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丹青扇

新锐女生总决赛最后一场第二轮比赛,龙妙芹一出场,就先声夺人!

伴着《西出阳关》的古琴悠扬,龙妙芹开始演唱。

《西出阳关》,是一首古代的琴歌,不仅能弹,还能唱。

这种一边抚琴,一边高歌的形式,曾是古代文人名士喜爱的音乐娱乐方式,一直到了明朝之后,世人受虞山派的影响,将琴歌看作是古琴艺术中最为浅俗的一类,抚琴高歌这种形式,这才慢慢地退出历史舞台。

只是到了今天,这种浅俗的定义,自然是无从谈起,龙妙芹此时在城楼上的琴歌,第一句唱词落下,让全场寂静无声。

这种寂静,并不是冷场,而是对祖先艺术的一种敬畏。

这首歌的词,出自唐代诗人杜白之手,是一首七律,古琴的曲调也是唐代的曲调。

时至今日,虽然大多数人都听说过这首歌的名字,也熟悉作为歌词的七律,这首歌的古琴独奏版本,有些观众甚至可能听过,但是词曲结合起来听,应该是没有人体验过的。

而且古琴这种艺术形式,在今天也确实比较小众,所以这首其实有一千五百多年历史的歌曲,此时在新锐女生的舞台中演出的时候,观众一开始,甚至还有些新奇的感觉。

“这是《西出阳关》的唱词原调?”祖绍元有些把不准,问杨肃道。

“你猜?”杨肃见画面没有切进这间房间,便轻松地卖起了关子。

“这不是原调。”一直沉默的叶落,在听了龙妙芹三句唱词之后,淡淡说道。

祖绍元微微皱眉,说道:“这首歌的古琴曲,是建国以后的一位古琴大家从一本家传的琴谱中复原出来的,古琴虽然有,七律也有,但是唱法却已经失传了。难道小叶你听过这首歌的唱法么?”

叶落笑着摇了摇头:“当然没听过。”

“那何以见得,现在台上的版本,不是唱词原调呢?”

“因为失传了。”叶落眨了眨眼睛。

“呃……”祖绍元愣了一阵,不由失笑道,“看来真是我糊涂了。不过老杨你不错啊,这首歌曲调被你弄的很像那么回事儿。”

杨肃面有得色,微笑不语。

其实叶落为了不过分卖弄,并没有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。

毕竟祖绍元也好,杨肃也好,擅长的是流行歌曲的编曲创作,古琴这些,专业不合。

叶落倒是看到过一份资料,由此他听得出来,这首歌,龙妙芹定然没有遵循真正的《西出阳关》原调。

因为琴歌的演唱,有一个悠久的历史传统,那就是讲究“乡谈折字”。

所谓“乡谈”,就是方言。“折字”就是要求在演唱时用纯正的方言,把琴歌中每一个字的“四呼开合”和“四声阴阳”结合起来,折转到谱音上去,从而使那一地区的人一听就能听懂。

所以真正的古代琴歌,唱词都是方言。而现在龙妙芹在台上唱得却是普通话,那肯定是不对的。

不过这并不妨碍这场演出的效果,而且叶落相信,如果龙妙芹真的去唱失传的原调,效果反而没这么好。

古代的方言,真要是唱出来,台下的观众完全听不懂,那才叫曲高和寡,在这种选秀舞台上,是典型的作死行为。

舞台上的龙妙芹,神情庄重,手下的琴音古韵浓厚,指法也令人美不胜收,有琴艺大家的风范。

叶落意识到,她在古琴面前,和宋嫣在钢琴面前,其实相差无几,都非常迷人。

龙妙芹的唱也是十分巧妙,她采用的是一种混音技巧,声音很飘,空灵悠长,与手中低沉醇厚的古琴音色相合,动听之极,至少叶落是听得如痴如醉。

这一首琴歌唱罢,邓琦和麦瑞娜还有些愣神,阎无忌率先抬手鼓掌!

观众的掌声也随之而至。

紧接着,场景转换,萧琼登场。

肃杀冰冷的雄关逐渐淡去,一副水墨画卷,却在观众眼前缓缓展开。

莲蓬、荷叶、水草,虽是水墨画中墨分五彩,层层浸染的视觉效果,但却并不是一动不动,而是随着水纹的荡漾,轻轻摇摆。

这是今晚第一次,选手没有采用实物背景,而是用了一张动态的江河水墨画作为背景。

这幅画的画案,就是舞台地面,摄像机采取的是舞台上方的垂直俯拍视角。

萧琼被送到舞台上之后,只见她一身中国传统的舞蹈服饰,紧身收腰的衣裤,还披着一件淡青色的薄纱长袍。

而她的手上,握着一把舞蹈扇,比起普通的折扇,除了扇骨更长之外,扇骨的尾端,还垂着一尺多长的轻纱。

她在舞台上之后,慢慢屈膝平躺下来,从俯拍角度看下去,能看到她的全身像。

“老祖,你这是想玩什么?”杨肃看着觉得稀奇,忙问道,“这种俯拍的效果,现场的观众看起来似乎不那么舒服啊。”

“舞台两边有大屏幕,现场的观众可以看大屏幕上的效果。”作为萧琼的指导,祖绍元解释道,随后他确认了一下画面并没有切到这里来,低声又补充了一句:“而且,现场的观众,说到底也只有一千票,可以忽略不计的。”

“可是今天这舞台,毕竟是有三维特效的。”杨肃还是不解道,“你把背景立起来不就好了?”

“立不起来。”祖绍元笑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萧琼不会飞。”祖绍元说道。

“飞?”杨肃没明白过来,直直看着画面。

“你不觉得,现在这副水墨画,缺了点什么吗?”祖绍元提醒道。

叶落也看着俯拍的画面,见那上面有莲蓬、荷叶、水纹、水草,颜色非黑既白,略显单调。

正常来说,这么一副水墨画,应该还有艳红的荷花,还有代表活物的鱼虾。

杨肃毕竟是老牌的音乐制作人,见多识广,马上领悟过来,“你的意思是,萧琼会以舞台为画纸,在这张水墨画上再用舞蹈去作画?”

“是的。”祖绍元笑道,“今晚,萧琼跳得,不是简单的折扇舞,而是《丹青扇》。扇子展开的时候,自然是扇子,但是收起来的时候,却是画笔。”

叶落看向屏幕,发现确实如此,萧琼手中那把折扇,一旦收起,扇骨就是笔杆,而扇骨尾端的轻纱,看上去很像画笔的笔毫。

舞台上,音乐声已经响起,与方才龙妙芹的古琴不同,这一次却是古筝--《渔舟曲》。

随着古筝流水般的琴音,舞台上的萧琼全身开始舒展缓慢地舞动起来。

与之前所有的舞蹈不同,这一次萧琼并不是站着舞,而是躺着舞。

萧琼和龙妙芹两人,在这一轮PK竞技中,似是心有灵犀一般,都采用了中国最传统音乐艺术形式,一个弹古琴,一个舞折扇。

而萧琼这个惊才绝艳的女子,光舞折扇还不过瘾,还要躺着舞,不仅躺着舞,她还顺便要把一副画要给完成了。

只见她全身舒展,忽快忽慢,手中折扇收拢之时,随手划过舞台,便是一瓣荷花,或是一缕芳蕊,而折扇打开之时,却像一只蝴蝶,在荷花丛中翩然翻转。

这副景象,不仅美不胜收,而且令人啧啧称奇。

尽管全身都在舞台上翻滚腾挪,但是萧琼的唱腔,却依然很稳定。

“绿皱清波,风吹小荷,孤舟细雨横斜……”

这首歌,叫《渔舟曲》。

《渔舟曲》和《西出阳关》一样,也有唱词,不过这首曲子要年轻得多,至今只有五岁。歌词出自当代词人林阳之手,由沙赴海先生亲自谱曲。虽有古韵,却是一首现代的、中国风式的流行歌曲。这首歌一经推出,就斩获了当年的金曲奖。

新奇而美妙的舞台创意,再加上这么一首经典的曲目,让叶落无论是听觉上还是视觉上,都得到了极大的享受,整个人看得是如痴如醉。

如此完美的表现,无疑让龙妙芹原本显得很出色的《西出阳关》,相形见绌。

萧琼这个女子,果然如一些媒体所说,可能是楚沫儿今晚最大的劲敌!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