控。

这首《等你爱我》,秦时月唱起来,叶落有些心惊胆战,生怕再来一出。

结果还好,秦时月两遍过歌,情绪稳定,跟叶落玩笑几句,然后就走了。

秦时月走了之后,叶落继续听这首歌,刚才他有些神游天外,过歌是胡贾宁宣布的,他想再确认一下演唱质量。

胡贾宁上楼去了趟洗手间,然后又回到一楼,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叶落。

“怎么了?”叶落很奇怪,摘下耳机问道。

“刚才我从卫生间窗户里看见,秦时月的车子没开远,就停在胡同口拐弯处。”胡贾宁说道。

“那又怎么了?”

“你现在也在学车,我告诉你一个安全行车的准则。”胡贾宁叹了口气,说道,“当你内心情绪非常激烈,最好不要开车,这是会影响预判的。尤其是在哭泣的时候,视线也不好。”

叶落愣了一下,随后明白过来了,良久无语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