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2章 筑巢

周六,是叶落最近唯一的休息日。

反正无论有多忙,叶落还是坚持一周起码有一天要休息。

这种休息有两个意义,一个是给自己换换脑子,第二,身边有一个天仙级的女友,傻子才只知道上班呢,总得陪陪人家。

现在漂亮女孩儿大把,有天然的,有人工的,各式各样,但是其他的女孩儿再漂亮,叶落看上一段时间,也就免疫了。

就算是宋嫣这样的绝世美女,叶落在跟她相处了几个月之后,也敢稳如泰山地跟她对视,只是觉得养眼而已。

而楚沫儿,对叶落来说却像一杯水,每天喝,每天还必须喝,不喝不行。

楚沫儿这女孩儿身上仿佛有一种魔力,那就是初看顺眼,再看惊艳,一直看下去,永远看不厌。

在楚沫儿身边待着,叶落会从里到外,都觉得舒服。

所以只要陪着楚沫儿,叶落无论在干什么,都是休息。

这天两人要干的事情其实不少,主要还是为了新房子的装修。

叶落平日里忙着工作,装修楚沫儿一个人在管。本来叶落觉得,装修嘛,楚沫儿就是偶尔去看看进度,具体的事儿,甩给承包商就行了,一来他们懂行,二来自己又省心。

但是楚沫儿不答应,她说要自己来,闲着也是闲着。

装修之前就说让楚沫儿做主,君子一言快马一鞭,叶落也不好收回,只能认了,就是有些心疼自己女友,因为这事儿确实很辛苦。

楚沫儿是学音乐的,建筑专修完全不懂行。但是她不懂就学,建筑类专业书籍每天都在看,从材料到装饰风格,每一样她都精挑细选。并且还自学了专业软件,晚上就在书房里摆弄模拟的效果图,非得叶落去赶她了,她才肯上床睡觉。

这方面,叶落真是自叹不如,学霸就是学霸,学什么都快,而且一学就精。

昨天晚上,楚沫儿还是在书房里忙到大半夜,主要是挑墙面。

新房子比较大,房间也多,楚沫儿一番精挑细选之后,最终定下来了。其中有墙纸,有镶板,有粉刷,再加上各种色调,总数十多样。

今天叶落和楚沫儿跑的,就是这件事情,去把墙面落实了。

下礼拜,据说还要定地板。

“你啊,最近就像一只筑巢的小鸟。”叶落说道,“千万别着急,一定要慢慢来,身子别累垮了。”

“我这个,叫做蚂蚁搬家。”楚沫儿笑道,“反正新房子不着急住,我就慢慢看慢慢定,一定会把我们的房子,装得既漂亮,又实用。”

“嗯。”叶落点点头。

……

无独有偶,这一天,远在天京的丁少阳,也在忙着新房子的事儿。

老丁原先住的那套四合院,虽然破旧,但这是祖上传下来的,又在二环以内,按地段来说,这套房子非常值钱。

只是这里到处都是亡妻的回忆,住在里面,就像住在过去的记忆中一样,精神会比较抑郁。徒弟劝过他,发小也劝过他,耳朵都磨出老茧来了,这回老丁终于把心一横,干脆搬了吧。老房子不卖,再去弄套新房。

这套新房子,挺贵,不过以现在丁少阳的收入,还是承担得起。

这也是丁少阳对邓琦的一个交代,虽然万万比不上这位国内第一歌后二十年的青春年华,但好歹也算是迎接新生活的开始。

不过邓琦最近对丁少阳,有些不冷不热的。那意思是反正我等了你二十年,也不着急这一两天,你爱来不来,我是不会主动搭理你的。

这让丁少阳挺挠头,上午办完了买房手续,也不敢直接就跟邓琦去说,而是钻进了甲庆的录音棚,哥俩一起喝闷酒。

两人就在控制室里,控制台边上支一张桌子,桌子上一壶烫好的黄酒,一碟花生米,一碟凉拌萝卜皮。

“我觉得吧,这事儿,你脸皮得厚一点儿。”甲庆喝了一口酒,分析道,“你想吧,你已经不是二十年前那个玉树临风,风流倜傥的丁少阳了,年纪四十来岁,看上去足有五十多,就是个小老头儿,没啥资格再端着架子了。人家可还是一张娃娃脸,保养得比你这个酒鬼好多了。

再说了,人家等你二十年,心里肯定有点儿怨气。你啊,就凑上去让她别扭一下,心里的气一泄完,这事儿就稳了。”

“这道理我懂。”丁少阳瓮声瓮气地说道,“年轻那阵子,脸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,现在人越老,越要脸。让我低声下气去求她,我也做不到啊。”

“做不到就打光棍呗。”甲庆说道,“反正这事儿很简单,你要脸还是要人,选一个。”

“老子都要!”丁少阳一拍桌子,“老甲,给我一把琴。”

甲庆笑了:“怎么,想学人家牛学义,一曲定终身?拉倒吧,人家不是二十来岁小姑娘了,一首好曲子就能被你哄了去。国内第一歌后,什么好曲子没见过?你这个,是隔靴搔痒。”

丁少阳一想也是,叹了口气,说道:“那怎么办呢?”

“老实讲,你出曲子估计打动不了她。”甲庆笑道,“你要是让叶落帮你写一首,倒是有几分可能。”

“你这主意太馊了!”丁少阳笑骂道,“我丁少阳在作曲方面,居然还要找枪手?”

“不是说你水平差叶落太远,而是你们擅长的方向不一样。”甲庆说道,“你写曲子,才情有余,真情不足,好是好,但要说走心,你差叶落一筹。”

甲庆跟丁少阳是发小,说话不会有什么顾忌,实话实说。丁少阳听了,张口欲辩,却又哑口无言。

“那照你这么说,我真得让叶落帮我写一首?”丁少阳有些把不准了。

“逗你玩儿呢,你还当真啊。”甲庆笑了,“看来,你还真是急着要把这弦续上啊。”

“不说这个了。”丁少阳老脸一红,摆了摆手,“听歌吧。”

甲庆一看表,还真下午两点了。

今天李逸鸣不在,放歌的活儿就得甲庆亲自来,到底是自家录音棚,一分钟不到,音响线路就调好了。甲庆递给丁少阳一副耳机,自己点开了叶落在乐势上的音乐专区。

“对了,最近叶落恋之旅程的歌,这个剧情走向,好像也算是在帮你。”甲庆笑道,“如果邓琦也听恋之旅程,我觉得这对你还是很有利的,只要她能代入进去,这是要破镜重圆啊。”

“别扯了,我跟她之前就没在一起过。”丁少阳白了甲庆一眼,“什么叫破镜重圆?”

“反正意思差不多。”甲庆笑了笑,点下了叶落本周的第一首新歌。

本周是番外周,叶落两首新歌,其中一首,是方玉演唱的《悬崖》。

两人先听了这首歌。

听完之后,甲庆回味了一阵,然后笑了:“老丁,你现在赶紧把这首歌学了,抱着吉他跑到邓琦楼下去,伸着脖子把这首歌嚎完,人兴许就跟你走了。”

“你就扯吧,她住小高层,二十八楼。”丁少阳说道,“我抱着吉他唱歌,她能不能听到我不知道,但是她要是往下面扔个花盆之类的东西,我肯定会被砸死。”

“嗯?居然还知道人家住二十八楼,你去过?”甲庆问道。

“刚回来,楼下站了一阵,没敢上去。”丁少阳一脸挫败,转移话题道,“下一首。”

甲庆笑着摇了摇头,没再继续落井下石,而是点下了本周恋之旅程的第二首番外歌曲。

最近几周叶落的番外歌曲,没有其他的内容,就是严格地围绕着主线进行铺垫。

本周的这两首歌,都是为了下一周主线歌的剧情转折,做一个彼此呼应。

第二首番外歌曲,是由秦时月演唱的。

前奏很简单,两把吉他,曲子也比较温,最近恋之旅程的女生歌曲,无论番外还是主线,都是这个曲风,情深似海,但又温情脉脉。

“很想知道你近况,我听人说,还不如你对我讲。

经过那段遗憾,请你放心,我变得更加坚强。

世界不管怎样荒凉,爱过你就不怕孤单。

我最亲爱的,你过的怎么样。

没我的日子,你别来无恙。

依然亲爱的,我没让你失望。

让我亲一亲,像过去一样。

……”

歌名:《我最亲爱的》。

这首歌听完,丁少阳摘下了耳机,摇了摇头:“叶落这小子,真是一台音乐机器。

原唱好歌曲这么大的创作量,我这边的音乐专区,不得不交给老甲你和逸鸣两人去打理,自己只能抓比赛。双鬼那边前阵子我问过,也差不多。

这小子倒好,比赛里面五连冠,专区的音乐,也还是这个质量。平常见面的时候,这小子连个黑眼圈都没有,丝毫不见疲态。

再这样下去,国内没人跟他玩了!”

甲庆听着丁少阳的埋怨,点了点头,表示十分同意:“警察管不管这事儿啊?管的话咱报警得了,把他拉到中科院解剖一下,看看这小子脑子是用什么做的。”

“那别介。”丁少阳摇了摇头,“玩笑归玩笑。但是,中国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一个音乐天才,千万别毁了。咱竞争归竞争,别走下三路,这是咱音乐圈的行规,阎先生当年定下来的。”

“这我当然知道,说着玩儿呗。”甲庆笑道。

正聊着,丁少阳手机响了,老丁拿出手机一看号码,脸色一变。

“谁啊?”甲庆问道。

“邓琦。”丁少阳有些犯愣。

“赶紧接啊!”甲庆急了,“她肯定也听歌了,不然不会是这个点,你机会来了!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