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1章 有后劲儿的歌

《歌后》这部电影的制作,因为演员和片场工作人员的敬业和高素质,进展十分顺利。

周六下午一点半,秦时月扮演的周萱,和贝晴扮演的王金花,有一场对手戏。

周萱是个痴情的女子,对待爱情,是全心全意付出的,奈何情路坎坷,两度所托非人,尤其是第二个男人的负心寡义,让周萱十分痛苦。

这天下午拍摄的一段剧情,就是周萱感情再次失败,作为周萱的好友,王金花在一旁劝慰。

王金花这个角色,是一个口蜜腹剑的女子,周萱第二次感情失败,其实是她在从中作梗,勾引那个男子,也就是本剧男一号。而周萱又不知道这个事情。

所以这段劝慰,王金花的心态是很复杂的,这个女子良心未泯,周萱平日里待她很好,所以此时,她既同情周萱,又暗自得意,有些愧疚,也因为心中的复杂情绪,还有些烦躁。

这段戏,非常考验贝晴的演技。

“姐姐,你不要难过了。男人嘛,都这样,今天跟你好上了,说不定哪天就爬上别的女人床头了。尤其是这种风流有才的阔少,多少女人盯着呢,你看开一点吧。”镜头里,贝晴说道。

秦时月这里没词儿,只是闷头做针线活儿。手里的这个荷包,是周萱做给那个男人的,还没有做好。周萱这个时候闷头刺绣,其实是借此来分心,排解心中的抑郁和委屈。

“姐姐,你不要做了,他不会要的!”贝晴一把夺过秦时月手中的荷包,一下摔在了地上。

秦时月呆了一阵,随后两行清泪留下,也不哭出声,只是默默流泪。

王金花看到周萱流泪,心中又愧疚又同情,也跟着流泪。

钱皓坐在导演身边,看着镜头监视屏幕,心中是连连叫好,这出戏,两个演员都是如此投入,效果太棒了。

这个时候,贝晴还有一句台词。

“姐姐,别哭了,听听歌吧,听听歌就好了。”

“Cut!”导演嗷一嗓子就喊了出来,“什么词儿这是?”

贝晴和秦时月两人一愣,随后贝晴拍了一下脑门,而秦时月破涕而笑。

她说错词儿了,这里,应该是“姐姐,您想哭,就大声哭出来吧”。

“看我这脑子。”贝晴神情有些懊恼。

“我看,你是想听叶落的歌想疯了。”秦时月说道。

钱皓也是哭笑不得,拍了拍身边导演的肩膀,说道:“这事儿啊,赖我,两点了,还在让她们演。这俩姑娘,听叶落歌都有瘾了。休息一下吧,十分钟之后,我们继续。”

贝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拉着秦时月躲进了片场边上的休息室,然后从自己放在休息室的手包中,拿出了平板电脑。

两个女子此时眼睛都是红红的,刚在片场里哭过,但是此时,两人脸上神情有些兴奋。尤其是贝晴,在平板电脑里划动的手指,非常敏捷,透着一丝迫不及待。

“不用急的,十分钟,足够了。”秦时月看着贝晴慌手慌脚的样子,不觉莞尔。

“听歌是够了,但我们还要留出恢复情绪的时间啊。”贝晴说道,“这礼拜叶落的两首歌,据说还会继续分手的,很虐心的。”

两个女子一边说着,贝晴点开了叶落的音乐专区。她显得有备而来,又从包里拿出了两副便携式耳机,一副给秦时月,一副塞进自己的耳朵里。

“《可惜不是你》……”贝晴念出了第一首主线歌的名字,随后点击播放。

这首歌听完,两个美女互相对视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震惊和迷惑。

这首歌的情绪,并不直白,是非常微妙的,听完之后,需要从脑子里转一圈,慢慢品味,才能品出其中妙处。

一千个人心中,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而一首意味深长,回味无穷好歌,也是类似,不同心态的人,能品出不同的味道。

这首《可惜不是你》,就是如此。性格淡漠的人,会欣赏这首歌里淡淡的惆怅和怀念,性情浓烈的人,会同情歌中的凄苦滋味。

歌声中唱的情绪,真的是看破缘分,淡然怀念,还是故作潇洒,实则痛苦不堪。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理解。

而这种理解,跟每个人不同的感情经历,是息息相关的。

所以,这是一首可以触动心弦,让人难以自拔的好歌。

贝晴和楚沫儿听完第一遍,琢磨了一下味道,觉得回味无穷,然后贝晴又点下了重播键。

一连听三遍,越听越觉得好听。

秦时月毕竟跟叶落相处久一点,对叶落的好歌有一定免疫力,觉醒得比较快,说道:“哎呀,时间来不及了,我们快听下一首歌吧。”

贝晴如梦方醒,然后依依不舍地点了第二首主线歌的播放键。

首先,一段略显低沉的钢琴,铺着两声键盘做点缀。

整体的前奏格调,有一种深沉的落寞感,很抓人。

随后,叶落的嗓音传入两人的耳内。

“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,我不会发现我难受。

怎么说出口,也不过是分手。

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,牵牵手就像旅游。

成千上万个门口,总有一个人要先走。

……

十年之前,我不认识你,你不属于我。

我们还是一样,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,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。

十年之后,我们是朋友,还可以问候。

只是那种温柔,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。

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。

……”

歌名,《十年》。

第十轮主线歌,叶落唱了一首《十年》,作为总结。

这首歌听完,秦时月看了一眼身边的贝晴,发现她已经在流泪了。

“嗯?我哭了吗?”贝晴看着秦时月奇怪的目光,猛地觉醒过来,然后连忙拿出纸巾擦拭眼泪。

有过上次的教训,贝晴在本周听叶落新歌的时候,心中是非常戒备的,在听歌之前,她提醒自己,不能哭,免得眼睛哭红了,一会儿到片场又丢丑。

所以第一首《可惜不是你》,她虽然心中感怀,但防住了。

而这首《十年》,她防不住。

这首歌的歌词,是如此的经典,简单的词汇,却蕴含着感情道路上点滴哲理。在品味歌词的寓意的同时,不知不觉,就被歌词和旋律,带入深刻的无奈和痛苦组成的深渊之中,令人防不胜防。

秦时月在听这首《十年》的时候,心里惦记着休息时间快到了,要赶紧去片场,所以有些分心。第一遍听下来,她看到贝晴居然不知不觉地流泪了,心里也是微微一动。

再回味一下刚才听到的旋律和歌词,这首歌跟《可惜不是你》一样,有后劲儿。

察觉到这一点之后,秦时月索性把拍戏的事情暂时赶出自己的脑海,手指一点,点击了《十年》的重播键……

片场里,《歌后》的导演,看了看表,又看了看休息室的方向,嘀咕道:“嗬,这听歌够久的啊,二十多分钟了,人不见出来。”

“小陈啊,你是国内新一代导演中最出色的。”钱皓淡淡说道,“不过我要说你几句,就这俩演员,演技咱不说,只看敬业程度,足以媲美老一辈的表演艺术家们,平时一言一行,没得挑。

也就是周六下午两点,有这么一段私人时间,这个我们还是要尊重。

拍戏,慢工出细活,你得让演员们的情绪舒服了,她们状态就会好,片子也就拍得顺,对吧,磨刀不误砍柴工嘛。”

“哎。钱老师,您说得对。”年轻的导演点点头。

……

上都市景山小区,这一天叶落选择了休息,跟楚沫儿一起,跑了一趟附近的售楼处。

新的别墅,上下三层,三百多平米,带游泳池、花园。叶落和楚沫儿看了看户型,觉得挺满意,只是这个价格,让楚沫儿有些望而却步,一千五百万。

看着楚沫儿犹犹豫豫的神情,叶落笑了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没事儿,也就我两个月工资。”

“嗯,房子钱,不能让你全出。”楚沫儿柔声说道,“既然上面也写我的名字,我也要出一部分。”

“行啊。”叶落说道,“房钱我来,装修你来吧。房子所有的细节,你说了算。快年底了,你的唱片分成,还有之前广告报酬,也快到了。我估计啊,这笔钱,能把咱家装得跟皇宫一样。”

“你倒是想得挺美。”楚沫儿笑道,“我们家是皇宫,你就是皇帝,然后三宫六苑七十二嫔妃对吗?”

“那这么说起来,你的心也不小啊。”叶落笑道,“想替朕统领后宫,管教群妃对吗?好啊,朕就许你个正宫娘娘之位。”

“去!”楚沫儿轻轻打了叶落一下,“你《贾嬛传》看多了吧你?”

“嘿嘿。”叶落干笑两声,岔开话题道,“行了,既然决定了,就付定金吧。一会儿我还要去趟录音棚,把下周的番外录出来。”

“嗯,我也跟你去吧。一会儿都有谁来录歌?”楚沫儿问道。

“姐妹、天穹乐队,还有楼俊。”叶落说道,“我打算让姐妹和天穹乐队一起合作一首。”

“哦?这么多人,那一定很热闹。”楚沫儿笑了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