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章 生根发芽

上都市,梦想唱片总部大楼。

秦时月花容惨淡,全身裹着一块厚实的毛毯,缩在自己的沙发椅上,手上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。

她手背上,贴着一个白色的创可贴,刚打完吊针回来,手背还有些轻微的浮肿。

办公桌上,摆着各式各样的药瓶子,秦时月放下了杯子,想拿药,结果忽然打了个喷嚏,手一颤,药瓶子都被碰掉了。

“哎呀,我的秦姐姐啊。”助理小金走过来,弯腰把药瓶子捡起来,然后说道,“您生病就在家里待着嘛,还来公司干什么?”

“家里没人,太冷清了。”秦时月看着小金说道,“来这里,至少还有你陪着我。”

“您这话,倒是听得我心里挺暖的。”小金叹了口气:“可是我知道,现在您并不想让我陪着,要是叶落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秦时月打断道,“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其实您也别这么倔。”小金劝道,“您现在生病,让他过来探望您一下,于情于理都说得通啊。既然想他,就让他来呗。”

“我现在这个样子,不能让他看见。”秦时月摇了摇头,“我在他面前,从来都是精力充沛,容光焕发的。上次被他看到我疲倦的样子,已经很不好了,这样更不行。我要赶紧好起来,我答应过他了,下礼拜还要帮他登台呢。”

小金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
大家都是女人,她知道女人,尤其是单身的女人,一旦生病,心理会很脆弱,语言刺激一过,很容易情绪崩溃。

小金觉得这个话题,不能再继续下去了,她看了看办公室上的钟表,转换话题道:“哎!两点了呢!”

秦时月一抬头,微微一笑:“是呢,我都烧糊涂了。”

正说着,秦时月电脑上发过来一个视频邀请,秦时月一看,是贝晴。

秦时月和贝晴两人,在拍《歌后》的时候,关系很不错。这份友谊,并没有随着拍摄的结束而结束,平时互相之间,还在联系。

“小金,把我的手包拿过来。”秦时月连忙对小金说道。

小金连忙照办,把包递给了秦时月。秦时月打开手包,拿出粉底唇膏,对着办公桌上的镜子,快速地给带着病容的自己补了个妆,觉得差不多了,这才接受了贝晴的视频邀请。

“怎么这么久才接啊!”贝晴在视频那头嚷嚷道。

电脑里的贝晴,显然是在家里,有暖气,穿得是低胸吊带。

这女孩儿年轻,今年二十一岁,跟叶落一样大。天生丽质,眼下就算是素面朝天,也是唇红齿白,明眸善睐,脸上带着被暖气热出来红晕,整个人光彩照人。

“刚才在洗手间,回来才看到。”秦时月笑了笑说道。

“哎!你的唇膏很漂亮啊,哪儿买的?”贝晴问道。

“淘贝啊,一会儿我把店铺网址发你。”秦时月说道。

“嗯。两点了哦,我们一起听歌吧。”贝晴笑道,眼睛笑得像月牙儿。

“你现在笑得那么开心,听完歌之后可不许哭哦。”秦时月笑道。

“尽量争取吧。”贝晴说道,“叶落这个家伙太过分了,最近就没写过一首喜庆的歌。苹果派们又快造反了,我一直劝着他们,这才没写第二封公开信。”

“谁让你是苹果派的头头呢?”秦时月玩笑道,“而且你还暗恋叶落,所以就变成他的爪牙,还要替他擦屁股喽。”

“谁说我暗恋他了?”贝晴睁着一双大眼睛说道,“我是明恋好吗?结果这家伙就是个绝缘体,对他放电没用。”

“当然没用了。”秦时月下意识地脱口而出。

“这么说,你也试过啦?”贝晴问道。

“没……没试过。”秦时月赶紧摇头,“我们还是听歌吧。我开一下电脑内放,我这边放歌,你听就好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贝晴点点头。

秦时月操作电脑,点进了叶落的音乐专区,因为身体虚脱,她的手都在微微发抖。

专区里,两首歌都在了,两个女子先听了《好久不见》。

秦时月一边听歌,一边在观察贝晴的表情。

秦时月得出了经验,贝晴听叶落的歌,表情是渐变的。

一开始是一脸期待兴奋,然后慢慢地,眉毛就耷拉了下来,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呆滞。再过一会儿,小嘴微微嘟起,嘴角和下巴开始抽搐,眼圈开始发红。

再然后,就是泪如雨下。

这女孩子听叶落的恋之旅程,每次那张漂亮脸蛋上,都会这样来一遍,秦时月百看不腻,觉得很好玩。

今天还是一样,秦时月把《好久不见》放完,下意识就去抽桌上的纸巾,想递给她。

贝晴在电脑里看到秦时月手里拿着的纸巾,破涕为笑,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问道:“秦姐,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啊?”

“这样挺好的。”秦时月微微笑道,“我们艺术从业者,就应该有一颗敏感的心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哭呢?”贝晴问道。

“叶落的歌,我听得太多了,早有心理准备,所以能忍住。”秦时月答道。

“那好吧,我们听下一首吧。”贝晴擦干了眼泪,脸上的神情再度兴奋起来。

这不得不让秦时月对她感到佩服,这女孩子,天生就该去当演员,脸变得太快了。

一边感叹,秦时月一边点下了叶落本周第二首主线歌的播放键。

歌曲一开始,大提琴和钢琴的组合,那种低沉悲伤的旋律,秦时月心里有数了,今天贝晴要哭两次。

很快,秦时月的耳机里,响起了楚沫儿的歌声。

“突然发现站了好久,不知道要往哪走。

还不想回家的我,再多人陪只会更寂寞。

……

如果你也听说,有没有想过我。

想普通交朋友,还是你依然会心疼我。

跌跌撞撞才明白了许多,懂我的人就你一个。

想到你想起我,胸口依然温热。

……”

歌名:《如果你也听说》。

这首歌放完,贝晴自然是哭了,她一边哭着,对秦时月抽抽搭搭地说道:“秦姐,你还说我呢,你不是也哭了吗?”

秦时月确实哭了,而且悲伤难以抑制,泪水完全压制不住,哗哗往下流。

秦时月关掉了视频通话,伏在了办公桌上,肩膀不住地耸动,哭得极为伤心。

小金就在一边,看着秦时月哭成这样,也有些难过,但又不知道怎么劝。

她悄悄地出门,走到楼道里的卫生间内,拿出手机,拔了个电话号码。

……

景山小区里,叶落听着丁少阳专区里的新歌。

实事求是地讲,本周无论双鬼,还是丁少阳,专区的新歌都很不错。比起自己那两首,应该差不多。

但是到底有多好,叶落却静不下心来细细去分析,他现在心猿意马,心思早就跑到隔壁浴缸里去了。

“这水怎么还没放好呢?”叶落关了电脑网页,轻声嘀咕了一句,站起身来,想去隔壁浴室看看什么情况,别是楚沫儿害羞,故意把水放小了拖着。

刚在书房里没走几步,叶落兜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,拿起来一看,发现是秦时月的工作号码。

秦时月和叶落联系,一般是用私人号码,这次用工作号码打过来,应该是正事儿,叶落赶紧接了起来,说道:“秦姐,你好。”

“叶先生您好,我是小金。”对面的女生说话压着音量,透着一股子小心翼翼。

“哦,小金啊。”叶落知道这是秦时月的助理,问道,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嗯……秦小姐最近生病了,现在人在办公室里,正在哭呢,我看着实在太可怜了,您来看看她好吗?”小金轻声说道。

“哦。”叶落神色一紧,连忙说道,“那好,我马上就来。”

挂了电话,叶落急匆匆地出了书房门,一出书房门外,叶落就听到浴室里有轻微的水响。

他明白过来了,水其实早就放好了,只是楚沫儿这妮子怕羞,没敢叫他,只是自己在浴缸里等着。

叶落也挺为难的,但是事有轻重缓急,秦时月毕竟病了,自己于情于理,都应该去马上探望,于是他敲了敲浴室的门,说道:“沫儿,秦姐病了,我要去看看她,你也一起去吧。”

“啊?秦姐病了?”楚沫儿在浴室的声音有些惊讶,“那你快去吧。毛毛下午还要打预防针,我已经跟医生预约好了,你先去秦姐那里,我明天再去探望她。”

“嗯,那行。”叶落应了一声。

……

匆匆忙忙地来到梦想唱片总部,秦时月的办公室叶落之前去过,路很熟。

到了秦时月的办公室门前,叶落一推门,发现秦时月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闭着眼。

小金迎了上来,小声地说道,“刚才哭得很惨,累了,现在吃了药,睡着了。”

“哦。”叶落点点头,走到秦时月身前,小金马上搬了把椅子,叶落坐了下来。

秦时月脸上有妆,不过刚才哭了一场,现在已经有些花了,脸上一道道的泪痕。

看着如此憔悴柔弱的秦时月,叶落心里很沉重。

那个时而天使,时而魔鬼,永远容光焕发、姿容妩媚的秦学姐,自己好像已经有一段日子没见到了。

大家都在忙,忙着忙着,原以为有些东西就会慢慢淡化,但谁曾想,那些东西却埋在了心里,慢慢生根发芽,现在,顶得胸口生疼生疼。

“叶先生。”小金这时候开口道,“秦小姐她……一直在念着您呢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叶落点了点头,轻声叹道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