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4章 除夕

日子一天天过着,虽然如今丰衣足食,平常日子都过得不错,寻常人家里的年味儿,是越来越淡了。但是大年三十,依然是举家团圆,合家欢庆的日子。

连续三天,两次盛装彩排,让叶落和楚沫儿稍稍有些疲倦。

彩排是严格按照正式演出的时间来走的,他们出场的点,都是晚上十一点五十分左右,压十二点的轴。

十二点之前演出完,回去再卸妆、洗澡,睡觉得凌晨一点多了。这个点早过了他们正常睡觉的时间,好在他们毕竟年轻,生物钟调整得快,到了大年三十晚上,整个状态已经提起来了。

这两次彩排,是有重大意义的。一方面是彩排本身的意义,让演员和主持人磨合起来。另一方面,彩排的时候,所有的摄像录音设备,跟正式直播是一模一样的,全程开启,要做备播带。

目前,包括春节联欢晚会在内的,所有的现场直播节目,实际上都有至少三十秒的延时时间。这三十秒是救命的,一旦现场出现问题,工作人员就有时间作出反映,并采取措施。

备播带,就是其中一项重要的抢救措施。一旦现场直播有问题,信号马上切到彩排时录制的备播带。

当然,以现在的节目制作水准,以及现场直播经验的积累,备播带用上的机会非常少,但必须要做,这是为了直播安全。

晚上八点,春节联欢晚会的直播,正式开始。

叶落和楚沫儿两人上场还早,他们八点多才来,慢悠悠地走进候场大厅。

春晚的后台,因为演员实在太多,而且后台发生什么电视上不会播,所以后台的环境、舒适度等各方面,都不如叶落之前参加的两档音乐类节目。整个候场大厅,显得闹哄哄的,人很多。有些伴舞的演员,这个点甚至还在吃盒饭。

大厅旁边有几个单间,这是留给一些资深艺术家的。一般来说,上过四、五届春晚的,才有资格在里面候场。偶然也有破例,但是很少。

梁晓原本想给叶落和楚沫儿安排这么一间单间,结果被叶落婉拒了。他觉得热闹一点,跟大家一起候场挺好的。搞特殊的话,容易惹人闲话。

候场大厅也有座,但不怎么够,马上就要上场的演员们,就不坐了。主要就是给年纪大的,又轮不上单间的老艺术家以及演出时间比较晚的演员们坐。眼下大厅里已经坐满了,更多的人都站着。

其实到了这个时候,对年轻演员来说,有没有座不重要,反正也是坐立不安的,毕竟是国内最高规格的舞台,大家心里都很紧张。

京韵大鼓宗师级人物,骆瑞祥一早就到了。以他的资历,混个单间一句话的事儿,但老头儿不爱在里面待着,就坐在大厅里,跟左边右边的人聊聊,心态非常放松。

叶落和楚沫儿一进大厅,老头儿年纪大,但眼神不错,一眼就看到了,招手道:“来来来,到我这儿来。”

叶落一看是这位,笑着就过去了:“骆老,您好。还合影吗?”

“不合了。”骆瑞祥笑着摆摆手,随后说道,“我呀,一会儿上场早,第四个节目,曲艺荟萃,就一分钟的活儿。我走之后啊,这空出来的座,你就给小楚坐着。你们上场还有四个小时呢,小叶你一小伙儿不怕,女孩子吃不消。”

“谢谢骆老。”楚沫儿微笑道。

“哎呀,你们啊,妆上早了。”骆瑞祥悠悠说道,“就你们这出场时间,十一点上妆都来得及,这么早就化妆,对皮肤不好。

你看我这脸坑坑洼洼的,就是早些年被油彩捂出来的。现在好一点,化妆品多少还透点儿气,早些年我们刚上舞台的时候,整个脸就像被泥巴糊住了一样,第二天准起疹子,这遭罪呦……”

叶落挠挠头:“骆老,我们俩还没化妆呢?”

“呦!”骆瑞祥又仔细看了看,拍大腿道,“我这老眼昏花的,没瞧仔细,你们两人,模样太俊了,我还以为化了妆呢!”

……

周山六衡岛,这天晚上,叶天明家热闹非凡。

叶天明是鱼老大,几十年下来带过的徒弟很多,都在一个村子里住着,大年三十晚上,从来都是热热闹闹的。

这边的手艺人,木匠、泥水匠、漆匠,包括渔夫,都很重师承。大年初一,第一个要去拜年的,肯定是自己的授业恩师。

叶天明这里,晚上吃饭的点,没什么人,徒弟都在家里陪父母和老婆孩子呢。一旦过了饭点,徒弟们就一个接一个来了,都带着礼物和下酒菜,来找师父喝酒。

这顿酒喝到夜里,一过十二点,就是年初一,徒弟们纷纷给师父师娘磕头拜年,这才回家睡觉,第二天早上就不用来了。

这天晚上,八点刚过,叶天明家里就开始逐渐热闹起来了。

“师父,小师弟呢?”大徒弟第一个来,进屋左右一看,“没回家过年啊?”

“别提了。”叶天明嘴上埋怨,脸上可是闪着几分得意,“那小子演春晚去了。”

“呦!”大徒弟一脸惊讶,“早就听说小师弟现在出息得很,没想到都混到春晚上去啦?”

“瞎混呗。”叶天明摆摆手,“照我看,还不如咱打渔安生。”

“师父,您这话就不对了。”大徒弟笑道,“现在咱东海里的鱼是越来越少了,我看,小师弟没有干咱们这行当,是对的。

我也不怎么懂音乐,整天在海里,也没空听这个,他现在到底多大能耐,我不知道。不过我是从小看着他长起来的,知道这小子以后肯定有出息。就冲他能上春晚这点,师父,这是光宗耀祖的事儿啊。”

“瞎扯淡,上去唱首歌就叫光宗耀祖啦?”叶天明脸上尽是笑意,“坐下来,那小子不在,你来也是一样,咱爷俩喝几盅吧。”

“哎!”

徒弟们一个接一个来,进门第一件事,就是问叶落怎么没回家过年,然后叶老爷子一脸得瑟地解释一遍,之后就是徒弟们一阵夸。

如此往复,一直到九点多,屋里的一桌人坐满了。

叶天明很高兴,跟徒弟们喝酒划拳,嗓门都比平时大几分。

“师父,小师弟什么时候出场啊?”喝酒划拳的间隙,大徒弟问道。

“我上哪儿知道去,等着呗。”叶天明瞄了一眼客厅里的电视机,然后扭回头说道,“小子你别想耍赖,刚才你输了,喝!”

……

跟周山群岛隔海相望的,是明州市北沦区。

明州大学离甬江不远,过了甬江,就是北沦地界,小镇的名字很美,叫晓港。

晓港镇靠着甬江这一带,又有个民间俗名--江南。

如今楚文轩住的小区,叫江南鸿苑。五年前建的,不算很新了,楚文轩一家在这儿,也只是暂住。

明州市区里的房子,眼下正在装修,等装修好了,就能搬进去。

楚文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叶落的,反正稀里糊涂,一套市区黄金地段的房子,就进了自己的名下。

楚文轩去打听了一下房价,根据面积把价格一合出来,吓了他一跳,这套房子,值三百来万。

虽然事后听妻子说,这房子是女儿的投资,因为房产限购,所以暂时就搁在他名下。但楚文轩心里清楚的很,这其实就是叶落变着法儿送给他的。

楚文轩为此心里纠结了一个多礼拜,后来在妻子蒋婉秀的劝解下,慢慢也想通了。反正自己就一个女儿,自己和妻子百年之后,房子也是叶落和楚沫儿的。而且未来女婿房子买都买了,又不能退,就这么着吧。

眼下房子虽然租得远了一些,但是学校正好放寒假,楚文轩不用去上班。

妻子蒋婉秀最近心情也很好,又开始画画了。

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,唯有一点美中不足。

那就是大年三十,这十九年来,女儿第一次没在自己身边过年。

自己准备了一桌子菜,吃不完。

楚文轩拿出了那瓶喝了两顿都还没喝完的茅台酒,给自己和妻子各倒了一小杯,两口子就这么对酌。

虽然他心里也想着远在天京的女儿,但作为丈夫,他还得劝蒋婉秀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莫为儿孙做马牛。婉秀啊,女儿在外面忙,总是一件好事。”

蒋婉秀莞尔一笑:“叶落这小伙子,我观察过,他很细心的,又会体贴人,沫儿跟他在一起,我很放心。

不过这毕竟是第一次她没在家过年,怪想她的。”

“嗯。”楚文轩点点头,“一会儿,我们就看电视吧,春晚他们是第几个节目啊?”

“网上节目单已经曝出来了,十一点五十分左右。”蒋婉秀笑道,“你呀,少喝点儿,别喝醉了,回头看不到。”

“哎。”楚文轩赶紧把酒杯放下了,“他们是合唱一首歌对吗?”

蒋婉秀说道:“网上曝光的节目单里,这个节目的名字,叫做‘双亲’,据说是要唱两首歌,但是歌名没曝出来,只知道都是新歌。”

“叶落这小家伙,老是搞得神神秘秘的。”楚文轩摇摇头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