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0章 二婚

其实以丁少阳和邓琦两人如今的身份地位而言,这次婚礼,两人举办的还是很低调的。

满打满算二十桌规模,主要是娘家人。丁少阳这边,就是一些圈内好友。九大制作人、三王四后、叶落、双鬼,再加上一些天京音乐学院的旧同事。

仪式方面,也很简洁。也就是菜好一些,接送的婚车档次高一些,其他跟寻常人家举办婚礼没什么两样。

原本叶落还以为,以丁少阳风流性子,说不定还能看到直升飞机或者游艇之类,结果全没有。

婚礼的总管,是陈天华;司仪,是陈天华;证婚人也是陈天华,之后挡酒的主力,还是陈天华。总之,今天陈天华除了伴郎,他这个结了婚的人不能当之外,其他活儿全包了。

按理说,陈天华和丁少阳,一个是环球总裁,一个是天籁总监,在工作上是互掐的,但是私下的交情,这两人确实好。陈天华早年的音乐之路,是丁少阳带起来的,音乐这碗饭,是丁少阳给的。

早些年陈天华在环球,把一个人单干的丁少阳压得很惨,那是各为其主,公事公办。如今丁少阳结婚,陈天华觉得自己责无旁贷。

叶落今天特老实,跟双鬼、陈天华一桌,陈天华在上面负责说,他就负责吃,头都不抬,赶紧吃东西。

他刚才往邓琦娘家人那几桌看了看。别看邓琦一张娃娃脸,身材也比较娇小,但是她娘家人一个个五大三粗的,模样长得也挺横,叶落一看血都凉了,回头跟这群人拼酒,自己非死了不可。

酒桌是个很奇怪的地方,外面无论你多大名气,一上了酒桌,名气反而是一种拖累,人家看见你特亲,感情深一口闷,名气越大,死得越惨。

现在叶落觉得自己被丁少阳坑惨了,骑虎难下,别的已经顾不上了,赶紧吃点东西垫垫底,肚子里有油水,一会喝酒好受一些。

楚沫儿坐在叶落身边,看上去也很忧愁,这妮子想了一会儿,轻声对叶落出主意道:“这儿暖气很热,一会儿你拿块毛巾在手里,假装擦汗,实在喝不下的时候,把酒偷偷吐毛巾里。我一会儿过来给你换毛巾。”

“还是你聪明。”叶落心里暗暗松了口气。

舞台上仪式已经进入了尾声,陈天华别看在原创好歌曲里像个闷瓜葫芦,今天特别能说,煽情能力一流,眼下台上邓琦已经泪流满面了。

丁少阳连连对陈天华使眼色,那意思差不多行了,你这儿越煽情,她就越委屈,我就越招娘家人恨,你回头喝的就越多。

陈天华是聪明人,醒悟过来了,所以仪式很快到了最后一个环节,新娘抛手捧花。

这场是西式婚礼,新娘手里捧的那束鲜花,是有祝福寓意的,她抛出来,哪个未婚女子能够接到,那她就是下一个新娘。

台下二十来桌未婚女子都站起来了,往酒席东边走,宴会厅挺大,东边是空出来的。

邓琦丁少阳都四十左右,亲朋好友,未婚的女孩儿不多,也就七八个,而且还都是邓琦的晚辈。

叶落看了看身边跃跃欲试的楚沫儿,笑道:“其实你不去也成,反正你这个新娘当定了。凡是去抢的,都是心里没谱的。”

“我是没什么谱呢。”楚沫儿白了叶落一眼。说着,楚沫儿站了起来,往女孩儿扎堆的地方走。

楚沫儿这一站起来,马上就成了台下的焦点,原本仪式结束,开始热闹起来的宴会厅,慢慢安静了下来。

邓琦在台上擦了擦眼泪,走到那群女孩面前,人在台上,转过身,背对着女孩儿们。

邓琦早就看到了楚沫儿,因为这群女孩子中,楚沫儿太醒目了。她转过身去之前,还特意瞄了瞄,打算把花抛给楚沫儿。

楚沫儿和叶落这一对儿,邓琦从新锐女生看到现在,真心希望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。家族里其他几个女孩儿,邓琦心里有数,男朋友都还没有呢,八字没一撇,丢给她们,显得自己手里这束花不灵。

看着这群女孩煞有介事的样子,叶落觉得挺好玩,反正当热闹看呗。

这时候陈天华司仪工作完成,风风火火地走到叶落身边坐下,叶落赶紧给他夹菜。

看到叶落这么殷勤,陈天华白了他一眼,苦笑一声,没说什么,只是埋头吃。

陈天华知道叶落没安好心,自己现在多吃点,作为挡酒主力,一会儿就能多喝点,叶落就能少遭罪。

就在叶落给陈天华夹菜的时候,东边一阵哄闹。叶落再一抬头,发现邓琦手里已经空了,往楚沫儿那边一瞧,楚沫儿手里也是空的,她身边一个女子,正在兴奋地蹦蹦跳跳,手里拿着一束花。

楚沫儿没抢到那束花。

叶落没往心里去,因为他压根就不信这个。

楚沫儿两手空空地回来了,没说话,只是坐在叶落身边,微微有些出神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叶落一看情况不对,女孩儿嘛,容易胡思乱想,连忙劝道:“你别往心里去,你看刚才拿到花的那个妹子,眼角都有鱼尾纹了,那是个老姑娘了。咱不跟她抢,这是人道主义精神,对吧。”

“不是。”楚沫儿轻声说道,“我刚才其实已经接到花了,都拿在手里了,但不知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,我下意识一松手,花就不见了。”

“哪儿被刺了一下,让我看看?”叶落连忙把楚沫儿的小手拉了过来,开始上下查找。

果然,楚沫儿掌心,有一个非常细小的伤口,正在往外渗着血珠子。

“估计是那捧花的花刺没处理干净,或者是包裹花卉根部的装饰纸,是用回形针固定的,回形针变形了。”陈天华在一旁也比较关注,此时说道,“还好,伤口不大。”

伤口是不大,可叶落心疼坏了,握着楚沫儿的手不肯放。

“原来到手的东西,真的会被别人拿走……”楚沫儿轻声呢喃道。

叶落心里咯噔一下,刚想说什么,丁少阳这时候走了过来,对陈天华和叶落说道:“哎,你们两个,赶紧的,我要开始去敬酒了。”

楚沫儿微微一震,醒过神来,在叶落耳边说道:“你去吧,毛巾我一会儿送过来。”

“嗯。”事已至此,叶落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赶紧站了起来,跟在了丁少阳和陈天华身后。

……

这天中午,确实是一番苦战。

北方人喝酒,本来就比南方人凶。而且天京这边,自古以来就是皇城根底下,几百年下来,民众的嘴皮子普遍很溜,不会说话的早就被咔嚓了,口才是融入基因里的。

当酒量跟口才这两样东西结合起来,在酒桌上发挥的威力,那就有些恐怖了。

刚刚摆平两桌,陈天华就倒了。他虽然也是天京人,但架不住对方人多。

七桌之后,叶落看了看周围,发现还站着的,只有自己跟丁少阳两人。

还有五桌,叶落抬头张望了一下,发现那五桌的汉子们都已经开始在倒酒了,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样子。叶落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。

“老丁,咱需要支援。”叶落轻声说道。

“支援我已经叫过了,你就是啊。”丁少阳说道,“你以为我回回去上都就灌你酒,为的是什么啊?这叫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。”

“您可真深谋远虑……”叶落摇了摇头,认命了。

这时候,楚沫儿走了过来,假装跟邓琦聊天,手底下一个小动作,把一条毛巾塞进了叶落手里。

丁少阳眼尖,看到了这一切,不由轻声叹道:“哎,都是媳妇儿,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……”

“说什么呢你?”邓琦耳朵很尖。

“三叔公!我先敬你一杯!”丁少阳赶紧迈步走到下一桌跟前,举杯笑道。

叶落苦着脸跟着丁少阳,在丁少阳要喝的时候,把他手里的杯子拿了过来,咕咚咕咚灌进嘴里,但没全咽下去,留了一大口,回头一擦汗,吐在了毛巾里。

就这样,叶落顶了两桌,红的、白的、黄的,混着来。每桌五六个汉子,起码每人一整杯,搞不好三杯。

就这么两桌下来,就算有毛巾,叶落也有些不行了,只觉得天旋地转,胃里一阵阵犯恶心。

还有三桌,叶落为人厚道,迷迷糊糊中,觉得最好再帮丁少阳撑一桌。剩下两桌,让他自己搞定,以丁少阳的酒量,那下午就不至于耽误事情。

老丁这辈子不容易,好不容易续上弦,下午送客人的时候,得站着,别损了面子。

丁少阳看了看叶落强撑的模样,扶住了他,沉声说道:“叶落,我丁少阳能认识你,跟你争锋,和你攀上交情,是我的福气。

好了,你回原座去吧,接下来,我自己搞定就行了。”

“老丁。”叶落这时候已经喝多了,说话有些大舌头,“你可别退啊,我一个人不够。”

“行。”丁少阳知道叶落说的是什么,点点头,“那我就再撑几年,你放心去美国,国内的圈子,有我跟陈天华双鬼撑着,倒不了。”

叶落点点头,“好。”

这时候楚沫儿默默走了过来,从丁少阳手里接过叶落的胳膊。

回到座位的上,叶落借着酒意,对楚沫儿说道:“沫儿,过年之后,我们先把婚订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楚沫儿微微颔首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