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1章 欲回头

李逸鸣手脚麻利,很快就把手提电脑接上了控制台,然后甲庆把控制台连接的音响打开。

这样一来,叶落本周的两首主线歌曲,整个屋子里的人都能听到了。

本周丁少阳发布的两首主线歌,是下了一番工夫的。最近他自从生物钟的问题解决了之后,写歌的状态很不错,也估摸着能在叶落手里赢一轮主线歌。

老丁同志要求也不高,只赢一轮就好。

丁少阳到现在为止,已经跟叶落在音乐专区里斗了好几月了。虽然番外歌曲偶有斩获,但是主线歌基本是溃不成军。所以尽管天籁的宣传预算非常充裕,媒体替他说了不少好话,但老这么下去,也不是个办法。

目前他跟叶落之间的水准差距,乐迷们基本都已经看出来了,也达成了共识,丁少阳对上叶落,虽能勉强抗衡,但确实略有不如。

当然了,乐迷们另外一个一致意见是,不是丁少阳不给力,而是叶落太变态。所以丁少阳目前在国内的乐迷心中,多少有些悲情色彩,这种天下第二人的悲情,也替他赢得了不少乐迷的同情。

当丁少阳操作着电脑,去点叶落的音乐专区时,几位学员,表面上一副尊敬的神情,但是内心之中,还是多少有些替丁少阳感到惋惜和难过。因为他们知道,主线歌想赢叶落,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丁少阳是有人格魅力的,两周相处下来,学员们都很服他。只是,既生瑜,何生亮。

电脑屏幕中,叶落的音乐专区里,恋之旅程两首第十一轮主线歌曲,已经放上去了。

第一首,《最熟悉的陌生人》。

听完这首歌,整个录音棚里鸦雀无声。

尤其是李逸鸣,脸上的神情非常沉重。

丁少阳瞟了自己的爱徒一眼,洒然笑道:“知道厉害了吧?这首歌,如果拿到原创好歌曲第一轮比赛现场。你们的那两首夺冠歌,面对这首有机会吗?”

李逸鸣摇了摇头:“没机会。”

“所以啊。”丁少阳说道,“你们尾巴不要翘。学员之间比拼,你们夺冠,说句实话,我觉得是应该的,没什么好骄傲的。

你们那两首流行情歌,一首唱热恋,一首唱分手。旋律,歌词,都还不错,很悦耳。但是听完之后呢,也就听完了,缺乏后劲儿。

我之前说过,歌曲的作者,应该是情绪的魔术师,听众在听作者写的歌曲的时候,是喜是悲,作者要做到预先掌控,这段旋律歌词下去,听众会有什么心情,作者应该要做到心里有数。

也就是说,一首歌,得有酸甜苦辣的味道,听众要尝到这些味道,他们才会喜欢或者不喜欢这首歌。

这点,对于一个成熟的音乐人来说,其实是最基本的。你们几个,逸鸣做得还不错,其他三个,这方面还需要进步。

那么,再高一档的层次,是什么?

那就是这首《最熟悉的陌生人》,还有叶落之前《十年》、《可惜不是你》这种歌曲,包括我的《繁花》。

在营造情绪的同时,还有整体的布局感,还包裹了更深层次的东西,一首歌听完了之后,进口时酸甜苦辣尝完了之后,还有回味,听众还能有进一步的感触和思考。这个,就是后劲儿。

要做到这一点,光有乐理知识和编曲技术,那是不行的。人生的阅历,很重要。你得触及到乐迷的心灵,让他们对你们写出来的歌感同身受,心有戚戚然。这样,一首歌写出来,才会有后劲儿。

那么这两个层次,应对到商业音乐里面,又能起什么作用呢?

第一个层次,歌曲情绪的控制,如果做得好,那么就能吸引大量的乐迷,他们会听你们写的歌,会叫好。但是有个问题,一年之后,他们就会把你忘了。因为市面上能做到这一点的音乐人如过江之鲫,太多了,他们凭什么要记住你?

第二个层次,就是让乐迷们记住你的层次。当一首歌,触及到了他们的灵魂,与他们的经历产生了共鸣。那么这一首歌,他们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
这种歌多出几首,在目前的市场前景看来,你们就饿不死了,音乐这碗饭,就可以吃下去了,因为你们将会拥有一批非常忠诚的乐迷。”

丁少阳这番话很长,慢悠悠说下来,几个学员都认真听着,频频点头。

但是录音棚里的另外一些人,比如摄像师、灯光师这些,其实有些心不在焉,因为他们不是音乐人,对于丁少阳这种授课内容,不是很感兴趣。他们其实更想听叶落的下一首主线歌曲。

只不过丁大导师聊性大发,大家也都不好打断,只是陪笑等着。

丁少阳是个老狐狸,早就看出这群人的心思了,笑道:“好了,不多说了,听下一首吧。”

接下去的这首歌,是叶落演唱的歌曲,一开场,钢琴加弦乐的组合,旋律略悲,但气魄不小。

前奏之后,伴奏忽然低沉下去,叶落的嗓音亮了出来。

“一份爱能承受多少的误解,熬过飘雪的冬天。

一句话能撕裂多深的牵连,变的比陌生人还遥远。

最初的爱越像火焰,最后越会被风熄灭。

有时候真话太尖锐,有人只好说着谎言。

……”

歌名:《假如》。

这首歌叶落在改编的时候,略去了最后一句歌词,以“假如温柔放手,你是否懂得,走错了可以再回头。”这句作为结尾。

这首歌听完,丁少阳苦笑摇头,然后开始鼓掌。

丁少阳一带头,整个录音棚的人都开始鼓掌。

“这首主线歌,确实漂亮。”等到掌声稍止之后,丁少阳说道,“逸鸣,你们下周的音乐类型,应该是摇滚吧?”

“您怎么知道?”李逸鸣愣了,根据节目流程,周一排练之前,节目组对于歌曲的类型和主题,是要严格向导师保密的。上都叶落那边是这样,天京丁少阳这边更是如此。

丁少阳笑道:“就看你们这两天联系的乐手,摆明了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天京摇滚圈里最好的乐手,都被你们叫过来了。我又没瞎。”

“疏忽了,疏忽了。”现场导演轻声嘀咕了一句,随后心道,“以后乐手,千万不能让老丁看见。”

“我下面要说的这段话,别录。”丁少阳对现场导演叮嘱了一句,扭头继续对李逸鸣和另外三个学员说道:“咱中国的摇滚,也就那么回事儿了。起步晚,自己的特点不多。

双鬼写了十年多年摇滚,说白了,拾人牙慧而已。叶落的摇滚有点儿意思,但毕竟不多,还不成体系。至于陈天华弄出来的摇滚,其实摇滚味道不浓,是结合了摇滚元素的流行歌曲。

所以,如果你们这一轮,考得是摇滚的话,那就要注意了。摇滚乐,现场的感染力是非常强的。这个赛制,用的是现场观众投票的方式,这个对摇滚是有利的因素。

但是另外一点,因为中国目前的摇滚不成熟。硬搬欧美那一套,中国的观众不一定买账,所以,你们最好不要进得太深,流行偏摇滚就可以了。

这样看起来呢,叶落的这首《假如》就是很好的教材。作为一首摇滚歌曲,它其实是偏软的,但是这种歌曲,放到赛场上,符合咱们中国人的审美,所以保险。

当然了,如果你们这礼拜能写出《无地自容》那样的摇滚,那这些话,就当我没说。”

“怎么可能写得出来……”李逸鸣苦笑道,“《无地自容》,那是中国摇滚乐的里程碑式歌曲,我们差远了。”

“所以你们就庆幸吧。”丁少阳笑道,“下一轮,下场的只是双鬼,叶落嘛,还只能继续跟我在导师台上斗斗嘴皮子。”

……

周六下午两点十五分,明州大学教师公寓里,楚文轩瞒着自己的妻子,在偷偷听歌。

蒋婉秀正在卧房里午睡,临睡前叮嘱过自己的丈夫,两点之前叫醒她。

不过楚文轩怕叶落本周的主线歌还是那么悲,蒋婉秀听了之后影响心情,所以没叫她,而是自己先听。听完之后看情况,去蒋婉秀那里垫几句话,这样她心里会好过一点。

当然了,做为丁少阳乐迷,楚文轩先听了丁少阳,再去听叶落。

这跟吃饭的时候,螃蟹要留到最后吃是一个道理,螃蟹味道太鲜美,也太霸道,先吃螃蟹,其他菜就没味道。

虽然楚文轩更喜欢丁少阳,不过他也知道,叶落的歌,其实更好,先听叶落,再听丁少阳,那就没味道了。至于双鬼,无论是粤语歌还是摇滚,都不是楚文轩的菜。

果然,本周的主线歌,丁少阳的表现很好,但是叶落的《最熟悉的陌生人》一听完,楚文轩就知道丁少阳这一轮,又悬了。

替丁少阳叹了口气,楚文轩点开了第二首歌《假如》,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这位中文系硕士生导师眼中一亮,然后长舒一口气,俊朗的眉宇间,有压抑不住的喜色,接着起身进了卧室。

正好蒋婉秀苏醒过来,看了自己丈夫一眼,埋怨道:“两点一刻了,你怎么不叫醒我啊?”

“呵呵。”楚文轩笑了笑,然后说道,“婉秀,好消息。”

“嗯?”

“恋之旅程,剧情终于有转机了。”楚文轩说道,“走错了,可以再回头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