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 斗曲

叶落跟着汉关进了低矮的木门,再抬头一看,才知道里面是别有洞天。

首先是空间很宽敞,四合院改建成录音棚,在空间上肯定是绰绰有余的。进门是一间门厅,摆着一套木雕的茶桌茶具,茶桌对面,是一组沙发。

此时茶桌边上和沙发上都坐着人,总共五个,年纪不一,但最年轻的那位,看上去也有四十好几。

“给你们介绍一下。”汉关指了指门厅里的五个人,“这是甲庆、高潘、展宏楷、骆星州、许元华五位老师。这五位的名字,叶落你应该不陌生吧?”

叶落马上正了正神色,冲五位资深音乐人微微鞠躬:“五位老师好。”

“哦,叶落是吧。”其中一个音乐人说道,“听说,你是牛学义的学生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不错。牛学义的水平可以,他的徒弟,应该错不了。”

“这个小姑娘是老宋家的闺女吧?”另一个音乐人看到了叶落身后的宋嫣,“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“骆叔叔好。”宋嫣显然认识这个老音乐人,“我是宋嫣。”

“呵呵,宋老哥不玩音乐之后,创下好大一片家业,想不到她闺女却重拾音乐这个行当,你在新锐女生上的表演我看过,很好嘛,有乃父之风。”骆星洲点点头,脸上带着欣慰,“来,坐到骆叔叔身边来,我跟你拉拉家常。”

汉关脸上微微有些尴尬,说道:“骆老师,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。”

骆星洲不耐烦地摆了摆手:“不就是个比试吗?我们年轻的时候都玩腻了,他老师牛学义,还有你老师沙赴海,以前跟我们不知道比了多少场。”

“就是,你们比你们的,我们聊我们的。”

“小汉,这茶不错啊,还有吗?”另一个音乐人就坐在茶桌边上,敲了敲已经空了的茶壶。

“有。”汉关点点头,“回头我给甲老师送过去。”

“别回头了,要现成的,这不等着喝吗?”甲庆指了指沙发上的四位。

“那行,我这就去拿。”汉关有些无语,不过这几位他显然不敢随便得罪,也只能对叶落说道,“要不你先等等?我一会儿就来。”

“不急。”叶落笑了笑。

……

等到汉关出了门,门厅里的五个就又议论开了。

“这小子,可把老沙气的不轻啊。”

“年轻人不想在自己师傅手底下干活儿,想出去自己闯事业,这个其实没错。不过他这一次,做得是太过了点,居然想挖师傅的墙角。”

“这个也不能怪他吧,他跟时月……哎,只能说,英雄难过美人关啊。”

“小叶啊。”骆星洲看了看叶落,说道,“这次我们肯过来,也确实是想秤一秤你们的斤两,看看老沙和老牛是不是后继有人。你放心,我们几个,不会偏袒谁,一是一,二是二,咱们用曲子说话。”

“谢谢五位老师。”叶落点了点头。

不一会儿,汉关回来了,手里拿着一筒茶叶,放到了茶桌上,说道:“五位老师,那你们就一边喝茶,一边听听曲子?”

“嗯。去吧。”甲庆挥了挥手。

“不如,我来煮茶吧。”宋嫣忽然开口说道。

“好啊!”甲庆笑道,“当年宋老哥的茶道就是一绝。”

“那我献丑了。”宋嫣微微一笑,缓步走到茶案前。

叶落和汉关两人,则走进了里间,汉关开了灯,叶落这才发现这是一间乐器库房,很大,正中间卧着一架三角钢琴,角落里有一套架子鼓,墙壁上挂着各类弦乐器,靠着西墙,居然还有一尾古琴。

“你随便挑。”汉关看了一眼叶落,淡淡说道。

叶落笑了笑,然后坐在了钢琴前的琴凳上。

汉关则往墙上瞄了一眼,取下一把吉他,然后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下。

“我先来?”汉关问道。

“请。”

汉关微微一笑,随后开始信手弹奏起来。

一开始,只是一些和弦的变奏,汉关随意地刷着和弦,似是在找某一段旋律。

十秒钟之后,一段很漂亮的旋律就在汉关的指下流淌出来,这段旋律在叶落耳中是完全陌生的,很欢快,也很好听。

而门厅内,一身红色旗袍的宋嫣,则缓缓举起水壶,开始冲洗茶具,她的动作非常轻柔,每个动作的幅度都是恰到好处。

等到茶具冲洗完毕,五只洁白的茶碗在茶托上备好,宋嫣拎起茶匙,往茶壶中拨入少许茶叶,然后再举起水壶,悬壶高冲,将沸水注入茶壶里。

宋嫣双手拿起茶壶,非常轻柔地旋转摇晃,让沸水充分浸泡茶叶。

这套过程,宋嫣做得很慢,也很耐心,跟她在琴案前大开大合的风格完全不同。

旋转摇晃一分钟之后,宋嫣开始往小茶碗里注入茶汤,等到汉关的最后一个弦音落下,宋嫣也结束了第一次冲泡过程。

“五位老师,请喝茶。”

“好。”甲庆笑了笑,带头拿起了一个茶碗。

“真是令人美不胜收啊。”

“今天来对了。嘿嘿。”

“哦,小汉,你的这首曲子,也很不错。”骆星洲淡淡说道,“不过相比起来,我觉得还是宋家闺女泡得茶更好。”

“是啊。小汉,你平时可不止这个水平,怎么,第一首曲子在放水吗?”

汉关笑了笑,没有说话,然后冲叶落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叶落点点头,然后手微微抬起,开始在琴键上落指……

叶落的这首曲子弹完,宋嫣第二道茶也泡了出来,只听这女子微微笑道:“五位老师,二道茶,比头道茶更好,你们以为呢?”

“没错,确实更好。”

“这首钢琴曲很好。小叶,这曲子有名字吗?”

“TheTureThatYouLeave。”叶落说了句英文。

“咦?怎么是个洋名?”骆星洲有些奇怪。

宋嫣笑道:“他啊,给自己的钢琴曲取名就是这个德行。”

“那这一轮,小叶胜。”骆星洲点点头,然后问其他四位道,“你们的意思呢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我同意。”

“小汉,认真一些。”

“好的。”汉关微微一笑,然后对叶落说道,“要不,我们换一换?”

“可以。”叶落点了点头。

很快两人交换了乐器,汉关说道,“这次,你先来吧。”

叶落微微颔首,然后开始刷起了和弦。

两三分钟之后,五个音乐人齐齐点头:“这首不错。”

“叫什么?”

“童趣。”叶落答道。

汉关脸上一直挂着笑意,然后他开始在钢琴上弹奏。

前奏刚刚结束,叶落就不由得暗暗心惊。

果然很强!

这首钢琴曲的质量,和自己刚才的那首钢琴曲相差无几。

“这一轮嘛,小汉胜吧。”甲庆说道,“不过小叶的这首吉他,也很不错。只是光一把吉他,还显不出好来,估计做成歌曲更好,有民谣的感觉。”

……

叶落和汉关两人,这一比,就是一个多小时。

双方你来一首,我来一首,很快二十首歌就这样走完了。

每一次,叶落都必须拿出比较有水平的曲子,才能战胜汉关,而一旦稍微选一首不那么好的,汉关就能马上后来居上,将叶落击败。

而且更加可怕的是,叶落只用吉他和钢琴演奏曲子,而这个汉关,俨然是十项全能,库房里的所有乐器他都能上手,甚至还敲了一通单纯是架子鼓的节奏曲出来。

当然,叶落也在把握分寸,最经典的曲子,他还是没拿出来,真要拿出手,汉关是完全没机会的。但是这样一来,未免太惊世骇俗了,毕竟这是随意发挥的现场出曲。

而且汉关这个人,就目前的接触来看,虽然有些轻狂,但为人还是比较光明磊落的。这种私人的比试,叶落觉得没必要把人赶尽杀绝。

虞依依这个自视甚高的小话唠,今天鸦雀无声,完全被这种程度的音乐交锋惊呆了,只是木愣愣地坐在沙发上,乖得像只小兔子。

二十首歌之后,五个资深的音乐人,也已经二十小碗的茶汤下肚,一个个摸着肚子,都快迈不动道儿了。

“实在喝不下了。”甲庆冲宋嫣摆了摆手。

“现在几比几来着?”

“十比十平。”

“这样下去没完没了的,各来一首,决个胜负吧。”骆星洲看了看手表,“再不去吃午饭,我家那婆娘要上这儿来骂街了。”

“那就一曲定胜负?”汉关问叶落道。

“没问题。”叶落点了点头。

“那,我先来吧。”汉关很干脆,再次坐到了钢琴前。

抖了抖手指,稍稍构思了一下,汉关开始演奏。

这首曲子,叶落再次体会到了在理查德演奏会上,那种深入骨髓的忧伤感觉。

当然,曲子是完全不同的,不过给人的感觉,却如出一辙。

汉关演奏完毕,叶落鼓起了掌:“厉害。”

“你也不差。”汉关看着叶落点了点头,“没想到年轻一辈中,还真有人能跟我这么比一场的。说实话,连着出十一首新曲子之后,我现在头已经开始痛了,你呢?”

叶落现在其实毫无感觉,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:“我也差不多。”

“你还有最后一首。”汉关正色说道,“请。”

叶落拿起了吉他,稍稍想了想,开始拨弦。

比较经典的曲子,拿一首出来,应该不算过分吧?叶落一边演奏,一边心想。

这首曲子一出来,不仅汉关悚然动容,就连一直在闲聊的几个老音乐人,脸上的神情都慢慢地陷入某种呆滞之中……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