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 把爵士藏起来

上都电视台演播大厅内,第六期的原唱好歌曲,四个小组的歌曲竞演,全部完成。

此时节目的进程,到了叶落拉票,和其他导师拉后腿的环节。

毕竟是一个有竞争意味的节目,无论从常理上,还是节目效果上,导师们的言语交锋、思想碰撞,都是观众喜闻乐见的,真要是一团和气,何必上节目呢?

丁少阳清了清嗓子,缓缓说道:“叶落导师组的这两首曲子,都很好。第一首学员们的作品,形式活泼,体现了年轻音乐人的活力和才气,我很欣赏。

这支曲子,在今晚的所有竞演歌曲中,我个人认为,其实是略显普通的。但是,因为表演形式的成功,我觉得这首曲子在效果上,至少应该位居中游。

叶落导师信任自己的学员们,而学员们,也用自己的音乐,回报了叶落。这种师生之间的信任和默契,让我感到非常欣慰。

叶落跟我们不一样,我们几个四十多了,教个徒弟,传个衣钵,再正常不过。而叶落今年才二十一岁,他教的,都是自己的同龄人,他培养的,其实是自己今后职业道路上的对手们。

我不知道这是叶落的自信,还是叶落的无私,总之,这种行为,我必须要点个赞。

因为,这对中国流行音乐今后的发展,肯定是有好处的。对于音乐来说,一家独大,不是繁荣,百家争鸣,才是盛事。”

丁少阳这番话说完,叶落都怀疑自己听错了,这老狐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屋建瓴,大公无私了?

但是仔细一品味,叶落觉得这话里面有另一层涵义,这是在提醒自己,小心别教会了徒弟,饿死了师父。

如果叶落心胸狭隘一些的话,那这就是离间计。之后的比赛,叶落跟学员之间,多少会有些隔阂,但是叶落反过来一想,丁少阳这好像也是在考验自己的品格。

如果自己胸襟博大,毫不介意的话,那么回去之后只要一切照旧,丁少阳这番话,就是在送他一程。学员们会因此更加感激叶落,导师和学员之间的关系,会更加牢固。

所以丁少阳说这些话,到底立意是什么,叶落猜不透,事实上,跟丁少阳交往的这几周,叶落一直没看透这个人。

大龄单身文艺男青年,这种奇葩的性格属性,实在是不好琢磨。

丁少阳发表完意见,冲陈天华使了个眼色,这等于是把叶落第二首竞演歌曲的点评权,交给了陈天华。

叶落跟陈天华的本论冠军之争,丁少阳打算不掺和了,让他们自己掐去吧。

陈天华微微一笑,说道:“叶落导师的第二首竞演歌曲,我个人认为,应该是本场之首。

这首歌的优点,不胜枚举,其中我个人最欣赏的,是这首歌没有被爵士乐的形式局限住。

楚沫儿的唱,是流行唱法,宋嫣的琴,有古典的风韵,但是,在流行和古典的旋律交融之间,爵士的影子,却一直若隐若现。

今晚,我们所有人的歌曲,都在着力于体现爵士,生怕观众们听不出来这是爵士乐,但是叶落的这首歌,却反其道而行,想把爵士藏起来。

对于我们这些音乐人而言,欣赏这种歌曲,非常有趣味性,一直在听,一直在找,哪儿有爵士,最后听下来一琢磨,其实哪儿都有爵士。

这就表明,叶落导师尽管还很年轻,但是对于爵士乐的理解,早已不流于表面,而是深入内涵,而这,也就是这首歌的高明之处,各种音乐元素的交融,非常丰满,既立体,又点题。

当然了,到了最后,根据我们节目的惯例,我还是要鄙视一下叶落导师。

这首歌,他派出了楚沫儿和宋嫣来共同演绎,而且把两人的特长,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,我只能说,这吃相也太难看了。

年轻人,不要着急,未来一定是你的。”

陈天华的这番点评,博得了现场观众热烈的掌声,也伴随着欢声笑语。

轮到双鬼点评,这俩兄弟一到这个环节,就各种令人着急,两张嘴一起摆在导师台上,却往往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。

很明显,他们对于叶落这首歌,有一些异议,但是苦于口才实在跟不上自己的脑子,所以说起来磕磕绊绊,只听俞佐说道:“我们觉得……嗯……叶落导师组的这两首歌,都不错。呃……爵士的味道,还可以再浓一些。

不过,这还是风格和对音乐的理解差异问题,大家见仁见智吧。”

最后,叶落发言,这也是他最后的拉票机会,叶落笑了笑,说道:“我要感谢我的学员,在今晚顶住了如此巨大的压力,给大家,同时也给我,带来了一场如此成功的表演。为此,我很骄傲。

至于第二首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,出这首歌的时候,我也有一点点的疑虑,是不是会被质疑,爵士的味道不够浓。但是我还是相信,以如今观众们的欣赏水准,应该是可以听出来的。

而今晚,我也要谢谢陈天华导师、丁少阳导师和俞佐俞佑两位导师。

陈导师是我今晚的知音,丁导师是我学员们今晚的知音,而两位俞导师,对于不同音乐风格的包容,也让我非常感动。

我更要谢谢观众朋友们,刚才你们实在是太热情了,我现在的听力,还没完全恢复。”

现场好像受到了叶落最后一句的鼓舞,再次爆发出一阵由掌声、尖叫、口哨组合而成的猛烈的音噪巨响。

叶落苦笑一声,只能站起来向观众们微微鞠了一躬。

等到现场平静一些,主持人汪霄上台:“好了,今晚的竞演环节,全部结束。请五百位观众评委将选票填好之后,放入出口处的投票箱内。广告之后,我们将宣布竞演结果。”

到此,现场录制的大头,竞演环节,算是完成了,叶落心里松了口气,丁少阳更是在他身边直接伸起了懒腰。

“晚饭怎么办?”丁少阳这会儿已经在开始琢磨晚饭的事儿了。

“还没录完呢,说这个早了吧?”陈天华笑道。

“反正也就那样了,夺冠我那一组又没戏。”丁少阳笑道,“叶落,你是地头蛇,上都这儿,哪儿有正宗的炸酱面吃啊?”

“炸酱面?”叶落挠了挠头,“这我真不知道,不过上都的冷面不错。”

“我知道冷面不错,但我们天京人天生长着吃炸酱面的脑袋,你说怎么办呢?”丁少阳苦笑道,“上次我跟逸鸣在上都跑了四家大超市,愣是找不到干黄酱,连甜面酱都没有,实在是愁死我了。”

“行,那我问一下。”叶落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开机,然后拨了一个号码,“陈露,天京炸酱面会吗?会是吧。今晚做行吗?我带俩吃货上门。”

“仨。”陈天华赶紧接道,“我也是天京人。”

“哦,仨吃货,量准备多一点儿,好,谢了啊。”叶落挂了电话,笑道,“搞定,你们今晚去我那儿吧。”

说到这里,叶落又对俞佐俞佑说道:“两位俞老师,今晚你们也去吧,我家厨娘,粤菜一样擅长。”

“不了,不了。”俞佐笑着摇摇头,“我们今晚还要赶飞机回去,节目录完就走。”

……

几个导师坐在导师台上,聊了足有一个多小时,现场的投票情况,这才统计出来。

叶落他们几个被工作人员重新请到了舞台上,导师们坐前面,学员们坐后面,开始等待竞演结果的公布,每个人,对面都有摄像机盯着。

总导演拿着手里的投票结果,站在导师身前,笑着问道:“诸位导师,各位学员,我们现在开始公布,原唱好歌曲第六期的竞演结果。

那么这一轮,五百位观众评委,可以选三首新歌,作为投票对象。我们首先公布,单曲的排名情况……”

折磨人的时间到了,导演此时开始进入那种录音机时常卡壳的状态,出现各种重复、停顿、多选、逆反的句式。

而现场的导师们,也开始飙起了演技,尤其是丁少阳、叶落、陈天华三位,其实这一轮,还是热身,最终的成绩,他们并不是很在乎,但是为了节目效果,依然是做出各种揪心的表情。

长达十多分钟的公布之后,单曲结果出来了,叶落的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第一,陈天华的两首歌分别获得第二和第三,李逸鸣的一首第四,一首第七,虞依依的那首第五,双鬼一首第六,一首第八。

“那么,现在,我们开始公布,四个小组,每个小组两首歌曲得票相加之后,得出的小组最终排名。”导演说道,“我们首先,公布第四名。获得第四名的是……获得第四名的是……获得本期竞演第四名的,是俞佐俞佑导师组,还是,丁少阳导师组……”

“这买卖我们不干了。”丁少阳开始撸袖子,“咱们上去把导演揍一顿吧。”

“你们上,我来掩护。”叶落笑道。

“大家都是文明人,不要动手嘛。”陈天华劝了一句,然后指了指旁边,“用手打手疼,我看那儿好像有几根钢管……”

“几位导师请息怒。”导演笑道,“今晚,获得第四名的,是俞佐俞佑导师组。”

俞佐俞佑两兄弟的俩一下子就垮了,老实人,什么心思都藏不住。输给李逸鸣,他们确实觉得脸上无光。

丁少阳的表情十分精彩,喜不自胜,同时又强行压制,五官都快扭成麻花了。得,下一轮,自己居然又能打酱油。

“那么根据刚才的单曲排名,第三名,也就没有悬念了,是我们的丁少阳导师组。”导演宣布道,“不过,我们的规则,在这一轮,发生了变化。那就是无论最后竞演结果如何,丁少阳导师,下一轮,必须下场竞演。”

丁少阳结结实实地愣住了,张大着嘴,喉咙里可以塞得进去俩鸡蛋。叶落和陈天华俩人都笑得不行。

这叫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导师再精,也玩不过节目组,人家是规则设立者,不在一个层面上。

“那儿有钢管。”陈天华也是蔫坏,再次提醒丁少阳道。

丁少阳很快就恢复过来,洒脱地说道:“下场就下场呗,说实话,听了这么多轮,我也手痒了,来,让我们痛痛快快地战一场吧。”

“好,那么接下来,我们将宣布本期原创好歌曲的冠军组。我可以提前透露的是,冠军组,和亚军组,他们票数,仅仅相差三票。在两首歌满票数一千百票中,这个票数差,相当于百分之零点三。”导演依然慢悠悠地说道,“非常接近。”

导师和学员们瞬间安静下来,其中叶落的表情很古怪,一阵呲牙咧嘴。仔细一看,后面虞依依因为太紧张,抓着叶落的手臂,正在暗暗使劲,小姑娘个子矮,劲儿可不小,叶落的手臂肯定已经青了。

“本场冠军是……叶落导师组!”导演这次终于给了大家一个痛快,“我们恭喜叶落导师!”

“耶!”虞依依一下子就从抱住了叶落的胳膊,马上郭振一个虎跃,压在了叶落身上,然后张恒、曾学真两人也叠了上来。

可怜的叶落,被四个学员连抱带压,完全没埋在了沙发里人堆下,镜头里已经看不到他了……

“你们轻点儿。”丁少阳慢悠悠地劝道,“你们把他压死了,我们晚上饭辙没了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