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斜塔

第二天下午一点,秦时月心满意足地摘下监听耳机,对叶落说道:

“你现在的编曲速度,真是越来越快了。一首曲子从开工到伴奏录制完成,居然只需要两天时间。”

秦时月说完摇了摇头,喃喃自语道:“这个速度,已经很接近他了。”

“哦?”叶落笑了笑,“汉关比我更快么?”

秦时月脸上显出几分不自然的神色,随后说道:“是的。不过他的编曲方式跟你不一样,你是先用软件出编曲小样,再用乐器重新录制。他是先在脑子里打好底稿,然后亲自上手用乐器录分轨,再一合成就好。方式不一样,所以速度上会有差别。他的这种方式,编曲没人能跟他比快。”

“这真是胸有成竹,厉害。”叶落点了点头,“汉关的乐器造诣,确实在我之上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秦时月有些疑惑。

“因为他跟汉关在天京交过手。”宋嫣在一旁说道,今天要录的这首歌,钢琴伴奏的比重很大,这女子自然不会置身事外。

“啊?”秦时月大惊失色,随后脸上隐现几分怒容,对叶落说道,“那他有没有欺负你?这人,怎么能这样!”

一边说着,秦时月从手袋中拿出了自己的手机。

“你要做什么?”叶落有些奇怪。

“我告诉沙老师去,让沙老师教训他。”秦时月说道。

“不用了。”宋嫣摇摇头,“叶落和汉关比试现场出曲,谁欺负谁,还真不好说。”

秦时月有些意外,问叶落道,“谁赢了?”

“他没尽力,我也留了手。”叶落淡淡笑道,“最后大家都差不多吧。”

“哦。”秦时月似是松了口气,点了点头,说道,“好了,不说这个人了,既然伴奏做好了,我们录歌吧。”

……

秦时月的唱功,在叶落看起来,可能在技巧储备上,不如宋嫣那么丰富,美声通俗民族样样精通,但是无论什么题材类型的歌,秦时月却能唱出她自己的味道。

更加丰富的人生阅历,让秦时月唱歌的时候,除了技巧之外,还有底蕴的支撑,在技巧和感情之间,秦时月都能很快地找到平衡点。上次的那首《囚.鸟》显然是个意外事件。

这首恋之旅程番外的第一首歌曲,录制得很顺利。

恋之旅程的番外歌曲,在叶落的理解中,能起到三种作用:可以是主线歌的一种补充,也可以是一种注解和旁白,或者,是在先后两组歌曲之间的一种过渡。

至于演唱的人选,那就可以很多了,秦时月、宋嫣、罗布,甚至是以后的张佳琪她们,都可以唱。

不过刚开始的几首,叶落打算还是让秦时月主唱,除了秦时月本身主动要求之外,她自己也有忠实的乐迷,把她的歌放到专区里,这对叶落来说是共赢的。

“这首歌,会是我新专辑的主打吗?”秦时月录完了这首曲子,问道。

“不是。”叶落笑了笑,“这首歌略微有些悲,做恋之旅程的番外可以,但是做专辑主打歌是不合适的。我会另外给你挑一首。”

“嗯。”秦时月点点头,随后站起来身来:“好啦,我们先休息一下吧。”

“我这儿还有一首……”叶落看看时间还早,又说道。

“一会儿再说了。”秦时月摆了摆手,“现在新歌发布的时间马上就到了,我们先去办公室吧。我倒是想看看,那个丁少阳有什么底气,敢跟你叫板。”

“我也很好奇。”宋嫣转向叶落说道,“我来了也有十多天了,好像你从来没邀请我去上面坐过。”

“沫儿不是请过你吗?”叶落嘴上说着,心里暗道,宋嫣你平时不是这种矫情的人啊?今儿这是怎么了?

“沫儿请,和你亲自请,是两回事。”宋嫣淡淡说道。

“那……两位美女,随我上去坐坐?”叶落只好挠头说道。

……

上了楼,秦时月和宋嫣两人,跟着叶落走进了他的工作室。

唐锦绣很活络,一看两个女子跟着叶落进房间,马上记起来工作室里只有两把椅子,连忙又端了一把进去。

跟唐锦绣一起进来的,还有拿着小板凳的虞依依。

“开始啦!开始啦!”虞依依脸上那是压抑不住的兴奋,把板凳往叶落身边一放,理所当然地坐了上去。

宋嫣和秦时月相视一眼,也不知各自有什么心思,皆是微微一点头,随后坐到了叶落的身后。

叶落看了看周围的三个大小美女,楚沫儿这会儿正在小区里,置办新的家具,她不在场,让叶落感到有些不自在。

“我忽然觉得,咱们这样是不是有些太隆重了。”叶落挠头说道,“大家都放松一点,不要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嘛。”

“少废话。”宋嫣白了他一眼,“快开电脑。”

叶落只好把自己的电脑打开,电脑桌面上楚沫儿的照片,很快就显示出来。

“先去看爱情战争吧。”叶落瞄了一下屏幕右下角的时间,正好是下午两点,说道,“我也蛮好奇的。”

稍稍一番操作之后,丁少阳在腾信视频网站上的页面,跃入众人的眼帘。

页面的访问,稍稍有些卡顿,显然在这个时间点,接入的用户很多,不过几秒钟之后,在“爱情战争”这个标题之下,两首歌的MV已经放了上来。

汤健:《楼上的琴声》

甄芝:《斜塔》

叶落首先点开了汤健《楼上的琴声》MV,一边点,叶落还一边冲宋嫣开玩笑:“他这个跟我们相反,我们这里,是楼下的琴声。”

宋嫣白了他一眼:“隔着两道隔音墙都能听见我的琴声,你长着猪八戒的耳朵么?”

“嘿嘿。”叶落干笑了两声,与此同时,《楼上的琴声》前奏开始在工作室的音响中想起。

这是一段非常漂亮的钢琴旋律,美妙动听,一下子就抓住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。

这首歌,丁少阳在编曲上,非常大胆,伴奏没有其他的乐器,只有一架钢琴。而汤健抒情温婉的歌声,与钢琴清亮的音色完美地交融在一起。

这首歌,歌词大意是:楼上住着一个会弹琴的女子,跟男主每天都会在楼道里见面,但男主胆子小,不敢搭讪,于是只能听着楼上传来的琴声,以慰相思。

就这样半年之后,男主终于鼓起勇气,敲开了楼上的房门……

这首歌放完,叶落身边的几个女子,眼中都闪着惊讶之色,一片寂静。

“真好。”叶落在电脑前叹道,“丁少阳果然宝刀未老。”

“他也不是很老啊。”虞依依说道,“他也才四十岁吧?”

“这个年纪,正是年富力强,出好作品的时候。”宋嫣淡淡说道,“有这水准,不奇怪。”

“听听下一首吧。”秦时月说道,“斜塔,好奇怪的名字,唱得是比萨斜塔么?”

“应该是。”叶落说道,“如果是用托物起兴的手法,无论是借景引事,还是触物起情,以斜塔作为景色或者喻体,都是不错的创意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好奇宝宝虞依依问道。

“听听看就知道了。”叶落笑了笑。

为了不过于显摆,叶落没继续说下去,但这首歌的元素搭配以及歌词处理,叶落就算不听,只是联想一下比萨斜塔的背景,就基本能猜到一个大概了。

比萨斜塔的建成,整体而言,是一个艰难而又逗逼的过程。

说艰难,是因为这座塔的建成,花了两百多年。

说逗逼,是因为这座塔建到第四层,就发现已经歪了,然后开始各种纠正,越纠正越歪。从一开始的向北偏0.25度,到向南偏0.6度,然后再到建成时向南偏1.6度。

建成后,又经过了数次想象力突破天际的补救工作,到最后已经偏出了6度以上,随时有倒塌的危险,意大利政府不得不关闭了该塔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,有个建筑师提出了一个很实在的补救方案。就是在斜塔倾斜的反方向塔基下面掏土,利用地基的沉降,使塔体的重心后移,让斜塔整体的偏离角度,回到安全范围之内。

结果这个简单易行的方案,因为显得“不够深奥”,而被政府搁置了三十多年,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才被采用。

本世纪初,斜塔的倾斜角度回到安全范围之内,关闭了十年的比萨斜塔又重新开放,至今屹立不倒,让人们在看这座塔的照片时,不自觉地会歪起自己的脖子。

叶落点击了《斜塔》的播送选项,然后开始欣赏这首歌。

甄芝演唱的这首歌曲,果然利用了斜塔的这个喻体的背景。从伽利略在斜塔上进行的自由落体实验开始切入,之后把自己比作斜塔,而对心上人的爱慕之情,其实就是无可抗拒的地心引力。

这曲《斜塔》,用的是慢摇的曲风,唱出了一个年轻女子,在爱情降临之时,那种心如鹿撞、患得患失、犹豫不定、忐忑不安的心路历程。

而在这个逐渐向爱情倾斜,直至沦陷的过程中,女人的理智,其实就是数百年间,意大利那些逗逼的工程师,越帮越忙。

“四百年前,伽利略从斜塔顶层,往下看。

黄昏时分,我从钢琴边的窗台,往下看。

一层一层的白塔,如所料一样弯。

一个一个的路人,映着天色将晚。

两个不同质量的球体,于同时会落地。

一对趣味相异的男女,在一起会多乱。

……”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