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6章 劝说

叶落在周六这天,火急火燎地去了一趟明州。

唐锦绣在网上看到一条新闻,说是明州大学的教工公寓,某一幢楼出现了墙体裂缝,不能住人了。

事是小事儿,也就是唐锦绣实在太闲,这才能把这么一则小新闻给找出来,并且告诉了叶落。

但事情搁在叶落头上,就不算小了。叶落一看那楼号,这不就是楚沫儿家吗?那哪里还能坐得住,马上上车,让老曹往明州赶。

楚沫儿今天在学校自习,准备考研,这事儿叶落不打算打扰她,而是自己去一趟明州,替她摆平这件事情。

一边在车上坐着,叶落心里还暗暗高兴,可算逮着机会给老丈人送房子了,之前为这事儿叶落愁得不行。

最近每天晚上跟楚沫儿隔衣而眠,温馨是温馨,但叶落总觉得差点儿意思,想更进一步吧,楚沫儿思想比较传统,得先结婚。

反正澡也一起洗了,身子也看了,算是验过货了,想正式使用,先把合同签了。这事儿叶落觉得楚沫儿挺讲理的。

再过两天,楚沫儿把学士学位拿到手,是没什么悬念的。根据叶落跟楚文轩的约定,楚沫儿一旦完成了学士学业,就可以跟叶落完婚。

叶落也是个讲理的人,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情,想把楚沫儿娶过门,先得把老丈人丈母娘伺候开心了。彩礼这事儿虽然俗,但叶落总得表示一下。而且明年楚沫儿可能就要跟自己一起出国,这事儿老丈人还不知道呢,先给他们一套房子压压惊。

但是楚文轩是个文人,有傲骨,送房子人家不要,送字画,叶落不懂,这事儿不好办。叶落正愁着呢,现在机会来了。

不过叶落一边高兴,一边也在暗暗祈祷,心道这楼可千万别塌,不然自己就乐极生悲了。

上都到明州,压着高速公路的限速开,要花两个多小时。等到下午四点多,商务车就下了高速,又过了半小时,叶落轻车熟路地来到了楚文轩家楼下。

在上楼之前,叶落看了看外墙的裂缝,三公分宽,从一楼一直绵延到了五楼,看着是挺吓人。这堵墙是西墙,根据楚文轩家的房间分布,西墙是厨房靠窗的那堵墙。

上了三楼,叶落敲了敲门,心里还有些忐忑,自己这趟来得太匆忙,头脑一热就杀过来了,也没事先通知,不知道合不合适。

不多久,门开了,蒋婉秀一看门外是叶落,很高兴,拉着叶落的胳膊就进了门:“老楚!叶落来了!”

“伯母,实在抱歉,我正好在明州有个公务要办,顺道就过来看看你们,临时起意,也没个事先通知,您千万别见怪。”叶落一脸歉意地开始胡扯。

楚文轩从书房里出来,看到叶落也是打心眼里高兴,上次那顿酒,算是把爷俩感情喝出来了:“小叶,来这儿就跟来自己家一样,你先坐着,我去买点菜回来,晚上咱爷俩喝几盅。”

“别去买菜了,外面冷,冰箱里有什么就吃什么呗。”叶落劝道。

“也行。”楚文轩点点头,今天周六,早上他刚去过菜市场,买了一个周末的菜,晚上一顿饭确实够。

“嗯,我来帮您。”叶落撩了撩袖子。

“不用,你在客厅坐着,我一个人就好,很快。”楚文轩说话的神情,有一些不自然,动作麻利地从冰箱里取了蔬菜鱼肉,很快就进了厨房,又把门关上了。

叶落虽然年轻,但是心眼活络,知道楚文轩这是不想让自己看到墙体裂缝。

这是典型的长辈做派,家里有什么不好的事儿,自己扛着,不想让小辈知道,免得小辈忧心。

但叶落今天来,就是为了这个来的,所以他不会这么善罢甘休。

趁着蒋婉秀给自己倒茶的工夫,叶落站了起来,说道:“伯母,我洗个手啊。”

一边说着,叶落就开了厨房的门,径直来到厨房水槽这儿,扭开水龙头洗手。

楚文轩正在解冻排骨,对叶落说道:“洗手去隔壁卫生间,有热水。”

“没事儿。”叶落笑了笑,洗完了甩了甩手,作势一打量,忽然惊叫道,“哎!伯父,这儿怎么这么大一道裂缝啊!”

“哦。”楚文轩见叶落发现了,也就不瞒着了,“隔壁工地打桩,震出来的。”

“哎呦,那这儿住着可不安全啊。”叶落说道。

“是有点儿不安全,不过学校里发了住房补助,我明天就去找房子搬家,等到新的学苑小区建起来,我们就能很快住新房了。”楚文轩淡淡说道。

叶落笑了笑,不着急往下说,而是拿过楚文轩刚刚从微波炉解冻出来的排骨,放到案头上。再取过刀架子上的厚背菜刀,用磨刀棒磨了磨,拿手指试了试菜刀的锋口。

觉得菜刀够锋利了,叶落开始要剁排骨。

“你等会,我给你围上围裙,别把衣服溅脏了。”楚文轩见叶落这架势,知道拦不住,就给叶落围了一个围裙。

剁完排骨,叶落问道:“伯父,裹不裹粉啊?”

“裹,糖醋排骨。”

“行嘞。”叶落手脚麻利地开始给排骨裹粉。

跟楚文轩在厨房合作不是第一次了,叶落轻车熟路,爷俩合作默契,也就三十来分钟,四菜一汤弄好了。

吃饭之前,叶落先去了趟洗手间,给楚沫儿发了个自己在明州的短信。

等到叶落出来,桌上碗筷已经备齐了,楚文轩从里间拿了一瓶茅台出来。

这瓶就是上回喝剩下的,这爷俩当时酒量一个比一个菜,两人一顿酒,只喝掉小半瓶。

叶落最近酒量见长,这点酒不在话下,不过今天他心里有事儿,知道自己不能多喝,得让楚文轩多喝点儿。

于是爷俩一阵推杯换盏,两杯酒下肚,楚文轩高兴了,之前眉间那股淡淡的忧色,也不见了。

这时候,叶落说道:“伯父,沫儿最近唱片大卖,可挣了不少钱呀,这钱多了,干放着也不好。她的意思,是在明州附近,投资买一套房,我们不住,放着,等升值。我觉得这主意挺好的,您看呢?”

楚文轩笑了笑,说道:“有钱就买屋置地,这是中国人的传统思想,也确实有道理。现在地咱是买不了的,买买房子,倒是不错。甭管升不升值,至少是一份家业,比吃了花了强。”

“没错。”叶落点点头,“最近我看新闻,好像明州大学附近,有一座化工厂,开始投资新项目,做的化工产品,我也不太懂,总之是有一定毒性的,方圆百里,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。

而且我听说,在整个明州地区范围内,白血病,这里,是发病率最高的。想想也有道理,您看,这儿是学区和住宅区,这儿以外,无论是江南江北,全是工业区,而且十有五六,都是化工厂。

住在这儿,确实不太好。

我在想啊,不如沫儿在明州市区买套房子,反正是投资嘛,您和伯母呢,就住过去,就当是给沫儿看房子了。”

楚文轩愣了愣,然后摇头道:“不行,市区离这里太远了,我上下班不方便。”

“那就买车呗。”叶落说道。

“我和你伯母都不会开车。”

“那就坐地铁,眼下地铁马上就开通了,正月里的事儿,从市区到这里,二十分钟不到。沫儿要买的房子,就在地铁站边上,特方便。”叶落说道。

“哎,小叶,你人在上都,怎么对这儿这么熟悉啊?”蒋婉秀有些奇怪。

叶落笑了,心道,最近每天晚上,楚沫儿在忙我们自己的房子。我没忙别的,就在给你们二老物色房子呢,周边的一切信息都在收集,就在想着怎么劝你们,当然熟悉了。

不过这话不能直接说,叶落说道:“沫儿每天都在说这个事儿,她在为你们二老的健康担忧呢。”

“哦。”蒋婉秀点点头,对楚文轩说道,“老楚,那挺好的呀。反正我们这儿也住不久了。要是沫儿的房子置办好了,咱们搬过去住,也问题不大。”

“没错啊!”叶落赶紧接道,“伯父,我跟您说实话,沫儿最近这张专辑,有破华语乐坛唱片销量记录的可能性。她天赋异禀,就该吃碗饭,以后钱对她来说,不叫事儿。

她的天赋,谁给的,还不是你们二老给的。她孝顺孝顺你们也是应该的。

以后她在明州的房子,不止一套,可是现在政府不是限购嘛,以她的名义,也只能买一套。那这一套,我觉得就写伯父的名字算了,接下来的这一套,写伯母的名字,这样就能多买几套房子。

置业嘛,是理财最稳妥的手段,伯父您刚才也说了,比吃了花了强,对吧?”

楚文轩酒量很一般,几杯酒下肚,整个人是飘的,这时候,听什么话都顺耳,一琢磨,觉得叶落说得有道理,不过他毕竟还有一丝神智,于是犹豫道:“话是不错,但是……”

叶落一看,知道酒还没到位,马上举杯:“伯父,我敬您一杯。”

又是三杯酒下肚,叶落看到楚文轩眼神都开始恍惚了,接着说道:“对了,伯父,沫儿看中的那套房子,就是明州文玩市场边上,您下班之后,想去淘本古书啊,字画啊,也方便。

行了,您啊,就别多顾虑了,你们盼着我们小辈好,我们小辈,也盼着你们好。这事儿,就这么定了!好吗?”

“好……”楚文轩点点头,然后身子就开始晃,叶落赶紧扶住了他,对蒋婉秀说道:“伯母,我呢,还有事儿,这就回去了。伯父您就照看一下,房子的钥匙,明天我让人送过来。”

蒋婉秀现在看这个未来女婿,越看越顺眼,笑着点点头:“哎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