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代表梦想

周二深夜,天京机场,一架从美国飞抵的航班,刚刚落地不久。

陈天华依然是一身修身款的白色立领衬衫,带着黑框平光眼镜,一头短发梳理得一丝不苟,推着行李车缓缓走出了国际到达的出口。

环球新任音乐总监祖绍元,快步迎了上去:“陈总监。”

尽管陈天华现在是董事会成员,兼海外公司总经理,但是祖绍元还是根据老习惯称呼他。

看到祖绍元,陈天华有些意外,笑道:“老祖,你怎么来了?我马上就要改签机票去上都,只是想听取一下,环球派出去参加节目的那个年轻制作人的情况而已,这种小事,不用你亲自来吧?”

“这事儿啊,我还是得来。”祖绍元一边笑着,一边把陈天华迎上了等候在机场出口的商务车。

陈天华看到祖绍元这个神情,心里也有数了,笑道:“那这么说,是祖兰?”

“呵呵,陈总监果然火眼金睛。”祖绍元略显尴尬地笑了笑,“没错,是我的侄女,祖兰。今年她刚刚从天京音乐学院毕业,整体的素质,我们制作人团队也考核过,确实还可以。那我也就举人不避亲了。”

“老祖你这话有些谦虚过头啊。你侄女祖兰,我也是看着长大的,音乐天赋很出色。”陈天华笑道,“近几年天京音乐学院,人才还是不少的,其中最杰出的两个,就是李逸鸣和祖兰。

老祖啊,今年的新锐女生,我早就说过,要让祖兰参加。你偏不肯,否则,唱作俱佳这种类型的女孩,哪里轮得到虞依依出头啊。”

“呵呵,当时是她自己不肯参加,我又使不上劲儿。”祖绍元笑了笑,“就算是这次参赛,她一早就跟我表态了,还是低调为主。这不,海选拿了三轮第四,只求保住种子选手的身份。她说是啊,这样一来,陈叔叔带她参加比赛,身上的压力就会小一些。”

“呵呵,这丫头,倒是挺贴心的。”陈天华笑了笑,“不过,早知如此,我就提前跟她打个电话,放手施为就好,不必藏着掖着,她陈叔叔,不会让她失望的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”祖绍元笑道,“好了,陈总监,你这趟飞行距离够远的,饿了吧?一起去吃点东西吧。”

陈天华看了看腕表,摇头道:“来不及了,十分钟之后要登机了,老祖,你回去吧。你放心,其实无论带谁,我都有把握赢丁少阳和双鬼,就算是叶落,也能斗一斗,如果是祖兰,那就更好。”

“叶落最近可不简单啊,陈总监,别轻敌。”祖绍元提醒道。

“他的恋之旅程,我一直在听,确实很好。不过,比赛歌曲嘛,限制很多,时间又紧,想要保持录音棚的水准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陈天华笑了笑。

“也对,这方面的经验,国内没人强得过陈总监。”祖绍元也笑道,“我祝您马到成功。”

……

同一时间,上都市景山小区,叶落的手机里,跑进来一个电话,一看号码,梦想音乐总监沙赴海。

“沙老师,您这么晚还没睡?”叶落接起电话,客客气气地说道。

“还没有。”沙赴海说道,“叶落啊,原创好歌曲的这个节目,目前的形势,你应该看出来了吧?”

一听沙赴海这么说,叶落心里隐隐有数,不过为了确认,他还是问道:“沙老师,您有话直说。”

“哦。”沙赴海应了一声,说道,“眼下四大导师,陈天华代表环球,丁少阳代表天籁,双鬼代表百代。三个导师背后,都是有国内一流的唱片公司作为后盾的。

这样子,无论是种子选手的指派,还是后面歌手演唱的支持上,他们手里都有不错的牌。

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那些参赛的学员,他们在比赛之后,可以得到这三大唱片公司的聘请合同。这个,对年轻音乐人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。毕竟像你这样的怪胎,仅此一例。”

沙赴海说到这里,顿了顿,然后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,你现在就算代表个人出战,也足以跟这三家公司抗衡。不过嘛,如果有我们梦想的支持,应该更好一些。

你看这样好不好,你这次去参赛,就以梦想音乐总监的名义去参赛。

这次比赛,你挑中的学员,我们梦想可以提供聘请合同。另外比赛的歌曲演唱,如果想要梦想的歌手帮你演唱,我们也会全力支持。”

叶落听完,打了个呵欠:“就这些?”

“就这些。”沙赴海问道,“你以为呢?”

“沙老师,您这算盘倒是挺精的。”叶落笑道,“我参加比赛,培养新一代的音乐制作人,然后人培养出来之后,跟梦想签约,和我就没什么关系了,是这个意思吧?”

“怎么就没关系呢?”沙赴海纠正道,“如果你真答应,你不是已经成为梦想音乐总监了吗?他们以后就是你手下嘛。”

“哦,合着我参加完比赛,还得把自己搭进去,对吧?”

“你这孩子,怎么就这么倔呢。我让你接我的班,又不是在害你。”沙赴海无奈地说道。

“我这人啊,没啥出息,让我去大公司办公室坐着上班,不自在。”叶落笑了笑,“还是自己玩儿着舒服,您就别难为我了。”

“那好吧。我们把条件换一换。”沙赴海整理了一下思路,“这样,你这次,还是以梦想音乐总监的身份去参赛,不过比赛完了之后,你上任不上任,这个随你。上任就皆大欢喜,不上任呢,就转为名誉音乐总监。

你要哪个歌手帮你唱比赛歌曲,你一句话的事儿,你的学员,还是签我们梦想这里。梦想,再给你五百万的人才培训和广告宣传费用,怎么样?”

“税后五百万。”叶落淡淡地补充道。

“小财迷。”沙赴海没好气地说道,“我有说税前吗?”

“您看,这样就有诚意多了嘛。”叶落满意地说道。

“牛学义这个视金钱如粪土的家伙,怎么就教出你这么一个徒弟呢?没天理。”沙赴海在挂电话之前,还嘀咕了一句。

挂了电话,叶落看了看表,晚上十一点半,该睡觉了。正想洗个澡睡下,他忽然想起什么来。

刚才沙赴海这通电话,倒是提醒了他一点。

叶落马上拿出手机,拨通了熊平贵的号码。

“叶总监,您好。”熊平贵电话接得很快。

“哦,是这样。熊总,我跟你先打个招呼,原唱好歌曲这个节目,演唱歌手方面,楚沫儿和宋嫣,虽然是签在环球名下,但是这个节目,她们会代表我这边,有问题吗?”

“能有什么问题。”熊平贵笑道,“楚沫儿签的合约,没有这方面的规定。至于宋大小姐,您只要说服了她,她想做什么,别说是我,咱董事长也拦不住她。”

“那就好,我打这个电话,也是为了避免之后不愉快。”

“您多虑了。”熊平贵显得很客气。

对叶落,他没法不客气,今年环球卖的最好的三张唱片,一张楚沫儿的《我的歌声里》,另外两张是宋嫣的《那片海》和《煎熬》,都出自叶落之手。

尤其是楚沫儿的这张唱片,刷新了华语乐坛有史以来的唱片销售记录,一个月卖出去接近一千万张,而且数字,还在不断增长。

就算放眼全球,这个销量,也是能排进今年销售榜前五的好成绩。

这张唱片的发行公司是环球,运营负责人是他熊平贵,这是他职业生涯多么亮丽的一笔。所以最近熊平贵看叶落,跟看自己亲爹没啥两样,就两个字,服气。

挂了这个电话,叶落就安安心心地睡觉了。

熊平贵放下手机之后,想了一想,马上打给了陈天华。

这时候的陈天华,正在准备登机,刚要关手机的那一刻,熊平贵电话进来了,把事情一说。

“哦,这样啊。”陈天华笑了笑,显得很大度,“没事,没有她们俩,我们还有萧琼和龙妙芹,另外老歌手方面,我们也有几个唱功不错的,这个问题不大。”

“您不介意就好。”熊平贵放心了。

“想介意也没道理啊。楚沫儿和宋嫣,本来就是叶落一手捧起来的。”陈天华淡淡说道,“这种比赛,歌手也只是一方面,关键的,还是要看歌本身的质量。”

……

上都市碧泉酒店,客房部总台,年轻的女服务员看着面前这位精瘦的中年人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“快点啦,小妹妹,给我房卡。”中年人说话的时候,带着浓重的岭南口音,有些大舌头,一边还打着哈欠,“我要上去睡觉。”

“您……不是刚刚取了房卡,上去了么?”服务员揉了揉眼睛,觉得好像哪里搞错了。

“那个不是我。”中年人解释道。

“先生,房卡丢失了的话,我们这边是要赔偿的……”女服务员很敬业。

“哎呀,刚才拿着房卡上去的,是我细佬啦。你不认识我吗?我是做音乐的。”中年人眼巴巴地说道。

女服务员摇了摇头,低声嘀咕道:“做音乐的?我只认识叶落。”

“那你查一下预定记录吧,俞佐俞佑,住对门的。我叫俞佐。”中年人指了指自己的鼻子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