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6章 答案

丁少阳听到叶落的回答,似是心有所觉,眉头挑了挑,却没说什么。

陈天华笑了笑:“有点意思,不过在此之前,先听听我的吧。”

说话间,舞台又暗了下去。

陈天华今天的签位,是二、七。第二首竞演歌曲,是他的。

在舞台深处出现的,是两个歌手。

从身形上来看,一个肥肥圆圆,一个高高瘦瘦,都是男的。

这个倒是像说相声的,叶落心里暗乐,不过他心里却知道,陈天华的出手,必然不凡。

舞台上灯光一打,两个歌手显出真容。

然后全场的反应,比甄芝出场不可同日而语,只有礼节性的掌声,尖叫口哨完全听不到。

而这些礼节性的掌声,也是给其中一个歌手的,这人就是爵士之王阮信。

本来这个歌手基本已经没人认识了,但是之前他上过第六期,这一期上周五刚刚播出,所以现场的观众都认得出他。

另一个高高瘦瘦的歌手,别说观众认不出来,叶落都不知道是谁。眉眼有些像阮信,但是却年轻许多,二十岁出头的样子,个子也比阮信高不少。

“谁啊这是?”丁少阳显然也不认识这个年轻歌手,扭头问陈天华。

“阮子瑜。”陈天华微微笑道。

“这名字我听过,说唱做得不错啊。”丁少阳说道。

“他同时也是阮信的儿子。”陈天华补充道。

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丁少阳笑了,“那这首歌,应该是爵士说唱吧?”

叶落听在耳里,心中也是一动。

丁少阳的这个推测,确实很靠谱。因为阮信,是爵士之王。

爵士说唱,如今在欧美也有,等于是将古典爵士和最流行的说唱结合起来,用一种流行的方式,让爵士乐重新焕发光彩。

谁知陈天华却摇了摇头:“不是,是灵魂说唱。”

“哦?”丁少阳点点头,“那也不错。”

叶落心中了然,阮信既是爵士之王,也是灵魂歌者。爵士乐和灵魂乐,他都擅长,国内基本没人唱得过他。

爵士乐和灵魂乐,是两种不一样的音乐类型,有些相似,很容易被混淆。

相似的原因,是两者都是从布鲁斯演化而来的,其中爵士,是英美传统音乐为基础,融合了布鲁斯、拉格泰姆(一种黑人音乐)和其他音乐类型。

而灵魂乐,则是布鲁斯、摇滚乐与黑人福音音乐结合之后,演变出来的产物。

在风格上,爵士乐更多的是即兴演奏与演唱,而灵魂乐较少使用乐器,偶尔也即兴,比如欧美的灵魂歌后阿梅尔。

爵士说唱和灵魂说唱,其实都是在流行说唱的基础上,再融进去一些爵士乐或者灵魂乐的音乐元素。

这时候舞台上的两个歌手,在叶落看来职责应该很明确,这首歌的主唱,其实是阮信的儿子,阮子瑜。

而阮信,其实是个伴唱,用灵魂唱腔,在歌曲中段的时候,作为一种背景,来衬托前台的说唱。

这种手法,叶落不用听,光是想一想,就觉得十分高明。

因为这两种音乐反差强烈,灵魂的慢而悠扬,说唱的快而激昂,在同一时段呈现出来,层次感非常丰富,而且节奏和韵味都能兼顾。

这陈天华果然是个绝顶高手。

舞台上的演出效果,也正如叶落预料的那样,挑大梁的是阮子瑜。

阮子瑜应该算是子承父业,也是一个职业歌手。

但是不同的是,阮子瑜钟情于说唱。他的名字,叶落听说过,因为最近几年网上有过几首很好玩的说唱歌曲,演唱者和创作者,就是阮子瑜。

这个名字的知名度,应该还是可以的,只是没人知道,他原来是阮信的儿子。

父亲喜欢爵士乐和灵魂乐,儿子喜欢说唱乐,两者风格迥异,按理来说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现在,父亲为了成全儿子,甘心上台做伴唱,这要是一个故事性的音乐节目,里面可以炒的点就很多了。

只可惜这是一个严肃向的音乐节目,所以这方面没人提。背后的故事没人在意,就看台上的表现如何。

而阮家父子在舞台上的表现,也正印了那句话--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

很完美的一首歌。说唱部分,陈天华用的是纯中文,激昂慷慨,带有一些社会批判性。

然后在高.潮部分的时候,阮信灵魂乐伴唱加入,没有歌词,只是吟唱,却好似画龙点睛之笔。

这首歌唱完之后,观众们的表现,跟两父子登场截然不同,反响非常热烈。两个歌手用自己的技巧,折服了现场所有人。

“真不错。”丁少阳鼓掌道:“父子两人虽然选择的音乐道路并不同,但是阮信对音乐的天赋和执着,还是被阮子瑜完全继承了下来,这段说唱,具有极高的水准。”

“陈总监这首歌编的也很好。”叶落说道,“灵魂乐和说唱乐的交织、碰撞、融合,非常精彩。

就两种风格迥异的音乐类型,在同一首歌如何出现这个命题而言,这首歌,堪称教科书。”

说到这里,叶落犹豫了一下。

陈天华的这首歌,作为一首流行乐,其实也有问题,不过今晚主题是说唱,所以这个问题并不严重,叶落想了想,还是觉得不说算了。

“确实。”俞佐这时候说道,“就我个人技术上的判断来说,这首歌,应该还在刚才丁总监那首歌之上。”

“老俞,昨晚我虽然灌了你不少酒。”丁少阳笑道,“但你不能公报私仇嘛。”

俞佐笑着摇头:“我是实话实说,你刚才那首歌虽然效果好,但是技术上的瑕疵,刚才叶总监已经说过了。”

俞佑也说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丁总监你在第一首歌碰上的问题,也是我们一直在头疼的问题。我们兄弟俩其实一直想做说唱乐,尤其是说唱摇滚。但是国语在发音上偏硬,做确实能做出来,但效果不如英文好,感觉像是在喊酒令。

我们也尝试过用粤语、或者闽南语去解决这个问题,但是都效果一般。

我们也分析了一下原因,发现除了汉字发音的问题以外,我们中国人,对于这种情绪发泄式的说唱,有一种文化上的不兼容。

中国人比较内敛,注重内在修为。

虽然现代社会已经开放了许多,但是千百年来的文化烙印,深入骨髓,还是会让我们在审美上,受到影响。

当我们听英文歌词的时候,会代入欧美的文化环境,所以发泄式的唱法,我们会觉得这很正常,就应该是这样。可是一旦换成中文歌词,如此直白的说话方式,会让我们感到不舒服。

刚才陈总监的这首歌,整体非常好,但是作为流行乐白璧微瑕,就出在这个问题上。”

叶落不禁点了点头,这正是英雄所见略同,陈天华的这首歌,确实有这个问题,他刚才犹豫了一下没说。

只听俞佑继续说道:“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,我们兄弟两人认为,要从两方面入手。

第一,首先是解决文化问题。我们对于欧美的说唱,要去其槽粕,取其精华。更多的乐观向上,更好的立意和情怀。纯粹发泄式的说唱,不合中国文化,不妨去掉。

第二,是解决发音问题。汉字的发音字正腔圆,正如丁总监所说,气势有余,而灵动不足,说唱乐的律动感较难体现。这个问题如何解决,我们还在摸索当中。

呃……我是不是占了太长时间?”

俞佑说了一会儿想起来了,忽然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您说得很好。”叶落笑道,“继续。”

丁少阳也在笑:“确实不错,你们兄弟俩我是看出来了,不是不会说话,而是不想说话,真说起来,头头是道。”

俞佑腼腆一笑,示意自己说完了。

陈天华跟着笑道:“反正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,说得确实不错,想法也很有思路,但是做得怎么样,我们正好看看效果。”

本场第三首竞演歌曲,就是双鬼的。

双鬼今天第一首歌,倒是让叶落有些惊喜。

这首歌的立意很好,唱的是港岛的近代变迁,从被英国占据,到回归祖国。很多事件都被唱了进去,伴奏配的是节奏布里斯,R&B的味道很浓厚。

而在歌词上,他们采取的方法,就是一个字:快!

歌词非常密集,歌手在舞台上的语速,虽然有快慢的变奏,但是整体极快。

而这位歌手,也是台岛有名的“电嘴DJ”,任嘉佑,天生一张快嘴。

这种密集的歌词,作为一首新歌,其实是不太有利的。本身没有传唱度,观众的耳朵跟不上歌手的嘴,所以在接受程度上,难免打折扣。

但是快有快的好处,说话一旦快,咬字过渡会比较仓促,这也就在一定程度上,缓解了中文说唱灵动不足的问题。

所以,这首歌的整体感觉,叶落觉得很不错,非常顺耳,一路跟着曲子歌词下去,不知不觉就听完了。

双鬼的这种尝试,就是他们对于中国说唱未来道路的理解和尝试。

这首歌虽然跟丁少阳、陈天华之前的那首,都有亮点,也都略有瑕疵,不过意识已经到了,方向是对的,他们缺的,仅仅是一个契机而已。

也许再给他们一年半载,这条路他们就能很顺利地走出来。

而在另一个世界,流行说唱乐,在中国如何被大众接受,如何解决这些技术难点,早有人给出了答案。

而这个答案,就装在叶落的脑海之中,而且即将出现在今天的舞台之上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