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5章 翁婿

第四期原创好歌曲的录制,意外频出,爆了两个不大不小的冷门。

第一个冷门,叶落组的学员,因为有五十票的初始优势,又有宋嫣罗布的倾情演绎,差点逆袭音乐双鬼。双鬼组和叶落组的最后得票,只相差五十五票,双鬼最后以五票险胜,这一轮冠军拿得踉踉跄跄。

第二个冷门,就是上一期的冠军组,丁少阳组差点垫底,他们只比陈天华组领先十多票。

不过无论如何,叶落相信,这一期播出之后,这个结果观众们应该是满意的。

这不仅仅在于现场的演出效果,更在于,陈天华组垫底的这个最终成绩,预示了下一期节目必将精彩纷呈。

因为下一周,陈天华将亲自出战!

以自己四位学员的综合能力,连续两轮没垫底,叶落觉得这已经算是很赚了。录制结束之后,他心情不错,在商务车上把几个学员夸赞了一番。

“都不错。”叶落点头道,“下一轮,大家就尽力吧。不垫底最好,真要垫了底,也没事,有我在。”

“嗯!”虞依依、郭振、张恒、曾学真四个齐齐点头。

……

周四,叶落把楼俊叫过来,霸占了一天录音室,把楼俊的新专辑一口气全录了出来。

楼俊的新专辑,两首歌已经有了,主打歌是本周末即将发布的番外歌曲之一,另外一首是上周的番外《断点》。今天录制其他六首新歌,很顺利,到了下午五点不到,全搞定了。

这让叶落对楼俊大加赞赏。十七岁的年纪,两个月左右的舞台经验,能在录音室里一天过六首歌,这是一个非常耀眼的职业成就。楼俊的音乐天赋和勤奋,让叶落很欣慰。

自己没看错人,这小伙儿确实有前途。

录完了歌,叶落回到自己的工作室,然后他发现自己手上的活儿,暂时没了。

今年计划要做的专辑,都已经做出来了。当然了,计划中另外还有一张非常重要的专辑,叶落还没开始做,那就是楚沫儿的第二张专辑。

楚沫儿的专辑,里面的歌曲,大部分是恋之旅程的歌曲,跟上一张《我的歌声里》一样,用“7+1”的模式,七首恋之旅程,加一首新歌作为主打歌。目前恋之旅程的主线歌只出到第十一轮,出第二张专辑的时机还没到。

眼下,也已经进入到了十二月份,楚沫儿第二张专辑的发行,应该会排到明年一月。

所以今年,叶落在音乐专辑上的活儿已经做完了。剩下的,就是恋之旅程的主线番外,以及在《原创好歌曲》中,跟其他几位导师的巅峰对决。

今年从六月份开始,叶落一直是在忙碌中渡过的,现在忽然闲下来,这让他有些不太习惯。他看了一眼对面的唐锦绣,说道:“唐小姐,最近,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业务过来联系我?”

“当然有啊。”唐锦绣说道,“最近的两个月,我平均每天都要替您推掉五六个商演,三四个编曲邀请,还有一两个广告邀约,怎么,您现在改变主意了?”

“还是算了吧。”叶落摇了摇头,说道,“对了,明天我不在,这里的事情,你看着处理,有重要的事情,打我电话。”

“嗯。”

正说着,叶落自己的手机响了,一看号码,天京电视台导演,梁晓。

“梁导,找我有事儿?”

“是啊。”梁晓开门见山地说道,“今年春晚的歌舞类节目第一次审核,下周就要开始了。你和楚沫儿的节目,虽然有免死金牌,不过呢,这个审核还是要参加的。”

“哦。”叶落点点头,问道,“那需不需要我们来一趟天京?”

“那倒暂时不用,前三次审核,都算初审,你只要把歌曲录音发给我就行了。后面两次,你和楚小姐要亲自来,不过也就是走一个过场。”梁晓说道。

“那行。”叶落点点头,“那下周一吧,我把歌曲发给您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刚刚空闲一些,事儿就找上门来了,叶落倒是挺高兴,有活儿干,总是一件好事。

……

因为明后天还有事情忙,所以这天晚上,叶落留在录音室里加了个班,把春晚上表演的歌曲做了出来。

这个情况,搁在以往,再正常不过,叶落有时候为了赶歌曲进度,加个班不稀奇。不过最近几周,因为工作进度很宽松,叶落平时都不用着急干活儿,一脸淡定轻松地写着歌,顺便还把自己的四个学员打击得信心全无。

尤其是今天白天,叶落一连录六首歌,每一首歌都那么好听,学员们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做出来的,这出歌的效率,是在是骇人听闻。

于是一听说晚上叶落要加班,楼下的学员们都兴奋得不行。

“你也有今天啊!”郭振对着镜头连连点头,开始即兴表演,“我原以为就我们四个水平差的学院要通宵达旦,赶制歌曲,原来你叶落这个大导师,也有做歌来不及的时候啊!”

“苍天有眼啊。”张恒仰天长叹。

“我又开始重拾信心了……”曾学真语声之中有些凝噎。

“你们三个在干嘛呢?”虞依依在背后淡淡说道,“指导老师在加班,说明他最近有些忙,所以下周,我们更要争取好的成绩,别让他提前下场。

这次不是说好了吗,两首歌的词我来出,曲子你们来。现在一整天过去了,我一首歌词已经写出来了,你们的曲子呢?”

三个小伙儿赶紧低头,继续干活儿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叶落就跟楚沫儿一道,直奔明州。

今天是楚文轩五十岁日生日,叶落要赶过去吃顿饭。

未来老丈人是个大龄文艺青年,送礼,不在厚重,而要雅致。这次的寿礼,叶落自己还是很满意的,丁少阳的临场琵琶曲,楚文轩一定会很喜欢。

做寿,有做寿的规矩,民间习俗,六十岁以上不宜大操大办,过于张扬,否则就等于在提醒阎王爷,赶紧一笔勾了去。

而我国南方一些地方,又有一个规矩,子不成婚,不做寿。

楚文轩这次五十生日很低调,就在家里吃,没外人,楚文轩甚至还亲自下厨。

叶落估摸着,这应该不是因为那些习俗,而是这位国学修养极为深厚的教授,生性低调所致。

寻常人家,一般是女主人下厨,儿子带对象回家,然后活络的女孩儿,就会进厨房帮忙。

楚文轩这家倒是挺好,男主人下厨,叶落在外面坐了一会儿,觉得坐立难安,干脆进了厨房,给未来老丈人打下手。

两人虽第一次合作,但是叶落会下厨,洗、摘、切、配,手脚麻利,楚文轩只要颠勺调味,这对未来的翁婿,倒是配合默契。

“嗯,不错。”楚文轩挺满意,“要娶我家沫儿,能挣多少钱,才华有多高,这些我都没要求。唯一的希望,就是体贴人,会下厨。不然啊,小两口以后要饿死。”

叶落笑了笑,没接茬。

“对了。”楚文轩一边拿着鱼下油锅,一边说道,“上周你的主线歌,《假如》,最然整体还是悲情的分手歌,但最后一句歌词,哄得你伯母挺开心的。那这一周的番外,你是怎么打算的,提前告诉我一声吧。”

叶落其实什么都不怕,就怕楚文轩问这个,他讪笑了一下,说道:“伯父,还是分手后的歌,略悲。”

“哦。”楚文轩有些犯愁,但对于叶落的选择,他到挺理解,“这倒是也对,从剧情架构上来看,如果只凭《假如》的一句词,马上就转剧情,还是略显生硬,头重脚轻了。再过渡几首,倒也合情合理。只是啊,你伯母那里,又要伤心难过一阵子了。”

叶落叹了口气:“伯父,那你就受累吧,多哄哄。”

“这我当然知道。”楚文轩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……

吃中饭之前,叶落从厨房里出来,把礼物呈上,楚文轩看了之后很高兴,要喝酒,叶落只好陪着。

只是这爷俩酒量都不咋地,一番推杯换盏之后,酒意一上涌,楚文轩嗓门开始高了,叶落舌头也有些大了。

不过这顿酒喝下来,原本翁婿之间,或多或少有一点的尴尬,也就完全没有了,好得跟亲爷俩似的。楚沫儿和蒋文秀在一旁看着,倒也高兴。

午饭吃完,下午一点多,楚文轩已经喝高了,昏昏欲睡,被楚母扶进房里休息。叶落和楚沫儿两人,顺势起身告辞。

“等等。”蒋文秀听闻两人要走,叫住了两人,回房拿了一条灰色的羊绒围巾出来,交给楚沫儿,柔声嘱咐道,“替他收好,每天他出门的时候,帮他打理一下衣着。男人在外面,如果穿得不体面,是我们女人的失职。”

楚沫儿面含羞涩地点点头,收好了围巾,扶着东倒西歪的叶落,出了门。

下了楼,钻进商务车里,喝得迷迷糊糊的叶落,伸手拿过了楚沫儿手里的围巾,铺在座位上开始翻找。

“找什么呢?”楚沫儿有些奇怪。

“找……图钉。”叶落大着舌头说完,然后头一歪,靠在了楚沫儿的肩膀上,睡着了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