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4章 出水芙蓉

周日,叶落照例休息一天,在家里陪着楚沫儿。

宋嫣这女子一旦疯起来,谁都拦不住。昨天夜里跟她在周山吹了半晚上海风,可把叶落冻坏了,还是在家里舒服。

楚沫儿最近一直在惦记那条寄养在犬舍的金毛,三天两头就会提一下,看来上次相见,金毛那副萌蠢萌蠢的样子,已经深深印入了她的脑海。

当然,也不排除这妮子急于在厨艺上寻求进步的可能,因为她一闲下来,叶落就看她在网上翻找一些自制狗粮的配方。

“狗粮,买一下就行了嘛。”叶落劝道,“你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,就不要去做这些粗活儿了,我会心疼的。”

“没事的,闲着也是闲着。”楚沫儿说道,“我们什么时候把它接回来啊,我有些想它了。其实我们可以去接了,我看了网上的帖子,说是犬瘟的潜伏期,最长是十五天,现在已经到了十五天了。”

“这才十四天。”叶落纠正道。

“那明天去接回来好不好?”楚沫儿眼巴巴地问道。

每当楚沫儿流露出这种神情,撒娇之中带着一点点央求,叶落那是完全受不了的,抵抗力为零,只好点头道:“好吧。”

说完,叶落站了起来:“走,穿多点衣服,我们出去一趟。”

“嗯?现在就去接?”

“不是,先买个笼子去。”叶落笑道,“一个半月的狗,太小,不能洗澡,而且还随地大小便。你要是不买个笼子,我们家里就没法住人了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楚沫儿点头道,“不过,我们要买一个大点的笼子,不然它在里面折腾不开。”

“好,大点的。”叶落笑着点点头。

……

一般来说,狗笼这种东西,犬舍里有,宠物医院里也有,不过楚沫儿都嫌太小。正好上都新开了一家宠物超市,规模很大,里面关于阿猫阿狗的东西,应有尽有。

叶落于是就跟楚沫儿一起,跑了一趟这家超市。

两人现在的名气太大,出门不太方便。幸好现在是冬天,墨镜口罩配围巾,上上下下裹得严严实实,这样就没人认得出来是他们俩,否则一到超市里,那肯定是进得去出不来。

叶落和楚沫儿两人进了超市,楚沫儿还有些小兴奋:“好久没跟你出来逛超市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叶落也觉得全身轻松,“没人围观的感觉,真好。”

“哎?为什么超市的保安一直跟着我们?”

“这不奇怪,我们打扮成这样,人家估计是把我们当贼了。”叶落说道,“监控拍不到脸啊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楚沫儿问道。

“很简单啊。”叶落笑道,“一会儿拿完东西,别忘了结账就行。否则的话,咱俩明天一准上头条。”

“嗯,我们走快点吧,早点买完早点回去。”楚沫儿忽然说道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这里面有空调,穿这么多,我很热……”

……

长宽三米,高两米的大笼子,幸亏是可拆卸式的,不然叶落还愁怎么搬进屋里去。

但就算是可拆卸,这分量也绝对不轻,超市本来可以送货,不过叶落拒绝了。自己如今的房子里,住着一屋子女歌星,地址一旦泄露出去,终归不太好。

用商务车把笼子拉到景山小区,叶落就跟老曹两个人,一趟一趟往屋子搬笼子的部件,楚沫儿本来也想搬,被叶落制止了。

笼子搬到二楼阳台,再组装好,叶落一身大汗。楚沫儿看着很心疼,就去盥洗室给叶落放了一浴缸洗澡水。

叶落忙完进了盥洗室,楚沫儿却没出去的意思,而是反手关上了门,并且落了锁。

叶落看着自己女友的举止,愣了一下,随后心跳加速,脸蹭地一下就红了。

“一起洗?”叶落问道。

楚沫儿没回话,而是走到浴缸上方的架子前,拿下海绵洗浴球,往上面倒了一些沐浴露,合着水用手揉搓了出不少泡沫,这才说道:“想哪儿去了你,我只是想替你擦擦背。”

叶落这时候衣服已经脱一半了,一听这话脸垮了:“这不公平,只许你看我,不许我看你啊?”

“笨蛋,下次我洗的时候,你也可以帮我擦嘛。”楚沫儿俏脸微红,声音细弱蚊喃。

“何必等下次呢,你刚才在超市,不也捂出一身汗吗?”叶落痛心疾首地说道,“西部有多少人水都喝不上,咱这么浪费不好嘛!一浴缸子水能解决的事儿,何必要用两浴缸呢,对吧?”

楚沫儿红着脸噗嗤一笑,轻声说道:“那帮我解后面的扣子。”

“好咧!”

……

周一正常上班,叶落脸上喜气洋洋,吹着口哨就进了工作室。

“老板,什么事儿这么高兴啊?”唐景秀八卦地问道。

“唐小姐,你知道这世间最美好的事情是什么吗?”叶落坐下身来,慢悠悠地不答反问道。

“是什么?”唐景秀眼巴巴地问道。

“就是一件事物,表面看起来非常美好,但是脱去表面的外衣,里面究竟如何,却一直是个谜团。而当你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,随后发现,里面居然比外面还要美好。而这,就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。”叶落笑道。

“您说的……是音乐吗?”唐锦绣迟疑地问道,“我听你写的歌,也是这样的,一开始看歌名,不知道里面怎么样,但是一听歌,却发现真的很好听。”

“你这么理解,完全正确。”叶落没有去纠正,而是顺势说道。

“不过老板,您可不能骄傲啊。”唐锦绣笑着说道,“最近几周,您的恋爱旅程可是跟爱情战争在齐头并进呢。乐迷们一方面在为丁少阳的表现喝彩,另一方面,也在为您的状态担忧,我总觉得,您这样的表现,不是正常水平。”

叶落苦笑道:“不是吧,就这种质量的歌,还不叫正常水平,看来,你们的耳朵的确是被我养刁了。”

“可能是您之前的歌太好了吧,曾经沧海难为水。”唐锦绣说道,然后她看了看叶落身边,问道,“哎?今天摄像师怎么没跟进来?”

“哦,今天我想要一些私人时间,没让他们上来。”叶落笑道。

“嗯?老板你想做什么?”唐锦绣问道。

“练歌。”叶落说道,“这周的原创好歌曲录制,我打算自己亲自上场。这首歌不好唱,我要调试一下唱法。”

“哦,那我有耳福了。”唐景秀喜滋滋地说道。

……

练了一上午的歌,这首歌的唱法,总算调试出来了。

这首歌在另一个世界的原唱,唱得非常好,但是,又唱得不太规矩,有太多的个人烙印。这种唱法,如果放在唱片里,那就是神作,因为乐迷可以反复听,而且会越听越喜欢。

但是叶落即将面对的场合,毕竟是一个中型的现场演唱,这就要求在唱法上,要有一击即中的效果,第一次演唱,就要去征服观众。在演唱技巧的选择上,要更加直白一些,应该顶上的真声,必须要顶,不能用假音去留韵味。

面对不同的演出场合和不同的情况,一个成熟的歌手对同一首歌的处理办法,都是不一样的。

类似歌迷见面会或者酒吧里这种小现场,几十个人,零距离面对面,声音就要稍微收一些,温着唱,要去营造温馨的气氛。

中型现场,几百人,声音就要放出去,而且要有舞台驾驭能力,在舞台上的动作、唱腔,要镇得住场面。

至于几千人乃至上万人的大型现场,如果一个歌手可以登上这种舞台,那么需要考虑的东西就更多了。

演唱会有演唱会的唱法,要错落有致,形式多变;大型晚会有大型晚会的唱法,根据出场位置,去做好自己的定位和角色。开场怎么唱、垫场怎么唱、压轴这么唱、大轴怎么唱,都不一样。而且这种现场,歌手跟音响的配合,尤为关键。

叶落两天之后要上的,是一个中型现场,所以怎么唱才好,他需要进行一些调试。

这种经验,当然不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,也不是异世的记忆给的,而是牛学义这三年来耳提面命传授的。

而这种传承,叶落也想一代一代延续下去,所以他自己调试完了,就去了一楼控制室,想听听虞依依的那首新歌,到底怎么样了,这个小丫头,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觉悟。

周一是新歌排练的时间,下午,录音棚里一片忙碌,而且人不少。

虞依依的这首歌,用了不少中国的民族乐器,她自己兼了二胡。本来她想兼琵琶,然后一想,琵琶北派文武曲宗师,丁少阳就坐在导师台上,这妮子就怂了,还是拉拉二胡算了。

那么琵琶、洞箫、扬琴、大鼓这些乐器,郭振他们,都上不了手,只能另外找人。

这种事情,叶落当然责无旁贷,前几天一个电话打到沙赴海那里,调来了一支在梦想内部训练已久、被沙赴海亲自调教了两年、憋着想要一炮而红的民族乐队。

这支乐队有六个人,一水的年轻妹子,最大的二十一,最小的十七,一个个身材妖娆,面目姣好,都是天生丽质的美人胚子。

这六个妹子,跟虞依依一起,往录音室这么一坐,叶落就听到身边那群小子,一个个都在吸口水。

胡贾宁也笑道:“这就是七仙女啊。”

“不错,不错。”叶落点头笑道,“老沙手里还是藏着好东西的,光这卖相,值三百票。”

“哇塞,这几个妹子,一个字儿,润!”郭振眼睛都直了。

“导师,帮我们哥几个引荐引荐呗。”张恒对叶落说道。

“是啊。”曾学真也说道,“您吃着肉,也给咱来点儿汤喝嘛。”

“瞧你们这点儿出息。”胡贾宁笑骂道,“你们啊,跟着叶落好好学,真要是学去了两三成,以后不愁没有美女投怀送抱,你们看看叶落身边就知道了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