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 镇山法宝

第二组竞演一开始,男歌手从舞台深处的幽暗处走出来,随着他的真容一点一点地显露,全场从宁静转为沸腾。

这种沸腾的程度,并不亚于上一轮邓琦出场的动静,这些素养很不错的观众,用一种脱离理智的热情,在欢迎这位歌手的到来!

叶落调整了一下坐姿,换了一个让自己最舒服的姿势,想要好好欣赏这首作品。

这是个非常纯粹的歌手,早早成婚,妻子是大学同学,生活非常简单,没有任何绯闻。今年从环球跳槽到天籁,也不纯粹为了钱,而是早年在后海当北漂,无人赏识时,是丁少阳给了他第一首歌,对他有知遇之恩。

他不会写词,更不会作曲,乐器方面,他除了会吹几声口哨,其他一概不会。

他只会唱歌,年过三十,所有业内业余的精力,全部花在了唱歌上。

他就是汤健,三王之首,被誉为“丝绸男嗓”,即将演绎李逸鸣主导制作的第一首爵士歌曲。

这首歌的初始,是一段钢琴,非常悦耳。

一听前奏,那种听丁少阳番外歌的感觉又来了,旋律编得很漂亮。

但是,叶落也觉得,光听前奏,没什么爵士的味道。

随后,当汤健手中的麦克风,缓缓凑到了他的唇边,他张口第一句出来,叶落就开始点头。

这种咬字,这种用嗓,这种三腔共鸣,这种半虚不虚、略带颓废意味的尾调,地道的爵士!

体现爵士的风格,最原汁原味的,是伴奏和唱法结合,当然,还得是英文。

但这种原汁原味,不一定被中国乐迷所欣赏,那么在这种节目中,作为音乐人改编的方法,就有两种思路。

一种是伴奏和唱法,都将爵士和流行或者其他风格混合起来,各带一点。

另一种,是伴奏和唱法,突出其中之一。

李逸鸣的第一首歌,采用的就是这种,他的伴奏,大体上还是流行范畴,爵士的味道不浓,但是汤健的唱法,却是地道的爵士唱法。

这种改编方式,对歌手的要求很高,但是架不住丁少阳手里牌好,汤健唱爵士,简直就是国内男歌手的活教材。

汤健这首歌唱完,整个演播厅的观众,几乎全体起立鼓掌。

这叫技惊四座。

这是叶落第一次听汤健的现场,听完之后,他微微苦笑了一下。

跟这位三王之首比起来,自己手里的三员爱将,罗布、方玉、楼俊,要走的路还很长。

罗布只会摇滚,楼俊R&B很好,其他一般,至于方玉,技术上没任何问题,就是略显工整匠气,不如汤健这么老道从容。

光这一首歌,从现场的反应来看,叶落已经替双鬼隐隐感到不妙了。

李逸鸣出手不凡。这首曲子,乍一听,是汤健唱得好,但是作为一个音乐人来说,知道如何发挥歌手的特长,这是很重要的业务能力,李逸鸣这点做得非常好。

第二首,是女歌手的曲子,从之前主持人的提示来看,出场演唱的,必然是四后之一。

“不会又是邓琦吧?”叶落问丁少阳。

“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无耻啊,连续两轮上宋嫣。”丁少阳笑道,“不是邓琦。”

正说话着,周围刚刚平静下来的观众又开始按捺不住了。因为舞台深处,阴暗之中,已经站着一个身材偏瘦的、一头齐耳短发的女歌手。

“那是孟寒!!!”导师席身边,一个乐迷嗷一嗓子就吼了出来,吓了叶落一跳。

“孟寒!孟寒!孟寒!”很快,观众席上就响起了阵阵带有节奏的呼喊声。

舞台深处的女歌手缓步走来,不一会儿就站上了前台,灯光一打,正是孟寒。

最近几个月,要说人气上涨最快的女歌手,除了叶落这边的楚沫儿、秦时月、宋嫣之外,另外一个,就是天籁的孟寒。

两张原创专辑大卖,让她坐稳了国内第一创作型女歌手的宝座。四后的说法刚出来时,她还有些被人质疑,现在已经稳稳地站住了脚。

这位歌手,叶落不陌生,楚沫儿参加新锐女生海选,第一首歌,唱得就是孟寒的《向往》,后来孟寒也当过上都赛区的评委。

“老丁,你别光说我无耻,你这一轮,一个汤健,一个孟寒,比起你上轮只上一个邓琦,还要过分啊。”叶落对丁少阳吐槽道。

“嘿嘿,说得好像你这一轮很清白一样。”丁少阳瞟了叶落一眼,“作为话题引导人,我提前看过歌手名单,咱俩都是本地狐狸,就别装聊斋了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叶落笑着点点头。

“相比之下,还是我比较老实。”陈天华说道。

“得了,你今天排出来的,也不是善茬儿。”丁少阳戳穿道。

舞台上,李逸鸣主导的第二首曲子,已经开始演唱了。

孟寒穿得不太讲究,一件黄绿相间的格子衬衫,衣襟下摆,在小肚子上打了结,发白的牛仔裤,膝盖上还有破洞,光脚蹬着一双板鞋,脸上的妆容,就上舞台的标准来看,是极淡的。

她就坐在高脚椅上,坐着唱,一股文艺女青年的范儿。

这首歌前奏一起,叶落心中又是一动。

这首歌,李逸鸣用了不同的编曲方式,前奏就有爵士的味道了。高音调钢琴,稍显琐碎,配着低沉的贝斯一起出来,味道很特别。

孟寒慵懒的唱腔,也随之而起。

“有时我会行动,有时你假装耳聋。

有时你思虑重重,我不太懂。

有时爱情很臃肿,有时会感到疼痛。

有时你不在身边,什么都开始不同。

……”

歌名叫《有时》,唱得是恋人相处,这也是李逸鸣一贯擅长的主题。

整首歌很安静,曲风带着爵士普遍拥有的一点点颓废,现场要演绎这种歌,打动观众是有很大难度的,但是孟寒,在这方面显得尤为擅长。

她的唱功有大巧不工的感觉,用嗓气息,都很实在,爵士的味道,有,但不如汤健那么浓郁,不过整首歌听下来,就能打到人的心坎里。

这首歌的效果,就是唱的时候其实很安静,唱完之后,现场反而闹腾得厉害。

观众反响相当不错,叶落、丁少阳、陈天华,听完这首歌之后,就看着一旁的音乐双鬼,三个人一起乐。

尤其是丁少阳,那一阵眉飞色舞,脸上的得意之情,傻子都看得出来。

双鬼这轮悬了,很有可能被李逸鸣逆袭。

丁少阳这组演完了,几个导师虽然心里乐得不行,但言语上还是很克制的,毕竟嘛,双鬼是成名人物,为人也老实,就不要在他们伤口上撒盐了。

俞佐俞佑,俩人加起来八十多岁,但是人情世故方面,却有些木讷,俞佐依然在一本正经地点评:“丁总监学员的这两首歌曲,非常好,确实跟叶总监说的那样,整体水准,非常接近我们几个导师。

但是我个人感觉,他们的爵士乐,还不够纯粹。当然,这可能是音乐风格的关系,总之,很不错。”

这种木讷,换一种理解,就是严谨和客观,这点叶落倒是很欣赏他们。

陈天华和丁少阳,想法跟叶落差不多,俞佐简单地点评完,几个导师都在鼓掌。

紧接着丁少阳组登场的,就是陈天华组。

陈天华,全能音乐人,统治中国乐坛近十年,无论威名,还是实力,都是有目共睹的。

尽管在出道初期,陈天华可能略输丁少阳,但是现在,叶落反而隐隐觉得,他的综合实力还在丁少阳之上。

果不其然,陈天华的第一首歌,就好像是一幅巨大而又华丽的画卷,把之前双鬼、李逸鸣两人的华彩乐章,一曲下去,全部掩盖。

而他派出的歌手,对叶落来说,也是久违了。

新锐女生全国亚军,萧琼。

萧琼在国内的人气,在今年七月份时候,一度不输楚沫儿多少。总决赛两人票数,也比较接近。对于这位女歌手,叶落是非常欣赏的。歌艺足以跟宋嫣、秦时月抗衡,舞技,更是天下无双,一曲《凤求凰》,足以载入中国艺术史册。

但是巅峰之后,萧琼最近几个月,逐渐在国内销声匿迹,据说是去了美国,跟着陈天华系统地研习欧美音乐。

而她也是所有新锐女生十强选手中,唯二没有出新专辑的选手,另一个,自然是没跟环球签约的虞依依。

久未在中国露面,萧琼初一登场,依然搏得了观众的热烈回应,演播大厅的喧嚣程度,不亚于孟寒、汤健。

这种情况,在叶落眼里很正常。小别胜新婚,许久不见,大家都很想念她。毕竟,她之前在新锐女生舞台上的表现,实在是太惊艳了。

但是再惊艳,也是过去的事情,如今的萧琼,想要重新获得观众的认可,必须拿出真本事来。

而陈天华的第一首爵士乐,就给了萧琼一个王者归来的机会,萧琼,也毫不客气地抓住了这个机会,征服了全场观众。

萧琼的演唱风格,在新锐女生中时,就已经千变万化,现在更是已臻化境。

爵士唱法,对她来说易如反掌,一曲下来,全场动容,掌声和欢呼声就像回到了五个月前的天京电视台。

丁少阳听完这首歌,无奈地摇了摇头,对叶落说道:“这种妖孽,小叶,你要是不放镇山法宝出来,我看是镇不住了。”

“镇山法宝?”叶落一愣。

“楚沫儿啊。”丁少阳笑道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