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8章 丁少阳首唱

叶落的第一首摇滚歌曲竞演完毕之后长达半个小时,第二首竞演这才羞羞答答地开始。

不可否认的是,丁少阳这群导师确实有真能耐,半个小时的文化课,居然被他们上得有声有色,底下观众听得都还挺入神。也难怪,丁少阳拥有天京音乐学院教授的职称,上课这种事儿,是他老本行。

今晚第二首歌,正是丁少阳本人的作品。

只见老丁说完了最后一段,扭开赞助商的饮料塑料瓶盖,喝了一口润了润喉,然后就站了起来,开始脱外衣。

几个导师都愣在那儿了,心道老丁这架势是要拼命不成?

丁少阳把外面穿的那件西装外衣脱下,露出一件黑色纹身袖衬衫,衬衫上三颗扣子一一解开,露出半个胸膛,然后走出了导师席位。

这时候大家才看清,丁少阳今天下半身穿的是黑皮裤,黑马靴,脚后跟齿轮状的马刺,是纯金色的。

丁少阳走下导师席位,手一伸,旁边马上有工作人员递给他一把电吉他,然后丁少阳就这么单手举着电吉他,走向舞台。

这个歌曲开场,声音还没出来,台下观众都已经疯了!

陈天华看着丁少阳走上舞台,撇了撇嘴,轻声道:“吉他都没插电……”

电吉他必须要插电,丁少阳这会儿拿着的电吉他,没有电线,内行如陈天华,一看就知道,老丁这是要假弹。

这时候丁少阳高举着的吉他放了下来,开始登舞台的台阶,又有工作人员从一旁把电吉他的电线和接口递给了他。

丁少阳接过插口,往电吉他上一插,立时整个演播大厅,发出“咔咔”两声音效。

丁少阳接好电吉他的电线,人已经上了舞台,然后舞台灯灭,一片昏暗。

虽然舞台上灯灭着,但是刚才丁少阳登场时那种傲然前行的摇滚范儿,已经让下面的观众坐不住了,尖叫声四起。

等到舞台灯再度亮起,已经不是之前的那种正常舞台光线,而是白色的强烈背光,璀璨夺目。等到观众适应过来,发现舞台上已经站着一整支摇滚乐队。

看到这支摇滚乐队,叶落愣了一下,他还需要辨认一下这些人是谁,身边不远处,俞佐俞佑两兄弟却站了起来。

这时候叶落也看清了台上的人,开始为他们登场鼓掌。

叶落没想到能在这舞台上,见到这些人。

舞台上的六个人,除了丁少阳之外,另外五个年纪看上去比丁少阳还大一些。

中国的摇滚乐,上世界最先锋的两个乐队,一个是宋嫣的父亲创立的道衍乐队,如今这些人都已经坐拥千万身家,也不登台了。

另外一个乐队,就是此时在台上的航海家乐队,这群人玩了一辈子摇滚,成员们如今都已经年过五十,在国内摇滚乐坛的地位,犹在道衍乐队之上。

看到这支乐队,俞佐俞佑坐不住是正常的,航海家乐队在国内乐坛叱咤风云的时候,兄弟俩还在念书,对摇滚喜欢得不行,这支乐队是他们儿时的偶像。

陈天华对航海家乐队的登场,却没太多意外,他转向俞佐笑道:“俞兄可能不知道,早年航海家乐队很多摇滚作品,都是丁总监帮着写的,那时候他还是个学生,说是帮忙,署名权都没要。所以说起摇滚,丁总监不是外行。”

“是这样的吗?”俞佐神情有些震动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陈天华微微笑道,“否则,就凭那几首校园歌曲,他怎么可能被称为四大才子之首?”

听到这番话,俞佐俞佑两人看向台上丁少阳,眼神又不一样了。

几句话之间,舞台上的这首歌曲的前奏,已经出来了。

首先开始演奏的,就是丁少阳手里的那把电吉他。

这是一段非常漂亮的主音吉他riff。

riff,意为即兴重复段,这是金属音乐最主要的特点,是由几个和弦组成的反复演奏的一段音乐,多为即兴演奏。

riff和solo不一样。电吉他solo,是独奏,riff不是,riff放在乐曲开端,其实是主音吉他,对乐队逐渐进入演奏状态的一种引导。

丁少阳的这段主音吉他riff,持续了足有四十秒以上,先是独奏,随后期间不断地加入节奏吉他、鼓、贝斯,越来越立体,越来越好听。

这四十秒时间,已经让金属摇滚的味道浓郁至极,全场观众都开始随着节奏摇摆。

这段前奏之后,丁少阳开始张嘴演唱。

这首歌的主唱,就是丁少阳自己。

“我站在大街上,抬头看着太阳。

她坐在窗台上,瞅着人来人往。

窗前明月光,那是在晚上。

现在我需要一点阳光,照在我身上。

然后她就能看见我,记住我的模样。

……”

这首歌的歌词很直白,就是男欢女爱。

丁少阳的这首歌的歌词,跟之前他隽永的风格不一样,变得有一点儿浪荡,一副浪子的味道。

叶落估摸着,可能是老丁本人梅开二度,让他找到了一点当年年少轻狂的感觉。

舞台上丁少阳放得很开,金属摇滚的舞台风格被他演绎得非常到位。

叶落以前没听过丁少阳唱歌,今天这一听,还真不错,高音极有质感,唱金属摇滚绝了。

舞台上的这些乐手、歌手,年纪都不轻了,可是真卖力气,连蹦带跳地弹唱,一首歌唱下来,丁少阳全身都湿透了,其他几个乐手,尤其是鼓手,差不多累脱形了。

但是他们的这些汗水没有白留,这首歌最后一个音落下,全场人浪迭起,所有观众起立鼓掌。

金属摇滚在现场一旦能把观众调动起来,现场的效果是非常棒的,感染力十足。今天丁少阳无疑是做到了,尤其是他开场的那段电吉他riff,真是神来之笔。

老丁汗流浃背地下台,往导师台上走,导师台上的几个导师,包括叶落,都站了起来,起立鼓掌,迎接丁少阳凯旋归来。

“老丁,漂亮!”叶落对丁少阳竖了竖大拇指,“这首金属摇滚,味儿正,过瘾!”

“怎么样,还成吧?”丁少阳喘得不行,这六个字一口气说不下来,断成三截说,虽然多少有些狼狈,不过他脸上的得意之情,还是溢于言表。

“确实不错。”陈天华点点头,“如果刚才你在舞台上活活累死,这就算你的遗作了,这首歌的水准,也算对得起你丁少阳这一生。”

“去去去!”丁少阳笑骂道。

导师们说这番话的时候,观众还没安静下来,导师们领口上的麦克风,此时收音条件极差,陈天华知道这段话节目不会用,所以开了开玩笑。

等到观众终于安静下来,陈天华正式开始点评:“方才叶总监奉献给大家欣赏的那首歌曲,是轻柔摇滚,也叫抒情摇滚的一首典型歌曲。

那么刚才丁总监的这首歌曲,就是比轻摇滚的反面硬摇滚,更为前卫,也更为激进的一种音乐形式,重金属摇滚。

重金属摇滚,是硬摇滚的一种衍生音乐。一般认为,上世纪70年代之后的硬摇滚,都可以被归类于重金属。当然,这种说法,目前在音乐界依然存在一定的争议,还有人认为,重金属和硬摇滚虽然非常相似,但是在音乐溯源上,不尽相同。

丁总监刚才亲自制作,并且演绎的这首歌曲,在摇滚分类上,我个人为人倾向于旋律金属。

相对于节奏金属而言,旋律金属音乐性更强一些,这也算是我们国内大多数听众,可以接受的重金属音乐的极限。要是金属味道再浓一点,就有些过犹不及。

这个度,丁总监把握得很好,而且他又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包装,重金属的歇斯底里,被他过滤成了一种浪荡不羁。

不过这种手法,我是不陌生的,我跟丁总监认识了二十五年,这家伙,骨子里就是一个狂士。

二十多年的时光磨砺,让丁总监收起了狂傲的爪牙,恰如猛虎卧荒邱,潜伏爪牙忍受。

今天,老丁终于把他的爪牙露出来了,好像依然是那么锋利,这让我很欣慰。

这,才是真正的丁少阳。”

陈天华这番话说完,丁少阳看了看左右,接道:“这儿有酒吗?来,给我跟陈天华满上,人生难得一知己,咱得喝一杯。”

观众自是一阵掌声欢笑,随后俞佐说道:“我和俞佑偏安于岭南一隅,曾经自以为国内的摇滚乐,我们哥俩应该能算得上是比较拔尖的水准。但是今晚听了丁总监这首歌,才知道自己小看了天下英雄。

如果有酒的话,我也想敬丁总监一杯。”

“好了好了。”叶落笑道,“你们差不多行了,我多少算是个地主,你们一个个在这儿讨酒喝,等于冲我来的。多大事儿啊,一会儿老地方,咱们几个不醉不归。”

“如果观众们刚刚打开电视机,我必须要提醒一下大家。”丁少阳这时候笑道,“你们收看的,并不是一个酒类广告节目。好了,咱们言归正传,下一首是谁的啊?”

陈天华微微一笑:“我的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