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最后一顿酒

丁少阳寄来的请柬,跟一般的结婚请柬不同。

颜色很素,白底,青字,淡紫边,上面一再重申,人来即可,谢绝礼金。

随着这封请柬一起寄来的,还有两张头等舱机票。丁少阳和邓琦这次邀请的,是叶落和楚沫儿两个人。

叶落收到这封请柬是周五下午,丁少阳结婚的时间,就在周六中午,地点在天京的某家酒店。

叶落略感意外,没想到老丁闷声不响的,动作还挺快。

既然人家有请,就得去,反正最近手边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。最近几周的恋之旅程歌曲,叶落都提前做完了,该录的也录了,过年之前,公事就只剩春晚了。

周五下班,叶落从录音棚出来,拐了一趟花店,买了一束白玫瑰,然后去上都市音乐学院接楚沫儿。

今天,是学校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,明天开始,正式进入寒假。而楚沫儿,也在今天下午做完了她学士学位的最后一张试卷。虽然学士学位对于楚沫儿来说是小菜一碟,但叶落觉得送一束花庆祝庆祝,不过分。

“楚学士,你好。”等到楚沫儿上车,叶落把手边的白玫瑰递给了楚沫儿。

楚沫儿微微有些惊讶,接过花闻了闻,叶落在旁边看着,觉得人比花俏。

“好香。”楚沫儿看起来很高兴,莞尔笑道,“回家去找个瓶子养起来。”

“回家事儿挺多的,我们晚饭得抓点紧。晚饭之后,我们还要赶飞机。”叶落说道。

“嗯?去哪儿?”

“老丁大婚,哦不,二婚。”叶落笑道,“请柬我刚接到,机票都给咱们订好了,今晚八点的飞机。”

“哎?事先怎么没消息呢?”楚沫儿有些奇怪。

“不奇怪。”叶落摇了摇头,“老丁在节目里老是调侃我和其他导师,他要是早早把婚期的消息放出去,备不住就要被我们调戏。而且估计也是顾及到邓老师的感受,结婚的事儿,不让在节目上说。所以被他瞒到现在,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楚沫儿点点头:“那我们就去呗。只是时间上有些不上不下的,要是再晚几天,就能跟春晚彩排连上了,我们就不用回上都了。”

“没事儿,不就一礼拜嘛。”叶落笑了笑,“反正年前的活儿我也全做完了,你考试也考完了。我们今天晚上出发,就去天京过年算了,等到春晚结束,我们再回来看咱们爸妈。”

“嗯,我听你的。”

两人商量妥当,回家之后,叶落负责做饭,楚沫儿负责收拾行李。

两人这一走,毛毛就有些可怜了。不过还好,晚上王妮可她们就回来了。王妮可家就在上都,楚沫儿打了个电话给她,过年的时候,毛毛就去王妮可家里,可把王妮可高兴坏了。

一切安排妥当,叶落和楚沫儿两人再次踏上了北上的旅程。

快登机的时候,叶落手机里进来一电话,一看,丁少阳的。

“快登机了。”叶落拿起电话调笑道,“老丁你放心,虽然你只给两张票有点小气,但我还是会屈尊来一趟的。”

“混小子。”丁少阳笑骂一句,“我就是确认一下,你要是不来正好,其他人就能坐得宽敞点儿。”

“嘿嘿。”叶落笑了两声,“哎,要不要我给你准备一首曲子啊?”

“别介。”丁少阳说道,“大喜日子,你就让我过得舒心一点吧,明天我是主角。”

“了解,了解。”叶落笑道,“那你缺伴郎吗?”

“都说了,我是主角,你小子往我身边一站,我不是更显老了?”丁少阳无奈地说道,“行了,房间我给你开好了,你和楚小姐到天京机场之后啊,逸鸣会来接你们去房间,你们先好好休息一晚上,明天准时赴宴。”

“行,那你忙你的。”叶落说道,“咱们明天见。”

挂了电话,关上手机,叶落和楚沫儿开始登机。

眼下已经进入春运时节,各种交通渠道的票都很紧张。丁少阳能在这个点给叶落和楚沫儿订上头等舱的机票,显然对婚礼早有安排,只是一直没透出消息来。

两人裹得严严实实的,上了飞机,发现老丁做事心挺细,给他们安排在了最靠前的头等舱位置上,两人隔壁,左右没人。

叶落松了口气,赶紧脱了外套、围巾、帽子,然后冲面前目瞪口呆的空姐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
一路上风平浪静,这是叶落自从成名以来,头一次坐飞机没给人签名。

“我要争取在三十岁之前退休。”叶落轻声对楚沫儿说道,“然后我们俩就能到处去看看,不怕被人围观。”

“那我看来也要在二十八岁之前退休咯。”楚沫儿笑着说道。

“夫唱妇随嘛。”叶落说道,“不过这个随你,你要是想唱下去,我也支持你唱一辈子。”

晚上十点多,飞机在北京国际机场稳稳降落。

零下七度的气温,让叶落一下飞机就打了个哆嗦。

取完行李,叶落和楚沫儿走到国内到达的出口门外,李逸鸣已经在车外等着了。

天色已晚,周围的人都形色匆匆,没人注意到这边,叶落和楚沫儿赶紧上车。

在车厢里坐稳了,车子发动慢慢开始跑着,李逸鸣说道:“叶老师、楚老师,你们饿了吧,要不我带你们去吃点宵夜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叶落摆了摆手,“老丁没子女,你这个徒弟,就等于他半个儿子了,明天肯定有你忙的。今晚你就别伺候我们了,送我们到酒店,你就赶紧回去睡觉。”

“哎。”李逸鸣点点头,“叶老师,您真会体贴人。”

……

叶落这次来天京之前,自己已经订了酒店,就是上次自己跟楚沫儿住过的那家六星级酒店。

上次叶落住得很舒服,这次不打算换。不过今晚,既然丁少阳另外有安排,那就客随主便,这也是为了明天车子统一接送的时候,好安排。

原本没期望丁少阳安排的房间规格有多高,结果车子一到酒店门口,叶落往车窗外一瞧,愣了愣。

就是这家六星级酒店,上次自己住的就是这儿,这里也算是天京目前能订到的最好的酒店。

再好也有,但那就不仅仅是钱能解决的事儿了。

丁少阳给叶落订的房间,就在叶落自己订的房间对门,都是总统套房。

“嗬,老丁这五万块钱掏得冤枉。”酒店总台前,叶落看着门卡上的房间号,一阵哭笑不得。

“丁老师看起来很重视你嘛。”楚沫儿在一旁微微笑道。

叶落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进了房间,一切安顿好了,楚沫儿开始给浴缸放水。今天她考试结束,心情不错,于是就又便宜了叶落一次。

在叶落视觉和手感都得到了极大的享受之后,两人擦干身子,已经十一点多了。

两人裹上浴袍,互相依偎在主卧的大床上,正说着悄悄话,手机又响了。

一看号码,还是丁少阳。

“老丁,什么事儿。”叶落问道。

“安顿好了吧?”丁少阳问道。

“安顿好了。”叶落说道,“都快睡了。”

“别睡了,起来跟我喝酒去。”

“你别闹啊。”叶落劝道,“挺晚的了,你明天一早还要娶媳妇呢,这个点喝酒,容易耽误事情。”

“少废话,来不来吧?”

“来。”

“别带女人。”

“行。”

看着叶落起身穿衣,楚沫儿说道:“你一会儿拦着丁老师一点儿,别让他多喝。”

“我知道,不然我干嘛去啊。”叶落苦笑了一下,“你早点睡吧,别等我了。”

到了酒店大堂,丁少阳的车子已经在门外等着了。

上了车,叶落发现车里就丁少阳一个人,老丁没说什么话,等叶落坐稳了,就发动汽车,不快不慢地开着。

有个十来分钟,车子就从夜景繁华的闹市,进了一片老城区。

车子停下来,丁少阳带着叶落下车,叶落发现这是一家很僻静的临街酒肆。

按说这个点儿正是吃宵夜的时候,不过今天天太冷,这儿离闹市又远,里面没客人。

“老板,烫两壶糯米烧,来一锅卤煮,一个白水羊头,凉菜随便上。”丁少阳点完了菜,就跟叶落在靠里的座位上坐了下来。

叶落看看丁少阳的神色,很平静,平静之中,还有些落寞,不像个是要娶媳妇的人。

等酒菜上来,两杯热酒入喉,叶落轻声问了一句:“老丁,心里有事?”

“没什么事儿。”丁少阳笑了笑,“找你来跟我喝酒,是因为这个点,但凡成了家的都不让出来。想来想去,只有你。”

叶落苦笑一声:“老丁,跟你认识这俩月,我其他没什么长进,酒量倒是长了不少。”

“你年纪轻,酒量还能再往上长呢。不过酒这个东西,多喝真没什么好处。”丁少阳叹了一口气,“今天晚上,这是我最后一顿酒,从今往后,我就烟酒不沾了。”

叶落点点头,总算明白丁少阳眼中的那丝落寞是怎么来的了,他笑了笑说道:“也好吧,邓老师等你二十年,你身体确实不能垮,不然这二十年白瞎了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。”丁少阳喝了一口酒,叹道,“小叶啊,虽然在能耐上,我不如你,但毕竟痴长几岁,有些话,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叶落正了正神色:“您说。”

丁少阳犹豫了一下,开口道:“我收到消息,你明年要去美国,做环球的海外公司音乐总监?”

“您消息可真灵。”叶落没有否认。

“其实你去不去美国,对我来说,是无所谓的。”丁少阳笑道,“反正我跟邓琦结婚之后,天籁的位置,我打算退下来了,挂个头衔,事儿交给逸鸣去做。

不过作为朋友,我觉得你去环球,跟宋二小姐做同事,这事儿不太妙。”

“哦?”

“其实我当年的情况,跟你现在挺像的。心里有人,容不下其他人,又年轻,处理事情太生硬,出了不少事,邓琦差点把命都丢了。”丁少阳缓缓说道,“我看啊,宋家二小姐这架势,跟当年邓琦是一样的,性子都很烈,认准了的事儿,不回头。

你要是早做了断,容易出事儿,你要是不断,她能等你一辈子。

我跟邓琦,命都挺苦的,天可怜见,总算是在一起了。

那你跟宋家二小姐,怎么办?你要是去了美国,这事儿不还是没完没了?”

叶落沉默了一小会儿,苦笑道:“应该不会吧?”

“你看你这话说得,自己心里都没底。”丁少阳摇了摇头,举起酒杯道,“反正这是你的事儿,我也管不着。来,走一个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