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涅盘

萧琼的孔雀舞,与她之前所展现的舞蹈,风格迥异。

如果说她之前的舞蹈,无论是弗拉门戈,水袖舞、还是丹青扇,主要突出的是一种动态美的话,那么这一场孔雀舞,在一开场,主要体现的就是静态美。

在悠扬的音乐声中,间或着悦耳的鸟鸣,萧琼摆出的孔雀,或是在林间啄食,或是梳理羽毛,或是振翅,每一个动作,都与音乐的节奏紧紧相合。

她的造型,美到了极致,她的每一个动作,都是那么地柔弱无骨,仿佛全身的关节都不存在。

在个人审美上,叶落其实并不喜欢那些非常夸张的舞蹈,那种一踢腿就高过顶,动不动就一字马的舞蹈,在叶落眼里,炫技的成分过重。

有时候他一看到那些舞蹈演员拉出一字马,都替他们感到疼。

但是萧琼的舞蹈,却不是这种味道。此刻她在舞台展现的舞蹈动作,虽然一般人绝对做不了,可是看上去难度,却并不那么令人望而止步。

她的每一个动作拆分开来,其实并不如何难,但就是做得到位,组合得恰当,衔接得自然。

所以舞台上的萧琼,每一个动作摆出来,都是那么美。而当她把这些绝美的动作衔接起来的时候,更是令人感觉如临幻境,美得能让人忘记呼吸。

如果说红裙飘飘的宋嫣在黄河瀑布上弹琴,是一幅经典的话,那么萧琼此刻在舞台上展现的孔雀舞,就是无数幅经典的集成。

而萧琼的这场孔雀舞,还不仅仅是如此。随着傣族象脚鼓的加入,伴奏的节奏逐渐加快。萧琼的舞蹈动作,也在加快,从一幅幅的静态画面,变成了行云流水一般的动态舞蹈。

就在这组动态舞蹈中,萧琼开嗓--《孔雀东南飞》。

在当代的流行乐坛,曾经兴起过一股“古曲新唱”的风潮。

这首歌,就是其中的代表作。

这首歌的原词,取自一首汉代乐府诗,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首叙事长诗。和《西出阳关》一样,有古词、古曲、古调,只是古词尚在,但是古曲古调,都已经失传了。

到了当代,以阎无忌、沙赴海为首的老一辈音乐人,曾经对这些古曲做过复原、翻新,融入了现代的音乐元素,创作出一大批佳作。

《孔雀东南飞》,就是其中一首。当然这首诗太长,一首歌是唱不完的,所以在歌词方面,阎无忌也做过精简和改动。

孔雀舞配这首歌,无疑是珠联璧合的,萧琼的唱腔并不花哨,她用自己在中低音区完美的音色,和富有个人特色的沙哑尾音,娓娓道来,完成了这首歌。

与宋嫣用黄河滔滔的气势,堪比阉伶的唱腔,来震慑观众不同。萧琼的这场歌舞,却是用美轮美奂的舞台效果,轻歌配曼舞,令所有人都感到由衷的欢欣愉悦。

这首歌唱完,萧琼的舞蹈却还没有完,她的动作越来越快,伴奏也越发地明快激烈,似是再酝酿最后的一个高.潮。

当观众的情绪,被萧琼越来越快的舞蹈动作调动起来的时候,萧琼的动作却停止了下来。

她下身那条颜色斑斓的长裙,在萧琼的一个俯身收翅的动作之后,慢慢展开。

孔雀开屏!

舞台上的三维特效,让孔雀艳丽的尾羽末端,辐射出无数七彩的眩光……

虽然每个观众都知道既然是孔雀舞,孔雀就肯定会开屏,但是当这种结合着三维特效的眩光散发出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是目眩神迷,继而惊叹连连。

但这还不算完!

七彩的眩光,慢慢变成金色。舞台上以萧琼为中心,又散发出一阵耀眼的金芒,令人难以直视。

等到金芒稍弱,再看萧琼,只见她已经从一只七彩孔雀,变成了金色的凤凰!

这种变化,让叶落惊奇。他可以猜出萧琼的那条长裙里,肯定内藏乾坤,可以临场换装。但是此时此刻,就连萧琼脸上的妆容,都已经换成了金色,这又是怎么做到的?

“川剧变脸?”杨肃喃喃说道。

“不错。”祖绍元点头说道,“这耀眼的金芒,只能有一秒的时间,再长观众就会厌烦。所以要在短短的一秒之内,既要完成换装,又要完成变脸。原来我是不同意这么冒险的,孔雀舞对付宋嫣,应该已经足够了,但萧琼执意如此,我也没办法。”

杨肃笑道:“孔雀再美,终究是一只凡鸟,而萧琼这只孔雀,却在这个新锐女生的舞台上,涅槃成了神鸟凤凰。看来她的野心,可不仅仅是击败宋嫣啊……”

舞台上,在孔雀变成凤凰之后,萧琼摆出了一个结束的造型,依然是那么美,但好像又是另一场舞蹈的起手动作。

音乐戛然而止,全场观众的反应,再次有了一个明显的滞后,当他们意识到萧琼的这场舞蹈已经完成的时候,山呼海啸一般的掌声喝彩,立时席卷了整个演播大厅!

麦瑞娜和邓琦,再次站在了自己的椅子上,这一次她们没有鼓掌,而是在椅子上蹦蹦跳跳,挥舞着自己的手臂。好像她们心中的兴奋,已经不能用鼓掌去表达了。

阎无忌也没有鼓掌,倒不是因为这首歌是他老人家自己写的,鼓掌有些不好意思。而是因为现在他的两只手很忙,正扶着左右两位天后的滑轮椅,提心吊胆地左看看,右看看,生怕她们摔下来……

舞台上西双版纳的雨林,依然在变化着,这一次却没有变成舞台的原样,而是幻化成为一片散发着淡淡金芒的天空。

就在这种背景下,一身红裙的宋嫣从天而降,慢慢落在萧琼的身边。

主持人欧宁、甘锦被升降机送上舞台。

“我已经没有办法用语言,去形容这一场PK的精彩程度了。”欧宁一上场,就说道,“作为一个电视工作者,我看过无数场电视直播或者录播的表演,但是,我相信今晚萧琼和宋嫣的这场,必然是空前的,也可能,是绝后的。”

“她们两人,一个在黄河上弹琴高歌,一个在雨林中起舞低吟。她们的这场决斗,足以载入史册!”

“好了,五分钟的短信通道,现在开启。在观众们投票的时候,我们先来听听评委们的见解。”

“麦姐,您就别在椅子比划了,您是摇滚天后,要得就是那股女汉子的劲儿,孔雀舞这种柔媚到极致东西,显然跟您八字不合嘛。”

“邓姐,您也下来吧,您看阎老师已经帮您把鞋子捡起来了,长者赐不可辞,要不您先穿上?”

在一片哄笑声中,麦瑞娜意犹未尽地走下了自己的椅子,邓琦更是红了脸,对着阎无忌连声道谢。

“麦姐,您先点评吧。”

麦瑞娜说道:“在收到这次新锐女生邀请的时候,我很高兴。因为我终于可以回到我曾祖父的祖国,来做一个重大电视选秀比赛的评委。中国有一句俗话,叫做叶落归根,我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,来到了中国,坐在了这里。

为了准备这次比赛的评委工作,这两个月,我一直在努力地复习汉语,尤其是评委时可能会用到的赞美词汇,我每天都在背。

但是今天,在我看到了宋嫣和萧琼的表演之后,我发现我曾经背过的那些词汇,不够用。我没办法用中文,来表达这份赞美,这让我很难过。”

说到这里,麦瑞娜神情低落。

“麦姐,我想你的这份难过,已经是对这两位选手最高的赞美。”欧宁沉声说道。

“请麦姐平复一下情绪,邓姐,你的看法呢?”

邓琦说道:“今晚我看到的,是一个钢琴演奏家,和一个舞蹈艺术家的表演。我是何其荣幸,能够在今晚亲历这个现场。我想我作为一个歌手,是没办法对她们做出点评的,我只能欣赏,只能鼓掌。”

“阎老师。”

阎无忌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曾察觉到,萧琼和宋嫣,在第一轮的时候,只是热身,她们正在为最后的决战蓄力。但是我没有想到,她们会在这场PK赛中,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。

这场PK赛的水平,是目前本届比赛所有PK中最高的。她们本身的唱,已经十分完美,再加上宋嫣在黄河瀑布上的演奏,萧琼在西双版纳的涅槃,都可以载入中国的艺术史册。如果只用胜负来评价她们的成败,我认为是极不合适的。艺术,没有高下之分。

另外,我也注意到,萧琼的这支舞,似乎意犹未尽。孔雀化凤,纵然极美,但让人更为期待的是,凤舞九天的神迹。萧琼,你这支舞,是不是还有下文?”

舞台上,萧琼开口道:“是的,阎老师。”

“那我什么时候能看到?”阎无忌问道。

“如果我运气好的话,就在今晚。”萧琼回答道,“这支舞的后半部分,我是为楚沫儿准备的。”

“好。那我祝你幸运,同时,我也将祝福送给宋嫣,你们两人,今晚的这场PK,确实难分高下,你们的命运,只能交给观众了。”阎无忌微微一笑,不再多言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