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 一只耳

天京天籁唱片公司总部顶层,丁少阳的办公室里,叶落本周的第二首主线歌曲,终于揭晓。

前奏是一段钢琴,铺一点点弦乐键盘的底,然后,叶落的歌声开始响起。

“过完整个夏天,忧伤并没有好一些。

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,有离开自己的感觉。

……

依然记得从你眼中滑落的泪伤心欲绝。

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。

黄昏的地平线,割断幸福喜悦,相爱已经幻灭。”

歌名:《黄昏》。

到了第二遍副歌,丁少阳跟着哼了哼,然后下了结论:“这首歌传唱度,应该能跟《征服》相媲美,朗朗上口,旋律不难。”

李逸鸣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总监,每次我苦思冥想,在旋律之中,去找一段悦耳动听的组合,然后再花了好几天的时间,慢慢做出一首成品之后,心中的那种成就感,我想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。

可是这种成就感,很快就会被叶落无情地碾碎。

您看这首歌的旋律,不复杂啊,真简单啊,但是人家做出来就是好听啊。我现在都在怀疑,我做音乐的方式,是不是哪里弄错了。”

丁少阳白了自己的助理兼徒弟一眼:“你做音乐的方式,都是我教的,你错了,就是我错了。就算你对自己没信心,也应该对我这个老师有些信心吧?”

李逸鸣意识到了自己的是失态,微微低头道:“对不起,总监。”

丁少阳说道:“我一向认为,我自己是一个音乐天才,而你李逸鸣,也是音乐天才。我们虽然是天才,但是我们终究还在人类的智商情商范围之内。

可是这世界何其大啊,这么大的世界,这么多的人,各方面的天才也会有很多,而在每一个领域,再出一两个怪胎,也很正常。

叶落,就是那种怪胎。

你不要去跟他比,我这个四十一岁的音乐天才,用了四十年的人生阅历,三十年的音乐经验,才能将将敌住他。你今年二十四岁,拿什么跟他去比呢?没得比。

好好走自己的路就对了。

我跟你说句实在话,就算你以后成不了天下第一,有个天下第二当当,同样能一展抱负,再给自己的妻儿家小一个富裕稳定的生活。

这样,就可以了。”

丁少阳这番话,掏自肺腑,实实在在,李逸鸣听了连连点头:“好的,总监。”

“做音乐,心不能乱。”丁少阳又说道,“胜负心太重的人,是做不出好音乐的。因为好音乐,都是玩出来的,人在完全放松的状态下,才情才能全部发挥出来。要是心理负担太重,那就很容易失常。

我最近的状态问题,一半是因为生物钟,另一半,是因为双鬼的加入,激起了我的胜负心。我现在也在自我反省。逸鸣,你也要注意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上都梦想唱片十五楼,秦时月看着身边叶落的侧脸,微微叹息道:“你这人,好狠的心肠。”

“此话从何谈起?”叶落看了看秦时月。

“你知道吗,你这两首歌,如果放在小说里,这叫虐主。从《红豆》开始,你现在里里外外已经虐了男女主人公一个多月了。”秦时月说道,“我都看不下去了,太狠了。尤其是今天这两首,《梦一场》和《黄昏》,听得我都想哭。”

叶落笑道,“秦姐你还是很坚强的,轻易不会哭,要是换成我办公室的唐小姐,完蛋,我现在估计正在游泳。”

“哪会这么夸张的。锦绣虽然有些多愁善感,但我很了解她,她其实也是个坚强的女孩子。”唐锦绣原本就是秦时月的助理,秦时月很熟悉,她白了叶落一眼,继续说道,“那照你这么说,你来我这里,是来避难的咯?”

“这是一部分原因吧。”叶落笑道,“另外一个原因嘛,下周的番外,我打算请您出马,这首歌呢,也是您新专辑的主打歌。我想先让你过过目。”

秦时月摇了摇头:“你啊,真是个工作狂,一点情调都没有,那好吧,你等着,我给你拿把琴去。”

秦时月一边说着,一边站起身,走出了办公室。

叶落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,觉得闲着也闲着,索性在秦时月的办公桌上拿了一张白纸,又从笔筒里挑了一支钢笔,然后开始书写。

叶落在写的,是这首歌的人声曲谱,顺便,把歌词也写了上去。

五线谱,手写起来麻烦,叶落用的是简谱,刷刷刷写下来很快。等到门口响起秦时月的高跟鞋响声时,这首歌的曲谱叶落已经写了一半了。

秦时月看到叶落在写东西,心里有些好奇,走到叶落身边看了一看,点点头,坐了下来,开始调琴弦。

叶落看到秦时月来了,瞄了一眼她手上的琴,发现是一把古典吉他。

这就让叶落有些挠头了,民谣吉他,他会,但是古典吉他,他不会。

古典吉他和民谣吉他,虽然都是吉他,但是却有区别。古典是尼龙弦,音色圆润,但稍显低沉,民谣是钢丝弦,音箱也大,音色高亮。

弹奏起来的指法也不一样。古典吉他因为演奏的方式,远比单纯当伴奏的民谣吉他要多,所以指法上是要经过严格训练的。

作为吉他初学者,最好是从古典吉他入手,这样循序渐进,以后能一通百通,电吉他也是从古典吉他演化过去的。

要是先学民谣吉他,那就不太好办了,一开始指法太自由,熟悉了之后,再要回头去学古典,难了,纠正一些错误习惯就要很长时间。叶落在吉他学习上,就是吃了这个亏,一开始上错了船。

不过叶落的乐器造诣,毕竟是以电子键盘为主,吉他也好,钢琴也罢,只是顺手玩玩,倒也问题不大。

眼下秦时月拿了把古典吉他过来,倒也没有难为叶落的意思,因为在秦时月的心目中,叶落在音乐方面是个妖孽,无所不能。

美女面前,叶落不想认怂,于是说道:“等我把曲谱弄出来,秦姐自己用吉他玩一玩吧。”

看秦时月那熟练的调弦手法,叶落就知道这女子古典吉他方面,应该是有造诣的。

果不其然,叶落还在写后半截的曲谱,秦时月已经在伸着脖子,照着叶落写出来的旋律在编和弦了。

也不知是这女子有意还是无意,她看曲谱的时候,鼻子就在叶落耳边。

断断续续的琴声,跟秦时月的鼻息一起,在叶落耳边轻轻抚动,一首歌还没写完,叶落耳朵红了。

秦时月脸上闪过一丝好奇,左看看右看看,然后笑道:“叶落,你为什么只红了一只耳啊?”

“因为你是黑猫警长。”叶落白了秦时月一眼,“别闹,写歌呢。”

秦时月嫣然一笑,然后开始轻声念歌词。

“我们之间没有延伸的关系,没有相互占有的权利。

只在黎明混着夜色时,才有浅浅重叠的片刻。

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没交换,无法想像对方的世界。

我们仍坚持各自等在原地,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……”

秦时月轻声呢喃的语音,飘进叶落的耳朵里,听得叶落心里一荡,脑子一空,写不下去了。

“大姐。”叶落停下笔,叹了口气认输道。

“哦。”秦时月应了一声,殷桃小嘴稍稍离开了叶落的耳朵,然后说道,“我只是觉得,这段歌词,很应现在这个景。”

叶落没敢啃声,继续写。

“我们既像白天和黑夜。”秦时月说道,“又像一只耳和黑猫警长。”

叶落没听明白,愣了一下。

“不要给我机会哦。”秦时月轻声说道,“给我机会,我会抓住你的。”

……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