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我们说了不算

天京天籁唱片办公大楼,丁少阳坐在真皮老板椅上,手里拿着座机电话。

“汤健,你的专辑,后期制作已经全部完成了。档期会跟梦想的新人罗布撞上,你有没有信心啊?”

“丁总监,我感觉我们这是在欺负新人。”汤健在那头笑道,“环球和梦想目前的男歌手,实在是太弱了,对我们三个人是形不成什么挑战的。我看下一次,不如让我和陈艺或者聂华一起发片吧,这样也有个差不多的比较。”

“哪有左手打右手的道理。”丁少阳调笑道,“汤天王,你这个主意太糟糕了。”

“呵呵,总监您就别取笑我了。”汤健也笑了两声,“老师们都幸苦了,晚上我请总监和甲老师他们,一起吃个饭吧。”

“行啊,地方你定。”丁少阳挂了电话。

这时候丁少阳的助理小李,敲了敲丁少阳办公室的房门:“总监,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
丁少阳抬头看了看办公室里的落地钟,时针正指在下午两点。

他笑了笑,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道:“小李,一起过来看看吧。你也是音乐学院的高材生,年纪比叶落也没大几岁,来看看人家的水准。”

“好的。”小李点点头。

小李搬起椅子,坐到了丁少阳身边。

丁少阳面前的屏幕,很快就联上了叶落在乐势视频网站的音乐专区。

恋之旅程的歌曲,现在已经放上去了六首。

第一对:《遇见》、《传奇》。

第二对:《小情歌》、《简单爱》。

第三对:《勇气》、《情非得已》。

……

二十多公里之外,阎无忌的别墅里,今天来了一个客人。

客厅里的茶几上,两杯绿茶热气蒸腾,被开水激发之后的清香,在整个客厅中弥漫。

不过客厅中的两人,却没有去喝这两杯茶水,只是看着客厅中已经暗下去的屏幕,一脸的回味之色。

“小沙,你怎么看这四首歌?”阎无忌回味良久,这才悠悠问道。

沙赴海这次赴京,主要是处理他在天京后海录音棚的一些事务,既然来了,阎无忌这里,他自然也会顺道拜访一下。

凑巧的是,叶落和丁少阳的四首新歌,都在今天发布了。沙赴海就在阎无忌的客厅里,听完了这四首新歌。

听到阎无忌问自己,沙赴海缓缓说道,“这种有主题的系列歌曲,难点有两个。第一,在于围绕主题,然后显出阶段的递进。也就是说,歌曲可以连起来听,像是一部音乐剧,可以构成一个完整的剧情。

第二,他们这两人,自己加了一个难度,歌曲是成对出来的。那么,每对歌曲,就要有因有果,互相印证。

当然,除此之外,歌曲本身的质量,那也要好。

所以这三点,可以当成对这两人新歌的评判标准。”

说到这里,沙赴海缓缓举起茶杯,喝了一口茶水。

“我看,你是当评委当上瘾了。”阎无忌白了沙赴海一眼,“新锐女生之后,选秀节目的评委,你没少当吧?现在说话都这个腔调,真让人受不了。”

“呵呵。”沙赴海笑了笑,“是有些受影响,但理儿是这个理儿,这总没错吧?”

“嗯。”阎无忌点了点头,认可了沙赴海的判断,随后又问道,“那如果照这三个标准,你觉得,叶落和丁少阳首次交锋,谁更胜一筹呢?”

沙赴海考虑了一阵,说道:“阶段递进和歌曲的因果,这次两人做得都没问题。丁少阳的一首<楼上的琴声>,直接开启了两个年轻男女的缘分,随后呢,女方面对男方的追求,心里有些犹豫不定,所以唱这首<斜塔>,有因有果。

叶落做得也不差,<遇见>和<传奇>,女方等待爱情,最后等到了她的真命天子,而男方呢,对女方一见钟情。

之后,接<小情歌>和<简单爱>,恋情刚刚开始,行动不多,更多的是两人各自的美妙憧憬。

但是,简简单单的爱情,毕竟只存在在童话里,随着恋情的发展,男方理智的一面开始体现出来了,所以<情非得已>。

‘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,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’。

说白了,喜欢是喜欢,但怕自己配不上女孩,没办法给女孩最好的,这其实也是在患得患失。但是,这种患得患失,不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的,而是全心全意在地为对方考虑。

那么女方怎么回应呢?

<勇气>。

‘我愿意天涯海角地随你去。’

‘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,我的爱就有意义。’

‘我们都需要勇气,去相信会在一起。’

所以就前两个难点来说,叶落和丁少阳,都做得很好,当然,丁少阳是第一对歌曲,只需要启下,不需要承上,所以难度上,其实要比叶落小一些。”

沙赴海说到这里,停了下来,吹开杯面上的茶叶,慢悠悠地喝了一口。

“既然前两个标准,双方都完成得不错,那么剩下的,就是歌曲本身的质量了。”阎无忌说道。

“呵呵。”沙赴海笑了,“我想这方面,你比我更有发言权。”

“真是难得看到你这么谦虚。”阎无忌扫了沙赴海一眼,沙赴海低头喝茶,当做没看见。

阎无忌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十八年前,丁少阳和陈天华刚刚毕业。你知道我为什么挑了陈天华,却没挑丁少阳吗?”

“那是因为丁少阳当时年少气盛,看不上环球。”沙赴海一脸淡然地说道,“你也降不住他。”

“咳咳。”阎无忌脸色有些难看,尴尬地咳嗽了两声,“这虽然是一方面,但更多的,是因为我看出,陈天华比丁少阳更务实。

陈天华肯放下身段,去揣摩大众的音乐口味,融入到自己的音乐风格中。但是丁少阳却自视太高,在编曲上,也炫技太过,有时候会出现曲高和寡的情况。所以尽管当时的陈天华,确实不如丁少阳,但是我还是一眼相中了他。

十八年后,再看丁少阳的作品。多少还是有些炫技的成分,比如这首纯钢琴伴奏的<楼上的琴声>,不过却已经控制在可以被接受的范围之内了。歌词还是有些文艺,比如<斜塔>,但是这种文艺范儿的歌词,随着乐迷品味的逐渐提升,最近也蛮流行的。

所以现在,丁少阳在几经沉浮之后,迎来了自己最好的时代。这两首歌曲,都很成功。”

“那么,叶落呢?”沙赴海问道。

“叶落嘛,这两首歌一般般。”阎无忌看了沙赴海一眼,眼中有些调笑的意味。

“你这老东西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。现在叶落是我梦想手里的一张王牌,你这是嫉妒!”沙赴海瞪眼说道。

阎无忌淡淡说道,“叶落现在,也是环球的一张王牌,我嫉妒你干什么?楚沫儿可是签在环球的,你有本事就去把秦时月弄到叶落床上去,不然我可不会嫉妒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沙赴海张了张嘴,想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,讪讪地住嘴。

“我这个,不叫嫉妒,而是爱护。”阎无忌说道,“年轻人嘛,不挑挑刺儿,怎么能够进步呢?”

“你这种爱护的方式,我早就见识过了。”沙赴海白了阎无忌一眼,“新锐女生舞台上,对自己的外孙女宋嫣,你都能狠下心去当众骂,难怪你这老东西人缘这么差。”

“一开始人缘差不要紧,以后他们总会感激我的。”阎无忌笑了笑,又说道:“叶落和丁少阳的这次比较,究竟谁更好,其实我们说了也不算,回头看看公众反响就知道了。”

……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