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6章 师娘出马

这天是周六,北方又来了一股冷空气。

强劲的北风,吹散了萦绕多日的雾霾,天京市的天空,露出久违的碧蓝本色。

“总算能开窗了。”丁少阳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前,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,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神情。

可惜这种愉悦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,他的肺因为小时候落下的病根,受不了冷。三两口冷空气吸进去,丁少阳马上又开始咳嗽起来,咳得直不起腰来。

“师父。”李逸鸣站在丁少阳身边,脸上露出关切的神情。

“没事儿。”丁少阳摆了摆手,站起来意兴阑珊地关了窗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叹了口气说道,“哎,压不住啊。”

“什么压不住?”李逸鸣没明白。

“叶落那小子,压不住。”丁少阳脸上颇有些萧索之色,“我原以为,联合我、陈天华、双鬼之力,总能让他的步子再缓一缓,却没想到,反而加快了他称霸的脚步。连续三轮下来,我感觉他已经势不可挡了。”

“师父,这个怨我。”李逸鸣脸上也有愧色,“我知道您原本对我寄予厚望,可是最近两轮,我都没有帮到您。”

“不怨你。”丁少阳笑了笑,“说到底,你还是太年轻了,才华虽然高,性子虽然稳,但终究全面性差了一些。而且这两轮你也算点背,都是你不太擅长的考题。不过,这一轮就好一些了。咱们中国的民族歌曲,你是可以的。”

说到这里,丁少阳好像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去年,你的毕业设计,就是一首民族歌曲,没错吧?”

“您记得没错。”李逸鸣微微点了点头,“就是因为这首歌,你这才钦点了我,一毕业,就作为您的私人助理。”

“是啊。”丁少阳笑了笑,“你之前在学校里,也是不显山不露水的,我差点走眼。结果那首歌,你倒是厚积薄发了,当时我就知道你是一块上好的璞玉,这才带在身边雕琢。

这一年多,你没有让我失望。你的性子比我稳,才华不比我当年低,你未来的音乐成就,应当还在我之上。

只可惜啊,这世上出了个叶落。

不过没事,你性子稳就不怕。就跟当年的我和陈天华一样,二十年前,世人都觉得我比陈天华强,但是他稳中求进,现在呢,我看反过来了吧?

所以你只要稳住,保持进步,这就可以了。未来的事情,谁都说不准。”

李逸鸣扶了扶眼镜,说道:“师父,我倒是觉得,就算是现在,您依然比陈天华强。最近两期你下场之后,名次都比他好。”

“呵呵,其实差不多。”丁少阳摇了摇头,“我这边,毕竟占了歌手的便宜。好了,不说这些了,这礼拜的竞演歌曲,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李逸鸣腼腆一笑:“大家都很给我面子,本期我主导。”

“那就行。”丁少阳点点头,“行了,我们吃饭去吧,下午听听歌。”

……

上都市,这一天迎来了一场小雪。

虞依依岭南广城人,这辈子除了在电视上,就没见过雪,高兴坏了。

毛毛今天就在一楼玩耍,一直跟着她,一人一狗在录音棚跑进跑出的,很开心。

“指导老师,来打雪仗啊!”虞依依看到叶落从二楼下来,兴致勃勃地邀请道。

叶落看了一眼窗外,笑道:“就这么点大的雪,连续不停下个一整天,地上都不一定能有积雪。还打雪仗,你想得太多了。”

“哦。”虞依依脸上有些失望,在控制室里乖乖坐了下来。

“这么喜欢雪啊?”叶落一把抱起脚边的小金毛,又看了看虞依依的神色,笑道,“那这样吧,等你出新专辑的时候,我给你写一首关于雪的歌。”

“好啊。”虞依依又开心起来,然后她看着叶落手里拿着的一叠曲谱,问道,“哎,指导老师,今天你又要录歌啊?”

“是呢,有四首歌要录。”楚沫儿也走了下来,来到叶落身边,替叶落回答道。

“喂!指导老师录歌啦!”虞依依一嗓子嚎了出来。

会议室的门一下子就被推开了,郭振、张恒、曾学真三人跑了出来,一个个开始抢耳机。

胡贾宁摇了摇头:“你们这群小子,一到这个时候,看见耳机就跟毛毛见了狗粮似的。”

“胡哥。”张恒笑道,“听听导师的歌,说不定我们回头就有灵感了。您是不知道,这两天愁死我们了,新歌完全没思路。”

“我看出来了。”叶落点点头,指了指虞依依,“这丫头都放弃了,心思全在雪上面了。”

“哎呀,指导老师,人艰不拆啊!”虞依依嘟着嘴说道。

“那好吧。”叶落笑着摇了摇头,“不过,你们可要抓点紧,周三彩排,歌最晚周一晚上你们要弄出来,不然人家歌手来不及练。”

“歌手联系好了吗?”郭振问道。

“联系好了,绝对大腕儿!上都市歌舞团的团长,齐萱老师。”叶落说道。

“啊?齐老师?”郭振显然听说过这个名字,脸上扭成了苦瓜,“那我们死定了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虞依依问道。

“齐老师浸淫民族唱法二十多年,是咱们南方民族乐圈子里,数一数二的金嗓子。”郭振苦笑道。

“那是一个高手咯,这是好事啊!”虞依依眨了眨眼。

“可问题是……”郭振说道,“齐老师同时还是咱师娘。”

“啊?师娘?”虞依依没明白过来,看了看叶落,又看了看楚沫儿,“指导老师,你家里难道还有童养媳吗?”

“不是这个师傅。”郭振一脸挫败地赶紧纠正,“齐老师是牛老师的爱人。”

“可不是。”叶落对虞依依笑道,“当年咱师父追师娘,七月初七,他带一把吉他走到女生宿舍楼下,把师娘叫出来,当着师娘的面,连弹七首即兴曲子,穷矮搓从此逆推白富美,牛逼得不行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虞依依也笑了。

“你别笑了。”郭振垂头丧气地说道,“我们这次完蛋了,师娘亲自出马唱咱们的歌,要是写得烂,牛老师不会放过我们的。”

“所以啊,写得好一点儿。”叶落笑道,“师父让我给你们传句话,张恒和曾学真,他管不着,但是依依和郭振,你们俩的文凭,可是他说了算的。要是歌不好,让咱师娘上台去丢脸了,毕业证你们就别想要了。”

“不是吧!”虞依依这下也知道怕了,“那指导老师你赶紧录歌吧,我们听完好回去写歌!”

叶落笑着把手里的曲谱递给一旁的楚沫儿:“沫儿,咱们先录这首。”

“嗯。”楚沫儿拿过曲谱,推门进了录音室。

今天录的第一首歌,是恋之旅程中的第十四轮主线歌,楚沫儿先来。

这一轮的主线歌,叶落玩了一个小花活。楚沫儿演唱的主线歌,在另一个世界,创作者和原唱,是一个男歌手。

而叶落即将演唱录制的歌曲,在另一个世界首唱的,是一个女歌手。

两人其实有一个反串。不过这种反串,因为歌曲本身的性别指向并不明确,所以估计乐迷们听不出来,也没什么别扭的地方。

第十四轮的主线歌,在剧情上,还不是转折,但已经是剧情转折的重要铺垫和前兆。

楚沫儿进了录音室之后,看了看歌词曲谱,也就三五分钟,抬起头来跟叶落笑了笑。

“这首歌,怎么唱不用多说了吧?”

“不用。”楚沫儿说道,“其实在唱了这么多轮的主线分手歌,这首歌,我好想赶紧唱出来。”

“呵呵。”叶落笑道,“你其实也是一个苹果派,只不过你隐藏得比你妈妈好多了。”

楚沫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,然后调整了一下身前麦克风的高度,看向了叶落身边的胡贾宁。

胡贾宁瞟了一眼身边的叶落,吐槽道:“你这不是废话嘛。她不是苹果派,难道还希望跟你真分手啊?矫情。”

叶落被胡贾宁说得翻了翻白眼,毫无还嘴之力。

胡贾宁心满意足地扭过头,对着楚沫儿打出了倒数的手势,专业范儿十足,倒数到一,伴奏音量推上。

非常干净的钢琴前奏,然后楚沫儿的唱腔马上跟进。

“分手那天,我看着你走远。

所有承诺化成了句点。

独自守在,空荡的房间。

爱与痛在我心里纠缠。

……

想你的夜,多希望你能在我身边。

不知道你心里,还能否为我改变。

想你的夜,求你让我再爱你一遍。

让爱,再回到原点。”

歌名:《想你的夜》。

这首歌,仿佛是唱出了楚沫儿压抑已久的心声一般,这妮子第一次演唱,就搏得了胡贾宁的连声叫好:“到位!过瘾!一遍过!”

“不多录一遍备着?”叶落问道。

“不用了。”胡贾宁摇了摇头,“非常完美,我后期都没什么活儿。”

“太棒了。”郭政笑道,“这首歌,对于苹果派来说,真是一个喜大普奔的消息。”

虞依依也笑道:“对于酸梅汤来说,也是一首好歌。”

“哦?”郭振没听懂,“酸梅汤不是一群希望男女主角分手的乐迷嘛,怎么会是好消息呢?”

“哼,你们苹果派,根本就不了解我们酸梅汤。”虞依依说道,“我们只是想让这份恋情受一些挫折,要经受住一些考验,这样以后的恋情才能更加牢固。

我们并不是真的想看到悲剧收场,只是希望这段恋之旅程,可以有一些悲伤的风景罢了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