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9章 毫无悬念

叶落两首歌过早登场,对于其他导师来说,之后的时间,更像是一种煎熬。

原创好歌曲竞演环节后半段,歌曲虽然都不错,但是导师们的话语却明显减少。显然是被叶落的这种新的说唱方法,有些震撼到,一直在琢磨这个事儿,心绪不宁。

八首竞演歌曲全部走完,竞演环节接近尾声,到了最后的导师总结阶段。

这个总结,丁少阳责无旁贷,他看了看四周,慢悠悠地开口道:“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,本期竞演的后半段,我们几个导师话都不多。

我刚才跟他们私下交流了一下,达成了一个共识,那就是叶导师今晚呈现出来的说唱风格,我们都曾经在某一个时段想到过,但都没有去实施,这种错失,让我们非常遗憾。

而在当时让我们望而却步的,并不是唱歌不能倒字这个所谓的行业标准,而是在打破这个标准之后,我们的音乐质量,能不能抵挡住那些质疑的声音,能不能经受住市场的冲击。

在当时,我们几个,我,陈总监,两位俞总监,权衡了一下,都觉得没有这个信心。既然是做商业音乐,这个风险太大,所以我们都退却了。

但是今晚,叶总监好像做到了,这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。

所以,我们音乐圈,就是需要这种新生力量。

当我们这些老音乐人,因为思想上的保守,技术上的落后,不能推动中国音乐再度前进的时候,这就需要新一代音乐人崛起。

如果我们不行了,就淘汰掉我们。

我想,这也是原创好歌曲这个节目,对于中国音乐圈的意义所在。

只可惜啊,如今能淘汰我们几个老家伙的,好像只有叶总监一个,这是远远不够的。

当然,我们其实也不是很老,四十来岁,一样可以学习新的事物。

我们中国音乐圈,在阎无忌老师、沙赴海老师等等老一辈音乐人的身体力行之下,一向是不论辈分,达者为师。

那么今天,我想,我们导师之中最年轻的叶总监,当了一次我们的老师。

叶总监对我们示范的,并不是一种音乐类型,更不是技巧,而是做音乐的勇气。

这份勇气,我们原本都曾有过,但是在商业音乐的浪潮之中,已经慢慢地打磨掉了。

我们亲手创立了中国近十多年的音乐流行法则,而自己,却也被这些规则限制住了思想。这其实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情。

好在今晚,我们重拾了这份勇气,我们会变得更强。

谢谢大家。”

丁少阳的这番话,就是第十期原创好歌曲竞演部分的最后总结,博得了现场犹如潮水一般的掌声。

而且是所有观众,起立鼓掌。

在掌声之中,汪霄登台,他没有示意观众们安静下来,而是静静地等着。

整个演播大厅,这时候最感到为难的,其实是叶落。

叶落都不知道应不应该鼓掌,因为自己已经被丁少阳捧上天去了,要是鼓掌附和,好像显得有些不要脸。不鼓掌,又不礼貌。

所以叶落很烦恼,挠了挠头,不知道怎么办。

好在这种尴尬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掌声逐渐平息下去,汪霄在台上开始朗声说道。

“好了,以上,就是本期原创好歌曲的竞演环节,请诸位观众评委收拾心情,投下你们手中庄严的选票,广告之后,我们再来揭晓本期竞演最后的结果。”

汪霄嘴里的这个广告,在电视中也就五六分钟,可是在录制这里,却很漫长,因为要统计投票结果。

观众们陆陆续续开始退场,几个导师离下班却还很遥远,大家也都不着急,坐在导师席上开始聊天。

叶落看着丁少阳,说道:“丁总监,以前没见你这么夸过我,今天什么情况啊?”

丁少阳白了叶落一眼:“都说你很聪明,我却觉得你不聪明,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。今天这期,冠军十有八九又是你的,我当然要把你夸上天去。否则的话,我把你说成是个菜鸟,我们几个又输给了你,那我们是什么?”

“可不就是这个道理么?”陈天华从叶落摊了摊手,“当然了,我看丁总监刚才说的,也是心里话。只是有一点,我不太同意。”

“哪一点?”丁少阳问道。

“什么叫‘我们亲手创立了中国近十多年的音乐流行法则’?你这话根本就站不住脚。”陈天华翻了翻白眼说道,“十年前的流行法则,是两位俞兄在开创,近十年,恕我狂妄,好像是我陈某人在引领国内乐坛的潮流,有你丁总监什么事儿?你今年才算正式冒头,然后还被叶落一路吊打,你这脸皮也太厚了。”

丁少阳摸了摸鼻子:“人艰不拆啊,陈天华你别忘了,当年是谁先带着你玩音乐的,饮水不忘挖井人知道吗?”

“就是念着当年的情分,我憋到现在才说。”陈天华笑道,“不然的话,刚才在节目里我早戳穿你了。”

“好啦。”俞佐笑道,“虽然丁总监的职业生涯,磨难稍微多了一点,履历并不显得如何光鲜,不过他在乐坛的地位,还是不容轻侮的。水准我们也认可,确实有资格跟我们相提并论。

叶总监就不一样了,他不行。”

“俞总监,您这话什么意思?”叶落都听愣了,刚才还在天上飘呢,这凉水浇得也太快了。

“你未来的成就,会比我们高。”俞佐淡淡笑道,“跟我们相提并论,委屈你了。”

“不用说什么未来了。”陈天华摇头道,“他现在就已经比我们厉害了。”

……

聊着聊着,叶落就不好插话了,因为自己一说话,就会被其他几个导师夸一阵,搞得挺不好意思的,干脆,叶落继续闭嘴。

听听这些前辈聊一些圈子里的八卦杂闻,也挺有意思,比如祖绍元的侄女,看上了丁少阳的徒弟之类。

等了有将近两个小时,叶落看了看表,下午五点多了,中午也没怎么吃,肚子咕咕叫。

正打算跟大家提议晚上吃饭的地点,现场的工作人员来了,提醒大家往舞台沙发上坐,投票结果已经出来了。

今天这期,学员们彻底打了酱油,不过结果宣布,他们还是要在场,很快,舞台上的沙发坐满了。

“指导老师,我今天二胡拉得漂亮吗?”虞依依眼巴巴地问叶落道。

“漂亮。”丁少阳抢过了话头,“你的民族乐器不错,琵琶有没有兴趣学啊?”

“有啊。”虞依依今天看到丁少阳夸叶落,对老丁印象不错,此时笑着点点头。

“有的话,来我这儿学,学费不收,我另外给你五十万年薪,怎么样?”丁少阳问道。

“哦,你这是在挖我咯。”虞依依笑道,“那你先把指导老师挖到天籁去再说吧。”

丁少阳碰了个软钉子,不过这种挖墙脚,本来就是玩笑话,一说一笑也就过去了。

节目总导演终于走到大家跟前,微笑说道:“好了,诸位导师、学员,第十期原创好歌曲的竞演结果,现在已经在我手上了。

今天晚上的这场竞演,我本人非常喜欢,尤其是各位导师,在音乐道路上的探索和反思的精神,令我肃然起敬。

我个人认为,有你们这些音乐人站在国内乐坛的最顶端,引领着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,这是我们所有乐迷的幸运。

而最让我感到敬佩的,是丁少阳导师,因为他把一档音乐真人秀节目,成功地引导成了一个谈话类节目。”

说到这里,舞台上的众人都笑了。

导演也笑着顿了一顿,继续说道:“本场竞演,所要承担的艺术责任,我们节目组并不敢去多想。我在这里也再次说明一下,本期竞演结果,对于中国说唱乐的未来方向,不具备指导意义。

但是如果,以后中国说唱乐所走的主流道路,跟我们今晚某一个导师的道路不谋而合的话,那也是我们这个节目的荣幸。

好了,闲话少叙,我们来揭晓本场竞演结果。

本期的单曲冠军,依然是叶落导师的作品,他的《双截棍》,以微弱的优势,击败了他的另外一首作品《听妈妈的话》。

那么这两首歌,在本期竞演中,票数是统治级的,分别拿到了四百六十六票,和四百五十七票。

所以毫无疑问,本场的冠军,依然是叶落导师。我们恭喜他,完成五冠霸业。

……”

这一期的竞演,叶落没有让冠军的宝座,与他人共享,以巨大的优势获得了第一。

陈天华获得了第二,双鬼第三,丁少阳在用烤鸭和相声忽悠了叶落好几天之后,最后不幸垫底。

“节目只剩下两期了。”丁少阳摇头道,“看来无论我们后面怎么折腾,这个局面也翻不过来。”

“就算翻不过来,也不能轻言放弃。”陈天华淡淡说道。

俞佐点点头:“嗯,下一期的考题,我们需要讨论一下。”

叶落微微一笑,起身跟着学员们走出了演播大厅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