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1章 千年古刹

今天的叶落,穿得一身白。

白色的中山装,白色西裤,白皮鞋,二十出头的清秀脸庞,剑眉星目,唇红齿白。

叶落从导师台往舞台上走的时候,当全场的欢呼声还在震耳欲聋时,这场表演,其实就已经开始了。

从叶落脚下的导师台,到舞台之上,这一路的地板,在灯光效果下,变成了一条青石小道。

叶落在顺着这条青石小道,缓步前行,而舞台上的布景,也在慢慢地展开。

整个演播大厅,以舞台为中心,几乎有一半的面积,都有黄色的梧桐叶飘散而下。

丁少阳看着面前飘落的梧桐叶,愣了一下,伸手去接,发现接了个空。

这是三维特效,不是实物。

而舞台之上,在一片火红枫林之后,一座青砖黑瓦、外墙斑驳的千年古刹,已经耸立起来。

一身白衣的叶落,就这么在漫天飘洒的梧桐叶中,在青石小道上,向着舞台上那座千年古刹慢慢走去,就像是从大家身边,逐渐走进了一副画里。

全场的观众,都被这种真实、庞大、并且富有诗意的布景震撼住了,掌声和欢呼马上平息下去,现场针落可闻。

丁少阳嘴角抽了抽,想说什么,终究还是没说出口。

三维特效布景,节目开始以来,首次出现,用到了叶落身上。

丁少阳心中各种羡慕嫉妒恨,刚想吐槽几句,但是他看看叶落,再看看漫天的落叶,就知道这支曲子的意境已经开始在酝酿,这个时候是不能随意打断的,如果几个导师这时候说几句话,那么叶落这二十来秒如诗如画一般的登台效果,就会大打折扣。

现场的导师虽然个性不一,风格不同,但有一点是相通的,那就是他们的品德修行和艺术造诣一样高。

看到叶落居然从登台开始,就在为这首歌布局,导师台上的四个大师级音乐人,都在期待,这一次,叶落到底会拿出怎样的惊世之作。

舞台上,那座千年古刹,显然已经年久失修,墙面上爬满了青苔,青苔上又覆着藤蔓。

叶落迈上台阶,经过一道已经崩塌了的山门,走进这座古刹的院落内,他的脚踩在铺满了落叶和荒草的地面上,沙沙轻响。

古刹正门上,一块匾额逐渐显露出来,上面是三个篆体的大字--伽蓝寺。

走到古刹寺院的正门口,叶落缓缓转过身来。

随着叶落的这个转身,整个舞台背景,都跟着叶落旋转了九十度,寺院原本与观众正门相对,此时,却变成了寺院的侧墙对着观众。

此时舞台上,有一半的空间都是寺院高耸的侧墙,而叶落就在墙外,他举手敲门,无人回应。

就在叶落被这座千年古刹拒之门外后,演播大厅中,响起了这首歌曲的前奏。

一把古典吉他,配着一架远远吊着的钢琴,前奏很短,马上,叶落的嗓音响起。

“繁华声遁入空门,折煞了世人。

梦偏冷辗转一生,情债又几本。

如你默认,生死枯等。

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。

……”

歌名:《烟花易冷》,又名《伽蓝寺》。

主歌部分,委婉低吟,叶落用了较多的鼻音,声线变得非常有磁性,而他的咬字,虽然偏软糯,但每一句唱词都交代得清清楚楚,把主歌的每一个字,都舒舒服服地送到现场所有人的耳中。

但是这首歌的歌词,艰深而妙曼,又用了一个比较隐晦的背景,所以如果脱离字幕,一般人终究是难以完全领会的。

在叶落演唱的时候,古刹的侧墙之上,开始浮现金色正楷的歌词,就好像是从水底慢慢浮上来,逐渐显现,而随着歌曲的推进,又一行一行地慢慢消失。

导师台上,丁少阳一直在认真地听这首歌。

作为一个大龄文艺男青年,丁少阳对听歌的自我要求是非常高的。叶落的这首歌,从布局到演唱,一气呵成,丁少阳不仅想听出其中词曲的美妙之处,他还想了解故事背景。

因为他毕竟是话题引导人,一会儿还有点评的任务。

作为一个音乐人,丁少阳知道,叶落的这首歌,不可能凭空捏造故事背景。

本周考的是中国风,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,那么多的题材可以去写,如果还是要去凭空捏造一个背景,那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。

丁少阳知道叶落不是蠢货,所以他一直在找,这个故事背景到底是哪段典故。

舞台上的线索并不多,一开始只有三个字,“伽蓝寺”,而叶落的主歌部分,又用了一些佛家的术语。

这个典故,应该出自佛家寺庙。但是伽蓝寺,丁少阳没听说过,所以他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--这小子用典这么生僻,连我都不知道,观众谁知道去?这是在作死吗?

所以主歌部分,丁少阳心情比较烦闷,尽管听得很认真,但实际上只听进去一半。

但是就是这一半,已经让丁少阳感到无比惊艳了。叶落这首歌的歌词,实在漂亮。

两段主歌之后,副歌一起。叶落的唱法又有不同,这首歌的原唱,在副歌部分,用得是混声技巧,很轻柔飘渺。

叶落的第一遍副歌,为了层次感,也是用混声,但是这种混声,为了照顾到现场的表现力,他加大了真音的比例。

而副歌的歌词,比主歌歌词还要好,就算脱离了歌曲故事背景,照样可以一字一句地打到所有人的心里。

丁少阳原本心不在叶落的这首歌里,还在纠结典故的事情,但是副歌一起,丁少阳就仿佛被当头棒喝一般。

这种感觉,就像原本万里乌云密布,忽然之间,太阳破开云雾,阳光从云层中喷薄而出!

那种因为内心深处的共鸣而带来的震撼感觉,马上传达到了丁少阳的全身,寒毛根根竖起,眼眶也一下子就红了,眼泪都快掉下来。

听到叶落的这一段副歌,丁少阳心中即感动,又遗憾。

感动的是,这首歌,真是能打到他内心深处。遗憾的是,今晚,其他三位导师,包括自己,在这首歌面前,大势已去。

光从词曲的水准上,今晚的双鬼、陈天华、自己,三首歌都很漂亮,跟叶落的这首歌,都有一战之力,但是作为一个音乐人的境界,却输得太多了。

无论是双鬼的《风沙渡江南》、陈天华的《重霄九》、还是自己的《虞姬饮剑》,在体现中国风的立意上,就是歌曲美妙而又点题。这三首歌在这两方面,都做得非常好,但是,严格意义上来说,又有些流于表面。

但是叶落的这首,却是真正地把流行音乐元素揉碎了,化进中国风格之中,词曲结合之后,给人带来的,不仅仅是听觉上的享受,还有灵魂上的震撼。

只从这一点来说,今晚导师四首歌,就应该以叶落的这首为尊。

在这一刹那间,丁少阳想了很多,思绪也很乱。而舞台上,叶落的第二段主歌,又放出了一个关键的线索。

“千年后,累世情深,还有谁在等。而青史岂能不真,魏书洛阳城。”

听到这句词,丁少阳有些明白过来了。

《魏书》,是一本纪传体史书,说得并不是三国时期的曹魏,而是南北朝时期的北魏王朝。

南北朝时期,洛阳一度掌握在南朝刘宋手中,后来北魏强渡黄河,占领了洛阳,并且迁都于此。

有这么一个历史背景,那么这首歌,造成两人分离,并且苦等不来的凄凉局面的,应该就是战争。

从歌词字面上,丁少阳能够推断的,只能这么多。然后他就开始后悔,为了之后的点评,自己听歌的时候,想法太多了,没好好听这首歌。回头一定要向叶落要一个录音室版本的,回去之后再好好品味品味。

就在叶落的第二段主歌开始唱响的时候,原本对着观众的寺院侧墙逐渐淡化,歌词慢慢地移到了上方。

而就在叶落一墙之隔,一个女子的身影,开始显现出来。

叶落这时候,手扶着门,而这个女子的芊手,也扶着门,两人的手掌,隔门相对。

这是一个宫装丽人,眼神好的观众,已经认出来是谁了。

楚沫儿。

舞台上,这一男一女,穿着一古一今的装扮,隔着一道门,一个深情演唱,一个低头沉默。

而叶落,也唱到这首歌曲的最高潮部分。

“雨纷纷,旧故里草木深。

我听闻,你始终一个人。

斑驳的城门,盘踞着老树根。

石板上回荡的是,再等。

雨纷纷,旧故里草木深。

我听闻,你仍守着孤城。

城郊牧笛声,落在那座野村。

缘份落地生根是,我们。”

清亮唯美的嗓音,配着隽永深沉的歌词,以及婉转动人的曲调,现场的许多观众,都呆呆地站在自己座位前,默默地流眼泪。

观众听一首歌,没丁少阳那么多想法,他们只是欣赏曲调、歌词、唱腔、布景,在这四者结合之后,是不是能感染他们。如果音乐人做到了,那么他们的表现,是很直接的。

有些女观众,甚至已经泣不成声。

叶落的这首歌唱完,舞台步景如潮水一般退去,再次恢复了正常的灯光效果。

叶落和楚沫儿两人的手方才隔着门举了半天,一直没碰上,这下终于可以牵在一起。

两人手牵着手,共同鞠躬谢幕。

而他们面前,整个演播大厅,在音乐结束的一瞬间,就陷入了一种彻底的疯狂!

叫好声、掌声、甚至还有歇斯底里的尖叫声,几乎要把演播大厅的屋顶给掀了!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