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嘴硬

天京,后海。丁少阳在录音棚里跟甲庆他们正在吃饭。

这间录音棚是甲庆私人的,在这位资深音乐人受聘于天籁之后,这间录音棚,也就成了天籁音乐总监丁少阳最爱去的地方,因为里面的设备,确实高端。

丁少阳由衷觉得,天籁以一年两百万的价码聘请了甲庆,其实是蛮赚的,因为甲庆这间私人录音棚的投资,就不下三千万,天籁几个最好歌手的唱片,基本就在这里录。

甲庆、骆星洲这几个老音乐人,跟马景逸、张行之他们又不一样,甲庆他们来天籁,不是为了钱,而是为了学有所用。

所以虽然职务是丁少阳高,但是平常跟甲庆、骆星洲这几个音乐人交流,丁少阳姿态是放得比较低的,都是玩音乐的,一起把活儿做好就行。

这天中午,甲庆亲自下厨,做了一顿家常的炸酱面,丁少阳吃得很香。

“快点吃啊。”甲庆瞄了瞄手表,“十二点了,不知道叶落又会出什么歌。”

“嗯!”丁少阳拨下最后两根苗条,用手背一抹嘴,一边还嚼着,一边说道,“小李,把你的手提接上,这儿听吧,不去楼上了,麻烦。”

“好的。”李逸鸣拎过自己的电脑包,拉出数据线,往控制台一插,甲庆也站起来一番设置,很快,就连上了监听耳机。

“瞧我们这脑子,早想起来这招就好了。”丁少阳一边拿起监听耳机笑道,“这多省事儿。”

“嘿,刚才汤健刚走,感冒谁都不想得嘛。现在消完毒了,就无所谓了。”甲庆也笑了笑,顺手递给李逸鸣一副耳机。

“说起汤健,十二点的这首,他唱绝了。”丁少阳脸上有几分得色,“这首歌,叶落不敢说,至少双鬼是占不了我什么便宜的。”

“没想到在你心目中,还是叶落最强啊。”甲庆说道。

“这个不得不承认。”丁少阳摇摇头,“我写歌,虽然不慢,但还是吃状态的。状态好,就有《繁花》,状态一旦不好,那也就是跟马景逸他们差不多的水平。可是您们看叶落这后生,自从他开始写新歌以来,就没有一首是差的,而且题材丰富,无所不包,状态就跟机器人一样,完全看不到年轻人应该有的起落,这个就有些恐怖了。”

“但是至少番外歌,您还是赢过他的。”李逸鸣说道。

“主线输得丢盔弃甲,番外赢个一两次,其实也没意思。”丁少阳摇了摇头,“而且除了《繁花》那次,其他番外就算赢,也是靠媒体顶着,真正的乐迷口碑,则未必。”

“少阳,你可是我们的主心骨,不要轻易言败啊。”甲庆缓缓说道。

“呵呵,都是自己人,说两句实话没事。”丁少阳摆了摆手,“好了,听听叶落的第二首番外吧。”

李逸鸣点点头,带上了耳机,点下了播放键。

这首歌,是叶落今天发布的第二首番外歌,乐曲一开场,就是二胡。

在民族乐器中,要表现悲伤的情绪,首推二胡。丁少阳原本在自己的第一首番外歌就想用二胡,但是那首歌的意思,不是太悲伤,用二胡显得过了,所以退而求其次,用了陶埙。

叶落这首歌的前奏,二胡和钢琴是一起出来的,旋律非常美,马上,键盘打底的音色跟上,气势跟着就起来了,整个前奏听下来,就有令人断肠之感,感染力非常强。

“漂亮。”丁少阳点点头。

前奏之后,罗布的嗓音跟上。

“一开始我只相信,伟大的是感情。

最后我无力的看清,强悍的是命运。

你还是选择回去,他刺痛你的心,但你不肯觉醒。

你说爱本就是梦境,跟你借的幸福,我只能还你。

想留不能留,才最寂寞。

没说完温柔,只剩离歌。

心碎前一秒,用力的相拥着沉默。

用心跳送你,辛酸离歌。

……”

整首歌听完,李逸鸣都在发愣,直到歌曲自动重播,他才忽然惊醒过来,马上按下了停止键。

丁少阳摘下耳机,呼出一口气:“得,这次连番外都赢不了了。”

甲庆把耳机往控制台一丢:“这首歌做得……这小子真的只有二十一?逸鸣,你多大了?”

“二十四。”李逸鸣尴尬地摸了摸鼻子。

“真他娘妖孽。”甲庆咕哝了一句。

李逸鸣点点头,他知道甲庆说得不是自己。

“你们发现没有。”丁少阳敲了敲控制台,“叶落现在手里的歌手,也是越来越强了。

天穹乐队主唱罗布,他的第一张新专辑我听过,基本靠吼,之前的水平嘛,别说汤健他们三个,就连我们天籁的二线男歌手,都有比他强的。但是你们听这首《离歌》,情绪拿捏得非常精准,高音也很漂亮,这首歌最高应该是男谱c3吧?”

“嗯,没错。”甲庆点点头,“男声HIGHC。”

“这个音,在通俗唱法里虽然不算太高,但也绝对不低了,他唱得质量很好。”丁少阳说道,“高音歌,感染力是非常直接的,一旦唱好,杀伤力十足。这罗布进步很大啊,天穹乐队以后的唱片,我看应该可以跟三王里稍微差一些的陈艺,别一别苗头了。”

“嗯,这个罗布也是二十一,不过呢,这种程度的出色,我倒还可以理解。”甲庆撇了撇嘴,“但是你们看叶落,这首《离歌》,我看摇滚唱分手的歌,这首,至少是前无古人了吧。至于能不能成为后无来者的绝响,那要就看叶落他自己的心情了,也要看逸鸣他们,努不努力喽。”

李逸鸣挠了挠头:“甲老师,您说得我压力好大。”

……

明州,楚沫儿家里。

楚沫儿听完第二轮的歌曲之后,兴奋地握紧了粉拳:“太棒了,两首番外,叶落完胜。”

一家三口的另外两位,却看上去不怎么高兴。

楚文轩作为丁少阳的粉丝,被丁少阳在番外歌曲里明显的颓势,搞得有些抑郁。不过看到女儿这么开心的样子,他也就释然了,点点头,笑了笑。

楚母的不高兴,是因为作为一名苹果派,叶落这两首歌一甩出来,她自然伤心。虽然在自己女儿面前,她不能表现的太过,不过脸上的闷闷不乐,还是很明显的。

楚沫儿看着自己的母亲,不由一阵偷笑。不过呢,她也觉得自己的母亲很幸福。

一个到四十多岁,依然坚信爱情是单纯美好的女人,应该是非常幸运的,因为她遇上了一个好男人。

楚文轩显然就是这样一个好男人。叶落,楚沫儿相信也是。

楚文轩看到自己的妻子不太高兴,马上劝慰道:“这两首,虽然唱得是分手,不过毕竟是番外嘛。番外歌,跟主线歌是两回事情,主线不一定是分手。再说了,就算是分手,一时分离,也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团聚嘛。”

楚母白了自己丈夫一眼,说道:“你还真以为我会沉浸在歌曲里啊。我是在担心,叶落写这种分手的歌,写得这么好。他如果真的是有这种分手的经历,倒也还好了,就怕他有分手的意愿。”

楚文轩笑了:“我家沫儿这么好,他都想分手,他难道想去娶一个天上的仙女回家吗?”

楚沫儿也笑道:“妈,您真是杞人忧天。”

“嗯,但愿吧。我有些累了,先去屋里睡一会儿。”楚母说道,然后就闷闷不乐地进了卧房。

楚文轩和楚沫儿父女俩对视了一眼,微微一笑。

“还嘴硬。”楚文轩翻过一张报纸,摇头道,“明明是被歌曲影响了。”

“嘘!”楚沫儿食指竖在嘴唇前,眨了眨眼,“别让她听见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