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同心锁

从秦时月的办公室里出来,叶落有一种虎口脱险的感觉。

心脏依然在不争气地剧烈跳动,大口呼吸了几下外面的空气,叶落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悸动。

以后梦想唱片,打死他也不来了,实在是太危险了。

也幸亏今晚他确实另外有约,不然秦时月的晚餐邀请,他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理由拒绝。

老曹被叶落一个电话叫来,已经驾车在梦想门外等着了,叶落赶紧上了车。

“老板,去哪儿啊?”老曹问道。

“去趟景山小区,把沫儿接上。”叶落说道,然后又补充了一句,“把依依跟唐小姐也捎上吧。”

老曹应了一声,稳稳地启动车子。

在车子上坐了一会儿,叶落忽然想起一件事情,问老曹道:“曹叔啊,你说出席订婚宴,要不要封红包什么的,这个我不太懂。”

老曹笑了笑,说道:“红包不用,那是结婚宴上给的。有这份心的话,送个祝福的纪念品吧。”

“哦。”叶落点点头。

等到车子把人接全了,叶落对车子上几个妮子说道:“胡哥订婚,咱得代表工作室,给他送份礼物,你们说送什么好?”

“尿不湿。”虞依依眨了眨眼,说道。

“别捣乱。”叶落白了她一眼,“我打听过了,未来胡嫂没怀上,送早了。”

“没怀上这么快订婚啊?看来是真爱哦!”虞依依点点头,“嗯,那这样的话,送杜蕾斯啊,这样我们就能按部就班地送红包、尿不湿、长命锁了,不会乱了次序。”

“你这小丫头真的只有十六岁?”叶落翻了翻白眼,“还有你不懂的东西吗?”

“指导老师你不是说,音乐人要扩大阅读面嘛。”虞依依笑道,“最近我看得书可多了。”

“女孩子说这样的话不好。”楚沫儿摸了摸虞依依的背,柔声说道,“知道的,不一定要说出来。”

“哦。”虞依依点点头,然后双手挽上了楚沫儿的隔壁,把头靠在楚沫儿的肩膀上,“沫儿姐,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你一样有气质啊。”

“别跑题啊。”叶落说道,“赶紧定下来去买呗,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
“送同心锁吧。”楚沫儿说道,“黄金的。”

“嗯。”叶落点点头,又问道,“只是纯金的?要不要再镶几个钻?”

“老板你这个土豪,一点情调都没有。”唐锦绣笑道,“黄金同心锁,就是今生今世,永结同心。你镶个钻是什么意思啊?说胡哥是钻石王老五,未来胡嫂配不上吗?”

楚沫儿温柔地看了叶落一眼,为叶落说话道:“他啊,就是跟胡哥的感情太好,一心想送重礼。”

“老板我提个醒,今天是周末,商场的停车位可能不够。”老曹这时候说道,“你要是真要去买的话,最好跟胡师傅说一声,会晚一些。”

……

订婚在国内上都这边,真的按老规矩办,七八样程序,没一整天走不完。尤其是男方,事情很多。

所以这一天,胡贾宁快忙晕了。

女方叫葛怜,年纪不大,二十三岁,大学毕业,刚刚找到工作,人长得很水灵,又通情达理。

这株嫩白菜能被自己拱上,胡贾宁觉得很幸运,毕竟自己已经三十二了,暂时也没房没车。

所以胡贾宁对葛怜很宠爱,订婚的具体事务,也不舍得让她出力,自己全包了。

下午五点多,胡贾宁总算是一切安排妥当了,陪着葛怜一道,在酒店门口迎接客人。

“今天叶落和楚沫儿会来吗?”葛怜悄声问道,“我很喜欢楚沫儿的。”

“会来的。”胡贾宁说道,“刚他给我打电话了,说是买东西去了,会稍微晚一点。”

小俩口正说着,酒店门口进来一个一米八六的汉子,一见面,就笑着对胡贾宁拱手说道:“胡哥,祝你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!”

“臭小子,会不会说话?!”胡贾宁一脚飞在罗布的屁股上,笑骂道,“赶紧滚进去。”

罗布挨了一脚,终于回味过来刚才确实说错话了,连忙对葛怜弯了弯腰:“嫂子好!我嘴笨,别忘心里去啊。”

“你是……罗布啊!”葛怜笑道,“一会儿记得给我签名哦。”

胡贾宁拍了拍葛怜的背,柔声说道:“别闹,这小子的签名,咱还看不上。”

罗布挠了挠头,笑着进去了。

紧跟着罗布进来的,是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人,精瘦,个儿也不高。一进来之后,他看了一眼葛怜,眼中透着几分宠溺,之后又看了看胡贾宁,眉头微微皱了一下。

“贾宁,这是我三叔葛青,从小就对我很好,你要对他客气一点。”葛怜看到来人,连忙在胡贾宁耳边提醒了一句。

然后葛怜就马上迎了上去:“三叔!”

“怜怜,没想到啊,三叔这么快就能喝上你的订婚酒了。”葛青拍了拍葛怜的手背,说道,“怎么不多挑几年啊,你还小嘛。”

得,又是个不太会说话的,胡贾宁心里嘀咕了一句,脸上却陪着笑:“三叔您好。”

“哦。你好。”葛青淡淡说道,“我听说,你是个录音师?”

“是啊。”胡贾宁应声道。

“在哪个公司啊?”

“自己弄着玩的。”胡贾宁说道。

葛青眉头又是一皱,但没说什么,毕竟这是在大门口,点点头,也就进去了。

胡贾宁看着这人的背影,轻声问葛怜道:“你三叔,什么单位的啊?”

“他啊,是做经纪人公司的,江浙上都这一代的艺人,他都有关系,挺神通广大的。”葛怜说道,“我的工作,都是他帮着安排的。”

“哦。”胡贾宁明白了,难怪这葛青一听到自己说在弄录音棚,一脸的嫌弃。

国内私人性质的录音棚,真正搞出名堂的,只有在天京后海,其他地方的私人录音棚,大多级别都不高,录音师收入也很低微。这个葛青是做经纪人公司的,这行门清。

“我没跟三叔说你是叶落的录音师。”葛怜吐了吐舌头,“你不会生气吧?”

“不用说。”胡贾宁说道,“这个三叔,我看出来了,也是真心疼你,咱们小辈,在长辈面前没什么好显摆的。有些事儿,自然而然就好。”

“嗯。”葛怜点了点头:“我听你的。”

两人又在门口站了会儿,客人基本到齐了,只有叶落他们还没来。胡贾宁看了看表,仪式的时间差不多快到了,于是说道:“我们先进去吧,别错过了吉时,不然老人又会唠叨。”

“叶落还没来呢。”葛怜望了望门口,神情有些遗憾。

“没事儿,他一会儿自己会进来的。”

……

胡贾宁跟葛怜一起进了订婚仪式的大厅,这时候台上还在布置,看样子快好了,小两口于是就在台下等着。

靠近台前的一桌,是女方家属的桌子,葛青就坐在那里,胡贾宁这一站,就站在他眼前。

葛青抬头看了看一米八的胡贾宁,出声道:“小胡,你这么高的个子,先坐着吧。”

“哎!”胡贾宁一听是三叔,连忙在葛青身边坐下了。

葛青不看好胡贾宁,主要还是因为年龄问题。自己大哥一家,都太老实,这么好的女儿,换作是他,再养十年都不嫌久,哪里舍得就这么轻易地嫁出去。就算是挑女婿,也要挑一个年轻有前途的,这个小伙子,听说都三十多了,也没房也没车,工作也是不太靠谱的样子。

只是侄女葛怜中意他,那也没办法。

一边想着心事,葛青又打量了一下胡贾宁,虽然这个小伙年纪有点大,但是身高马大,仪表堂堂,多看几眼,倒也顺眼了一些。

还是帮他一把吧,葛青暗叹一声,然后问道:“小胡啊,你这个行当,最近还行吗?”

“凑合吧。”胡贾宁笑了笑。

“私人录音棚,再好也就那样了,又不是在后海。”葛青说道,“你以后也不是外人,我看啊,不如去找个唱片公司。最近唱片市场行情不错,你找个公司进去,稳当一些。”

一边说着,葛青一边伸手入怀,取出一张名片,递给了胡贾宁:“你只要跟三叔我开口,就算是梦想,我也可以帮你想办法。”

胡贾宁是个明白是非的人,听了葛青这番话,心里是又感动又为难。

感动的是,这位长辈,是真心疼葛怜,也是为自己好。为难的是,眼下这形势,就算沙赴海亲自来请他去梦想,他都不会去。现在葛青开了口,自己应该怎么拒绝呢?

“这个……三叔啊。”胡贾宁斟酌着用辞,缓缓说道,“您是真为我们俩好,您放心吧,我一定会好好待葛怜的。工作上,如果我真遇上绕不过去的坎儿,我会找您的。”

“小伙子,心气儿倒挺高。”胡贾宁是个人精,葛青更是,一下就听出了胡贾宁的言下之意,淡淡说道,“不肯轻易向我开口是吧?你不要多虑,这顿酒喝下来,我就是你长辈,我帮你一把,你没什么好丢人的。”

“呵呵。”胡贾宁只能赔笑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“三叔……”一旁一直默不做声的葛怜,终于忍不住了,正要说什么,大厅门口,忽然传来一阵惊叹声。

胡贾宁一抬头,就看到叶落带着楚沫儿、唐锦绣、虞依依,走向这边。

“这儿是胡贾宁跟葛怜的订婚宴吧?”一边走,叶落还在嘀咕,“外面也没个牌子,都不知道有没有走错……”

“没错,就是这儿。”那边罗布把手举得高高的。

“你迟到了,牌子人家早收了。”胡贾宁扭头没好气地回道。

葛青看着叶落一行人,全身都石化了。

“胡哥!”叶落一看到胡贾宁,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,快步走了过来,冲胡贾宁拱手:“年年有今……哦不对,恭喜您跟嫂子盟结良缘。”

“胡哥,恭喜您和嫂子,白首成约,许订终身。”楚沫儿款款上前,替叶落送上了一对同心锁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