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0章 金童玉女

一听到丁少阳的这个问题,叶落就知道,老丁这家伙,又开始调皮了。

这个问题要是回答不好,回去以后楚沫儿面前没法交代。

叶落眨了眨眼,回道:“因为有一个女子,虽然只有一人,却有万种风情。弱水三千,我独取一瓢,这就足够了。”

听到叶落的这句回答,丁少阳一边哈哈大笑,一边开始拍手掌。

全场观众也都发出会意的笑声,大家一起鼓掌。

丁少阳扭头对观众们说道:“大家都懂了吧?知道为什么叶总监情歌写这么好吗?

就这种口才,泡妞那肯定是无往不利啊!阅尽天下红颜,那不叫事儿。”

叶落都无语了,自己口才确实不错,但是跟丁少阳交手,还真是感到有些吃力。这老狐狸不仅肚子里有货,而且还没脸皮没节操没底线,叶落还是嫩,吃不消他。

好在这时候,陈天华对叶落伸出了援助之手,在丁少阳背后捅了一刀:“丁总监,你就别只顾着说叶总监了,你当年,呵呵。”

陈天华就只这么笑了两声,丁少阳马上换了话题,正对镜头说道:“好了,那么接下来,应该轮到叶落导师组的学员们。上一轮我记得虞依依表现很不错,不知道这一轮怎么样。”

“听听看吧。”叶落也苦笑了一下。

其实叶落刚才点评这么客气,并不是单纯地给丁少阳和李逸鸣面子,他同时也在向观众评委们为自己的学员们打底。

本轮虞依依他们整出来的歌,比上一轮差远了。

这首歌的词,是虞依依一个人出的,一个十六岁小姑娘,初恋什么滋味还不一定知道,写对唱歌曲的歌词,肚子里再有墨水,效果也是可想而知的。

郭振他们,在这方面也是一群猪队友。几个人关在会议室里小一礼拜,熬成四只熊猫,结果弄出来的歌呢,也就比刚才李逸鸣那首好一丁点儿。

接下来的两组,也差不多。

四首学员新歌听下来,就歌曲本身而言,叶落觉得双鬼那组,较好一些,但是双鬼派出来的歌手,又有些吃亏。

整体而言,学员们互相之间的差距没拉开,本轮到底鹿死谁手,还是要看导师们的。

很快,竞演过半,导师席上的气氛,也逐渐开始凝重起来。这是导师全员下场的第二轮比斗,第一轮玩过之后,大家争胜的欲望慢慢被吊上来了,这一轮,其实谁都不想输。

陈天华最近抽签手都很臭,今天也没能幸免,导师组,他的新歌先上。

舞台上的灯光暗了下去,蓝色的通道地灯亮起,舞台深处,出现了两个身影。

“猜猜看,是谁。”丁少阳扭头对叶落说道。

“这我上哪儿猜去?”叶落摊手道。

陈天华派出来的歌手,因为环球底蕴深厚的缘故,其实是最难揣测的。

“我猜到了。”丁少阳笑道。

“嗯?谁?”叶落问。

“杨飞城、严欣。”丁少阳报出了两个名字,“唱这种歌,陈天华肯定会派出他们俩。”

叶落在脑海中飞速地搜索这两个名字,不一会儿,他想起来这两人是谁了。

这是一对二十年前的金童玉女。当时的华语乐坛,在阎无忌的倡导下,曾经刮过一股复古风,有许多非常好的传统歌曲,被翻新成流行歌曲,流传至今。

当时现在的三王四后,都还没出道,被阎无忌推在最前线的,男歌手是杨飞城,女歌手,就是严欣。

两人是师兄妹,男的英俊帅气,女的甜美动人。分别出过个人专辑和两人合作的对唱专辑,无论是外型还是嗓子,都是一时之选,被誉为金童玉女。

后来有情人终成眷属,俩人结了婚,杨飞城能力不错,除了唱歌,投资理财也是一把好手,逐渐携妻子淡出了歌坛。

现在算起来,这两人的年纪,应该跟陈天华、丁少阳差不多,四十岁出头,也不知道保养得怎么样。

舞台上的两个歌手,逐渐走到了前台,灯光一打,全场皆惊。

这种惊讶,不是因为认出歌手是谁,而是忽然出现的这两人,非常养眼。

仔细看看,从一些细节上,叶落可以看出来,两人其实并不年轻了,但是风采气度,却令人心折。

看着台上的这对人,叶落不由想起了楚沫儿的父母楚文轩和蒋婉秀,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,女的像花儿,却可以躲过岁月的侵蚀,男的像酒,在时光中越沉越香。

而且这两人一站在台上,谁都会觉得两人是一对,分不开,天造地设一般。

“嗬!”丁少阳这时候叹道,“这种感觉,就跟看见二十年后的叶落楚沫儿似的。”

“老丁,你总算说了一句人话了。”叶落很受用,点头笑道。

“不过光好看没用啊。”丁少阳笑道,“还得听唱得怎么样。”

很快,音乐前奏响起,叶落听了听,有竖琴、钢琴、小提琴,曲调非常柔美抒情。

这首歌,先进的是女声的歌词,严欣主歌部分一出来,叶落不由得连连点头。

这个女歌手,不仅相貌保养的很不错,嗓子也是如此,听起来非常软糯甜美。

她的流行乐唱法,是老式学院派的唱法:拍子压得极稳,咬字清晰、直接,没有那些新式的转调,尾音的颤音处理,也是工工整整,先拖两小拍长音,最后才颤音点缀一下。

这种唱法,在新式唱法的冲击之下,如今的年轻人听起来,会略显呆板。但是在叶落耳中,却没这个问题。

新式唱法,突出的是个性和自由,辨识度高,有利于如今商业音乐的发展。而老派的唱法,更多体现的是严谨,以及音乐本身的魅力,两者各有所长。

而严欣虽然唱法是老式的,但依然能让人过耳不忘,因为她的声线,实在是太甜美了,极度地悦耳,好听极了。

严欣唱完一段,杨飞城进词。

他的唱法,跟严欣一样,而他的声线,却非常清澈,男歌手最头疼的换声点问题,在他嗓子里听不到,高低音的音色非常统一,显得功力极为深厚。

叶落不由得连连点头,果然是二十年前最强的一对歌手,唱法虽然老派,但是技艺却被打磨得越发圆融,看来这二十年,他们虽然淡出了歌坛,但平时肯定也在练。

拳不离手,曲不离口。一天不练自己知道,两天不练同行知道,三天不练,观众就知道了。要是这两人二十年不练歌,现场肯定唱不出来这个水准。

两人分开唱,已经非常棒了,到了副歌高低音一合起来,更好。

严欣的“甜”,融入杨飞城的“清”中,就像是一道甘甜的山泉水,从高山上汩汩而下,最后流入全场听众的耳内。

而两人在台上,每一个举动,每一个眼神,都是那么自然而又默契,情、景、音,三者结合,无论听觉还是视觉,都让全场观众得到了极高的享受。

陈天华的这首曲子,写得很温。这种温的感觉,不是曲调平,这首歌的音域其实并不小,只是高低音的过渡,陈天华做的非常自然,都有台阶,能让两个歌手缓着上。

陈天华这么做的用意,叶落猜得出来。

这样一来,既能让歌手在不同音区展现音色,又能让观众把注意力集中到歌手的声线控制上,而不是曲子本身的高低起伏。

说到底,歌还是要让歌手唱出来的。音乐人在把控曲风的时候,一定要抓住歌手的特点,懂得量身定制。

这对二十年前的金童玉女,唱法老派,跟年轻歌手飚高音,比冲击力,那是比不过的,但是他们的声线控制,已臻化境。这首歌,突出的就是声线。

音乐人,其实是一种用成全别人的方式来成全自己的职业。陈天华在这一点上,做得就像一本教科书。

这首歌唱完,观众席上的动静,马上就跟之前的几首歌不一样了,掌声如雷,不少观众起立鼓掌。

这种档次的差距,非常明显。

丁少阳鼓了会儿掌,说道:“二十年前的金童玉女,退出歌坛多年,但是在今天的这个舞台上,他们依然是那么闪耀夺目。这其实是不科学的,但是他们做到了。

我想,今天之所以有这个效果。首先,是他们两位歌手,在平日生活中对自己的严格要求,所以无论是嗓子还是外貌,都保养得那么好。

哎,飞城,你先别走嘛,你平时用什么护肤品,介绍一下呗!”

杨飞城没理他,下台去了。观众们则是哄笑一片。

丁少阳虽然吃瘪,但毫不在意,继续说道:“那么其次,我想这也是陈总监的功劳。

我注意到,刚才这首歌,虽然听起来婉转动听,但其实长音不多,而且高低音台阶做得非常顺,这种歌曲,在现场表现力上,因为这两个特点,难免会打折扣,但是,却会让歌手的演唱难度,降低不少。

而陈总监今晚让我最感到惊艳的是,虽然歌曲整体略温,但是陈总监却硬生生地,用优美的旋律,弥补了现场表现力的问题。

这首歌,真的很棒。”

丁少阳这番话,说的很到位,现场掌声一片,陈天华也欣慰地点点头。

看来今天,丁少阳是陈天华的知音。

当然叶落也是,不过他却没说什么,只是微微笑着,等着下一首竞演歌曲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