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4章 货比货

上都秀水片区,周六中午,叶落刚刚打电话订完盒饭,楼俊就跑过来了。

小伙子这儿来多了,也没有以前那么害羞了,上楼往叶落跟前一坐,嘿嘿傻乐。

“吃了没啊?”叶落问道。

楼俊摇摇头。

叶落只能拿起手机,又多订了一份盒饭,然后说道:“你来我这儿蹭饭,真是失策,除了盒饭没别的。”

“盒饭……挺……挺好的。”楼俊点点头。

叶落笑了笑,不再多说什么了。跟楼俊聊天,楼俊自己说话累,叶落听着也累。

今天下午楼俊要录一首番外歌,叶落正打算把曲谱打出来,让楼俊先看看,没想到楼俊又支支唔唔地开口了:“叶……叶哥,我……我想找您帮……帮个忙。”

“哦?”叶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“有事儿尽管说。”

“我……我想买……买房子,让我奶奶住……住得好一些。”楼俊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“好啊。”叶落马上说道。

楼俊父母早亡,是他奶奶拉扯大的,祖孙俩以前日子过得不太好。最近楼俊新专辑大卖,分成款也拿到了。几百万在手里,要买套房子,让自己奶奶住得好一点,这是孝顺,叶落觉得这事儿做得对。

“可是……我……我不知……知道怎么买。”楼俊挠挠头,很苦恼的样子。

叶落笑了。

说到底,还是十七岁的孩子,买个日用品问题不大,买房子确实没谱。而且他还口吃,对着陌生人更加严重,让他去售楼处,几句话下来,售楼小姐非哭了不可。

原来这事儿,楼俊也求不到叶落头上,有罗布。

罗布仗义,楼俊的事儿,有他照应着,平时不用叶落操心。

可是最近罗布去琼岛参加一个摇滚主题的音乐节,短时间回不来。楼俊的经纪人王妮可,也跟着姐妹去了东三省,年底有个大型演出。

楼俊这两天举目无亲,六神无主,没办法,只好来找叶落了。

“那房子,你打算投多少钱啊。”叶落问道。

“手里的,全部都……都投。”楼俊说道。

“嗬,气魄倒是不小。”叶落点点头。

楼俊手里有多少钱,叶落心里有数,因为他专辑的分成,叶落也有份,比例一算,很简单,大概五百来万的样子。

五百万,在上都要买房子,最好的就不要去想了,要想一次性付清,也就能在一个中档小区里,住得宽敞一点。不过这对一个十七岁的辍学少年而言,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。

“那这样吧。”叶落说道,“明天,我正好忙我的新房子,你呢,跟着我,我带你去各处看看。买房子是大事,你别着急,我们慢慢选。”

“哎!”楼俊应了一声,看起来很高兴。

盒饭来了,叶落跟楼俊吃完了盒饭,下楼开始录歌。

胡贾宁是个人精,察言观色的能力一流,一看楼俊的神色,就觉得今天这小孩儿不正常,问叶落道:“这小子怎么了?捡到什么宝贝了,乐成这样。”

“哦,他要买房子,明天我带他去看看。”叶落说道。

“嘿!你这小家伙可以啊。”胡贾宁在楼俊肩膀上捣了一拳,“这才多少时间啊,都能在上都买房了。有没有谢谢你叶哥啊?你有今天,可全是人家给的。”

楼俊被胡贾宁一提醒,小伙子似是想起来了,忙转过身对着叶落鞠了一躬。

“别这样。”叶落扶住了楼俊的胳膊,“好好唱,这只是第一套房,好日子还在后面呢。”

“楼俊你要买房子,就不用麻烦你叶哥了。”胡贾宁这时候笑道,“他礼拜天要弄自己的新房子,不顺路。你啊,干脆跟着我吧。我最近也在挑房子,正好顺道带你去看看房子。说不定,以后咱还能做邻居。”

胡贾宁这半年下来,已经成了叶落最信任的工作伙伴。其他人算是叶落的下属,而胡贾宁,则是合伙人,因为这个录音棚的最初投资,胡贾宁也有份。

所以年底各种款项到了以后,叶落刨去自己的个人收入,但凡是跟录音棚有关的收入,账目一理,根据录音棚最早的投资比例,给了胡贾宁五分之一。

然后老胡一夜暴富,新房子有了,婚也马上可以结了,最近也忙着挑房子。

“那好吧。”叶落点点头,“楼俊你就跟着胡哥吧,他在外面,比我活络。看人看事,眼光也准,你跟着他,准没错。”

胡贾宁笑了笑:“其他的不好说,但是看人,我确实蛮准的。”

……

最近一阵子,丁少阳其实非常忙。

丁少阳的脾气急,一旦想要去做一件事情,那必须是快马加鞭,赶紧做完。

最近原创好歌曲暂停,对他来说,多少是一种解脱,不然每礼拜准时准点去上都被人吊打一次,没啥意思。这样他就能腾出时间来,做目前最想做的一件大事。

那就是搬家。

新房子刚刚交付不久,丁少阳就拉了两支装修队同时开工,噼里啪啦一阵赶,本来是不用这么急的,原因是邓琦前阵子提起,想去新房子过年。

老丁欠了人家二十年青春,这事儿他当然卯足劲儿想办好,所以最近忙得不可开交。

工期这么赶,难免会有偷工减料的事儿,老丁不放心,只能去现场盯着。毕竟下半辈子,就在这套房子里过了,质量还是要的。

再加上天籁的公务,总之,最近一礼拜,丁少阳就没好好睡过一觉。

这天是周六,丁少阳在新房子听着各种装修发出来的噪音,站了一上午。到了中午,就觉得一阵头晕眼花,早上起来急了,没吃早饭,血糖太低。

正好来一电话,甲庆打过来的:“中午你去邓琦那儿还是我这儿啊?我炸酱面要下锅了,你要是来,我多下点儿。”

“她演出了,年底嘛,我来你那儿吧。”丁少阳收了线,下楼上车,就往后海赶。

周六中午,天京城的交通情况勉强凑合,半堵不堵的二十来分钟,甲庆家到了。

“你小子,赶紧结婚。”甲庆看到丁少阳进来笑道,“不然回回我做饭,还得惦记着你吃了没有,你又不是我儿子。”

“去去去,少来占便宜。”丁少阳笑骂了一句,然后心安理得地在饭桌坐下,等开饭。

白吃还不算,丁少阳一边吃还一边念叨:“老甲,你做的炸酱面,滋味还不如我徒弟做的。”

“那你吃你徒弟的去。”甲庆翻了翻白眼。

“这小子最近忙,公司里的事儿他要替我盯着。”丁少阳正了正神色说道,“我最近事儿多,公司里头待得时间不长,老甲你扶着他点儿。”

“行。”甲庆点点头,“我反正也看出来了,你这个老顽童,在音乐总监的位置上坐不住,现在天籁这江山已经算是被你打下来了,以后坐这个江山,还得是李逸鸣。”

“那是。”丁少阳笑道,“这份活儿,收入是好,就是太累。我还想多活几年呢。”

“嘿嘿,我看是南边那小伙子势头太猛,让你萌生退意了吧?”甲庆说道。

“随你怎么说吧。”丁少阳摇摇头,“反正结婚之后,我想跟邓琦一道,全世界到处去看看。”

哥俩吃完面,却没跟往常一样喝酒。丁少阳最近在烟酒方面,忽然节制了起来,要不然周四晚上,叶落也不能全须全尾地回去。

收拾了碗筷,丁少阳和甲庆走到控制室坐下,丁少阳开始试听最近天籁要发布的几张专辑。

这几张专辑,不是丁少阳制作的,歌手也不是三王四后。

三王四后是歌手圈里的顶尖人物,算是行业里金字塔的顶层,只要是塔,有塔尖,就有塔基,天籁也是一样。

最近在骆星洲、马景逸他们的物色下,新签了一批歌手,有老北漂,也有最近电视音乐选秀节目里冒出来的新苗子,也有来投稿的唱作人。

而这些歌,也不是九大制作人级别的资深音乐人做出来的,有歌手自己写的,也有新来的年轻制作人写的。

丁少阳一首一首地听下去,偶尔点点头,说一声不错,大部分的时候,闷不做声,皱着眉。

甲庆说道:“这些我都听过,其实大体上还成……”

“大体上还成,就是不成。”丁少阳摇摇头,“这里的大部分歌曲,都得打回去重做。这种水准专辑,如果贴着咱天籁的商标,投入市场,那是砸招牌。

眼下国内的原创音乐氛围,好不容易搞起来了,乐迷们对新音乐的期待度,是很高的。你要是让他们一失望,那就完蛋。

老甲,你们这几个老炮,别只盯着四王三后,新歌手也要顾着点儿。你看看叶落那边,不声不响的小半年时间,手里多少新苗子长成大树了。罗布、方玉,还有那个叫楼俊的小孩,以前听都没听说过,现在跟咱们的三王相比,好像不逊色吧?”

甲庆点点头:“行吧,工作上你是老大,听你的。回头这四张专辑,词曲留下,编曲我亲自来。”

“也别你一个人来,累死了你,我上哪儿蹭饭去。”丁少阳笑道,“你、景逸、骆老师,再加上行之,一人一张吧。别着急,慢慢来,慢工出细活。”

“嗯。”甲庆应了一声,然后看了看表,笑道,“好了,你可以换换耳朵了,两点了。”

丁少阳点点头,叹道:“说实话,最近我的耳朵也刁了不少,以前我听自己写出来的歌,基本都满意,现在听多了叶落的歌,我现在自己出曲都慢了不少。不怕不识货,就怕货比货啊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