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章 复合

上都市秀水片区,叶落从休息室里午觉睡醒,一睁眼,就看到虞依依就坐在自己的床头,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自己。

叶落吓一跳:“什么情况。”

“指导老师,怎么样了?”虞依依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什么怎么样了?”叶落下意识地问了一句,然后想了起来,“哦,协议的事情对吧,这你就别管了,我会搞定的。”

“哦,那我们去听歌吧。”虞依依笑道,“两点了哦。”

“好,我们去听听丁少阳的新歌。”叶落说道,“本周他要是争气的话,估计能赢我个一招半式的。”

跟虞依依两人来到一楼,控制室里的人早就满了,控制台附近,就空着一个位置,是留给叶落的。

最近,每逢周六新歌发布,叶落欣赏和点评的过程,可以等同于一种变相的授课,几个学员都受益匪浅。慢慢地,也就约定俗成了,每周六下午两点,大家楼下集合,一起欣赏三大音乐专区的新歌,然后品评一番。

本周是番外周,眼下,三大音乐专区里的新歌,都已经发布了。

胡贾宁操控着电脑,首先进了音乐双鬼的专区,他一边操作着,一边说道:“最近双鬼什么情况?丁少阳至少还能跟你在专区里稍微抗衡一下,他们倒好,写出来的歌是一首不如一首。再这样下去,这个专区就完蛋了。”

“就是嘛。”虞依依也说道,“以前我还以为他们有多了不起呢,周四听了他们的竞演歌曲,我觉得也就那样了。岭南音乐双鬼的名头,有些名不副实啊。”

“先听听看吧。”叶落说道,“音乐人的状态,总是有起有落的,说不定人家本周状态回暖呢?”

双鬼的两首番外歌走完,大家都看着叶落,想听听他怎么说。

叶落苦笑了一下:“那好吧,本周,他们的状态还是很差……”

……

岭南港岛,已经入冬的维多利亚湾,依然繁忙。

正值午后,此时还不是维多利亚湾景色最美的时候,不过从百代大楼的顶层,俯瞰这座海港,依然让人心旷神怡。

俞佐和俞佑两人,坐在落地窗前,看着外面的风景,一直没说话,似是在借着景色,在排解最近的抑郁。

“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良久之后,俞佐终于发话道,“再这样下去,我们音乐双鬼的牌子,要砸了。”

“哼。”俞佑冷哼了一声,没接茬。

“之前,我也觉得,我们两人就算分开做音乐,专区和节目里,我们每人出一首,一样可以跟叶落、丁少阳他们抗衡,但是现在看来,大陆的音乐人,确实厉害,我们如果不联手,赢不了。”俞佐说道。

俞佑还是没说话,只是抬眼看了自己的兄长一眼,眼神之中,颇有些怨恨之意。

“好吧。”俞佐知道自己的弟弟在想什么,“我承认,当年,大卫那个鬼佬带梦瑶去英国,是受我指示的。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的为人,我这么做,不是为了自己。”

“确实不是为你自己。”俞佑轻笑道,“梦瑶是我的女人,你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,你这么做,损人不利己,比损人利己还离谱。”

俞佐说道:“梦瑶在我们兄弟之间左右飘忽,让我们两人都鬼迷心窍一般,从小到大一起长起来的兄弟,居然会为她决裂。

我之后回想起来,越来越觉得不对,这才让大卫试探一下她,果然,她根本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。我索性就让她离开港岛,远离我们兄弟的生活,我想,时间是最好的良药,只要她不要在我们之间搞事,我们兄弟二人,总有冰释前嫌的那一天。

之前你答应出山,我一度以为我们兄弟可以再回到从前,可是心里芥蒂不去,始终不能拿出最好的状态,音乐,也是各做各的,这样下去,真不行啊。”

“她是个什么样女人,我会不知道吗?我对她早有防备。”俞佑说道,“但是你不经过我同意,就这么做,这是你的不对!”

俞佐叹息了一声,随后站起身来,对俞佑鞠了一躬:“弟弟,我错了。”

俞佑原本冰冷的神色,终于有了一些触动。

毕竟是孪生兄弟,俞佑看着自己的兄长,就像在看另一个自己,他缓缓站起身来,扶住了俞佐:“十年了,我等的,就是你这一句,你早说,不就完了吗?”

“我们兄弟俩性子都一样嘛,倔。”俞佐苦笑道。

“好吧。”俞佑点点头,“那既然这样,从今往后,我们回到十年前做音乐的方式吧。单打独斗,我们确实不是他们的对手,但是如果我们联手,哼。”

俞佐欣慰地一笑:“那我们快去工作室吧,跟你一起做音乐,这件事,我梦了十年了。”

“我又何尝不是。”俞佑也抹了抹眼角,“兄长,请。”

“慢着。”俞佐忽然想起什么来,“好像两点了。”

“哎,本周的新歌,我们是两人分开做的,肯定不如叶落和丁少阳。”俞佑说道,“不听也罢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俞佐点点头,“那走吧。”

……

天京市,后海。

这个周末,丁少阳又一次被老板勒令休息,不过他觉得家里太冷清,不如去甲庆的录音棚里待着。

丁少阳之前有自己的录音棚,规模和设备比起甲庆的这间相差不远,是他跟自己的妻子一起创建的。只是妻子这一走,一进自己的录音棚,丁少阳就难免睹物思人,干脆一狠心,把录音棚抵给了一个家里倍儿有钱的音乐玩主。

这天中午,丁少阳在甲庆这里蹭了顿饭。

快到年底,今年天籁的唱片录制工作,完成得差不多了。老哥俩今天下午没有工作安排,甲庆从后院酒窖里,起出来一坛陈酿的黄酒,拍去泥封,酒香四溢,一下子就把丁少阳肚子里的酒虫给勾了出来。

“这什么酒啊?”丁少阳盯着酒坛子问道。

“自酿的。”甲庆笑道,“尝尝?”

“好!”丁少阳搓了搓手。

甲庆用一个锅子装上黄酒,再搁两颗话梅,把锅子放到煤气灶上。

“火小点儿。”丁少阳在一旁提醒道,“别烧开了,烧开就不能喝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甲庆点上小火烫上酒,回头又甩给丁少阳一根烟,“抽吧,抽完就能喝了。”

丁少阳把烟叼嘴里,刚要拿火点上,忽然想起什么来,向自己身边看去。

丁少阳身边,李逸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:“师父,您本来身体就不怎么样,还这么烟酒俱全,这实在是……”

“行了,行了。”丁少阳一个头顶两个大,咧嘴道,“我还以为死了婆娘,身边总能清静一些,没想到又遇上你这个熊孩子。我跟你说,冬天,就该喝黄酒,这叫享受生活。

别吵了,去杂货铺买点儿酱油花生,给咱爷仨下酒。”

李逸鸣没办法,只好出门去了。

过一会儿回来,手里拿着可不是什么酱油花生,而是一餐盒白水羊头、一餐盒蒜蓉去骨凤爪,外加一餐盒凉拌萝卜皮。

“刚吃完饭呢。”丁少阳一看这下酒菜,有些虚,“哪儿吃得下这些。”

“你就别挑三拣四的了。”甲庆看不下去,说道,“人孩子孝顺,你就偷乐了吧,逸鸣,一起喝点儿。”

三人上了酒桌,黄酒的温度刚刚烫唇,一小口下去,从嘴一直缓和到肚子里。

丁少阳说道:“逸鸣,你们是赶上好时候了,你知道不,以前咱老天京人,拿什么下酒?”

李逸鸣摇摇头。

“石子儿。”丁少阳说道,“路上捡几颗圆石子儿,五六钱重,洗干净搁布兜里。喝酒的时候呢,来碟佐料,就拿这石子儿蘸佐料,喝口酒,舔一舔石子儿,这就算下酒菜了。”

李逸鸣都听愣了。

“别听你师父胡咧咧。”甲庆笑道,“那是老黄历了,别说你没赶上,我和你师父都没赶上,也就小时候见过,等到自己会喝酒了,这法儿早没人使了。”

聊着喝着,不知不觉,下午两点。

丁少阳一口闷下了杯中酒,开始摸自己的口袋。

“哎?我雪茄呢?”丁少阳嘀咕道。

李逸鸣笑了笑,不说话。

“熊孩子,又藏我烟!”丁少阳火眼金睛,瞪了李逸鸣一眼。

“师父,咱先听歌吧。”李逸鸣赶紧岔开话题,一番忙碌之后,把手提电脑接上了录音棚的音响。

李逸鸣知道自己师父的喜好,直接进了叶落的音乐专区。

两首歌早就放上去了,一首叫《说谎》,另外一首,是秦时月演唱的歌曲。

这首歌没前奏,直接出人声,伴着很简单的钢琴节奏音。

“阳光下的泡沫,是彩色的。

就像被骗的我,是幸福的。

追究什么对错,你的谎言,基于你还爱我。

……

全都是泡沫,只一刹的花火。

你所有承诺,全部都太脆弱。

而你的轮廓,怪我没有看破,才如此难过。

相爱的把握,要如何再搜索。

相拥着寂寞,难道就不寂寞。

爱本是泡沫,怪我没有看破,才如此难过。

在雨下的泡沫,一触就破。

当初炽热的心,早已沉没。

说什么你爱我,如果骗我,我宁愿你沉默。”

歌名:《泡沫》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