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 繁花

在唐锦绣一系列快速熟练的操作之后,叶落首先看到了爱情战争本周的两首番外歌名。

《玛雅》、《繁花》。

一看到这两首歌的歌名,叶落就觉得有种高大上的感觉,不明觉厉。

虞依依又爬了过来,盘腿坐到叶落身边,扭头观察着叶落的表情,似是想在叶落脸上看到一些挫败的神色。

叶落看了这妮子一眼,笑道:“先考考你,玛雅,指的是什么?”

虞依依一副不满的神情,嘟着嘴说道:“指导老师,我虽然写歌不如你,但好歹也是上学能够连跳三级的天才儿童,这种文化课的内容,你觉得能难得到我吗?”

“那好吧。”叶落点点头,正打算放过这个小丫头,却忘了这妮子话痨的本色,一旦开始张嘴,叨叨叨就说了下去,让唐锦绣原本想点击播放键的手,只好停了下来。

“玛雅,是中北美的一个古老民族。这个民族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,就是文明倒退。

欧洲殖民者登陆美洲的时候发现,这个民族是一个很落后的农耕文明,没有金属制品,耕作方法是最古老的帕米尔耕作方式,种一茬烧一茬,草木灰当肥料,连个轮子都没有。

但是西班牙人在考察这个文明的古籍时,却又发现玛雅人在很久以前,就拥有高深的数学、文字、天文历法知识,尤其是他们的天文历法,精确得令人赞叹,地球的历法,五千年只差一天。还有一个至今人们都搞不明白的卓金历,用现在的天文学角度去看,这应该不是地球的历法,而是一个目前我们无法观测的星球历法。

然后问题就来了:这么落后的文明,连青铜器都不会用,用得着这么先进的数学和天文历法知识吗?他们连轮子都不用,又怎么建造得出那么恢弘的建筑群和城市呢?

唯一的解释,就是文明发生了倒退。但是这种文明倒退的原因,一直是个千古之谜,有人认为是外星人……”

“行了,行了。”虞依依语速极快,叶落也就一晃神的功夫,就说了这么多了,叶落赶紧制止虞依依继续说下去,“在坐的各位,要么是已经毕业的学霸,比如胡哥,要么是在校的学霸,比如你的指导老师我和你的指导师娘。虽然你也是个小学霸,但这些知识,真不新鲜。我们还是先听歌吧。”

“哦!”虞依依低下头,闭上了嘴。

唐锦绣见时机成熟,摇头笑了笑,伸手按下了播放键。

很快,一首带有强烈R&B风格的前奏,在舞蹈室里响起,音乐元素的搭配非常繁复,并且有一种奇异的鼓点组合加入。

一段悦耳而又特别的前奏之后,国内R&B第一天王,聂华的嗓音响起。

“上溯四亿年前,羽蛇隐在神庙断面。

计算与你相见,绘轮子的那一半弦。

……”

这首歌,曲调非常流畅动听,整体的制作水平,比起《美人鱼》难分高下,而且歌词里,叶落看得出,丁少阳用了大量的玛雅典故。

这种典故,丁少阳镶嵌得很巧妙,不懂玛雅历史的人,也不会觉得深奥,按字面意思理解,也说得通,还会有不明觉厉的感觉,而了解玛雅历史的,则会知道其中另有奥妙。

比如开头的“四亿年前”,看似是一种夸张手法,但是实际上,奎瑞瓜山顶上的一块石碑记载的玛雅历史,确实可以追溯到四亿年前。这也是个千古之谜,因为四亿年前,地球尚处于‘古生代’,那时候三叶虫正在海里游泳,别说人类,连恐龙都还没有出现。

“羽蛇”,指的是库库尔坎金字塔“羽蛇下凡”奇景。羽蛇在玛雅文明中,被视作太阳神。

每年春分和秋分两天,当日落偏西,阳光斜射,库库尔坎金字塔的阴影,会形成如蛇身般波浪形,并与阶梯底部的羽蛇神头部雕像连成一体,随着落日角度的变化,映出的图像,如同蛇在游动。

再比如“轮子”这一句。玛雅人其实有过轮子的概念,这从考古出来的陶器图案上可以得到佐证。但是,在玛雅人生活中,却没有得到应用。轮子这种可以大幅度推进文明进程的工具,玛雅人却能画不能用,这也是个未解之谜。

整首歌听下来,叶落发觉,到最后,丁少阳又把玛雅出现文明倒退,这种历史谜题,比作了男女相爱时,会出现的智商倒退这一现象。

这首歌,普通人听后,应该会觉得有些猎奇,也有些异趣。但是如果乐迷肯千寻一下“玛雅”,还会有一种历史的沉重感泛上心头。

异趣和沉重互相衬托,爱情和历史彼此对应,就这点来说,在跟《美人鱼》编曲打平的情况下,这首《玛雅》,在歌词一项还隐隐胜出半筹。

“确实是一首雅俗共赏的好歌。”叶落点头笑道,“看来咱们这位丁总监,这次认真起来了嘛。”

“这首歌还只是暖场的。”胡贾宁说道,“下一首,更厉害。”

“是的。”虞依依说道,“我就觉得,之前《高楼》和《街市》,丁少阳是在玩。这次的《繁花》,他终于肯好好写了,真好听。”

“那听听吧。”叶落对唐锦绣点头道。

果然,《繁花》一开始,一种高端大气的感觉马上充斥了叶落的脑海。

这首歌的前奏,丁少阳显然动用了三管以上编制的交响乐团,一开场就恢弘大气,旋律之优美,近乎史诗。

一听这个前奏,这首歌的演唱者是谁,叶落马上就有数了。

在目前的天籁唱片里面,嗓音可以完美驾驭交响乐团的,只有国内目前第一天后邓琦,没有第二个。

交响管弦乐,虽然大气,但是流行音乐的伴奏,采用得却不多。一来是成本高,三管编制的交响乐团,就已经九十来号人了,四管编制一百一十个,出场费先不说,录音棚也容不下这么多人。

第二呢,交响乐恢弘大气,同时也很强势,流行歌手的嗓音,受唱法的限制,音强不够,多少会被压制。

而商业音乐,主要捧得是人,不是音乐,要突出的,毕竟还是歌手的嗓音。所以管弦做伴奏的流行乐曲,要么就小规模管弦,意思一下,浅尝即止,同时还要大幅度压低音量。要么,就干脆不用。

那么在如今的国内流行乐坛,有能力驾驭大规模管弦乐团的女歌手,在叶落眼里,只有两个人,一个邓琦,一个宋嫣。

今天也是巧了,叶落和丁少阳的这组番外对决,一首是R&B对R&B,另一首,就是邓琦对宋嫣。

邓琦是个有传奇色彩的女歌手,她拥有声乐系的硕士学位,出道不多久,就以一首《魅影》,横扫了华语乐坛所有的音乐奖项,也是目前为止,中国的流行音乐唯一获得格莱美提名的歌曲。最近十年华语乐坛,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天后。

在新锐女生的评委席上,邓琦显得很低调,也很谦逊。不过叶落却知道,当这个女歌手,真正站在麦克风前时,依然会是目前楚沫儿和宋嫣,需要仰望的高山。

这首《繁花》,邓琦的嗓音一亮出来,惊艳无比,这是一种将美声和通俗融合到已臻化境,无法分辨的唱腔:优美清澈、雍容高贵,一下子就能打动并且俘虏听者。

到目前为止,在丁少阳专区里已经出现过的歌手,都是国内三王四后级的顶级唱将,都是高手。

只是其他的唱将,只能说是将丁少阳的歌曲,完成得很好,能将丁少阳需要表达的东西,用嗓音表达得很好的,唯有邓琦,她的唱功和嗓音,能对丁少阳的歌曲进行进一步的加分。

这首《繁花》,叶落只有一个字的评价:美。

曲风很复古,像是十多年前,甚至二十年前的老歌,但是真得很美。曲调,歌词,编曲都非常美,意境也美。

这是一首意在歌颂的歌曲,邓琦的唱腔再配上管弦乐,仿佛是唱尽了世间爱情的美好,就像一层层绽放的繁花。

“丁少阳,果然是绝顶的高手,干得漂亮!”叶落听完之后,情不自禁地开始鼓掌。

这一轮,叶落确实没拿出最好的歌曲,故意想看看丁少阳能否扳回一局,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刻意放水,毕竟《美人鱼》和《突然想爱你》也都有极高的水准。

现在看来,丁少阳果然厉害,《玛雅》和《繁花》这两首歌,水准确实略胜半筹。而且跟叶落不约而同的是,丁少阳也对上一首番外做了呼应,《高楼》是批判现实,而《繁华》是赞美爱情。既然名为番外,这方面要求自然是不高的,但丁少阳显然有着较高的自我要求。

游戏就是这样,有胜有负才有意思。本来叶落还为丁少阳捏把汗,怕他玩脱了。如果这次丁少阳扳不回去,叶落就会连续吊打人家很多轮,就不太合适。

因为下周六,叶落要拿出来的两首主线歌,几乎是不可战胜的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