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 半生

“秦小姐。”秦时月的办公室里,助理小金一脸严肃看着办公桌旁的秦时月,“您已经腻在办公室里整整一天了。虽然今天的行程确实不重要,但是作为您的助理,我还是要提醒您,既然今天您来加班了,不如顺手就做了吧。”

秦时月苦恼地挠了挠头:“叶落这个死东西,发歌时间变了也不通知我一下。本来我想下午两点听一下,对今天的行程也不耽误。可是现在倒好,四首歌,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。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做事啊。听完吧,反正行程也不急,唯一的一个商演,今明两天是随我挑的,明天我再来加班一天就好了。”

“秦小姐,也就是现在您太红,一般来说,商演哪里还会让歌手去挑日子的,都是主办方定下来,你不去,就请别人了。”

“这要谢谢叶落咯,没他,我怎么会这么红呢?”秦时月好像给自己找到了理由,“所以,我为了听他的歌推迟商演,你看,多合理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小金一副挫败的表情,摇了摇头,然后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,“这没道理啊……”

“什么没道理?”秦时月眨了眨眼睛,“我不是说得很有道理吗?”

“不是。”小金摇了摇头,又看了看秦时月,“秦小姐,以您的长相气质,应该来说,是个男人都会拜倒在您的石榴裙下。可是现在倒好,我看反倒是叶落,把您的魂给勾了去。”

“哪有啊!”秦时月脸上有些尴尬,“你别瞎说,叶落是有女朋友的。楚沫儿是个很好的女孩子,跟叶落很般配的。”

“其实啊。”小金说道,“楚沫儿虽然也很漂亮,不过我看她是个很老实的小女孩,单纯,也没什么心机。秦小姐,我觉得您只要略施手段,叶落应该逃不出你的手掌心……”

秦时月的脸色稍稍凝重了一些,“小金,你应该知道,我不是那种人。”

小金摇了摇头,说道:“您确实不是那种人,但是您别忘了,叶落身边,还有一个宋嫣呢。您不是,您能保证宋嫣也不是吗?”

“宋嫣?”秦时月摇了摇头,“她是个很冷傲的女子。这种女子,想让她放下身段,去倒追男孩子,没有这个可能。”

“宋嫣不去倒追,那万一叶落对她动心了呢?男人嘛,哪有不花心的,两人又天天见面,这个实在是不好说。”

“小金。”秦时月脸上的神情凝重了一些,“你这样是不对的。”

“哦。”小金吐了吐舌头,“那好吧,我不嚼舌根了。”

“不仅仅是嚼舌根的问题。”秦时月看了小金一眼,“楚沫儿,我不跟她比。但是宋嫣,你觉得,我比她差在哪儿呢?你应该对你的上司更有信心才是。”

小金笑着点点头,不再说什么。

“哎呀!光顾着跟你说话,都忘了时间了。”秦时月忽然醒悟过来,“这都下午四点了!”

秦时月一边说着,一边手忙脚乱地开始切换网页,点击鼠标。

小金也贴了过来,在秦时月身边凑着看。

“咦,居然不先听叶落?”小金说道。

“我习惯把好东西,留到最后吃。”秦时月笑了笑,手上鼠标一点,点开了丁少阳的专区。

丁少阳今天爱情战争的四首歌,已经全部发布出来了,分别是番外:《缘尽》、《别离》,主线:《厮守》、《半生》。

前三首歌,其实都很优秀,风格也很统一。丁少阳的分手歌,没有那种撕心裂肺的呼喊,歌词、曲调,都很干净,虽然乍一听略显平淡,但是细细品味起来,却有着深沉的痛楚。

第四首的《半生》更是如此,二胡的悲凉,被中提琴饱满温暖的音色一反衬,更有悲怆之意,这首歌邓琦的唱法,用了天京曲艺中的一种大鼓腔,韵味十足,听了真是催人泪下。

“半生缘尽人如棋,

厮守白头几时期。

同林鸟散阴阳路,

坟前杯酒作别离。

……”

秦时月一看这歌词,愣了一下。

“居然被他写死了?”小金看了这首诗,也愣了。

“丁少阳……心太狠了。”秦时月叹了一口气,“他的爱情战争中的分手,居然是生离死别!”

“嗯,而且你看他这首曲子,把前三首的歌一下子全串起来了!”小金咋舌道,“《缘尽》,唱的是一个中年人看到小两口闹分手,心中感伤。《别离》,唱得是心中感伤的内容,跟心爱的人不在一起了,但是原因一直没说。《厮守》,唱得是心中的向往,如果能厮守一生,那该多好。最后到了这首《半生》,人直接就在坟前了,原来,是因为丧偶。”

秦时月点了点头:“他的前三首,就是为了这一首在做铺垫。”

“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。”小金叹道,“他胆子太大了。”

“但是,他成功了。”秦时月一边说道,一边从纸巾盒里抽出了一张纸,默默地擦拭眼泪。

“可是,作为流行商业音乐,他怎么能这么处理呢?”小金不解道,“我没办法理解。”

“所以,他是大师,而你还是助理。”秦时月叹了口气,“好了,我们听一听叶落的吧。”

……

明州大学教师公寓,楚文轩长长叹出一口气:“丁少阳,这四首歌,真是……我都有些佩服他的勇气。”

楚沫儿这时候说道:“叶落曾经评价过他,说他是才华横溢的大龄文艺男青年。才情高得令人发指,但是呢,偶尔会犯文青病。”

楚母看了自己丈夫一眼:“你确定叶落评价的是丁少阳,不是你爸?”

“他哪里敢评价我爸啊。”楚沫儿挥舞了一下小拳头,“我会打他的。”

“你啊,在叶落面前乖得跟小白兔一样,也就是在自己家窝里横。”楚文轩瞟了自己女儿一眼。

楚沫儿冲自己父亲吐了吐舌头,然后说道:“爸,您说,为什么丁少阳会这么处理爱情战争呢?我看他的主线,虽然在今天,主线番外高度统一,但是跟之前的连起来看,多少是有些拧巴的。而且今天这四首,虽然出色,但生离死别,这个真是太冒险了。”

楚文轩点了点头:“这个,其实是叶落逼的。”

“是吗?”楚沫儿有些纳闷,“为什么这么说呢?”

“其实自从恋之旅程跟爱情战争之间的争夺开始之后,你发现没有,叶落是明显占据上风的。番外,丁少阳除了一首《繁花》,其他的歌在乐迷口中的口碑,都及不上叶落。主线,更是连媒体都捧不起来。”楚文轩说道,“丁少阳如果按照原来的想法比下去,不出一个月,肯定会被叶落彻底压制。所以,他才会用这次四首歌同时发布的机会,看看能不能死中求活。”

“老楚,那你觉得,丁少阳这么做,能不能达到这种效果呢?”楚母也听出了兴致,问了一句。

“从某个角度来看,他应该是成功了。”楚文轩拍了拍桌子,“至少,我听了这四首歌之后,对他是更加佩服了。这四首歌,前三首听起来略温,最后一首歌的包袱一抖出来,真是有平地起惊雷之感,非常漂亮。

其实你们再看看目前恋之旅程和爱情战争两个主题的歌曲,他们最近的路线,多少还是有区别的。

叶落的歌,好像是在做一个音乐剧,一首一首下来很顺。

而丁少阳呢,一开始也在这么做,但是可能发现做不过叶落,于是他改成了音乐小品。从《烟圈》、《刍狗》开始,他的歌曲整体性和连贯性,其实已经比不上叶落了,但是他同期发布的两首或者四首歌之间,却是紧密结合的。

如果比作小说的话,叶落现在是在长篇连载,丁少阳却是在玩短篇。今天这四首歌,就是一部短篇小说。看完就完了,等到下周,又会有不一样的东西。”

楚沫儿点点头,随后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过总之无论怎么样,丁少阳的调整也好,冒险也罢,都是叶落逼出来的。”

“嗯。”楚文轩叹了口气,“这个没错。不过,我还是更喜欢丁少阳,他有才情,更有胆识,一个真正的音乐人,就应该是这个样子。”

“你看。”楚母冲楚沫儿眨了眨眼,“这就是大龄文艺男青年。”

楚沫儿捂嘴笑了笑,说道:“好了,我们快点去听叶落的歌吧。他的这首新歌,我都还没听过呢。爸爸,刚才都是你,一定要先听丁少阳的。”

楚文轩笑了笑:“叶落,写商业音乐,目前看起来是国内无敌的。这个倒是不错,至少以后你的生活,是不用发愁了。但是就音乐性来说,还是要有所追求……”

“爸!”楚沫儿打断道,“谁说叶落只会写商业音乐的,古典钢琴曲,他刚刚写了一首出来,回头我发给您听一下。”

“你看,一说叶落不好,她就急了。”楚文轩对自己妻子笑道,“这点倒是跟你很像。以前岳父说我不好的时候,你也急。”

楚沫儿母女俩脸上都是一红,其中楚沫儿有些不好意思,放柔了声调,然后缓缓说道:“爸爸,虽然这首歌,我没听过,不过我听叶落说,这首恋之旅程的主线歌曲,还是蛮文艺的哦。”

“是吗?”楚文轩说道,“那听听看吧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