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深不见底

叶落正要点击第二首《刍狗》,电脑上忽然跳出了视频通话请求。

不用看,肯定是麦瑞娜,叶落直接点了确定。

“差点睡过头,幸亏赶上了。”屏幕里的麦瑞娜头发很乱,打着呵欠说道。

“麦姐,今天你好像要在广城开演唱会吧?下午不用彩排?”叶落问道。

“彩排我昨天结束了。今天下午我特地留出了时间,来听你和丁少阳的新歌。”麦瑞娜揉着惺忪的睡眼,这时候才看清屏幕前的叶落,只见叶落身边,虞依依和唐锦绣正在探头探脑,“哎?你不在家?”

“是啊,在工作室。”叶落说道。

“哦。”麦瑞娜赶紧整理了一下仪容,叶落和楚沫儿现在是她的‘闺蜜’,随便一些无所谓,虞依依和唐锦绣关系还没到这个份上,这个摇滚天后觉得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。

“麦姐,考考你。刍狗是什么狗。”叶落笑道。

“啊?厨狗?”这下,麦瑞娜这个老外彻底歇菜了,“在厨房里的狗吗?那就是狗肉了?哇!叶落你好残忍啊,狗肉你都吃!这在美国很多州是犯法的!”

“看见没有。”叶落看着虞依依,冲屏幕里的麦瑞娜一努嘴,“要有这种想象力,才能写出好歌来。”

虞依依:“……”

五分钟之后,听完了《刍狗》,叶落对麦瑞娜说道:“麦姐,现在知道刍狗是什么了吧?”

“还是不太明白。”麦瑞娜微微蹙着眉,“不过联系歌词的上下文,是不是跟用过的杜蕾斯差不多的意思?”

“您这个解释,绝了。”叶落心服口服地挑起了大拇指。

……

天京天籁唱片公司办公大楼顶层,丁少阳正在切雪茄。

最近一段时间,因为健康的缘故,丁少阳抽烟是越来越少了,不过每周六下午,他都会切开一支雪茄,先在旁边备好。

到了下午两点,他习惯一边抽着雪茄,一边听叶落的两首新歌。

抽雪茄,听叶落的新歌,这是目前丁少阳觉得最享受的两件事情,放在一起做,千金不换。

“总监,本周我们应该赢定了。”李逸鸣一边操作着电脑,一边说道,“《烟圈》和《刍狗》的整体水平,除了《红豆》和《江南》,目前叶落已经发出来的主线歌,没有一组可以跟这两首抗衡。”

“你啊,还是太在意输赢。”丁少阳摇了摇头,淡淡笑道,“对我来说,其实输赢不重要。只要大家都拿出差不多水准的音乐,就可以了。时间差不多了吧?”

“差不多了。”李逸鸣接上了音响,用电脑联上了叶落的音乐专区。

稍稍等待了十多秒,丁少阳点上了雪茄,办公室里的9.1声道环绕音响,开始出现了一串悦耳的钢琴声。

钢琴前奏之后,是楚沫儿醇厚而又通透的唱腔。

“红豆生南国,是很遥远的事情。

相思算什么,早无人在意。

……

最肯忘却古人诗,最不屑一顾是相思。

守着爱怕人笑,还怕人看清。

春又来看红豆开,竟不见有情人去采,

烟花拥着风流真情不在。”

在这首歌播放的过程中,丁少阳没有抽一口雪茄,只是静静地听着。

等到整首歌放完,丁少阳定了定神,这才说道:“这首歌,叫什么?”

“《相思》。”

“好一个《相思》……”丁少阳说道,“再放一遍。”

李逸鸣有些动容,这是丁少阳听叶落新歌以来,第一次提出这种要求。以往的歌,哪怕再好,丁少阳听一遍也就算了。

李逸鸣连忙照做,第二遍听下来,只见丁少阳叹了口气:“这首歌的编曲,大繁若简,看似平常,其实绚烂至极。漂亮。”

李逸鸣也点头道:“这首歌,虽然歌词唱得是看淡相思,但其实‘相思’的情绪,蕴含于每一个细节之中,细细品味,令人迷醉。

这种歌,是最吃歌手功力的,嗓音里的情绪控制,只要差一点点,味道就出不来。要想唱好,我原以为国内只有邓琦老师可以,没想到楚沫儿这么年轻,居然也能唱到这种程度。”

丁少阳笑了笑,看了李逸鸣一眼,“你看,话说太满了吧?这一轮,就凭这首《相思》,我就已经没机会了。”

李逸鸣笑了笑,说道:“总监,我们听听下一首吧。”

下一首,《空白格》。

“这首歌,也吃歌手功力,叶落的表现,不下于楚沫儿。”丁少阳摇头道,“好了,主线歌再丢一城。下礼拜番外,咱得加油咯。”

李逸鸣点点头。

丁少阳抽了一口雪茄,琢磨了一会,说道:“小李,你发现没有,主线歌,我们好像最多争个平手,优势一次都没有。只有番外,才能捞点优势。”

“好像是这样。”李逸鸣细细一想,点了点头。

“不对。”丁少阳脸上的神情严峻起来,“这个情况很不对。”

“什么不对?”李逸鸣有些疑惑。

“叶落这小子,是不是在让着我?”丁少阳敲了敲桌子,脸上有些怀疑。

“不会吧?”李逸鸣愣了一下,“他的番外,质量可不低啊!”

“但愿是我的错觉吧。”丁少阳叹息道,“否则的话,那这个年轻人,也太深不见底了。”

……

上都市梦想唱片办公大楼顶层,沙赴海泡上了一壶茶,点下了身前电脑屏幕里的一个“确定”按钮。

随后,他的屏幕上,弹出了一个视频窗口,但是里面一片漆黑。

“老东西,蠢得死,连个视频都不会。”沙赴海吐槽道。

“我今年七十一了,不会这个有问题吗?”阎无忌恼火的声音从电脑里传来。

“不会让你孙子帮你弄嘛。”沙赴海惬意地仰面坐在办公椅上,点上了一根烟。

“我哪儿来的孙子,只有一个外孙女,还被叶落拐在你们上都不肯回家。”阎无忌郁闷地说道,“不说这个了,能聊天就行,你那张老脸我也没兴趣看。今天怎么说,你觉得谁赢啊?”

“这不废话嘛。”沙赴海吐出一口烟圈,“当然是叶落赢了,完全是吊打嘛。”

“你这话就太激进了。”阎无忌说道,“其实如果只论歌曲质量,这一轮叶落只能说是略胜一筹,差距没那么大。”

“这倒是没错。”沙赴海点点头,“可是他们之间的差距,何止是歌曲质量。丁少阳上一轮还是那种数星星看月亮,单纯美好的样子,这一轮就马上就刍狗烟圈要闹分手了,衔接没做好嘛,心急了。你再看看叶落,《相思》打头第一句就是红豆生南国,跟上一轮的《红豆》、《江南》,有来言有去语,钉得死死的,挑不出毛病来,两首歌的意境递进,也做得天衣无缝。”

“嗯,这个倒确实很难得。”阎无忌说道,“天才的音乐人,我见得多了,其实都不缺才情,缺得往往是严谨。丁少阳这个人,有胸襟,有能力,就是性子上,以前的浮躁,还没有完全磨掉。这一轮他推剧情推得快,就是想尽快跟叶落的主线剧情同步,进行正面较量,这个,其实没必要。”

“是啊。”沙赴海说道,“好了,不说他们了。有个事儿我跟你说。”

“什么事啊?”

“上都电视台,最近在酝酿一个大型节目,针对原创音乐的,会邀请四个导师,电视台的人托我问问你,你有没有兴趣参加啊?”

“我都半截埋土里的人了,凑这热闹干嘛。”阎无忌懒洋洋地说道,“这种节目,要想服众,我看叶落和丁少阳是肯定会邀请的,另外两个嘛,最好是陈天华和汉关,不过要是你这老东西不知羞的话,倒也是可以去一去的。”

“你都没兴趣,我当然也没兴趣了。”沙赴海淡淡说道,“过去欺负小辈干嘛?”

“我看,你是怕被小辈欺负吧?”

……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