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7章 倒字说唱

原创好歌曲的第十期录制,前三首歌走完,现场的气氛十分高涨。

丁少阳在叶落的新歌开始竞演之前,引导话题道:“今天的这场竞演,可能是目前所有的音乐节目录制过程中,学术性最浓的一场。

我们每一个导师,都暂时抛开了胜负,而是在为说唱,怎样才能在中国流行起来这个议题,展示自己的探索性成果。

没有人有标准的答案,而今晚,八首竞演的歌曲,可能就是八个截然不同的参考答案。

而衡量这些答案,哪个更近于真理。这个标准,倒是很明确。

那就是八首歌,哪一首歌更受大家欢迎,票数哪首歌最多。

音乐本身无法被比较,但是受欢迎程度,却有数据支持,这是最直截了当的方式。

导师们这种探索结果,最终,还是要归结于导师之间的胜负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今晚在座的五百位观众评委,你们的投票结果,将产生重大的意义。”

丁少阳说了很长一段话,叶落一边听一边点头,觉得老丁虽然私下里的言行有些放荡不羁,但是一到了正式场合,装起得道高人来,也是似模似样的。

叶落这边正点着头,没想到身边丁少阳忽然话锋一转,指了指叶落说道:“所以,大家千万不用因为叶总监长得帅,年少多金,人气爆棚,又是本土作战,而格外地偏爱他。不要有主观因素,我们要尽量客观地去评价今晚的所有八首竞演歌曲。

今晚,我们认歌不认人。大家说好不好啊?”

叶落不由一阵苦笑,丁少阳前面铺垫了半天,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,最后居然还是为了限制自己。

“好!”观众席上有人纷纷响应,随后掌声一片。

陈天华说道:“丁总监说得没错。

尽管丁总监在节目一开始,就倡导大家,不要以今晚这期节目,来框定说唱乐在中国之后的发展道路。

但是我们也要实事求是地看到,在集合了这么多国内顶尖的音乐人之后,我们的探索结果,确实可能会影响到中国的说唱乐,所以今晚大家手中的投票选项,会比往日更加沉重一些。

不过大家也不要有什么压力。用耳朵,用你们的心灵,去听去感受我们今晚为大家准备的八首新歌,然后选择你们觉得最好的三首,这就行了。”

俞佐这时候笑道:“两位这副忧国忧民的模样,真是令人肃然起敬。不过我觉得,观众们自然会有自己中立、客观的理解,这个不需要两位过多提醒。我们还是闲话少叙吧,我现在很想听听叶总监的新歌。”

俞佑也说道:“是啊,叶总监刚才说他找到了办法,我们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办法。”

……

牛学义今天早上起得很早,倒不是为了去学校,而是去上都电视台,作为专家听审团的一员,参加原创好歌曲的现场录制。

所谓专家听审,在节目中的意义,其实就是打酱油的。没什么太重要的事情给他们做,镜头给的也很少。

牛学义的主要任务,就是听完节目之后,对每首歌逐个点评一下,然后节目组会根据点评的效果,插到节目之中,作为现场导师评论的一个补充。

牛学义在流行乐上的造诣极高,实际跟丁少阳、陈天华、双鬼这些人相比,他并不逊色。像这种眼界很高,性子又直的人,在点评的时候,就不怎么会说好话。

一些在其他音乐人看来是优点或者亮点的东西,在牛学义眼中稀松平常,做到了是应该的,做不到就该骂。

所以尽管牛学义已经来了好几期了,他的点评也是鞭辟入里,但是正式播出的时候,全被导演组掐掉了,压根就没露过面。

第十期的原创好歌曲录制,牛学义也来了,就坐在叶落身后不远,观众席的第一排。

说唱乐,作为目前国际流行音乐的主流之一,在国内却比较冷。这个现象,作为一名大学教授,牛学义有自己的学术见解。

牛学义的研究,更为系统一些,但总体而言,跟双鬼之前总结的差不多。

而比双鬼更进的一步的是,牛学义提出了完整的解决方案。并且在去年的时候,把这个方案告诉了叶落。

但是在传授的同时,牛学义也说过:“这种方案,可能会引起极大的争议。我相信国内其他的顶尖音乐人,并不是想不到这一点,而是没敢去想而已,太冒险了。这跟中国传统的唱法,冲突太大。

所以我姑且说之,你姑且听之,我并不建议你去采用……”

在第四首竞演歌曲登场之前,牛学义看着叶落在导师台上的身影,神色有些担忧。

之前导师之间的对话,牛学义都听在耳里,他知道,叶落要采用那种方案了。

他忽然有些后悔,把这个办法告诉了叶落,因为这有可能,让叶落刚刚崛起的音乐之路,受到巨大的挫折。

但是此时此刻,已经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他牛学义现在就算喊停,就算叶落听他的,节目组也不干。

“还是太年轻了。”牛学义轻声嘀咕道,“还以为他性子稳,想不到还是莽撞。倒字,谁都想得到啊,但是太冒险啊!”

就在牛学义嘀咕的同时,舞台上的灯光,一下子暗了下去。

叶落的第一首竞演歌曲,即将登场。

全场一下子安静下去,大家都想看看,在这一张考卷之上,叶落会写下怎样的答案。

没有幽蓝的地灯亮起,没有歌手从远处走来的效果。

然后就在一片昏暗之中,一段带着金属摇滚味道的前奏响起。

从一段简单的电吉他弹奏,到加入架子鼓,然后再加上超低音的电子鼓。这段前奏层层浸染,步步递进,就好像一步步地把观众的情绪托举起来,用了将近三十秒的时间,让全场的观众,完成了从寂静到燃烧的情绪转换过程。

在这三十秒前奏的同时,舞台的灯光也慢慢随着音乐的递进,一点点调亮。

楼俊,这个十七岁的少年,在舞台上毫无惧色,迎着灯光,迎着场上上千道的目光。

并不是他天生大胆,而是这种规模的舞台,他几乎每天晚上都在面对。

罗布的那家酒吧改造之后,舞台规模跟这个演播厅差不多,楼俊每天都去演出,几个月下来,他的舞台风格,早已自成一派。

只见楼俊抬着头,脚下打着拍子,手指正在耍弄着麦克风。

此时麦克风在他手指之间翻转穿梭,非常流畅轻松,看上去很酷。

学生们应该看得出来,这是转笔的变种,只是楼俊天生一双大手,麦克风在他手里显得小。

一套转麦克风的手活儿走完,正好三十秒前奏结束,楼俊潇洒地把麦克风快速收到自己唇边,开始说唱。

“岩烧店烟味弥漫,隔壁是国术馆。

店里的妈妈桑,茶道有三段。

教拳脚武术的老板,练铁砂掌,耍杨家枪。

硬底子功夫最擅长,还会金钟罩铁布衫。

他们儿子我习惯,从小就耳濡目染。

什么刀枪棍棒,我都耍的有模有样。

什么兵器最喜欢,双截棍柔中带钢。

想要去河南嵩山,学少林跟武当。

……”

歌名:《双截棍》

楼俊身旁靠后,有个美女琴师坐着,仔细一看,就是虞依依。

虞依依一身旗袍,膝上一把二胡。在第二段主歌结束之后,虞依依开始拉奏二胡。

现场的观众,原先都愣着。

因为这首歌的歌词走得很快,加上楼俊用倒字的办法去说唱,字的读音不正,所以就算此时舞台两侧有歌词提示,大家也跟不上。

但是慢慢地,大家的情绪都被音乐调动了起来。

等到第二段副歌一起,虞依依的二胡旋律作为背景,衬着楼俊的说唱。全场观众已经坐不住了。

牛学义坐在最前排,看着叶落在导师台上镇定自若的背影,心里长长松出一口气。

虽然倒字说唱,这种表现方式争论还是难免,但是以这首歌的整体效果而言,应该可以突破阻力,获得大部分乐迷的认可。

这就是歌曲质量的魅力,其他都是假的,好听才是王道。

不知不觉,自己的这个得意弟子,已经在音乐的道路上,走到了自己的前面。

舞台上之后,一阵锣响,结束了这首歌,也把牛学义的心思,从唏嘘中重新拉回现场。

周围响起的掌声尖叫,整耳欲聋。

牛学义在这个节目中,第一次站了起来,开始鼓掌。

“小子,好样的!”牛学义一边鼓掌,一边对叶落大声喊道。

在极大的音噪之下,叶落还是听到了身后师父的唤声,因为这把嗓子,他实在是太熟悉了。

叶落转过身来,也站了起来,对着牛学义深深鞠了一躬。

在整合了另一个叶落的记忆之后,叶落知道,牛学义的方案,其实是完全可行的。

唱歌倒字,在中国的演唱标准里,自古以来都是一种忌讳。

所谓倒字,最早指的是唱戏的时候,不辨尖团音而误读。到了现在,意思就是唱歌歌词读音不正。唱歌不倒字,一直是中国歌手唱歌最基本的标准。

而说唱,因为有说的部分,就读音而言,要求其实比唱还要高。唱可以不分声调,说却不行,汉字的四声: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,必须要兼顾。

这就导致了目前中国的流行说唱,编排难度大,呈现形式单一,音乐性不足。

牛学义的方案,就是打破汉字的读音标准,揉碎了,完全化成音乐语言去体现。

这当然是一种冒险,牛学义敢想,敢说,却没有去做,因为他就是一个教书的,犯不上。而国内其他音乐人,也许敢想,但不敢说,更别提去做。

可是在另一个世界,这种忌讳早就被人打破了。事实证明,倒字说唱,效果非常好。

这首《双截棍》,就是叶落给出的答案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