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 摇滚的态度

十月长假一过,天京这边就开始冷了。

丁少阳小时候落下了病根,冷空气一激,就咳个不停。最近作曲量挺大,烟抽了不少,这让他在这个深秋,日子不太好过。

“我要戒烟。”丁少阳对李逸鸣说道,“你要监督好我。”

一边说着,丁少阳拿出雪茄盒,依依不舍地递给李逸鸣:“藏起来,别让我找到。”

李逸鸣叹了口气:“您要是成心想戒,扔了吧。”

丁少阳脸上的肌肉颤动了一下,看上去很肉痛,一咬牙:“算了,这盒抽完再戒。”

熟练无比地切好雪茄,往嘴里一搁,柴油打火机点上,丁少阳一边咳嗽,一边说道:“双鬼这俩家伙,这礼拜的两首歌,牛逼是牛逼,但装得却有些过了。我看啊,又要被叶落吊打。”

“总监,咱这礼拜的两首歌,比双鬼的要好。”

“风格不一样,这没法比。”丁少阳摆了摆手,“行了,听听叶落的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李逸鸣操控电脑进入叶落的音乐专区,专区里面两首歌已经放上去了。

第一首是《煎熬》,丁少阳办公室里9.1声道的音响走了一遍,丁少阳只能苦笑:“这没法玩了,这小子就这一首,能顶我两首。”

李逸鸣也摇头道:“总监,您也别一个人扛,这礼拜的两首番外,都是我做的。您只是把把关而已。不如叶落,主要责任在我。”

丁少阳笑道:“出了我的手,进了我的专区,这两首就算是我做的。你好好做你的音乐就行,番外,以后都是你来做,胜负算我的,你不要有心理负担。趁这段时间,你好好打磨打磨你的编曲技巧,今年年底的‘原创好歌曲’,你我师徒携手,给叶落来一下狠的。”

“嗯。”李逸鸣点了点头,眼中闪过一丝感动,然后问道,“那我们听下一首?”

“好啊。”丁少阳微微颔首。

这首歌一开始的前奏,就让丁少阳精神一振,脸上现出玩味的神色。

“摇滚?”丁少阳笑道,“双鬼麻烦来了。”

电吉他和鼓点大肆张扬之后,罗布带着点痞气,还有些混不吝的嗓音,从音箱中传了出来。

“人潮人海中,有你有我,相遇相识相互琢磨。

人潮人海中,是你是我,装作正派面带笑容。

不必过份多说,自已清楚,你我到底想要作些什么。

不必在乎许多,更不必难过,总究有一天你会明白我。

……

曾感到过寂寞,也曾被别人冷落。

却从未有感觉我无地自容。”

歌名:《无地自容》。

李逸鸣听着这首歌,眼睛却一直看着自己的恩师丁少阳。

丁少阳虽然年过四十,但却是个真情率性的人,脸上不会藏东西。他在聆听一首歌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,就是这首歌的晴雨表,是非好坏,一看便知。

今天丁少阳在听这首《无地自容》这首歌的状态,真是让李逸鸣觉得无地自容。

李逸鸣在听这首歌的时候,心是揪着的,他不知道叶落会拿出什么惊人之作来,打压自己的新歌。

但是丁少阳,实在太放松了,叼着雪茄,点着头,打着响指,就把这首歌听完了。

好像他跟叶落之间比斗的胜负,他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,只是单纯地沉浸在音乐之中。

这份宗师气度,实在是让李逸鸣心折不已。

“这首歌我太喜欢了。”听完这首《无地自容》,丁少阳笑道,“把我摇滚的瘾都勾出来了。下周主线,咱也玩一首摇滚。”

……

上都,叶落的工作室内。

“指导老师……”虞依依听完了这首歌曲,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的眼神,看着叶落,“我就想知道,还有什么题材能难住你吗?”

“有。”叶落点点头。

“什么?”虞依依马上追问。

“怎么才能让你停止崇拜我。”叶落眨了眨眼。

“讨厌啦!”虞依依举起小拳头要打,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舍得打下去,甩了甩手,说道,“指导老师,你这首摇滚,分寸真好。虽然其实也很张扬,但是这个张扬的感觉,更多的是歌词和曲调结合之后,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味道。这个境界,比双鬼流于形式的张扬,高明太多了!”

胡贾宁也说道:“摇滚,要的就是一个态度,什么是态度,穿什么衣服不重要,心里坚信的东西,这才叫态度。叶落,你这首歌,我觉得被称之为中国摇滚乐的里程碑,都不为过。中国式的摇滚,就从这首歌开始。”

叶落打了个寒战,一副浑身不自在的样子:“老胡,你这是要捧杀我啊。我脸皮这么厚,都被你夸得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晚上继续把车借我就行。”胡贾宁笑道。

“好吧。”叶落翻了翻白眼。

“其实……”这时候楚沫儿说道,“这两首歌中,我反倒更喜欢宋嫣的《煎熬》。这首歌宋嫣的演绎,真的很棒。我想如果我唱这首歌,唱不到她这个程度。”

宋嫣听到楚沫儿这么说,有些意外,脸微微一红,看了叶落一眼,然后迅速低下头去。

“咦?”虞依依眼尖,问道,“宋嫣,你怎么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?”

“我可从来没收过你房租。”宋嫣白了虞依依一眼。

“哦。”虞依依双手捂嘴,不敢多说什么了。

……

等到歌听完,一群妹子议论一番之后纷纷散去,叶落总算可以继续工作了。

眼看快三点了,这一下午时间所剩无几,叶落在干活的时候,不知不觉就加快了速度。

现在叶落手里的活儿,慢慢多起来了,三张专辑要做,电影音乐也要做,不过这些,都不是火烧眉毛的事情,最要紧,还是下礼拜的两首主线歌。

为了给MV制作留出足够的时间,今天必须先弄一首出来。自己的歌可以周一录,但是楚沫儿的歌,明天要趁着她礼拜天没课录出来。

其他人都走了,楚沫儿依然陪在叶落身边。叶落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友,说道:“沫儿,下礼拜你唱的这首歌,我觉得挺好,但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,你来参谋参谋?”

楚沫儿放下了书本,微微笑道:“好啊。”

叶落点点头,然后却没有抽出电钢琴,也没有递给楚沫儿耳机,而是站起身来,在工作室墙上,取下一把吉他。

这把吉他,有些年头了,叶落弹过,楚沫儿也曾用这把琴把叶落叫醒。

这是叶落高中的时候,父亲给他买的,价格不贵,但有感情。所以以前挂在出租屋的墙头,现在就挂在工作室里,叶落有时候兴起,就会拿下来弹一会儿。

叶落备选的这首歌,当然他已经做了主旋律,不过让自己女友听歌,叶落还是喜欢现弹。一方面是可以在女友面前表现一下,另一方面,这多少也是一种情调。

唐锦绣本来在打电话,一看叶落拿起吉他,马上三言两语,就把电话挂了,一副屏声凝气的样子,看样子也很期待叶落的表现。

吉他挂久了,弦会松,音会跑,所以叶落先低头调了调弦的松紧度,试了试音。

试完了音,叶落刚要弹,楚沫儿却伸手按住了琴弦,示意叶落等一下。然后她双手往自己脖子后面一伸,拿下了自己挂着的项链。

这条项链,红线串成,中间穿着一枚黑底白字的吉他拨片,用小篆,写了一个“落”字。

看到这枚拨片,叶落神情一动,心里生出一种温馨的感觉。

这枚拨片,是叶落送给楚沫儿的定情物,以前楚沫儿练琴,就会用它。后来在新锐女生舞台上,楚沫儿两首吉他曲,都是用这枚拨片弹的,结果淘贝上这种拨片都卖疯了。

新锐女生结束之后,这枚拨片楚沫儿就舍不得用了,而是用红线穿了起来,贴身挂在脖子上,说这是她的幸运符。

今天看到叶落要弹吉他,楚沫儿把这枚拨片从红线中取了出来,递给叶落,柔声说道:“用它吧,别伤手。”

叶落接过拨片,叹息道:“用这个,这首歌我就不忍心弹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楚沫儿问道。

“这首歌,还是分手歌,很悲。”叶落笑了笑,“用这个弹,不吉利。”

一边说着,叶落从楚沫儿手里拿过红线,又把这枚拨片串了回去,还给了楚沫儿,笑道:“一会这首歌弹完了,我再替你戴上去。”

“嗯。”楚沫儿点点头。

低头拨琴,悦耳的吉他声稍显落寞,伴着指尖的琴弦不断振动,叶落开始演唱。

“我们都曾经寂寞而给对方承诺。

我们都因为折磨而厌倦了生活。

只是这样的日子,同样的方式,还要多久。

……

早知道是这样,像梦一场。

我才不会把爱都放在同一个地方。

我能原谅,你的荒唐。

荒唐的是我没有办法遗忘。

……”

这首《梦一场》,叶落刚唱完,楚沫儿就幽幽叹了一口气:“真不想唱这首歌。”

“嗯。”叶落点点头,“如果你不喜欢,我就换一首。”

“不。”楚沫儿摇了摇头,神情有些悲凉,“不是不喜欢,这首歌,我怕我会唱哭。我没办法想象,如果我们俩人真的到了这首歌唱的地步,我该怎么办。”

叶落沉默了一下,刚想劝慰自己的女友,却听到唐锦绣说道:“老板,纸巾。”

一扭头,叶落吓一跳,自己这位多愁善感的女助理,早已泪流满面……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