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3章 老丁的蜜月

本周是主线周,恋之旅程的两首新歌,是第十六轮主线歌曲。

几个女孩子中,带了平板电脑的只有沈岚,她跟秦时月两人一人一只耳塞。

小金没办法,只能凑合着听唐锦绣版本的。在声音感受上,自然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两点一到,乐势上面的新歌已经出来了,KTV终端的伴奏版本也很快,毕竟是签过正式版权协议的,同步推出显得理直气壮。

唐锦绣当仁不让,拿麦就开唱。小金抱着沙发抱枕,用心惊胆战的眼神,看着身边的唐锦绣。

“wifi跑不动的样子。”沈岚点开叶落音乐专区的时候,发现网速有些卡。

“整幢楼里的人,现在大概都在连音乐专区,往自己电脑上拖叶落新歌的MTV。”秦时月微笑道,“卡是正常的。”

说话间,叶落本周的两首主线歌,已经显示出来了。沈岚迫不及待,马上点下了第一首歌的播放键。

电子鼓配上舒缓的键盘,这首歌的前奏,显得非常优美,节奏也很慢。

不一会儿,楚沫儿的歌声响起。

“在朋友那儿听说,知心的你曾回来过。

想请他替我向你问候,只为了怕见了说不出口。

你对以往的感触,还多不多。

曾让我心碎的你,我依然深爱着

……

有一种想见不敢见的伤痛,有一种爱还埋藏在我心中。

我只能把你,放在我的心中。

这一种想见不能见的伤痛,让我对你的思念越来越浓。

我却只能把你,把你放在我心中。”

歌名:《听说爱情回来过》。

这首歌的听觉感受,对沈岚来说,非常复杂。她左耳带着耳机,听着楚沫儿的原唱,右耳听着包厢里唐锦绣的翻唱,凑巧的是,两边是同步的。

听完之后,沈岚摇了摇头:“完全不是一首歌。”

秦时月一边捂着嘴笑,一边点头。

唐锦绣挠了挠头:“有差那么多吗?”

小金不动声色地点下了打分按钮,分数马上就出来--9分。

“还不错嘛。”唐锦绣很开心。

“满分是一百分。”小金补充道。

“……”唐锦绣低下头不说话了。

秦时月用手摸了摸唐锦绣的背,安慰了一下她,随后对沈岚说道:“听听下一首吧。”

沈岚马上点下了本周第二首主线歌的播放键。

这首歌的前奏是吉他,旋律非常漂亮。但是秦时月一听这个调,神色却是一动。

“这是女调吧?”沈岚问道。

“嗯。”秦时月点点头,“这个调,对男生来说比较高。女生还算正常。”

“他又要玩高音了。”沈岚笑道。

果然,这首歌的叶落起调很高,但是这种高,不是真声硬顶上去的,而是用了气声的技巧。

这首歌在另一个世界,首唱是一个中音很棒的女歌手。对女歌手来说,这首歌其实不高,叶落自己演唱的时候,也没有降调,而是用一种男声混音的唱法来演绎,听起来很空灵。

“这首歌好棒。”沈岚这次听歌,没有唐锦绣的干扰,更为专注,听完之后不由得被震撼住了。

“我以为叶落的这首歌,会直接跟刚才那首《听说爱情回来过》,在情绪上会一唱一和。却没想到他直接跳出了这个情绪,而是用一种更高的视角,来诠释爱情。”秦时月幽幽叹道,“叶落写歌的取材角度,真是令人难以捉摸,好像他从来都不会被思维惯性局限住。”

“一个二十一岁的人,却能写出三十岁,四十岁,甚至是五十岁的阅历。”沈岚说道,“其实任何一个音乐人,只要跟叶落生在一个年代,都是一种悲哀。”

“嗯。”秦时月笑道,“比如丁少阳总监。”

……

“啊切!”丁少阳打了个喷嚏,手一抖,手掌里的面包屑撒落地面,身边的鸽子受到了惊吓,哗啦啦飞起。

眼下的丁少阳,在法国度蜜月。一大清早,丁少阳和邓琦两人,正杵在法国巴黎的一个广场上,喂鸽子。

作为一个音乐天才,丁少阳的地理知识相对来说比较匮乏。他原以为法国巴黎是浪漫之都,来这儿度蜜月应该错不了。

却没想到法国除了科西嘉岛以及外省以外,其他省份地区的纬度比北京的纬度还要高。

浪漫之都巴黎处于法国北部,这两天都没怎么见过太阳,气温一直在负八度左右徘徊,直接把老丁冻感冒了。

邓琦身材娇小,此时裹得就跟一个粽子似的,站在丁少阳身边瑟瑟发抖,埋怨道:“都说去澳洲,或者去夏威夷,你死活不信,这下知道厉害了吧?”

“你这是马后炮,前两天你是说去澳洲,但是我一说去巴黎,你那小眼神都能放光,现在倒赖起我来了。”丁少阳翻了翻白眼。

“我还以为你有谱呢!”

“我一个做音乐的,当然有谱了。”丁少阳说道,“不就是冷了点嘛,你一东北姑娘,还怕冷不成?”

年轻的时候,邓琦是不怎么怕冷,但女人一过三十,身子阴气重,畏寒怕冷是常事。邓琦原以为丁少阳有这方面的常识,结果老丁木愣子一个,不解风情。

邓琦心里的怨气就上来了,心道我虚度了二十年青春,还不是为了你。她冷哼了一声,转身就走。

这时候刚才被吓跑的鸽子,经不住地上面包屑的诱惑,又慢慢聚了过来。

丁少阳从拎着的袋子里又掏出一把面包屑,往旁边一递:“哎,你来试试。”

旁边没反应,丁少阳一扭头,人不见了。

老丁顿时慌了,举目四下一看,邓琦也没走远,就在广场边上晃悠着。

丁少阳赶紧跟了上去,看着邓琦的神色,他知道自己刚才嘴上没把门,惹老婆不高兴了。

怎么办呢,哄呗。

结果足有半个钟头,邓琦就没怎么理他。

见新婚妻子不高兴,老丁没办法,鸽子也不喂了,两人回到了酒店,丁少阳躲进洗手间抽烟,邓琦就在卧室里发呆。

老丁抽烟喝酒半辈子了,婚前跟叶落一顿酒,信誓旦旦要戒烟戒酒,结果酒他是不碰了,但是这烟,一时三刻真戒不掉。一到了烦心事儿,就想抽两口。

坐在巴黎豪华酒店的马桶盖上,丁少阳把雪茄烟头嘬得火红,烟雾缭绕之中,老丁心里暗暗盘算,回头怎么把邓琦哄高兴了。

一抽雪茄,丁少阳想起来了,今天是礼拜六,巴黎跟天京有七个小时时差,虽然现在是上午,但是国内,叶落的新歌已经出来了。

丁少阳跟邓琦有约定,一天就只能抽一根烟。这根烟老丁不想浪费了,赶紧拿出手机,联上了网络,点开叶落的音乐专区,把手机音量调轻,放在耳朵边上听歌。

两首歌听完,丁少阳一拍大腿,有主意了。

邓琦在外面坐了一会儿,眼看丁少阳进了洗手间,结果半天没出来。

丁少阳这个年纪,邓琦不太放心,这么长时间不出来,怕他出事情。正要敲门,结果丁少阳把门一开,一股烟味就扑面而来。

邓琦赶紧捂起了自己的口鼻,只听丁少阳说到:“你等我一会儿啊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丁少阳说完,兴冲冲地就出了门。

邓琦心里奇怪,但也没跟上去,而是返身走到房间窗台,向下张望。

只见丁少阳出了酒店大门,一溜小跑,往广场赶。

到了广场边上,有街头艺人弹着吉他卖唱。丁少阳在艺人身边停了下来,一阵比划,从口袋里掏出法郎递给卖唱艺人,又把人家的吉他拿了过来,然后扭头就跑。

没过一会儿,房间门响,丁少阳拿着吉他回来了。

“干嘛呀你这是?”邓琦心里奇怪。

“夫人,请上座。”丁少阳一边喘着气,一边把邓琦请到床头坐好,然后自己坐在椅子上,“且听为夫为你弹唱一首。”

邓琦抚了抚额头,心道我什么歌没听过啊,你想哄我,有点诚意好不好。

不过看到老丁这么卖力,邓琦心里怨气早就没了,毕竟这是自己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。

丁少阳稍稍等了一会儿,等自己喘匀了气,这才开始拨动琴弦,开始演唱。

这首歌,其实就是叶落本周发布的第二首主线歌曲,丁少阳现学现卖,借花献佛,拿来搏红颜一笑。

“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,让它牵引你的梦。

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,已记取了你的笑容。

红红心中蓝蓝的天,是个生命的开始。

春雨不眠隔夜的你,曾空独眠的日子。

让青春娇艳的花朵,绽开了深藏的红颜。

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,是幻想你的笑脸。

秋来春去红尘中,谁在宿命里安排。

冰雪不语寒夜的你,那难隐藏的光采。

看我看一眼吧,莫让红颜守空枕。

青春无悔不死,永远的爱人。

……”

歌名:《追梦人》。

结果这首歌丁少阳唱下来,一抬头,发现邓琦不仅没笑,反而哭了。

“又怎么了这是?”丁少阳急了,“歌不好?”

“好。太好了。”邓琦一边抹眼泪,一边轻声叹道,“少阳,你现在写歌,越来越好了。”

丁少阳嘿嘿干笑两声,没把实话说出来,柔声说道:“好了,别哭了,刚才是我不好。你别犯愁,明天,我就去订澳洲的机票,咱直接飞过去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