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长袖善舞

今天的叶落,依然在演播厅隔壁制作人的房间内候场。

就在刚才现场给过他一个没有头脸的镜头之后,在节目组事先的安排下,叶落给自己加了一件外套,免得因为服装的问题,被观众们提前猜到身份。

制作人房间里的电视屏幕,属于第一手现场画面,没有修音和特效,所以开场前的那些分镜特效之类,祖绍元他们也没有看到。

今天这间房里的制作人,已经所剩无几了。连叶落在内,只有三个,另外两个人,一人是萧琼的音乐指导祖绍元,一人是龙妙芹的音乐指导杨肃。

因为人少,为了避免观众看起来不和谐,这一次,叶落终于以楚沫儿和宋嫣音乐指导的身份与祖绍元他们坐到了一起。

三张单人沙发,三人一番互相谦让之后,名望最高的祖绍元坐在了中间,杨肃在左,叶落在右。

比赛一开始,舞台上其他选手和主持人要退场,而第一个出场的萧琼,也要临时换舞台装扮,所以电视的直播画面,首先转到了制作人房间里。

在这几周内,制作人房间内的话题,其实都是祖绍元有意识地去引领、掌控的。平时大家随便聊,但一旦有直播画面要进来,随着摄像师的手势提醒,祖绍元会立刻接管。

这种比赛直播,对选手、主持人、评委的临场能力是一种考验,对这个房间内的制作人们,也是如此。

以往大多数时候,叶落都只是在一旁看看,不参与讨论话题,而祖绍元,也觉得叶落太年轻,很少把话题引给他,怕他接不住,所以几周比赛下来,叶落虽然在所有音乐指导中成绩最好,但镜头的存在感却最弱。

不过现在,当房间内的制作人只剩下三人后,却无论如何也避不过了。

看到摄像师即将进画面的手势,经验老道的祖绍元立即开始了话题,“没想到第一个登场的,竟然是萧琼,这样也好,可以给比赛开一个好头。”

“老祖,今天萧琼会跳什么舞?提前透露一下呗?”杨肃默契地问道。

祖绍元哈哈一笑,道,“不如你问问小叶,今晚楚沫儿会唱什么新歌,你看他会不会说。”

叶落微微笑了笑,这祖绍元看来还是对自己有些不放心,话题一引到自己身上,自己所要做的,就只是摇头或者点头就好。

这份功力倒是高超,叶落感慨一下,他当然知道对方也是为他好,于是顺着话题,笑着摇了摇头。

祖绍元转过头,继续对杨肃说道,“其实老杨你也不用心急,马上,舞台上就会揭晓了。”

随着祖绍元的话,镜头再次回到了现场。

“哒、哒、哒、哒……哒……哒……哒!”

开场的音乐,居然是比较冷门的戏曲板鼓。

现场的第一个镜头,给得也不是舞台,而是伴奏区域:一个鼓师正在敲着一面桑木板鼓。

另一个年纪更长一些的弦师,一身黑色秀锦的大褂,鹤发童颜,开场板鼓落下,弦师开始拉弦,京胡声咿咿呀呀地响起。

板鼓和京胡,这两样乐器的指向性非常明确--国粹京剧!

叶落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。

京剧虽名为国粹,但事实上在流行音乐的冲击之下,如今已经日薄西山,听众大多上了年纪,年轻人是极少喜欢听这个的。

这种音乐选秀类的节目,直接唱京剧?

萧琼应该不至于那么大胆吧?

舞台上,萧琼穿着褶子裙,带着旦角的头饰,前脚抵着后脚尖,踏着莲华碎步上台,手腕上云袖重重,最后以一个兰花指完成亮相。

这一套登台动作,韵味十足。

“这是旦角儿里的青衣。”杨肃显然知识面很广,接着解释说道,“在我们北方,称青衣,在小叶你们南方,叫正旦。不同于花旦的活泼和泼辣,青衣在戏曲中,扮演得是成熟、稳重的青年和中年女子角色,往往是贤妻良母,或是贞洁烈女。”

杨肃这番话,是说给叶落听的,但叶落身为音乐学院的学生,这种常识他当然知道。

不过叶落虽然知道,但电视机前的很多年轻观众,想必是不知道的。

所以叶落点了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。

杨肃说到这里,他微微一顿,扭头问祖绍元道:“她真要唱京剧?”

“不全是。”祖绍元微微一笑,“旧瓶里,装了点儿新酒。”

萧琼亮相之后,现代化的乐队伴奏加入,这段伴奏一起,叶落就知道这是什么歌了。

《青衣袖》,一首带点京剧味道的流行歌曲。

这是五年前陈天华的一首杰作,作词者,是与林阳并称“词坛双壁”的方文海,原唱,正是评委席上的邓琦。

在流行唱法中,带一点戏曲腔,这种唱法的首创者,就是国内乐坛的一姐邓琦。在地区比赛的时候,宋嫣的《难为情》,也是同样的技法,只是宋嫣融入的戏曲唱腔,是南方的戏曲。

这首歌的开头,没有急着开唱,而是有一段青衣特有的韵白,这种韵白,可不是简单的汉语朗诵,而是古调古韵。青衣两大难点,一个是繁复的唱工,第二个就是这个韵白。

萧琼一开腔,这段韵白念出来,味道之醇正,让叶落不由得暗暗喝彩。

如此字正腔圆的韵白,应该不是短短一周之内就能到位的,看来这萧琼能一直稳稳压着宋嫣,除了舞蹈之外,她的艺术修养,也是货真价实。

韵白之后,唱腔加入,是萧琼一贯拥有的特点:稳、准、正,声线稳、音高准、咬字正。

在结合了京剧青衣的唱腔之后,这首歌在萧琼的演绎中,咬字,还是流行唱法的咬字。但是每一个音拖到一拍以后,会来一个有青衣味道的变调。

这种唱法落在叶落的耳内,有种花团锦簇、繁复秀美的感觉,萧琼的这次演唱,戏曲腔比起邓琦的原唱更浓,唱出来的效果,古韵悠然,令人沉醉。

第一段主副歌之后,舞蹈底子极为深厚的萧琼,开始发挥她精湛的舞技。

两把一丈长的水袖,在萧琼的收方自如的控制之下,翻、抖、旋、抛、绞,行云流水,令人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。

紧接着,在一组高亮的灯光之下,萧琼开始原地旋转。

两条水袖在她的手腕控制下,借着身体的转速,就像两条白色的蛟龙,在萧琼身周盘旋不休,将萧琼包裹起来。

与此同时,舞台的三维激光成像系统再次被激活,无数的落英花瓣,从天而降,飘飘洒洒。

漫天花雨之中,萧琼以一个京剧大青衣的形象,挥舞着手中的水云长袖。

古人云“长袖善舞”,此时的叶落,切实体会到了这个词语的本意。

“真漂亮……”杨肃不由得赞叹道。

“水袖舞,当然漂亮了。”祖绍元笑道。

“我还以为萧琼只擅长西方舞和现代舞。没想到,中国的水袖功夫,萧琼也同样精通。”杨肃说道。

“她是中国人,怎么会忘本?”祖绍元这句话,无形间不知给萧琼拉了多少短信票……

叶落在旁边微微笑着,虽然嘴上没有言语,其实他心里却透亮。

水袖,可以理解为是演员在舞台上表达人物感情时放大、延长的手势。

水秀舞,算是道具舞的一种,原本细微的动作,通过水袖的放大,表现力也随之放大,舞台的效果华丽优美。

舞台效果好是一方面,其实萧琼第一首歌用水秀舞,最关键的一点,是为了节省体力。这种舞蹈重在指、腕、肘、肩的控制,却不会有太激烈的全身动作。

今晚,最多的选手要唱四首歌,最少的,也要两首,而且场场都是恶战,如果萧琼一上来就用弗拉门戈舞这种需要强大体力的舞蹈,明显会对之后的表演不利。

所以,无论是开场稳重风格的青衣身段,还是副歌过渡时,重在控制的水袖舞,体力消耗都不大,这让萧琼有足够的资本,去面对接下来的挑战。

这种成熟的比赛策略,让叶落十分欣赏。

而且萧琼的强大之处在于,她本身的唱功,就是和楚沫儿、宋嫣一个级别的,光是斗唱,她都有一战的实力。

今晚的这首《青衣袖》,歌舞双全,完美至极。

在全场沸腾的掌声欢呼之中,萧琼谢幕下台。

三个评委,都在为她鼓掌,制作人房内的三个音乐指导,包括叶落,也在鼓掌。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