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4章 惋惜和怀念

丁少阳对粤语歌,因为语言环境的关系,并不是很感兴趣。

事实上岭南以外的人听粤语歌,更多的,还是听旋律。至于歌词,只能说大概看个意思,其中有一些妙处,很难体会。

岭南文化自古以来,都是比较独立的,自成体系,跟中原文化有些差异,这就导致了语言习惯不同。所以粤语歌,岭南人听起来特别有感觉,但其他地方的人,再好的粤语歌,听起来多少都会打个折扣。

但是叶落今天的这首粤语歌,从一开始,就吸引住了丁少阳。

一开始就是小提琴,旋律很美,小提琴之后,跟着竖琴,这段前奏听下来,丁少阳有一种置身于音乐厅的感觉,好像在听一段唯美的古典乐章。

随后,一个在丁少阳耳里有些陌生的声线响起。

“仍然倚在失眠夜,望天边星宿。

仍然听见小提琴,如泣似诉再挑逗。

为何只剩一弯月,留在我的天空。

这晚以后音讯隔绝。

……

仍在说永久,想不到是借口,从未意会要分手。

但我的心每分每刻,仍然被她占有。

她似这月儿,仍然是不开口。

提琴独奏独奏着,明月半倚深秋。

我的牵挂、我的渴望,直至以后。”

听这首歌的时候,丁少阳是一边盯着歌词字幕听的,听完之后,这个音乐天才愣了一会儿,然后点下了重播键。

这首歌,丁少阳连听了三遍,越听越有味道。

词、曲、编曲、唱,这四者结合起来,丁少阳听得是如痴如醉。

“好歌啊。”丁少阳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,“叶落能把粤语歌写到这种地步,双鬼这俩家伙,还有心思跟叶落争摇滚第一人的位置,这是作死啊。”

……

上都市秀水片区,录音棚内。

虞依依以前听完歌,总是一惊一乍的,会迫不及待地发表自己的意见。

但是今天这首《月半小夜曲》听完,这妮子一愣一愣的,硬是没出声。

叶落看着虞依依,有些担忧,生怕是海选封闭两周的生活,压力太大,让这妮子性情有了什么改变。

“哇!指导老师,你太厉害啦!”愣了一分钟之后,虞依依忽然叫了起来。

“嗬,你这反射弧也太长了。”叶落笑了,“才知道我厉害吗?”

“这首粤语歌……实在是太好听了。”虞依依忽然就抱住了叶落的胳膊,“我去编个女版,自己唱行吗?”

“行。”叶落点点头,“不过我觉得,你要唱赢方玉这个版本,不容易。”

“嗯。”虞依依居然没有反对叶落的这个说法,点头道,“方玉这首歌,唱得柔情似水,真的很厉害,我最近练歌太少了,可能是唱不过他。”

“练歌少?”叶落有些奇怪,问道,“你之前不是在参加海选吗,不唱歌?”

“海选才唱几首歌啊。”虞依依摇了摇头,然后说道,“不过我听说,海选之后,选手是不用自己唱歌的,节目组会邀请一些成名歌手,来演唱选手做出来的曲子。”

“是吗?”叶落笑了笑,“那倒挺好,本来我还担心要自己唱呢。”

“这个你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虞依依没理解。

“你想吧,到最后,肯定是以导师对决为主,真如果自己写歌自己唱。陈天华、丁少阳、双鬼,他们几个,除了双鬼还算会唱歌,其他两人唱歌都不咋地。”叶落说道,“这种吊打的比赛,就没什么意思了。”

“看你这得意的样子。”楚沫儿看了叶落一眼,摇了摇头。

“沫儿姐,那你会去唱我写的歌吗?”虞依依问道,“我想我和指导老师弄出来的比赛歌曲,由你去唱,那就太棒了。”

“可以啊。”楚沫儿说道,“如果是这种赛制的话,那就不仅仅是你们音乐人之间的争夺了,我们歌手也会有些压力,能不能把新歌唱好,对于胜负还是蛮重要的。”

“是啊。”叶落点点头,随后微微一笑,“不过我有你这张王牌,不用愁这个。”

聊了一下午,很快就到晚饭时间了。今天是周末,“姐妹”都在忙,陈露没空做饭。叶落看了看虞依依有些消瘦的小脸,挺心疼的,就带着虞依依和楚沫儿两人,去一家高档的餐厅吃了顿饭。

今天天穹音乐秀场,压轴演出的是楚沫儿,吃完晚饭,叶落就把楚沫儿送到了秀水街,自己和虞依依坐进了包厢,不一会儿宋嫣也来了,就坐在叶落身边。

这礼拜有楚沫儿和宋嫣轮流压轴,秀场天天爆满,日进斗金,把罗布嘴都乐歪了。

算下来,宋嫣隔天就来压轴,总共已经演出了三场,什么报酬都没要,这让叶落有些过意不去。

楚沫儿是自己人,所以这个没什么关系,但是宋嫣如果也这样,在这里白唱,叶落觉得不合适。

“宋嫣啊。”叶落叫了一声对面坐着红衣女子。

“嗯?”

“你好歹让我付你些报酬吧。”叶落说道,“我知道这些钱你看不上,不过在商言商,这笔钱我不能不给你。”

“不要。”宋嫣瞟了叶落一眼,头一偏,继续跟虞依依聊天。

叶落愁得不行,对虞依依说道:“依依,帮我劝劝她。”

虞依依虽然古灵精怪,但听叶落的话,问宋嫣道:“你在这里演出,指导老师给你定的报酬是多少?”

“一场三首歌,两万一首,六万。”叶落代为回答道。

“六万一晚上。”虞依依琢磨了一下,“倒也不是很多,宋嫣,你就拿着当零花钱呗,多少也是指导老师对你的一番心意嘛。”

宋嫣摇了摇头,没说什么。

“哦!”虞依依聪明,马上明白过来,“我知道了,你就是想让指导老师亏欠着你,对吗?”

虞依依这番话,倒是说中了宋嫣的小心思,这女子瞪了虞依依一眼,一副要杀人灭口的样子。

虞依依笑道:“哎呀,宋嫣,你好笨啊。六万块钱一晚上,这种小钱,别说我们看不上,以现在指导老师的身家,也看不上。你既然想让他亏欠,就亏欠大一点的人情嘛。这点小钱,没必要让来让去的,宋嫣,你以前格局没那么小啊。”

宋嫣听了虞依依的说法,心里倒也有些认同,不过她嘴上当然不会承认什么,只是说道:“谁说我让他亏欠什么了……我只是看不上这点钱而已,不过既然你们都这么说,算了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。”

虞依依听宋嫣这么说,马上对叶落一昂头,一副邀功的表情。

叶落冲虞依依挑了挑大拇指,然后看着宋嫣明显多云转阴的脸色,开始绞尽脑汁想办法怎么哄这女子。

……

第二天周日,上午,叶落在家里休息了半天,睡了个懒觉。

这天中午,他接到一个电话,王妮可他父亲,上都电视台副台长王培安打来的。

“叶落啊,周三和周四这两天,你腾出时间来,咱们录两期节目。”王培安说道。

“好。”叶落说道。

“原创好歌曲这个节目,前面几期,全是录播的。”王培安解释道,“这也是考虑到你们四大导师年底贵人事忙,集中时间录。但是到了十二月底,估计档期就会比较紧,时间安排就会比较急,到时候你要准备一大段时间给咱们节目,你看行吗?”

“可以啊。”叶落说道,“最近我在赶活儿,也差不多了,年底问题不大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咱们周三见吧。”算是自己人,话不用说太多,王培安很快就挂了电话。

中午在家里简简单单地吃完饭,叶落就跟楚沫儿一道,来到了录音棚。

今天下午,趁着楚沫儿休息,下周的一首楚沫儿演唱的主线歌曲,要先录出来了。

下周六,是主线歌推到第十轮,叶落觉得应该有一个总结。他自己演唱的,和楚沫儿演唱的歌曲,都有一些总结的意味。

主线歌分手的情节,到下周,将会划上一个句号。下周之后的恋之旅程歌曲,虽然还是继续虐心,但剧情的走向,会跟之前有所不同。

周日,胡贾宁陪未婚妻去了,录音棚就叶落跟楚沫儿两人。

伴奏早就做好了,录三遍人声就行。

楚沫儿拿到了曲谱,看了一会儿,然后奇怪地看了叶落一眼。

“怎么了?”叶落问道。

楚沫儿说道:“我看你平时看的书,都是些历史、音乐类的书籍,也没见你看爱情小说之类。但是为什么对于男女间的各种小心思,你能琢磨得那么透呢?你不是说,你以前没谈过恋爱吗?”

叶落一听,汗都下来了,马上说道:“相信我,这完全是天赋。”

“是啊,当情圣的天赋。”楚沫儿顺着说道。

叶落尴尬地笑了笑,没敢接话。

楚沫儿又摇了摇头,“这首歌的意味,对我来说,有些难以理解。你能解释一下吗?”

“哦。”叶落说道,“这首歌的背景,你可以这么理解,男女之间,经历了痛苦的分手过程,这种痛苦,随着时间的推移,总是会慢慢变淡的。

痛苦淡化之后,因为爱情产生的恨意,也会淡化,心中的芥蒂逐渐消去。但是,因为分手的原因还是在那里,没有解决,所以,也回不到从前,两人还是分开的。

这个时候,女方的心态就会发生变化,从原先的幽怨、愤恨,变成了对那段夭折恋情的惋惜和从前过往的怀念。

这首歌的情绪,就是惋惜和怀念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