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5章 裂缝

下午一点多,楼俊的那首歌曲,就顺利录完了。

“行了,你先回去。”胡贾宁说道,“明天一早,我就来接你去看房。”

“嗯。”楼俊点点头,喜滋滋地走了。

叶落没上楼,而是在胡贾宁身边,看着胡贾宁做刚才那首歌的后期。

看了一小会儿,控制室一阵门响,秦时月走了进来。

这女子还是那么瘦,不过最近一阵子,身体看来是彻底好了,精神面貌也好,容光焕发。

走到里面,秦时月左右一看:“摄制组走啦?”

“是啊,终于走了。”叶落笑了笑,“坐吧,我给你倒杯水去。”

“不用,不用。”秦时月笑道,“我自己来。”

前阵子这儿有摄制组的时候,秦时月来录音棚,多少有些绷着,除了录音室里的凳子,其他地方她也不会坐,录完马上就走,一切赶着来。

现在摄制组一撤,秦时月显得自在多了,她又回了一趟自己车里,然后就在控制室外间的客厅里捣鼓起来。

叶落等了一会儿不见秦时月进来,有些奇怪,走到外面一瞧,发现秦时月坐在外间客厅沙发上,正在剥橙子。

“哪儿来的橙子?”叶落问道。

“我买得呗,本来是拿回家自己吃的,一看这儿人不多,客厅里水果又不怎么新鲜了,就剥几只给你们吃。补充维生素C,预防感冒哦。”秦时月说话间,用水果刀在橙子表皮,切了一个十字环绕刀口,然后顺着刀口,用纤细颀长、嫩如葱段手指把四块橙子皮给剥了下来。然后掰开果肉,一瓣一瓣放在白色的水果盘上。

橙子在她手里,就像桔子一样听话,看得叶落有些发愣。

就这么剥了三个橙子,秦时月这才停了下来,去旁边卫生间净了净手,回来端起果盘,对叶落说道:“别愣着了,进去录歌吧。”

进了控制室,胡贾宁看到秦时月手里的果盘:“嚯,秦小姐这么客气啊。”

“用这些果子贿赂贿赂你们。”秦时月笑道,“免得一会儿我唱得不对,被你们骂。”

“我哪敢啊。”胡贾宁一边说着,从台上拿起一张纸递给秦时月,“这是谱子,您看看吧。”

秦时月用手拿起一瓣橙肉,往嘴里一塞,在顺手接过曲谱,推门进了里间,嘴里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其他你们全解决啊。”

“行,吃谁不会啊。”叶落坐了下来,也拿了一瓣橙肉搁嘴里,然后说道:“嗯,甜!胡哥来,你也尝尝。”

于是就这么你一瓣我一瓣,外面三个橙子被叶落和胡贾宁一扫而空。

叶落刚刚把擦手的纸巾放下,里面录音室秦时月也把曲谱放下了。

“歌词很棒哦。”秦时月点点头,然后开始调整麦克风的高度。

歌手跟录音师合作久了,慢慢就有了默契,胡贾宁最近对楚沫儿、秦时月这种歌手,也就不打倒数手势了,看到秦时月准备妥当,就顺手推上了伴奏音量。

当然这里所谓的推,其实就是用鼠标,在电脑界面上推。

叶落戴上了监听耳机,开始欣赏秦时月对这首歌的第一遍诠释。

秦时月唱歌,叶落从来不用去指导什么,这女子对于音乐的悟性奇高,无论是乐感、记忆力、情绪控制、还是歌词里的语法逻辑,她都能通过自己的嗓音,表现得完美无缺。

所以每次听秦时月对一首歌的第一遍演绎,对叶落来说都是一种享受。这种享受不仅仅是听觉上的愉悦,还有对一个天才歌手的由衷的欣赏。

耳机中,秦时月的嗓音响起。

“海的思念绵延不绝,终于和天在地平线交会。

爱如果走得够远,应该也会跟幸福相见。

承诺常常很像蝴蝶,美丽的飞盘旋然后不见。

但我相信你给我的誓言,就像一定会来的春天。

……

我始终带着你爱的微笑,一路上寻找我遗失的美好。

不小心当泪滑过嘴角,就用你握过的手抹掉。

再多的风景也从不停靠,只一心寻找我遗失的美好。

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,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。”

歌名:《遗失的美好》。

这首歌秦时月的第一遍演绎,就像一道靓丽的风景,这种美好没有被遗失,因为有录音。

“太棒了。”叶落在外面鼓掌,“秦姐,问你个事儿,这橙子你哪儿买的?”

“嗯,歌就录到这儿吧。”胡贾宁也笑道,“橙子确实甜,还有吗?”

正说着,唐锦绣形色匆匆地下楼,对叶落说道:“老板,我在网上看到一条新闻,说是明州大学那边……”

……

明州大学的教工公寓,是将近二十年的老房子。

楚文轩家里,三室一厅一卫,在二十年前,能分到这样的一套房子,非常不错了。

只是二十年过去,终究是老旧了一些。

本来楚文轩也不着急换房子,因为隔壁有一个新的学苑社区正在开工,就是给教职工建的,以他如今的职称,老房换新房是铁板钉钉的事儿。

可是隔壁工地打桩机砰砰地往地上杵,老楚家的西墙,慢慢出现了一道裂缝,这条裂缝还越来越大。每天晚上楚文轩就用游标卡尺去量一次,越量越心惊胆战,熬了两天熬不住了,楚文轩上报了学校。

学校领导很重视,请来专家一鉴定,楚文轩家所在的整幢公寓楼,成了危房。

危房不能住人,学校就拨了一笔款项出来,专门给这幢楼的教师租房子用,先熬过这一阵,等到新社区盖好了,这批人优先入住。

其他教师没什么,家里都有车,住近一点住远一点,都没事儿。可是楚文轩这大半辈子所有的积蓄,都用来收藏古书了,平时就蹬一辆二十八寸自行车买菜上班。别说买不起车,就算有车,楚文轩和蒋婉秀也不会开。所以这一说要搬家,老楚傻眼了。

明州大学所在地,原先是明州市边上的一片荒地,城乡结合部,最近几年在大兴土木,建住宅小区。有的还在建,有的刚建完还没卖出去,附近没有房子可租。

而这片住宅区周围,南面是甬江,其他方向是一大片工业园区,更没房子。

最近的有出租房子的社区,在甬江对面,直线距离不远,但是得绕桥。这一绕就是四十多公里,自行车是不用去想了,关键是还没直达的公共汽车,得转三趟车。

楚文轩算了算,就算自己搭最早的一班车,捣腾到学校,第一节课也赶不上。

三四天过去,这天是周六,楼里其他人都搬得差不多了,楚文轩看着自家墙壁上裂缝,心里很难过。

自己做了一辈子学问,家庭美满幸福,没想到人到中年,却没能力给妻子一个住得安心的家。这份自责,这两天一直在折磨着楚文轩。

“实在不行的话……”蒋婉秀说道,“给女儿打个电话吧,让叶落替我们想想办法,他现在能耐大。”

楚文轩摇了摇头:“女儿还没过门呢,我们就去麻烦小叶,那让叶家人怎么看我们的女儿,不能这么做。

就这样吧,搬家还是要搬,下午我联系一下中介,明天去江对面看看房子,租一套宽敞的。以后我上班,暂时就打车吧,贵是贵了点,但应该不会持续太久。学校里接送搬迁教师的公车,据说已经在审批了,等有了公车,就好办了。”

“嗯。”蒋婉秀点点头,看着丈夫焦虑的神色,笑道:“好啦,别愁眉苦脸的了,苦日子我以前又不是没跟你过过,不就上班路远一点吗,没事的。

两点了,我们先听听未来女婿的新歌吧。”

“好。”楚文轩点点头。

最近房子的事情,让楚文轩很忧心,但是妻子蒋婉秀,却让他很放心。因为恋之旅程上面的歌,不再是那种绝望的分手歌了,蒋婉秀每周的心情都在变好,这无形间省了楚文轩不少事儿。

夫妻俩进了书房,打开了电脑,蒋婉秀点开叶落的音乐专区,开始在上面找新歌。

第一眼看还没有,再刷新一下,有了。

这是第十五轮主线歌曲,第一首,是楚沫儿演唱的《忽然之间》。

蒋婉秀先听了一遍,笑道:“咱女儿唱歌,是越来越好听了。”

“有艺术细胞,这个随你。”楚文轩说道。

“她念书成绩也好,这个像你。”蒋婉秀笑道,“前两天她打电话给我,说是要去考声乐博士呢。叶落很支持她,她很开心。”

夫妻俩聊了几句,蒋婉秀又点下了本轮主线的第二首歌曲。

这首歌一开头,弦乐组一起,楚文轩眼前不由得一亮,光听这前奏,他就知道这首歌不一般。

很快,叶落的嗓音在两人耳边响起。

“当花瓣离开花,暗香残留。

香消在风起雨后,无人来嗅。

如果爱告诉我走下去,我会拼到爱尽头

……

心若在灿烂中死去,爱会在灰烬里重生。

难忘缠绵细语时,用你笑容为我祭奠。

让心在灿烂中死去,让爱在灰烬里重生。

烈火烧过青草痕,看看又是一年春风。”

歌名:《暗香》。

蒋婉秀听完这首歌曲,轻柔地抓住了身边楚文轩的手,说道:“老楚,你看。爱情,是会浴火重生的。

如果两人之间真的相爱,磨难就不是阻碍,而是养分。正是因为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,两人才会更加珍惜对方。

墙上的那道裂缝,就让它留在墙上吧,别走进你的心里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