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 斩前缘

随着丁少阳迈步走向舞台,不平静的,当然不单单是导师席,观众席上,马上爆发出阵阵的欢呼和掌声。

跟叶落长达数月的正面交锋之后,如今的丁少阳,早已不再是十多年前的那位曲高和寡的青年天才,而是成了被大部分的乐迷们认可和欣赏的音乐人。

叶落愣愣地看了一会儿丁少阳的背影,扭头对陈天华吐槽道:“老丁这演技,绝了。记得吗?刚才他还说我是出场导师呢,结果自己先上去了。”

陈天华明察秋毫,淡淡回了一句:“你演技也不差。”

叶落一噎,赶紧转换话题道:“陈总监,不对啊。一开始的几首,不是学员的作品么?老丁上去做什么?”

陈天华笑了笑,说道:“丁少阳这个人,最让我感到佩服的,不是他的音乐才华,而是他的气度。

当年在学校里,我、马景逸、张行之这几个人,接触音乐比他晚,底子没他那么好,所以一开始,就都是他带着我们做音乐。大家都是同龄人,教会了我们,对他其实没什么好处,但是他当时绝不藏私,这才有了95届四大才子的威名。

天籁能在短时间内聚集这么多的人才,不仅仅是钱的问题,还有丁少阳的个人魅力在。

前一期节目,老丁其实是真的在夸你,没有揶揄的意思。因为你跟他当年,确实很像。”

陈天华这番话,看似答非所问,但是叶落却听懂了他的意思。

丁少阳虽然平日里说话不太正经,但是为人却是过硬的,在提携后学末进这方面,尤为突出。

这次他亲自上台,看来是为了成全他的学员们。

丁少阳走上台之后,拿过一把琵琶,坐在椅子上。

舞台灯光一下暗了下去,只亮着两排蓝色的地灯,从舞台前沿,一直延伸到舞台深处。

蓝色地灯的尽头,一个女子的身形影影绰绰,看不清楚。

随后整个演播大厅里,想起了高跟鞋由远及近的声音,舞台尽头的那个女子,正在缓步走出来。

舞台灯光一点一点地被调亮,这位女歌手的真容,终于出现在所有人面前。

邓琦!

现场的观众哪里还坐得住,人浪汹涌而起,叶落背后再次响起了巨大音噪。

邓琦的出场,对于第一次来的现场观众而言,自然是令人激动的。但是对于几个导师来说,已经审美疲劳了,这档节目,邓琦和宋嫣一样,是常客。

“邓琦演唱,老丁自己亲自琵琶伴奏。”叶落笑道,“他这是卯足了劲儿,要在前四首曲子里捞分啊。”

“这俩人,呵呵。”陈天华脸上浮现了一丝玩味之色,话说了半截,随后又闭口不言。

叶落神色一动,马上追问道:“这俩人怎么了?”

陈天华摇了摇头,没说。

叶落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,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又不好追问,他只好自己分析。

邓琦,天生娃娃脸,看上去很年轻,但是算算年纪,其实也差不多四十了,天京音乐学院声乐系毕业,硕士学位。

丁少阳,天京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。两人基本同期,可能丁少阳早一届。

“邓老师,一直没结婚吧?”叶落关了别在衣领子上麦克风,轻声问了陈天华一句。

陈天华也关了麦克风,轻声说道:“一直没有,看这样子,快等到了。二十年光阴啊,真是个痴情女子。”

这下,叶落明白了。其实前阵子,汤健和邓琦两人双双从环球跳槽到天籁,叶落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,但内心一度很费解。

因为以他们如今的江湖地位,环球不会亏待他们。而且这两人的品性,圈内人是有口皆碑的,不至于为了几个钱就怎么怎么样。

现在叶落知道了,原来汤健为恩,邓琦为情。

天籁老总柯昊请丁少阳出山,真是太明智了。

叶落正想着心事,陈天华看了他一眼,轻声问道:“小叶,我听说宋嫣一直在你那里。你说,这位宋二小姐,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邓琦啊?”

叶落听到这句话,全身一震。就在这时,舞台上,丁少阳的琵琶声铿锵而起!

这首曲子,伴奏只有一把琵琶,但是这把琵琶在丁少阳手中,却好似数十把乐器,气势完全不输。

琵琶弹唱,中国流传已久的曲艺形式,这次,被丁少阳、李逸鸣、邓琦,联手搬上了舞台。

……

导师们正在现场欣赏,作为学员,待遇就没这么好了,只能在候场室里看转播。

当然他们的身前,也各自有摄像机盯着。

虞依依表演完了,是所有种子选手中,最轻松的一个,她看到屏幕上舞台的状况,有些奇怪,问李逸鸣道:“咦,丁总监怎么亲自上台了,这首曲子,不是你们的作品吗?”

李逸鸣身后,丁少阳组的另一个学员说道:“这首是我们的作品,而且,这首曲子,是逸鸣亲手包办的,我们几个基本没插手。他说,这首曲子,是送给丁导师和邓老师的一份礼物。”

李逸鸣笑了笑,没说话。

其实一开始,丁少阳不接受李逸鸣的这份礼物,死活不肯上台。结果李逸鸣藏了他一礼拜雪茄,再以辞职要挟,他这才乖乖就范。

其实,李逸鸣看得出来,丁少阳有这个心思,就是少一个台阶而已。

邓琦等了他二十年,他自己又丧妻两年,差不多是时候了。

虞依依完全没听懂,挠了挠头,问身后郭振:“他在说什么啊?”

郭振终究年长几岁,此时大约明白了,但也不知道自己猜得对不对,当着镜头,他也不能解释什么,只好也挠了挠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那这首曲子叫什么啊?”虞依依问李逸鸣道。

曲子的名字,在电视台播放的时候,会打在屏幕下方,但是眼下,只是录制的现场,后期还没做,大家都不知道。

李逸鸣扶了扶眼镜,轻声说道:“《斩前缘》。”

……

“心有千杯苦,总难忘,夜未眠,情愫缠。

人世真情流转,起落沉浮,不堪。

……”

邓琦的唱腔,古韵古香,凄婉动人,叶落听着听着,心不知不觉就沉重起来。

这首曲子,虽然是邓琦在唱,但是李逸鸣的手法很巧妙,他用的,是丁少阳的视角。

爱妻逝世,心有牵挂,前缘难斩。而另一边,有痴情女苦盼二十载,何以为报?

这种矛盾的心态,借着邓琦的口唱出来,真是句句都打到丁少阳的心里,同时也让叶落、陈天华这些知情人,大为动容。

叶落不知道观众能领会多少,但是台上的两人,对这首曲子的演绎,是全情投入的。

这首曲子本身也很漂亮,曲调歌词都是上佳之作,就算撇开丁少阳和邓琦的背景,叶落相信依然能够打动现场所有人。

叶落鼻子有些泛酸,随后他想起来,这首曲子,其实跟自己今天即将演唱的这首歌,在情绪上有共同之处。

而舞台上,到了歌曲的后半段,邓琦已经唱到落泪了。

但是,从始至终,她都面对着观众,没有看一眼身边的丁少阳。

她不知道,她身边的丁少阳,一边弹着琵琶,一边也在流泪。

两人在舞台上都哭了,但是扎实的艺术功底,让这场演出没有丝毫走型。

邓琦的唱腔没有一丝颤抖,而丁少阳低着头,泪水一颗一颗滴到琴面上,但是手上的活儿,却愈发地漂亮。

全场是如此的寂静,唯有一把琴声,一把女声,互相纠缠着,拧成一股钻心的旋律,直刺所有人的心坎。

当内心的情绪如此强烈的时候,最考验艺术表演的标准,就是能不能把表演者心中的情绪,通过演绎的手法,不打折扣地传达给现场的观众。

邓琦、丁少阳,做到了,而且做得非常完美。

所以这场表演结束之后,现场的反响是山呼海啸一般!

虞依依方才的那场,用了各种手段和技巧来提升表演效果,但是邓琦和丁少阳这场,没那么多花招,就是靠一把琵琶,一把嗓子,这就是老艺术家的功底。

几个导师全部站了起来,先是鼓掌,然后叶落起头喊了一句:“在一起!”

陈天华听到叶落这么喊,也丢掉了他一贯以来的体面,摇着拳头喊道:“在一起!”

两大导师起头,那现场哪里还把持得住。

“在一起!在一起!”全场都在这么喊。

邓琦和丁少阳两人正在并肩鞠躬谢幕,一听底下这动静,两人都愣住了。

老丁看了看身边的邓琦,咽了口唾沫,还是没说什么。

邓琦愣了一两秒,又对台下鞠了一躬,然后返身走下舞台。至始自终,她就没理过丁少阳。

丁少阳讪讪地走下台,回到导师席。

“老丁你这个怂货!”叶落完全看不下去,“你刚才一把搂过来,不就完事儿了吗?”

“就是。”陈天华也吐槽道,“你的胆子,就这么大。”

一边说着,陈天华比出自己的小指,然后用拇指掐出一个小尖儿。

丁少阳刚才在台上哭得不行,一到台下,往导师台一坐,就跟变脸似的,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一肚子坏水的状态,对叶落反击道:“就你不怂,你把宋嫣娶进门再说。”

叶落一噎,也换了一张脸:“哎呀,我们作为导师,别那么八卦嘛,说说刚才这首歌吧。陈总监您先来。”

陈天华摇了摇头:“这话题转得,也太生硬了。”

“嗯。”俞佐俞佑兄弟俩齐齐点头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