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7章 文艺青年

叶落本周主线歌曲第一首,是秦时月演唱的《阴天》。

前奏一出来,丁少阳眉头一挑,脸上的表情,就好像吃灌汤包的时候,咬破了皮,尝到了里面的汤汁,味道不错。

细碎而又悦耳的钢琴,伴着手鼓音效的电子鼓,整个前奏很特别,有爵士风韵,又有中南亚民谣的味道,但都不浓。

简短的前奏之后,秦时月的歌声响起。

“阴天,在不开灯的房间,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。

爱情,究竟是精神鸦片,还是世纪初的无聊消遣。

香烟,氲成一滩光圈,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。

傻傻两个人,笑得多甜。

……”

丁少阳之前听叶落的所有歌曲,多少都带着一种前辈高人的风范和心态。

一方面,是他对叶落音乐才华,确实很欣赏,另一方面,他也有着自己的骄傲,纵然叶落的歌,他丁少阳写不出来,但是丁少阳自己的风格,叶落也模仿不来。

这也是为什么,到现在为止,尽管丁少阳在主线歌方面一败再败,却依然能跟叶落勉强抗衡的最关键原因。丁少阳有自己的特色,在叶落音乐的强势冲击之下,丁少阳的音乐,依然有市场,站得住脚。

有这一份骄傲和底蕴,丁少阳在面对叶落所有新歌的时候,才能不骄不躁,心平气和。

但是今天,当叶落专区中,《阴天》在播放器之中的进度条越来越长时,当这首歌的歌词、曲调,一点一点展露在丁少阳眼前和耳边时,丁少阳往日的洒脱,逐渐从脸上褪去,取而代之的,是面沉似水。

雪茄烟夹在他的手指之间,烟灰越积越厚,摇摇欲坠,但丁少阳却再也没抽过一口。

一直到《阴天》全部走完,丁少阳掐灭了雪茄,神情凝重,没有说一句话。

李逸鸣,也是沉默不语。

这首歌,乍一听略平,没有什么高音,是民谣、爵士混合而成流行音乐,但是这歌里的滋味,却极为浓郁。

而这,也是丁少阳最擅长的曲风,甚至这首歌的歌词,也是丁少阳一贯以来的风格。

叶落的这首情歌,不仅神似丁少阳,而且似乎隐隐还略胜半筹。尤其歌词描写之细腻、到位,心态之成熟、老道,让丁少阳和李逸鸣觉得不寒而栗。

这种歌,对才情的要求,暂且不提,光是感情阅历和心态,就必须是三十五岁往上的人,才能够具备。而叶落今年,二十一岁。

这首歌听完,丁少阳心中的那份骄傲,已经荡然无存。

前阵子,那首《月半小夜曲》出来的时候,丁少阳心里还曾暗爽过,而现在,他忽然开始同情音乐双鬼。因为自己最擅长的音乐风格,被叶落吊打的滋味,他此刻也在品尝。

数分钟之后,丁少阳有些回过神来,咕哝了一句:“真他娘是个妖怪。”

李逸鸣重重地点头,显然非常同意自己师傅的说法。

此时丁少阳看了看周围,发现这么多台摄像机盯着,觉得刚才自己的表现,微微有些失态,于是笑了笑,说道:“叶落的这首歌,确实漂亮。”

“但是本周爱情战争的两首番外,也是不错的。三首歌的风格都差不多,谈不上谁好谁坏。”李逸鸣马上说道:“关键还是要看叶落的下一首歌怎么样,光这一首,还不足以决定胜负。”

“胜负,不要看得太重。”丁少阳提醒了自己徒弟一句,然后说道,“听下一首吧。”

李逸鸣应了一声,点开了叶落的第二首番外歌。

这首歌,演唱者是楼俊,这也是楼俊首张个人专辑的主打歌曲。

前奏是一段回旋曲式的钢琴,连续四小段旋律,曲调婉转低沉,又很接近,似是在原地徘徊踯躅。

这个前奏一出来,曲子的风格就能以小见大,体现得是一种情绪上的困顿。虽然这种方式,对普通乐迷来说过于隐晦,但丁少阳这种级别的音乐人,还是一听即知。

写歌写到丁少阳这种级别,对于歌曲的效果追求,就不仅仅是好听而已了。他们会用音乐语言,在歌曲的结构上,有更高的要求,有时候,还有些个人印记。

不仅仅是人声旋律和歌词,伴奏中每一种乐器的选择,伴奏乐器旋律的编写,都是音乐人的表达方式,只是,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

有些音乐人的表达,普通乐迷只是觉得好听,而真正的内行人听起来,却会拍案叫绝。

叶落这首歌的前奏,丁少阳是听懂了,然后他心里隐隐觉得不妙。

这首歌,叶落一起手就处理得如此精妙和严谨,这一轮的番外,这小子是要逆天啊。

很快,伴随着电子鼓,楼俊软糯咬字风格的嗓音,开始在录音棚里响起。

“一盏离愁孤灯伫立在窗口,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。

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,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。

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,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。

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,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。

……”

丁少阳听叶落的歌,除了听《月半小夜曲》那次,一般不看歌词。但是这首歌第一句歌词一出来,丁少阳马上伸出手,把李逸鸣面前的手提电脑转到自己眼前。

因为这首歌的歌词,丁少阳觉得很特别,用语古朴奇特,光听,或许会错过精彩之处。

一段主歌听下来,丁少阳已经大为动容。

用音乐表达离愁的方式,丁少阳有无数种。但是叶落的这种,不断地用回旋曲式,再加上隽永古朴的歌词,把“离愁”二字如此浓墨重彩地渲染,浓郁到力透纸背、扑面而来的程度,丁少阳自问做不到。

不知是叶落有意还是无意。第一首《阴天》,叶落相当于是在对丁少阳说,你会的,其实我也会。

那么这首《东风破》,叶落却在说,我会的,你不会。

丁少阳为人洒脱,虽然刚才郁闷了一下,但现在也看开了,只是一阵苦笑,没说什么。

而马上,主歌一过,副歌来临之前,一直远远吊着的钢琴,忽然换成了琵琶。

前几天,丁少阳刚刚在叶落家里,现场弹过琵琶曲。琵琶,丁少阳是正宗北派琵琶传人,是高手中的高手。他没想到,这么快,叶落就在曲子里用上了琵琶。不仅用上了,而且还让琵琶成为这首歌的点睛之笔。

《东风破》一遍放完,丁少阳叹了口气:“叶落这小子,番外歌,整这么两首歌出来,谁来都是白给啊。尤其是这首《东风破》,就算阎无忌重回巅峰,估计也写不出来。”

“这首歌的歌词,太强了。”李逸鸣叹息道,“写歌词,我自问也不差,听完这首歌,我忽然觉得好像不会写歌词了。这首词有些句子,没法从语法上去分析,但是听下来的感觉,却丝丝入扣。古诗与现代语法相互交融,令人拍案叫绝。

光凭这一首词,叶落就足以跟如今国内两大词坛巨匠,方文海和林阳相提并论。”

“阴天的歌词,也有这个水准。”丁少阳说道,“这两首歌的歌词,风格完全不一样,但是精妙程度却相差无几。以前听叶落的歌,歌词有时候不太讲究。但是今天看起来,他的那种不讲究,也是有意为之的,是为了通俗易懂。你看他一旦讲究起来,谁都讲究不过他。”

说到这里,丁少阳看了一眼身边的摄像师,说道:“好了,以上这段话,统统掐掉,算我没说。”

“自然会掐的。”现场导演点了点头,然后好似又想起什么来,说道:“对了,丁导师,《东风破》,这个歌名很奇怪,我个人有些好奇,您能帮我解解惑吗?”

丁少阳看了现场导演一眼。要是学员们问他这个问题,他就要拍桌子骂人了,因为这个问题,正经音乐学院出身的学生,都应该知道。只是这个现场导演,不是这个行当的,不知道也正常。

丁少阳于是开启了音乐学院教授模式,耐着性子解释道:“东风破,一个东风,一个破。东风是什么,我们先搁一边不说。什么是破,破就是破开。当然,这里的破开不是把东风破开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呢,这首歌唱得就是武侠了,劈空掌。”

说到这里,现场众人一阵哄笑。

丁少阳接着说道:“破开,破的是曲子。学名叫曲破,指的是我国唐宋元时期,大曲破开,用其中一段,编为歌舞,然后现场表演,大多数,是有调无词的。

所以从语法上来辨析的话,《东风破》,《东风》是一首古曲,《东风破》,就是其中的一段曲调,如今被叶落填上了新词,重新演绎。

相传宋朝时期,词圣欧阳轼曾做名曲《东风》,只是这首曲子,如今已经失传了。那么叶落的这首歌的旋律,到底是不是《东风》中一段,无从考证。

但无论是致敬也好,继承也罢,总之,这首《东风破》,做为一首流行歌曲,用这种歌名,那说明咱们的叶落导师,也是个文艺青年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