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 曲中有鬼

第七期原创好歌曲的现场录制,随着丁少阳和邓琦两人联袂演出,提前进入一个高潮。

几位导师的点评,也是不吝赞美之词,丁少阳虽然舞台表演比较痛苦,但是听到其他几个导师的赞扬,心情变得很不错。

“哎,我说丁导师。”叶落问道,“第二首曲子,你就已经把自己和邓琦搬出来了,那倒数第二首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山人自有妙计。”丁少阳淡淡笑道。

高潮的提前到来,好处当然是很明显的,现场的气氛非常热烈,导师席上也是其乐融融。节目氛围很不错。

不过坏处也很快就体现出来了。之后的两首曲子,虽然质量其实也不错,但毕竟是学员的作品,出场的歌手,腕儿也没邓琦那么大,对比起来一听,确实差了不少。

祖兰和施飞,都是杰出的年轻音乐人,但是本轮的表现,比不上虞依依,更别说跟李逸鸣相比了。

到底是学员们的歌曲,几位导师在点评的时候,还是留了几分颜面。年轻人嘛,鼓励为主,不足之处,稍微点一下就行了,具体的东西,自家的导师会关起门来详细说。

很快,竞演环节过半。四位导师的歌曲马上就要开始登场了。

首先出场的,是双鬼,他们拿到了第四、第五的签位顺序。自己的学员新歌刚走完,他们的歌就要上了。

对于双鬼最近的表现,说实话,叶落是不太满意的。

这两位说起来,也是国内顶尖的音乐人,但无论是音乐专区,还是原创好歌曲现场的表现,都在四大导师中稳稳垫底,上一轮,甚至还被李逸鸣逆袭了一把。

再这样下去,音乐双鬼的定位,应该是祖绍元、甲庆、马景逸他们的级别了,算是国内一流的音乐制作人,但不能说是顶尖的。

这种现象,叶落觉得不是好事,目前国内顶尖的音乐人,汉关、陈天华在国外发展,能跟自己打打擂台的,如果双鬼够不上,那也就只有丁少阳一个人了,自己一旦发力过猛,老丁还要被吊打。这对国内的音乐环境,没什么好处。

所以叶落很希望双鬼能争气一点,不要坠了岭南第一高手的名头。

否则的话,这个头衔,就快是虞依依的了。

叶落正盘算着,然后就听到后面的观众席一片惊呼声。

他很奇怪,举头往四周一看,双鬼居然站起来了,但是他们又没往台上走,而是朝舞台侧面绕了过去,没上台,很快就消失在舞台后面。

“什么情况?”丁少阳也愣了一下。

“他们可比你敬业多了。”陈天华淡淡笑道,“你上台连个衣服都不换,人家还知道换身演出服。”

“嘿嘿。”丁少阳笑了笑,然后说道,“俞佐俞佑,联袂登台,十多年没见着咯。”

“说得好像你十多年前见过他俩登台一样。”陈天华说道,“你这辈子都没出过几次天京城,他们一起表演,你肯定没见过,我是见识过的。”

“哦?你见过,怎么样?”

“厉害。”陈天华点头道,“这两个人,拆开来,你我都能胜之,一旦合起来,天下莫敌。”

“也就那样吧。”丁少阳笑道,“这俩家伙,之前云山雾罩的,我还以为有多大能耐,最近称量下来,也就还行,比我们仨,差口气。”

丁少阳说完,然后似是想起什么来,又说道:“这段千万别播啊,不然这俩家伙非掐死我不可。”

现场导演打了个OK的手势。

陈天华微微一笑,说道:“之前他们表现一般,我觉得,应该是还没真正合起来。”

叶落和丁少阳齐齐一怔,然后叶落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们以前没跟他们正面交过手,可能不清楚。”陈天华说道,“他们,有一套独特的方法,两人每人一把乐器,互相对着演奏,慢慢找旋律,一旦进入某种状态,出来的曲调真是鬼神莫测,乍一听古怪,但是听下去,就会越来越美妙。

就曲子的质量而言,这种方式做出来的曲子,在叶总监没出道之前,是国内最好的。否则当年的粤秀唱片,也不能在国内称雄一时,就连当时资金雄厚的环球,都压不下他们。他们靠的,就是曲子质量。

最近他们这几首的水准,比起当年差不少。我猜测,应该是这俩兄弟留了一手,要么是还在为当年的事情闹别扭,要么就是在行韬晦之计,等着在原创好歌曲这里,给咱们一个惊喜。”

叶落点点头:“那这次两位俞老师同时上台,应该是真正合起来吧?”

“八九不离十。”陈天华点头苦笑道,“我们麻烦来咯。”

正说着,现场响起了掌声,叶落一抬头,发现音乐双鬼,已经在舞台上现身。

兄弟俩的打扮,很复古,一青一灰,两身长袍。

两人都坐着,一人手里一把三弦,一人手里一把二胡,至于到底谁是俞佐,谁是俞佑,谁都分不清楚。

两人的这个坐姿,有点奇怪,一般演出,都是面朝观众的。比如方才的邓琦和丁少阳,纵然彼此心中情深似海,但是一旦上了舞台,最重要的,还是观众。

可是这两兄弟,却是彼此斜着坐,就像“八”字的一撇一捺,呈四十五度,既彼此相对,又面相观众。

坐稳了,等到台下的掌声稍稍平静,左边的那位,手指一拨,三弦的音色亮了起来。

三弦,在弹拨乐器中,不如琵琶那么华丽,琵琶毕竟是“弹拨乐器首座”,三弦在乐器的地位里,没琵琶那么高。但是三弦有三弦的特色,那就是粗犷、豪放!

这组三弦的旋律一起,画面感就扑面而来,那是大漠风沙割面刮骨的感觉!

而紧接着,右边那位不知是谁,二胡的弦弓一拉,一种繁复秀美的味道就来了,就好像身处江南的春光之中,暖风拂面,眼前是柳叶桃花、小桥流水。

两把乐器,两组旋律,在风格上格格不入,但是一旦交融,却好像是时空的变幻,西域大漠、江南水乡,两幅截然不同的画面,能在听众的脑海中同时缓缓展开。

前奏之后,弹三弦的那位,一开嗓,嗓子里就好像带着风砂,音色枯哑,但是起调极高,这一嗓子的气魄,能把人魂叫出来!

叶落眼前一亮,这是秦腔。但又不全是,发音上有秦腔的技巧,但是更怪。

而伴随这种秦腔怪调的,是拉二胡那位,口中发出的轻柔嗓音。

这种嗓音,很脆,似是不该从一个男子口中发出,就好像南方戏曲中的正旦反串,软糯秀美。

叶落也听出来了,这是越剧的调,但又不全是,音量也很轻,好像是从楼上的收音机传来的,非常飘渺。

两把乐器,两个嗓门,既像是在场上争夺,又像是在互相附和。时而交融,时而争斗。乍一听有些别扭,但是半分钟过后,不知不觉,叶落全身的鸡皮疙瘩,都被激了起来。

就好像是按摩时,那种时轻时重的力道,一会儿酸痛难耐,一会儿又觉得在被挠痒。

“来了。”陈天华拍着案头,轻声说道,“这就是音乐双鬼,曲风之中,有鬼气,真是诡秘难测。”

“厉害。”丁少阳也叹服道,“什么摇滚,什么粤语歌,那只是他们面对市场时的妥协而已。这,才是真正的双鬼。”

叶落点了点头,心中对音乐双鬼的评价,拔高了不止一筹。

原来这两位前辈,真实水准有这么强!

不过他也觉得有些纳闷,有这水准,早拿出来嘛,藏这么久干嘛,搞得自己还为这两人捏把汗。

整首曲子演完,演播大厅里是一片寂静,似乎所有人,都还沉浸在双鬼的音乐之中,没有回过神来。

古怪、诡异,但是一回味,却又觉得绝美无比,这就是双鬼这首曲子给所有人带来的感觉。

两三秒钟的寂静之后,随着导师们的带头鼓掌,观众席上马上爆发出一阵猛烈的掌声和叫好声。

等到俞佐俞佑回到导师席上,老狐狸丁少阳开始掌控话题。

这首曲子,丁少阳觉得不能再捧了,已经够好了,再捧就上天了。要是再让导师们说几句好话,观众群起响应一下,那么自己倒数第二首的妙计,就要变成遗计了。

丁少阳清了清嗓子,让观众安静一下,开始发话道:“真不错,就曲子本身的水准而言,两位俞导师,今晚估计要无敌了。

不过咱话又说回来,今晚我们的考题,是中国风。之前主持人也解释了什么叫中国风歌曲,就是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,蕴含大量中国元素,并适应全球流行趋势的歌曲。

两位的这首曲子,的确是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,也蕴含了大量的中国元素。乐器,是两把民族乐器,唱法,是两种地方戏,纯得不能再纯,纯中国。

但是,我们也要意识到,这首曲子,流行趋势在哪里?

没有。

没有流行元素,是这首曲子的致命缺陷,我们的观众评委,在综合考量的时候,要注意到这点。”

丁少阳这番话,确实在理,叶落点了点头,但是他不太习惯说别没人坏话,也就没吭声。

陈天华说道:“我的意见,跟丁总监差不多。”

俞佐则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中国风的定义,我想是多种多样的。毕竟这三个字,新华词典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。我们这首曲子,就是我们心中的中国风,我们的音乐风格,就是讲究原汁原味,一定要纯粹。

至于观众如何取舍,我们尊重投票的结果。”

俞佐陈恳的态度,也搏得了观众阵阵掌声。

“好了。”丁少阳说道,“那么接下来,就是我们陈总监了。我说陈总监,你不会也亲自上台吧?”

陈天华一边笑着,一边站了起来。

“我了个去!”丁少阳捂上脸叹道,“这世界是怎么了?说好的诚信呢?”

叶落也愣了,敢情今晚上台的,远不止他一个啊。

“你们别慌。”陈天华站起来,又坐了下去,“我不上场。”

“你不上场你站起来干嘛?”丁少阳吃了假动作,有些恼羞成怒,当然这种情绪是演出来的。

“皮带太紧,松一松。”陈天华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在全场哄笑之中,丁少阳翻了翻白眼说道:“切!我还以为你歌艺有长进呢。”

“中国风的曲子,我自有精兵强将来对付你们,何必亲自上场。”陈天华淡淡笑道。

导师们嘴皮子上斗了几句,舞台上的灯光昏暗下来。

下一位歌手,即将登场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