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6章 归心似箭

在今晚,叶落准备了两首歌。

第一首,楚沫儿演唱,他合声,第二首,叶落主唱,楚沫儿合声。

两首歌是连着的,之间有一段间奏。

这段间奏,叶落一共编了七个版本,时长从三十秒,到两分三十秒不等。

这种演出方案,是叶落自己主动提出的。

叶落之所以这么做,是为了给晚会的时间推进留出弹性。毕竟这个节目之后,是十二点的倒计时,主持人的台词虽然也有一定弹性,但毕竟有限。

而且主持人的临场发挥,是非常容易出直播事故的。所以,叶落在设计这个节目的时候,为了整个晚会的零瑕疵,也做了时间弹性,这种大局意识,让导演梁晓非常感动。

这七个间奏版本,每个版本的时长不一样。时间短的,伴奏就直接滑过去了,时间长的,因为两人不能在舞台就这么站着,所以也得配唱词。

七个版本最后用哪一段,叶落让梁晓根据现场的时间情况,临场去调整。

楚沫儿第一首歌唱完,间奏的第一个音符响起,叶落就明白了,这是第三个版本,间奏时长一分三十秒。

在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之后,一段间奏的变化之后,叶落和楚沫儿合了一段。

“听妈妈的话,别让她受伤。

想快快长大,才能保护她。

美丽的白发,幸福中发芽。

天使的魔法,温暖中慈祥。”

这段词,就是《听妈妈的话》里的副歌歌词,但是编曲,却被叶落完全变掉了,接在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之后,曲风上更为和谐,显得唯美而又动人。

叶落今晚的这个节目,名字叫“双亲”。第一首歌,是以父母的视角,而第二首歌以及这个间奏,则是以儿女的视角。

这一段一分三十秒的间奏之后,歌曲的伴奏风格又是一变。

第二首歌开始,叶落开始演唱。

“总是向你索取,却不曾说谢谢你。

直到长大以后,才懂得你不容易。

每次离开总是,装做轻松的样子。

微笑着说回去吧,转身泪湿眼底。

多想和从前一样,牵你温暖手掌。

可是你不在我身旁,托清风捎去安康。

……

时光时光慢些吧,不要再让你变老了。

我愿用我一切,换你岁月长留。

我是你的骄傲吗?还在为我而担心吗?

你牵挂的孩子啊,长大啦。

……”

歌名:《父亲》。

今年春晚,叶落拿出来的两首新歌,就是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和《父亲》,中间根据情况,插入了《听妈妈的话》。

就在叶落和楚沫儿演出的时候,主持人在后台的屏幕被掐掉了,他们看不到也听不到这两首歌。

这是彩排得出的深刻教训。叶落这两首歌,主持人还是不听为好。

因为叶落之后,他们马上就要上场,开始主持倒计时仪式,迎接新年,届时每个人都会有大段的台词。

今年的春晚主持人阵容,大多数是新人。叶落的这两首歌,催泪效果过于强大,彩排的时候,害得主持人出了洋相。

尤其是三个年轻的女主持,在听完这两首歌之后,在上台背台词时,受到歌曲情绪的影响,不是音色抖,就是背错词。

所以在正式直播的时候,梁晓为了保险起见,叶落的节目一上,主持人全都进直播厅边上的房间里,一律不听。

虽然主持人们在今晚没有听到,但是叶落的这首歌,却依然通过电视卫星信号,传进了千家万户……

周山六横岛上,叶天明终于还是没绷住,听着这首儿子演唱的《父亲》,不禁老泪纵横。

几个徒弟也哭了。之前楚沫儿的那首,已经在刨心挖肺,他们硬撑着没怎么样。可是人心不是铁打的,徒弟们上头有父亲,自己也都当了爹。

叶落的歌词,每一句都打在他们心坎上,朴素、真挚,感人至深。

一屋子的大老爷们,酒不喝了,也不出声,只是对着电视机抹眼泪。

而这个时候,电视机里,叶落和楚沫儿已经下场了,主持人上场,开始迎接新春。

整个六横岛,开始爆竹声声,烟花璀璨。

新年的动静,隔着玻璃窗,将屋里的人惊醒。

大徒弟站了起来,沉声说道:“师父,小师弟不在,但他的心意,我们都知道了。这样吧,我们替他向您磕头拜年。”

大徒弟一开腔,其他十来个徒弟也纷纷站了起来,走到叶天明跟前,一字排开,朝着叶天明跪拜下来。

“这是干什么?”叶天明有些惊讶,说道,“都起来都起来,要跪啊,你们都回去跪爹妈去,这儿用不着。已经十二点了,你们赶紧回去吧,趁你们爹妈还没睡,去把年拜了。”

……

从舞台上下来,叶落长舒一口气,今年最后一份活儿,总算是搞定了。

这活儿确实累,不仅舞台压力大,而且自己选的歌也很走心,别说台下听的人,就连他自己,情绪都差点没把住。

叶老爷子平时跟叶落聊天,颇有些话不投机的意思。十句以内还行,十句以上肯定呛火,聊不到一块儿去。

从小,叶落跟母亲关系非常好,但是父亲,小时候害怕,长大了是尊敬,但无论怎么样,互相之间好像总是隔着一层。爷俩从来不会说什么贴心话,在家里,从来都是叶天明说,叶落听。

上次回家,算是爷俩破例,正式商量了一回。这种被父亲认可的感觉,叶落能记上一辈子,这也是他目前为止最大的成就感。

今晚唱那首《父亲》,叶落差点唱到情绪失控,演唱的时候,整个心是揪着的,声带几乎就要稳不住了。

彩排的时候叶落一点事儿都没有,结果今天正式唱,差点就栽了。有惊无险地下了台,叶落连续几个深呼吸,用来平复自己的情绪。

楚沫儿早就看在了眼里,此时轻声说道:“叶落,我还是第一看到你唱歌那么动情。刚才我都有些担心你了,怕你稳不住。”

“别说你了,我现在都在后怕。”叶落苦笑了一下说道,“好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

“嗯。”楚沫儿点点头。

演出完成之后,叶落和楚沫儿没有继续在天京逗留,而是马上赶赴机场,搭午夜的飞机回上都。

整个天京城,今年市区里禁止燃放烟花爆竹,大家都在家里,路上没什么人,车也很少。

天京城在这个时刻,终于不堵了。

只是万家的灯火,从车窗外映入眼帘,仿佛是一道道温柔的催促,让叶落归心似箭。

上下飞机,再从机场赶到景山小区,已经是凌晨四点多。

叶落和楚沫儿稍稍洗漱休息了一番,不敢睡,因为马上还要去周山。

五点左右,天色依然是黑漆漆一片,楼下的车到了。

罗布打了个电话让叶落小两口下来,自己在车外点上一根烟,混着寒风抽了两口,咳得震天响。

车里坐着张佳琪,同样是一脸疲倦。

天穹乐队和姐妹,今年没上春晚,但是大年三十也没法回家,因为地方台也有春节联欢晚会,天穹乐队和姐妹受到的邀请很多。

地方台的春晚,有些是录制的,有些是直播的。天穹乐队和姐妹前阵子一直在忙着录制的那几家,昨晚,罗布在上都电视台,张佳琪在湘江电视台,这两个都是直播。

两人也是刚刚汇合不久,罗布刚从机场把张佳琪接回来,赶紧来到景山小区,把叶落和楚沫儿也接上,四个人一起回周山。

叶落和楚沫儿很快就下来了,坐上了罗布的车。

“叶落,你该去考个驾照了。”罗布说道,“你看,要不是我跟你同路,你现在有钱也叫不到车。”

“嗯。”叶落点点头,“开年我就去报名,把车学了。”

“春晚怎么样?”罗布问道。

“你没看吗?”叶落反问。

“我哪有工夫看啊,你跟沫儿在春晚台上的时候,我也在上都这边春晚台上呢。”罗布说道,“顾不上。”

“那等回家看重播呗。”叶落笑了笑,“记得叫上罗叔罗婶一起看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