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初衷

楚沫儿这首《遇见》的谢幕,一直持续了很久。

全场观众都站着鼓掌,没有坐下来的意思。欧宁和甘锦迫于直播时间的压力,只好对观众一边打着抱歉的手势,一边登台。

“我相信,每一个可以见证这首歌在新锐女生舞台上的首唱,每一个第一次遇见、聆听这首歌的观众朋友,都是幸运而且幸福的。”欧宁说道,“我本人就有这种感觉。”

“是的。”甘锦也说道,“听这首歌的时候,我有一种淡淡的感动。这种感动的程度刚刚好,不至于让我哭泣,感觉心里很温暖……”

欧宁笑道:“哎,不对啊锦哥,我们这好像是在呛行啊,点评可是评委的事情。”

“有感而发,不吐不快。”甘锦笑了笑,随后神色一正,“好了,我们再次有请龙妙芹登台,和楚沫儿一起,来接受这场PK的结果。”

龙妙芹款款上台,走到楚沫儿身边。

“麦姐,还是从你开始吧。”欧宁对评委席说道。

麦瑞娜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今晚,包括上一场比赛,很多选手,都在向经典致敬:中国的古曲、我老师的遗作、十九世纪的钢琴曲、《爱的浪漫史》,但是楚沫儿,她却是在创造着属于自己的经典。我已经无法用我的中文水准,准确地表达出我对楚沫儿的欣赏,她太不可思议了。

龙妙芹,今晚的表现可圈可点,她的中国民族唱腔,非常动听。但是我只能说,她真的很不走运,遇上了一个不可能战胜的对手。”

“麦姐,请给分。”

“楚沫儿60分,龙妙芹40分。”

“好,邓姐。”

邓琦缓缓站了起来,说道:“因为赛制,我成为了这些选手的评委。我和她们一样,都是歌手,我擅长的技巧,她们不一定擅长,但是反过来,也是一样的。

今晚龙妙芹的民族唱法,是我本人不擅长的,刚才在听龙妙芹唱这首歌的时候,我心里其实还有些庆幸。因为我毕竟是一个通俗歌手,不擅长民族唱法,情有可原。

但是楚沫儿的演唱,却让我意识到,就算是通俗演唱领域里面,同样有人在某些环节做得比我更好。

所以,对楚沫儿的这段点评,我没有办法坐在评委席上侃侃而谈,我必须要站起来,跟楚沫儿平等地对话。

楚沫儿的这种浅吟低唱,是我见过的所有女歌手中,最走心的一个。

她才十九岁的年纪,我无法想象,在不远的未来,她的唱歌能力会达到什么样的水准。

但现在,我认为,她跟我,就唱歌技巧而言,是一个级别的歌手。

虽然因为赛制的关系,我目前是评委,但是我想说,从她的歌声中,我也在学习和感悟。”

邓琦这番话落下,观众还没反应过来,她身边的阎无忌就已经开始鼓掌。

在阎无忌的带动下,现场所有人,都开始为邓琦的歌手态度鼓掌。

“邓姐,请给分。”欧宁提醒道。

“正如麦瑞娜说的一样,龙妙芹很不走运,她的演出水准,比起之前出场的选手并不逊色,可惜她偏偏遇上了楚沫儿。我的分数分配是,楚沫儿60,龙妙芹40。”

“两位评委点评过后,楚沫儿已经领先了40分。阎老师,您的看法?”

阎无忌苦笑了一下,随后说道:“看来,我也必须要站起来说了。”

看到年近七十的阎无忌缓缓站起,方才被邓琦极高的赞誉,弄得有些发呆的楚沫儿,小手捂上了嘴,眼中有泪光闪动。

“小姑娘,别激动。”阎无忌微微笑道,“我的起立,并不是因为你的歌唱。我是一个制作人,不是歌手,所以你唱得再好,也只能让身为歌手的邓琦肃然起敬,却征服不了我。

我这次起立,是因为这首歌的作者。如果《天空》、《存在》和今天的这首《遇见》,都是出自一个音乐制作人之手的话,他确实有资格让我起立。

这不仅仅在于他这三首歌的好听程度,更是在于,这三首歌的广阔度。

这三首歌,风格完全不同,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音乐人,包括我自己在内,写歌的时候可以突破风格的局限,跨度如此大地来创作歌曲,并且每一首歌,都是这么经典,这太不容易了,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楚沫儿今晚的表现,在演唱方面,邓琦已经给出了她的敬意,那么,在歌曲本身的制作水准方面,我也给出同样的敬意。

对于龙妙芹,我只能说一声抱歉,你今晚已经足够出色。可惜,你遇到了一个不可能被战胜的对手。”

阎无忌说完这番话,缓缓坐定。

而台上的楚沫儿,却已经喜极而泣。

“阎老师,那么您的分数是?”

“楚沫儿65,龙妙芹35。”

“综合了三位专业评委的打分之后,楚沫儿目前已经遥遥领先,两人的分差达到了70分!”

“我们看看大众评委席上,会不会出现奇迹,请大众评委亮牌,红色代表龙妙芹,黑色代表楚沫儿。”

“哇,这乌压压的一片黑色……”

“29比71!没有奇迹发生,楚沫儿稳稳拿到了71分。我们恭喜楚沫儿,成为新锐女生全国四强!”

“目前全国四强已经产生三位,仅有最后一个名额。龙妙芹、虞依依、卫敏,她们将为这最后一个名额,展开第二轮的决战!”

……

今晚的比赛进行到现在,其实跟叶落已经没多大关系了,因为他指导的两个选手,再一次首轮晋级。

如果一次是运气的话,那么接连两次这种成绩,让祖绍元这些资深制作人,已经慢慢感觉到,身边坐着的这个不声不响的年轻人,是多么的深藏不露。

祖绍元的目光,再次集中到了叶落身上。

这一周报纸上的报道,祖绍元也看过,对于楚沫儿身后的那个制作人就是叶落的说法,他当然是不屑一顾的。

但是此时此刻,看着这个对自己点头微笑,神情谦逊年轻人,祖绍元第一次,在认真考虑这种可能性。

到底是不是他?

但是他实在是太年轻了。

圈外人不懂音乐创作的规律,胡乱猜测情有可原,但他这种在音乐圈浸淫了十多年老音乐人,实在是无法相信这点。

或许正如某些媒体所说的那样,其实是团队创作,而身前的这个年轻人,是其中的一员,因为长相好,这才被推到了前沿?

祖绍元心中千思百转,嘴皮微微动了一下,但到底还是没问出口。

叶落看着这位老牌制作人,对方的心思,他当然能猜到七八成,但是这种事情,对方不提,他当然也不会蠢到自己主动去说。

尽管他已经和梁导演达成了最后登台的共识,但为了确保楚沫儿最后的决赛不出差池,这个消息,还是隐瞒得越久越好。

自己的身份越晚曝光,干扰就越少,楚沫儿的比赛准备,也就越稳。

叶落绝不会忘记这次陪同楚沫儿参赛的初衷:这个舞台,是他送给楚沫儿的一份礼物,他要借一双翅膀给楚沫儿,让她用歌声和梦想展翅高飞!

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