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2章 红颜劫

终于等到李逸鸣的歌了,事实上这首歌,也是叶落在学员组四首歌中最为期待的一首。

叶落瞟了身边的丁少阳一眼,逗弄他道:“老丁,逸鸣可是有几期没正常发挥了,你这种雪藏主力的做法,好像跟作死没什么区别啊?”

“去去去。”丁少阳不耐烦地挥挥手,“前几期,是他谦让,不是他主导的。这期不一样了。”

“怎么个不一样法?”叶落问道。

“你只管听就行了。”丁少阳指了指舞台,“别以为你有师娘就牛逼了,你有师娘,我有师妹。”

“师妹?”叶落不明所以,天京音乐圈的事儿,他毕竟了解有限。

“丁总监的师妹,那可就多了去了。”陈天华慢悠悠地戳穿道,“广泛地讲,95届之后的天京音乐学院女生,都是他师妹。其中最大腕的是谁,叶总监你应该心中有数吧?”

“最大腕的,宋嫣?”叶落明白了,然后又起了捉弄丁少阳的心思。

“年纪大一点儿。”陈天华马上明白了,配合着提醒道。

“萧琼?”叶落又问。

“再老一点儿。”

“那……甄芝?”

“还得再老一点儿。”

丁少阳不干了:“你们这么埋汰她有意思吗?”

叶落和陈天华互视一眼,都笑了。

其实叶落早知道是谁,除了邓琦,还能是谁。邓琦跟丁少阳好事将近,说邓琦老,别人不急,丁少阳肯定急。

只是让叶落疑惑的是,邓琦之前在新锐女生评委席上,是说过自己不会民族唱法的,这次上台,她难道要挑战一下自己的弱点?

这当然不可能,丁少阳再蠢,也不会这么作死。

舞台上灯光一亮,邓琦现身。

一看到是邓琦,现场直接爆了。叶落身后的音噪实在太大,他都下意识地脚下使劲,生怕自己坐着的导师滑轮椅,被身后的音波推出去。

舞台上邓琦穿着一条长裙,首先对观众鞠躬致意,然后身子一矮,盘腿席地坐了下来。

然后在她身前的舞台上,出现了一个方型的洞孔,一尾古筝慢慢升了上来。

看到古筝,叶落明白了,原来是古筝弹唱。

古筝弹唱这种艺术形式,影视剧里看得很多了。白衣飘飘的绝世美女,水榭楼台上弹拨古筝,这是无数个古装影视剧中采用的桥段。

就艺术分类上来说,古筝弹唱,包括古琴弹唱、琵琶弹唱、二胡拉唱,这些都是属于中国民间的说唱。之前主持人汪霄也说了,民族唱法四大类:戏曲唱法、说唱唱法、民歌唱法、民族新唱法。

古筝弹唱,是民族唱法中的说唱唱法,不偏题。

这首曲子,邓琦的古筝是主要伴奏乐器,古筝音色一出来,很悲切。

邓琦的嗓音,也是如此婉转动人。

“斩断情丝心犹乱,千头万绪仍纠缠。

拱手让江山,低眉恋红颜。

祸福轮流转,是劫还是缘。

天机算不尽,交织悲与欢。

古今痴男女,谁能过情关。

……”

这首曲子的编曲,李逸鸣采用的是现代音乐元素和中国古典相结合的手法,既有流行音乐的特色,又有古代弹唱的风骨,曲调缠绵悱恻,让人听后的感觉,似是做了一场似苦又甜的梦。

邓琦演唱这首歌曲的时候,唱法独树一帜,用北方传统说唱的咬字,配着南方戏曲的尾音,每一个字眼里,都有融到春风化不开的韵味,动听至极。

叶落不得不感慨,邓琦虽然是一个流行歌手,但是她的音乐造诣,却可以令她的演绎风格千变万化,可俗可雅,可以阳春白雪,也可以下里巴人。

唱歌唱到这种境界,能听她唱一曲,已经是听众莫大的荣幸,这种听觉和灵魂的享受,千金难买。

尽管她跟齐萱,在演唱道路上并不相同,但是她们的境界,已经殊途同归,那就是只要站在舞台上,就是一道绝美的风景。

学员的竞演歌曲,到了这第四首,终于逆转了前两首的颓势,邓琦,足以跟齐萱抗衡。

听完这首歌之后,叶落一边回味,一边跟全场所有人鼓掌。

这首歌,邓琦演唱不输齐萱,而且歌曲本身的质量,远在《雪花》之上。

李逸鸣这一轮,终于发飚了。

叶落回味良久,问丁少阳道,“不知这首歌,叫什么名字?”

“《红颜劫》。”丁少阳说出三个字。

“好歌,好歌手。”叶落连连点头,“学员四首新歌,当以此为首。”

“我同意。”陈天华说道。

俞佐也说道:“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种弹唱,是中国最古老的民族唱法。这首曲子,古风之中又有新意,非常好。”

丁少阳微微一笑:“好了,接下来,是谁的歌啊?”

叶落、陈天华、双鬼眼神一致看向了别处,没理丁少阳。

下一首,其实是丁少阳的新歌,他拿到了四、五的签位。

丁少阳耍宝失败,但他反应也快:“哎呀,刚才听得太入神,都忘了,好像下一首是我的歌嘛。”

陈天华到底跟丁少阳是老交情,此时恰到好处地给了老丁一次助攻:“丁总监,你之前把邓琦都用了,那接下来,你用谁啊?我记得天籁的歌手里,是没有唱民族的。难道,你又要请某一个师妹出关吗?”

“师妹啊,只能请一个,多请要打架。”丁少阳洒然一笑,说道,“至于我这次请的到底是谁,大家请看台上吧。”

舞台上得灯光应声而灭,幽蓝的地灯一直延伸到舞台最深处。

一个歌手,随着伴奏音乐,慢慢走到前台,灯光一打,全场沸腾。

中国的新民族唱法创始人朱峰,有三个得意门生。

如今亮相的这位,就是三人之一,也是最年轻的一位,中国总政歌舞团团长,领少将军衔,杜鹏海。

如今中国的民族唱法,以新民族唱法为主,各种重要的文艺演出,压轴的歌曲,一般都是新民族唱法的大歌。

而最近十年,中国的新民族唱法的大歌,十有八九,出自总政歌舞团。

杜鹏海是唱作人,既能唱,也能写歌,他在民族音乐圈子里的地位,跟陈天华在流行音乐圈里的地位是差不多的,十年天下第一人。

所以杜鹏海一亮相,全场皆惊。

这位少将,最近几年,除了春晚,其他的舞台都不怎么上了,今天却忽然出现在了这里,别说观众,叶落都大跌眼镜。

难怪丁少阳之前说自己的歌手不输齐萱,现在看来,确实不输。他手里一个是流行乐第一天后,一个是民族乐第一歌王,这就跟打牌的时候捏着大小鬼一样,胆肥着呢。

陈天华也愣了,问丁少阳道:“杜老师你都请得到?”

“他是我师弟,当然请得到。”丁少阳淡淡说道。

“我记得杜老师没在天京音乐学院念过书啊,他是审阳音乐学院毕业的。”陈天华有些迷糊。

“我自小拜北派琵琶宗师钱山为师,杜鹏海,是我师父的二弟子。”丁少阳微笑说道。

陈天华苦笑一声:“原来如此。”

丁少阳笑道:“我知道你手里捏着陈倩,叶总监手里有他师娘齐萱,我要是不把我这师弟请出来,怎么跟你们玩儿啊?”

这时候,俞佐一脸抑郁地插话道:“丁总监,你在显摆你们人脉关系的时候,请考虑一下我们哥俩的感受。”

丁少阳、陈天华、叶落三人一听这话,都笑了。

丁少阳说道:“我之前不是问过你们民族唱法行不行的嘛,你们说行啊。”

“曲子是行啊,歌手……”俞佐挠了挠头,“哎,真是失算。”

导师一番言论之后,舞台上国内公认的民族歌王,杜鹏海一亮嗓,全场叫好。

丁少阳的这首歌,也是巧了,写得同样是雪。

燕山雪花大如席,片片吹落轩辕台。

北方人写雪的那种霸气,是南方人难以企及的。郭振他们跟丁少阳的级数差距,又如此巨大。

所以这首《燕山雪》,除了唱方面,齐萱和杜鹏海打平之外,其他各方面都被无悬念碾压。

这么一来,原本稳如泰山的叶落,在第五首竞演歌曲完成之后,在旁人眼里,已经摇摇欲坠了。

因为无论是丁少阳还是李逸鸣,都拿出了极为出色的作品,两首歌不出意外,都能拿到极高的票数。叶落的学员组新歌,相比之下,这次后腿拖得有点大。

看到丁少阳如此强势的表现,叶落倒是心中欣慰。

到了这个份上,如果叶落还是认为自己稳拿冠军,那就太狂妄了。

事实上叶落也很想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,因为之前几轮,叶落其实都认为没什么悬念。

但是今天,悬念有了。

这一次,是叶落近半年以来,无论是新锐女生舞台上,还是原创好歌曲舞台上,第一次对冠军没把握。

这种感觉,让叶落既新奇又兴奋。

“上一轮,陈总监说你是如来佛,我是孙猴子,结果我没能逃得出你的五指山。”丁少阳对叶落笑道,“那这一次,我看看你能不能逃出去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