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 情绪魔术师

叶落在秀水街边上片区里的录音棚,今天比前几天都热闹。

工作室里,人都快挤满了,不仅从机场接回来的几个妹子在,当然还有虞依依、唐锦绣、胡贾宁,就连秦时月都来了。

秦时月一来,就拉住了楚沫儿的手:“沫儿,你真厉害。这次义演,幸苦你了。”

一边说着,秦时月又看了看宋嫣:“宋嫣,你也辛苦了。”

其实,论名气和歌艺,现在的楚沫儿,早已不在秦时月之下,但是,楚沫儿是不会自我膨胀的,一直把秦时月看做自己的偶像。能得到偶像的夸赞,这妮子很开心。

宋嫣对秦时月态度就没那么好了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没说什么。

几个女子之间打过招呼之后,以半包围的状态,一个个围着叶落坐了下来,外面办公室的椅子已经搬空了,整得叶落的工作室,就跟小剧场似的,能分出好几排人来。

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,正好下午两点,按照惯例,叶落还是首先登上了丁少阳的音乐专区页面。

进去一看,还没有,再一刷新,有了。

这次,只有一首新歌MV:《高楼》。

出乎叶落意料的是,这首歌,是一首纯摇滚。

伴奏很热闹,歌词意境,却有些萧索。这种反差很奇妙。

开场非常喧嚣的乐器组合,并不抓耳,甚至会觉得有些吵闹,但是,随着歌声亮出来,感觉却越来越好,紧接着,全身会不自觉地跟着节奏去摇摆。

这首歌体现出来的反差,有两个。一个是曲风和歌词意境的反差,一个热闹,一个萧索。

另一个,是歌词中都市生活的反差:楼很高,人很多,人口密集。但是人们心门紧锁,彼此之间的距离,越来越遥远。

这种双重反差遥相呼应,再加上旋律很好,让这首歌听起来,很特别。

就像是一个泥潭,乍一看不咋地,但你一旦踩上去,就会越陷越深。

“城市里幢幢高楼,墙不厚,却看不透。

街道人停停走走,隔不远,却都不熟。

……”

这是一首显示社会现状和作者思考的歌曲,并不是爱情歌曲。但是,作为爱情战争的番外歌,叶落却认为说得过去。

正是因为在这样的都市生活中,两个人相识相遇,彼此打开心扉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在这个人情冷漠的土壤里,爱情的萌芽滋生,才显得弥足珍贵。

这首歌听完,叶落不禁连连点头:“这首番外歌,就主线歌曲的主题而言,映衬的角度很奇特,丁总监显然是花了心思的。”

“很不错。”胡贾宁也说道,“虽然摇滚,尤其这么纯粹的硬摇滚,国内的受众是有限的,不过这首歌的质量,确实很好。”

“比起秦姐姐的那首歌,好像没输太多啊。”虞依依说道,“我还以为秦姐姐的那首歌出来,直接能碾压他呢。”

“其实音乐,很难有绝对的高下之分。因为音乐的种类太多了,不同风格的歌曲,谁好谁坏,那就要看乐迷们的个人审美。”叶落这时候说道,“看来,咱们的这位丁总监,对于番外歌曲的定义,更多的,是去展现他风格的多样化,所以这第一首番外,他敢玩硬摇滚。”

“看来对这次对决,他的心态依然很放松啊。”胡贾宁说道。

“那是当然的。”叶落笑道,“如果只是三首歌,就把他逼得乱了方寸,那就没意思了。”

……

天京天籁唱片公司大楼,顶层音乐总监办公室。

丁少阳点起了他喜爱的雪茄,悠悠地抽着,对沙发上的助理李逸鸣说道:

“叶落的番外歌,出来了没?”

“刚刚出来。”李逸鸣操作着自己的笔记本,“我放给您听听?”

“嗯,好。”丁少阳点点头,用桌上的遥控器打开了这里的环绕音响系统。

李逸鸣指尖一阵忙碌,很快,办公室里响起了一阵钢琴声。

这段钢琴前奏,几个音符下来,丁少阳微微皱起了眉,似乎有些不太满意。

“这个旋律的组合,很一般。”这句话丁少阳没说出来,压在了心口,继续听下去。

很快,一个温柔的女嗓,唱出了第一段歌词。

“如果流浪,是你的天赋。

那么你一定是我,最美的追逐。

如果爱情,是你的游牧。

拥有过,是不是该满足……”

“暂停。”丁少阳忽然说道。

李逸鸣连忙照做,抬起头一脸迷惑地看向丁少阳。

丁少阳脸上也挂着迷惑,他看不到MV画面,只听到了歌声,但是第一段歌词出来,他觉得有些问题,“游牧”这个词太奇怪:“演唱者是秦时月,这个错不了,歌名叫什么?”

“丝路。”李逸鸣说道。

“丝路?”丁少阳稍稍琢磨了一会儿,随后他笑了,“有点儿意思,继续。”

丝绸之路,是一条连接古代中国,和古代欧洲、北非的商贸路线,广义上分海上和陆地两条路线。

不过一般来说,指的是陆地上这条路线。始于长安,连接了公元元年左右,世界上最强大的四个帝国:中国汉帝国、波斯安息帝国、印度贵霜帝国、古罗马帝国。

在通过这条漫漫长路进行贸易的货物之中,中国的丝绸最具代表性,“丝绸之路”因此而来。在很长一段日子里,中国,被西方誉为“丝国”。

丝绸之路,是非常功利的。在黄沙漫道中行商,虽然一本万利,却也前路难测。

但同时,丝绸之路,又是极度浪漫的,途径的古国众多,各种异域风情。

如果以丝绸之路作为主题,去歌颂爱情的话,丁少阳在听到“丝路”两个字的时候,脑海中马上就找到了三个切入点,可以演化成四种曲风的歌曲。

但是,他马上又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:在功利和浪漫之中诞生的爱情,应该更多的,是美妙的邂逅,激情的互换,但却往往难以长相厮守。

这些思绪在他脑中一闪而过,很快就熄灭了,因为音响中不断响起的音乐和歌声,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。

这首歌的旋律,有些悲,有为爱情舍生忘死,不惜飞蛾扑火的感觉。这种态度也延续到了歌词里,那是一种没有一丝悔意,理所当然的投入。

这首歌中的丝路,显然是一个喻体,比作漫漫情路。

这首《丝路》听完,丁少阳回味了一番,随后抚掌而笑:“真好。”

“厉害啊!”李逸鸣也叹道。

丁少阳玩味地看了李逸鸣一眼:“小李,那我考考你,这首歌,厉害在哪里?”

李逸鸣恭敬地看了一眼丁少阳,感觉到时光好像回到了三年前,自己在课堂中,回答丁少阳教授的问题。

如今虽然彼此的身份有所改变,但是这份师徒情谊,他永生难忘。

李逸鸣微微笑了笑,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:“这首歌厉害之处就在于,有一种情绪上的升华,感染力非常强。

主歌部分,虽然整体略悲,但这种义无反顾的态度,已经让人颇为动容。而到了副歌高潮部分,歌词结合曲调,从先前的苦情悲叹,一下字升华到了浴火涅槃的感觉,处理得非常漂亮。

丁老师,您以前在课堂上,曾经说过。歌曲的创作者,应该是情绪的魔术师。听者是喜是悲,是默是叹,创作者应该一手掌控。这份控制力,就是一个音乐制作人的功力。

我想这首《丝路》,足以证明,叶落,确实是个绝顶的高手。”

丁少阳说道:“不错,有他作为对手,真是我生平一大幸事。小李,你可要加油了,你的这首<高楼>,比起叶落的这首歌,那是要差一些的。”

李逸鸣点点头:“嗯,我会努力的。”

“以后番外,就你来吧。”丁少阳微微笑道,“杰出的对手,是最好的老师。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