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5章 春晚第一首

在候场厅的大屏幕上,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,一个一个地走着。

今年的春晚换了导演,梁晓的水平比起之前一位,不见得高,毕竟能当春晚导演的,都是高手。但是节目显得很有新意,一晚上看下来,叶落觉得还不错。

骆老先生一早就走了,随着节目的进行,候场大厅里的人,也越来越少。只有少部分人,在晚会最后还要登场亮个相,有个大合唱。其他演完就赶紧走人,还得回家过年呢。

宋嫣今晚也要上台,但是叶落和楚沫儿在候场大厅等了大半晚上,也不见她来。

春晚的节目单,叶落一早就看过,十二点之后,没有个人节目,都是合唱合奏串烧之类,图个热闹。好节目都在十二点之前,宋嫣的那首大歌,比自己和楚沫儿的节目早一点,十一点一刻左右。

等到将近十一点,大厅门外响起高跟鞋声,宋嫣来了,身后跟着一票工作人员。

还是一身红,火红的一套露肩鱼尾裙,脸上已经上了妆,艳丽无比。

跟叶落和楚沫儿一个照面,宋嫣点点头,也没说话,行色匆匆地走进了候场厅的侧门。

这道门,直通春晚舞台。

这时候有工作人员来找叶落:“叶老师、楚老师,你们赶紧上妆吧。”

“好。”叶落点点头,“时间推得怎么样?”

“有点悬,几个小品拖时间了,比原定时间晚了两分钟左右,在您之前的那个节目,可能要拿掉。”工作人员轻声说道,“导演组还没最后决定,看看接下来的四十分钟里,能不能把这两分钟抢回来。不过您不用担心,导演说了,您的节目,时间我们一定会给足。”

……

楚文轩这天晚上,喝酒很有节制,就喝了一小杯,早早把碗筷收拾了,跟妻子一起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看到晚上十一点多,蒋婉秀不知不觉有些困了,但是女儿还没上场,她自然舍不得去睡。看了看身边聚精会神的丈夫,蒋婉秀想找些话说,压一压睡意。

正好电视上,宋嫣登场,演唱一首民族唱法的大歌,歌名叫做《春暖人间》。

蒋婉秀说道:“老楚,这个宋嫣,你觉得比咱们女儿怎么样?”

“这个女孩儿很出色。”楚文轩点点头,“歌唱得很好,听说也是沫儿的好朋友。人以类聚,跟我们女儿应该差不多。”

“我听说啊,好像她跟叶落之间,有些不清不楚的。”蒋婉秀说道,“贴吧里,很多人都在说这个事情,我虽然不信,但心里多少有些疙瘩。”

“这个,你就不要多虑了。”楚文轩摇头道,“沫儿很聪明,叶落我看也很聪明,聪明人是知道未来的路怎么走的。

宋嫣这个女孩子,我听说有些背景,但是叶落眼下,已经不需要这种背景。宋嫣确实很漂亮,但是沫儿在容貌上也不比她差。

现在叶落跟沫儿,是全国都公认的金童玉女,就算不说他们之间的感情纽带,只是以现在的舆论而言。叶落一旦因为宋嫣,或者其他的女孩子,而跟沫儿出现感情裂痕,不用我们怎么样,全国人都会骂他。

一个公众人物,他的生活,其实是处在放大镜下面的,好事、坏事,都会被放大。公众人物,最怕的是什么?是在人格上被大众否定,这样他就会寸步难行。

所以,就算不说感情,说事实,叶落和沫儿之间,也不需要我们担心。更何况,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,我看比我们当年还好。”

“嗯。”蒋婉秀点点头,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放心多了。”

老两口聊了一阵,不知不觉,已近午夜。

电视机屏幕上,主持人说道:“今年,在中华大地上,刮起了一股原创音乐的风潮。而在这股风潮中脱颖而出,甚至可以说,目前正在引领着这股风潮的,就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。

我们常说,努力,是不会背叛人的,只要努力,总会有回报。但是在这个年轻人身上,我们又不得不承认,天赋的重要性。他的音乐天赋,被中国流行乐教父阎无忌先生誉为百年难遇。而他的努力,我们也看得到,他近半年的作品,不仅高产,而且无一不是经典。

那么他,到底是谁呢?来,让我听到他的名字。”

说完,主持人把话筒递向舞台方向。

“叶落!”演播大厅里的观众们齐声吼道。

“好,我们有请,叶落、楚沫儿登场!”

此时,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,楚文轩所在的小镇,不算市区,居民们被允许燃放鞭炮和烟花。要是搁在往年,此时外面早就翻天了,火药味能让小镇每个角落里的人都闻到。

但是眼下,外面却还很安静,只有零星的几声爆竹响。

叶落和楚沫儿的出场,把绝大多数的小镇居民,都牢牢摁在了客厅沙发上。

电视屏幕里,叶落和楚沫儿两人都是一身白,叶落白色的礼服,楚沫儿则是白色的连衣裙。

两人皮肤都很白,长相又好,穿白色,愈发显得俊俏和漂亮。

此时舞台上,三维布景已经开始缓缓展开。

这是一个寻常人家的院落,看样子是深秋,院子里的梧桐树叶子,从树枝上飘落下来。在叶落和楚沫儿身边坐着的,是一对虚拟成像的老年夫妇。

老两口都已经白发苍苍,老头儿躺在躺椅上,身边的竹椅坐着老伴,两人好像在说着什么。

院子里,梧桐树下,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,五六岁的样子,正在绕着梧桐树嬉戏玩闹。

这时候音乐前奏响起,院里的两个孩子,慢慢长大,不一会儿,变成了大人模样。男的娶媳妇,女的嫁人,两对夫妇在老人面前跪拜磕头,然后离开了院落。

院子的景色,很快就变成了冬天,大雪纷落,两个老人也进了屋,关上了院门,屋内亮起昏暗的灯。

这时候,整个舞台就只有叶落和楚沫儿两人站在院子里,伴着纷落的雪花,和身后屋里的灯光,楚沫儿缓缓举起了麦克风。

“门前老树长新芽,院里枯木又开花。

半生存了好多话,藏进了满头白发。

记忆中的小脚丫,肉嘟嘟的小嘴巴。

一生把爱交给他,只为那一声爸妈。

……

时间都去哪儿了?

还没好好感受年轻,就老了。

生儿养女一辈子,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。

时间都去哪儿了?

还没好好看看你,眼睛就花了。

柴米油盐半辈子,转眼就只剩下,满脸的皱纹了。”

歌名: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。

这是叶落和楚沫儿今晚的第一首歌,由楚沫儿主唱,叶落在副歌的时候,会作为和声,加入演唱。

楚文轩虽然是个文人,但生平有傲骨,从不轻易掉泪。

大年三十的晚上,一边看着女儿在舞台上唱这首歌,听着电视机里传出来的旋律和歌词,楚文轩不禁眼圈泛红。

深深吸了一口气,楚文轩看向身边的妻子蒋婉秀。

蒋婉秀实在熬不住,此时头靠在楚文轩的肩膀上,已经睡着了。

哪怕保养得再好,四十多岁的女人,总能在她脸上看到岁月的痕迹。

楚文轩不禁探出手,轻轻摸了摸蒋婉秀的眼角。

稍稍一触碰,蒋婉秀就醒了,双眼有些迷茫:“沫儿唱完了吗?”

“还在唱呢。”楚文轩说道。

“哎,你怎么哭了?”蒋婉秀问道。

……

舟山六横岛,半夜里还热闹非凡的老叶家,此时划拳声终于停了。

叶天明和他的几个徒弟,半晚上酒喝下来,都坐得挺稳当。

渔夫冬天出海,喝烧刀子驱寒是常事,所以无论叶天明还是徒弟们,酒量都不错。

舞台上,楚沫儿一开腔,叶老爷子指着电视屏幕说道:“这个,是我儿媳妇。”

“师父,早见过了。”大徒弟笑道,“上次不是来过周山嘛。不过您还别说,在电视机上看,好像更漂亮了。”

“歌唱得也好啊。”二徒弟说道,“师父,什么时候办事儿啊?”

“叶落还没到二十二呢,小姑娘也没满二十,估计要明年。”叶天明说道。

师徒几人聊着聊着,渐渐就没声儿了,因为舞台上的楚沫儿演唱的这首歌,非常动人。

渔民们虽然大多初中都没念完,但都成了家,上有父母,下有儿女,这种歌听着,没法不被感动。

只是当着师兄弟还有师父的面,一个大男人抹眼泪不像话,所以大家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都绷着。

叶天明吸了吸鼻子,强笑道:“这小子,写出来的玩意儿,真矫情。”

几个徒弟都没搭茬儿,一片寂静。

大徒弟三十多岁,文化虽然不高,但很活络,等到电视机上楚沫儿唱完了,他观察着师父的神色,发现师父眼圈里有泪花在打转,只是强忍着没掉下来。

徒弟总看不得师父掉泪,于是大徒弟便说道:“师父,来,喝酒。”

“等会儿,等会儿。”叶天明摆了摆手,“下午那小子打电话过来,说第二首歌,是给我的,我得听听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