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0章 南方第一嗓

与楚沫儿同床而卧,这事儿叶落其实干过不止一次了,但亲昵之举,也不过是点到即止。

叶落对楚沫儿,既宠爱,又尊重,这位终究是要娶进门的女子,不急于一时。

而且这次是在自己家里面,老房子,隔音不太好。要是弄出太大动静,父母听见了其实不要紧,但是老曹还睡在隔壁呢,不像话。

因此这一夜平平安安,两人相拥入眠。

次日清晨起来,叶落在窗口一张望,外面雪下了一夜,如今早已银装素裹,白茫茫一片,一眼看去,令人心旷神怡。

“咱周山,有些年没下这么大雪了,真漂亮。”叶落笑道。

“漂亮是漂亮。”楚沫儿轻声说道,“可是,这么大的雪,咱们怎么回去呢?”

“不着急。”叶落笑道,“今天才周一,我们索性就再休息一两天,等路面情况好一些咱再回去,安全第一嘛。”

“嗯,那我要去跟学校请个假,今天有课呢。”楚沫儿拿出了手机。

“我也得跟工作室里说一声。”叶落点点头,也掏出了电话。

叶落先打给唐锦绣,通报了一下自己的行程安排,并且建议唐锦绣在家办公几天,别去工作室了,上都也在下雪,不安全。

叮嘱完了唐锦绣,叶落又给胡贾宁去了一个电话,老胡就住在秀水片区,叶落把学员们和录音棚暂时托付给他,让他上下照应着点儿。

胡贾宁自然是答应了,叶落最后一个电话,打给了郭振。

“今天我来不了了,明天也很可能回不去。”叶落开门见山地说道,“你们本周要出的歌,怎么样了?”

“词曲算是弄出来了,正在编曲呢。”郭振在电话那头说道,“回头出了编曲小样,我第一时间发你手机里吧,让你把把关。”

“把关就不必了,反正你们的曲子无论好坏,我也不会改你们的。我只是想提醒你们一下,尽早做完,要给师娘一些熟悉的时间。”叶落说道。

“这你放心吧,最晚今天晚上,一定齐活儿。”郭振说道。

郭政正说着,忽然发出一声惊叫:“我擦!”

“什么情况?”叶落吓一跳。

“依依这死丫头,把雪放我脖子里了!”郭政叫道。

“指导老师,好大的雪啊!快回来打雪仗啊!”虞依依欢快的声音传来。

叶落笑了笑,对郭振说道:“你看着她点儿,这丫头没见过雪,不知道厉害,回头别起冻疮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……

叶落和楚沫儿两人,在周山一待,就是两天三夜。

冬季,东海的节贝类等海鲜进入休眠期,体内营养物质消耗小,肉质细嫩味道鲜美,正是出海货的季节。

叶老爷子,是村里最好的鱼把式,村子里的渔民,有一半是他徒弟。

一听说叶家小子回来了,还带着女朋友,一有渔船回村,准有鱼老大带着海货登门。

比手掌还大的梭子蟹、两枚手指头那么粗的对虾、普通鱼盘都装不下的大鲳鱼,还有近年来越来越少的野生小黄鱼,家里冰柜都塞满了,估计能吃到过年去。

光吃这些还不够,就连叶家后院那只老母鸡,终究还是遭了叶老爷子的毒手,变成一锅浓汤,连汤带肉地进了叶落和楚沫儿两人的肚子里。

知父莫如子,叶老爷子的想法,叶落心里透亮。肯定是觉得楚沫儿身子单薄,将来不好生养,一来就着急给她补。

其实楚沫儿身子,没那么单薄,这个叶落最有发言权,不过这事儿也不能跟自家老爷子说,叶落只能闷头跟着吃。

两天下来,楚沫儿都吃怕了,小肚子上软肉见长,周二晚上依偎在叶落怀里,摸着肚子发愁。

“周四还要登台呢。”楚沫儿说道,“回去我要报个塑身班了。”

“别扯了。”叶落笑道,“你这腰啊,本来就太细,我老怕会断,这下差不多正好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了,你不信?我再用手量量……”

“呀!这不是腰!”

“嘘,轻点儿。”

……

江南的这场大雪,周二下午就停了,路政部门忙活了一宿,到了周三上午,从周山到上都的两座跨海大桥,全线恢复通行。

一大清早,叶落跟叶老爷子聊了一会儿,把要在村里给二老盖座新房的想法一说,结果被叶老爷子训了一顿。

“我身体比你还壮实呢,别看是在村子里,但是一年出几趟海,也有十几二十万的收入,还稀罕你的钱?”叶天明瞟了自己儿子一眼,“你先把自己顾顾好吧,上都新房子弄好没有?”

“正在弄。”叶落应道,买房子这么大的事情,叶落当然会让父母知道。

“那就把你自己的新房子弄好一点,别心疼钱。我这儿,你别管。”叶天明说道。

叶落没辙了,劝道:“儿子不是现在有点能力了吗?您好歹让我尽尽孝心啊。”

叶天明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这一辈子,虽然挣得是辛苦钱,却从没短过家里的吃穿。你如今能耐比我当年大,这很好。但是家里面,只要我还活着,就不用你操心,你只管放心去闯。”

叶落还要再劝,却被叶天明又白了一眼,“行了,赶紧滚吧,知道你事儿多,亲爷俩,矫情啥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叶落挠了挠头,只能站起来告辞。

今天礼拜三,还得去上都电视台彩排,明天,就该上节目了。

……

在路上紧赶慢赶,到了上都电视台,还是误了时间。

这个节目的彩排,叶落原本一直是第一个,今天一迟到,就只能挪到最后。

不过这事儿叶落也不着急,去候场厅等着呗。

一进候场厅,郭振他们都在了,这几个学员围着一个女子,正在聊天。

这女子气质极佳,脸上带着妆,很漂亮,年纪看不出来,但肯定是三十岁以上了。

看到这个女子,叶落赶紧正了正神色,走过去恭声称呼道:“师娘。”

这位就是牛学义的妻子,当年上都市音乐学院的校花,如今上都歌舞团的团长:齐萱。

几年前叶落刚来上都求学,人生地不熟,没少受到牛学义和齐萱的照顾,所以他跟师父师娘感情很好。只是最近半年太忙,有一阵子没见面了。

“叶落来啦。”齐萱看到叶落,脸上挂着埋怨,“你这孩子,好久没上家里来了。”

叶落歉意地说道:“师娘对不住,我最近确实忙,改天,我一定登门拜访。”

“嗯。”齐萱这才满意,笑着点点头,转向楚沫儿说道,“这是沫儿吧?”

“阿姨您好。”楚沫儿点头招呼。

“别叫我阿姨了,随叶落叫我师娘吧。”齐萱站了起来,“来,让我好好看看你。”

楚沫儿最近也是算是见过世面了,叶落父母刚见完,眼下看见师娘倒也不虚,落落大方地走到齐萱跟前,亲切地叫了一声:“师娘。”

“哎。”齐萱应了一声,然后说道,“哎呀,你看我这也没个准备……”

一边说着,齐萱一边把脖子上的一串珍珠项链解了下来:“这串项链,是你师父去年送我的,戴上吧。”

“这……”楚沫儿脸上有些为难,看向了叶落。

“师娘跟娘是一样的,你就收下吧。”叶落点点头。

“我给你戴上。”齐萱伸出手,轻轻把楚沫儿身子扳过去,替她戴上了项链,再扳过来,叹道,“嗯,真漂亮。看到你啊,师娘就觉得自己老了。”

“师娘,这话怎么说的。”叶落笑道,“您在我眼里,永远二十岁。”

“就你嘴甜。”齐萱笑道。

聊了一会儿闲天,叶落问道:“师娘,今天给您的这首歌,您还满意吗?”

“还好。”齐萱微微笑道。

“师娘……”虞依依坐在齐萱身边,顺势傍上了她的胳膊,腻声说道,“听到您会上台唱我们的歌,我们可是熬了好几个通宵呢,你看我黑眼圈都出来了。”

齐萱脸上泛起怜爱之色,摸了摸虞依依的头:“依依乖,回头啊,我给你一瓶眼霜,专门去黑眼圈的。”

“嗯!”虞依依用力点点头。

“师娘,你别听她胡扯。”叶落笑道,“她这两天光顾着玩雪了,歌都没怎么写,全是郭振他们弄出来的。”

“是吗?”齐萱看了一眼身边不敢作声的郭振,“郭振,那你有进步啊。”

“嘿嘿。”郭振挠了挠头,“在叶落身边待久了,多少能借点仙气。”

正聊着,丁少阳带着李逸鸣等四个学员,走进了候场厅。

看到了叶落一行人,丁少阳没理叶落,而是先对齐萱说道:“齐老师好,老牛没来啊?”

“丁老师好。”齐萱点点头,“老牛在家睡觉呢。”

“嗬,这懒鬼。”丁少阳笑了笑,大大咧咧走到叶落身边,吐槽道,“你小子真不厚道,上周,让你别上,你自己上了,这周你干脆把长江以南公认的第一金嗓子都请出来了,还让不让人活啊?”

“考题都让你们定走了,我也是被逼无奈,这才请我师娘出山。”叶落淡淡笑道。

“另外一个歌手是谁啊?”丁少阳问道。

“你猜?”叶落问道。

“这个还用猜,楚沫儿在这儿,不是她还能是谁。”丁少阳翻了翻白眼。

叶落笑了:“那丁总监这轮,请出来的是谁?”

“嘿嘿。”丁少阳微微一笑,“不告诉你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